「種樹市長」張新起退休3年後被抓 中共假反腐真盜國

作者:悉尼澳喜農場 一碗蘭州(文遠)

2月23日,中共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佈公告,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張新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消息一出,尤其在山東朋友圈內掀起一陣波瀾,當年路人皆知的「種樹市長」重回眾人視線。張新起在任時民怨四起卻能穩坐主席台,禍害一方後升任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被外界認為平安落地。如今退休3年後被調查,真實原因引人猜想。

張新起簡介
張新起,男,漢族,1956年8月生,山東榮成人,18歲時(1974年)在榮成縣東山公社當知青,一年後參加工作,成為榮成縣水產供銷公司的一名統計員。工作3年後的1987年,22歲的張新起進入煙台師專中文系讀書,兩年後畢業,進入煙台地區建築公司,從宣傳幹事做起,直至升任建築公司黨委副書記、副經理,33歲(1989年)時調任煙台市建委副主任。

之後仕途一路暢通,幾乎兩三年一升遷,先後擔任煙台市規劃局局長、黨組書記(1992年10月-1994年9月),萊州市委副書記、市長(1994年9月-1997年12月),煙台市委常委、萊州市委書記(1997年12月-2001年1月),濰坊市委副書記、市政府副市長、黨組副書記(2001年1月-2002年12月),濰坊市委副書記、市政府代市長、黨組書記(2002年12月-2003年2月),濰坊市委副書記、市政府市長、黨組書記(2003年2月-2006年9月),濰坊市委書記、黨校校長、市人大黨組書記(2006年9月-2007年3月),濰坊市委書記、市人大主任、黨組書記、市委黨校校長(2007年3月-2011年12月),青島市委副書記、市政府黨組書記(2011年12月-2012年1月),青島市委副書記、市政府代市長、黨組書記(2012年1月-2012年3月),青島市委副書記、市政府市長、黨組書記(2012年3月-2017年2月),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17年2月-2018年1月)。

「種樹市長」由來
張新起最早被人所熟知,是因其主政青島後發起了規模空前的植樹運動,當時青島市政府稱要「打造國家森林城市」、「森林覆蓋率達到40%以上」、「大乾300天」、「建設連片萬畝林場」。

據《東方早報》2012年4月18日的一篇報道稱,「張新起要求青島各區拿出‘種樹增綠’方案,並提供1-2億元的財政投入。青島五市七區今年將投入逾40億元造林,是歷年來財政資金投入綠化建設最多的一年。」

2011年青島地方財政收入為566億元,張新起計劃投入40億元種植1000萬株樹,佔青島市年財政收入的7%,且1000萬株里的80%要在當年5月底前完成。

(青島園林工人在街頭種樹。早報記者 權義 圖)

這一近乎瘋狂的任務指標下達後,青島大街小巷、能栽不能栽的地方全都被刨開地面栽上高大的樹。有的地方兩棵樹間隔不足一米,有的種在高架橋下,有的種在岩石坑中,市區里原本窄小的人行道也沒放過,逼得行人只能借道馬路。為了完成種樹指標,甚至將好端端的草地掀掉,種上密密麻麻的樹木。

這些荒唐工程引起青島市民的強烈不滿,市民們紛紛質疑項目流程不透明、綠化未公開徵求市民意見,反對「毀草種樹」、反對海邊植樹破壞景觀、質疑種樹是面子工程等。因種的樹高、大且密集,青島人調侃張新起要把青島打造成「大高密」。(高密是濰坊市下屬的一個縣級市,是作家莫言的故鄉。)張新起因此被稱為「種樹市長」、「種樹狂魔」、「種樹哥」、「張種樹」。

「大海是一種感覺,任何力量都阻擋不住。海邊,沿著山坡都是樹,樹和海是相親的,你看不見,但是沒有任何人因為看不見海,覺得大海不存在。」張新起回應市民「種樹遮擋海景」的質疑。

隨後張新起來青島前的種樹經歷被媒體挖出,據《中國新聞週刊》2012年5月的報道,張新起在萊州主政期間建起7座花園式公園、20多處街頭綠地和10公里環城綠化帶,2000年萊州被國家環保總局評為環保模範城市。濰坊市也曾全面啓動生態城市建設,深入開展了「十大工程百個項目」綠化建設,於2010年被住建部授予「國家園林城市」。

《青島早報》事件
在一邊倒的反對聲中,時任青島市副市長的王建祥在與網民的在線交流中公開道歉,並承諾對存在的問題進行調整,張新起自以為玩得輕車熟路的「種樹運動」在青島遭遇「滑鐵盧」,青島市民的不買賬讓張書記很生氣。

(2012年4月20日《青島早報》頭版截圖)

就在副市長道歉的第二天,2012年4月20日,官媒《青島早報》在頭版頭條以大字報的形式刊出:「自滿自足、自私自利、自怨自棄、自說自話」,被認為是官方對青島人民的批評。頭版右下方另一條醒目的新聞標題為《「40億植樹費」是子虛烏有》。這簡單粗暴地表明瞭領導們的觀點——不是領導有問題,是全青島人的思想覺悟有問題。

不受監督地花著納稅人的錢來中飽私囊,被質疑後一副為百姓做好事卻不被領情的樣子,公然訓斥人民,此番表態讓人大跌眼鏡,共產黨官員的無恥表現得淋灕盡致。

筆者觀點
中共國的官員不是人民選舉產生的,也不受人民監督,權力不受約束的情況下,他們所謂的「執政為民」僅是一句空洞的宣傳口號,實際上一切是「向錢看」、「向厚賺」,唯上是從,視人民如螻蟻。每一任官員上來都先拉人馬,立山頭,推行自己的一套「政策」,喊著「發展地方經濟」、「造福一方百姓」的虛假口號,用各種名頭撈取利益。

張新起雖沒有進入中共權力核心,但作為沒有紅色血脈的普通官員,他的官場生涯可謂順風順水,從基層一步步升至副廳級,肯定離不開權錢交易與「拜碼頭」。

前者從他所到之處實行的「種樹經濟」可見一斑,通過所謂「綠化項目」撈錢、撈政績,再用撈到的錢去跑官買官,或者直接把項目工程送給上層領導的家人,用民脂民膏鋪就自己升官發財之路。

後者既是他官場「進步」的必然選擇,也是如今被抓的潛層原因,一旦所拜「碼頭」失勢,自己就會淪為犧牲品。如「鬼子六」王岐山所言——搞錢搞女人不叫腐敗,站錯隊才是腐敗。這是中共體制的互害常態,通過所謂「反腐抓貪官」,一可以借機撈錢,二可以收集相關派系的黑材料,三可以演戲給老百姓看。中共內部的「黑吃黑」在「習江鬥」日益激烈的當下愈加慘烈,抓捕退休官員的背後往往另有所圖。像張新起這樣的官員,無論當年多麼作威作福,只要上了中共這條賊船,終究逃不過被捲入邪惡體制絞肉機的淒慘下場。


資料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張新起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山東「種樹市長」張新起落馬,曾花40億搞綠化,在比賽場館遭噓 
青島1年斥資40億種樹 被指形象工程遭質疑 

責任編輯: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校對:溫哥華圓成農場  比卡丘
發布:巴黎七星農場 文月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