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靜瑜到臧運金看中共國器官移植的暗影憧憧

作者:左媛

2020年2月,CCP病毒疫情漸入高峰,江蘇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和團隊收治了第一位因感染病毒而致重疾的病例。據介紹,2月28日,58歲的病人因雙肺嚴重纖維化而休克,生命危急;29日,急需的“愛心肺源”就順利運抵無錫,成功移植到病人體內,病人獲得重生。 病人重獲新生當然可喜可賀,醫生積累了寶貴經驗,也是可遇而不可求。

但是,那個“愛心肺源”來自哪里來自誰?為什麼那麼珍貴的肺源能夠做到有求就有供呢?對方是男是女?多大年齡?有父母兒女嗎?對方是怎麼去世的?是自然死亡還是意外身亡還是應運而死?為什麼病患信息是秘密肺源信息是秘密而只有手術成功才成為大吹特吹的偉績呢?還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鋒利的手術刀下殘酷地傳遞? 肺源供方是愛心的,無償捐獻,那麼,病患是否是無償接受呢?從來沒有聽說此類消息!

但是眾所周知,國人獻血是無償的,病人輸血卻是有償的。誰是獲利方?血站和醫院,還有政府管理部門!

昨日,中共國又傳出一個消息:青島大學醫學院臧運金博士不幸身亡,年僅57歲。官方沒有公布他的死因,民間盛傳他是跳樓身亡。據官方信息,臧運金是留美歸國人才,2014年加盟青島大學並組建器官移植中心,至今已完成肝移植手術超2600例。

官方誇贊式的介紹卻意外洩露了不可告人的秘密:6年超2600例,年均超433例,日均超1.2例。而完成一例肝移植通常需要時間7小時左右,手術越複雜耗時越長。這樣來看,臧博士每年365天每天實操手術長達10小時左右,才能完成6年超2600例肝移植手術這樣的“傲人成績”。如此的工作強度,病人存活率究竟有多少?存活時間究竟有多長?付出代價有多大?最重要的是,那麼多的肝源來自何方?那豈止是超2600個肝髒,那是超過2600條活活生命的消失,那是超過2600個家庭幸福的消逝!

年富力強,專業精工,事業正接近巔峰狀態,臧博士為什麼會選擇跳樓呢?他是死於身心疲憊還是死於上級明令或暗示?他帶走了多少難以啓齒的黑幕?他的死又會牽涉到利益鏈上多少人多少事……他的死,一定會讓很多人心安,也會讓不少人心難安! 這難道就是中共國器官移植的真相嗎?病患保密,器官源頭保密,主刀醫生死因保密,利益鏈條保密……

現實,就是這樣的! 2009年,時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承認,中國目前捐獻器官者65%為死囚,但這個數字廣受質疑。美國勞改基金會主任吳宏達說,中國器官移植來源超過90%是死囚。在中共的眼里,囚犯是無償勞動力,無償網軍輿情監督員,無償器官貢獻者。人體器官成為做菜時的一根蔥,隨時需要隨時提供,這才有了無錫28日需要肺源,29日肺源就順利抵達的“奇跡”。

當然,現在的即時器官移植已經不再單單依靠死囚了,任何低端活人都隨時有可能成為他們漁獵器官的對象,他們宣稱的“不惜一切代價救人”,其實前提條件是“不惜一切代價殺人”,形成一個“殺人取器官,賣器官救人”的邪惡利益鏈! 中共不除,這條明里救人暗中殺人的“器官移植”憧憧暗黑就不可能被剪除!有需求就有供應,這是常理,但我們需要的是太陽下的供求關系,需要的是對生命的尊重和平等對待,無論患者、供者和醫護,需要的是消滅手術刀下的暗黑鬼影,斬斷利益鏈上的每一雙黑手!

2021.2.28於紐約

编辑:Amos文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免責聲明  盡管作者努力揭示真相並保持信息的準確性,但我們對網站,文章中引用的信息或相關圖形的完整性,準確性和可靠性不做任何形式的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觀點”部分中表達的所有觀點均屬於作者,並不代表任何組織或其他個人。

歡迎戰友加入舊金山金喜準農場

舊金山金喜準農場 GTV

舊金山金喜準農場 Discord

舊金山金喜準農場 Twitter 

+9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土象无形
1 月 前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0

旧金山金喜农场 Himalaya San Francisco Golden Far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sf_himalaya GTV https://gtv.org/user/5f72d51a0cd82c6bb6a21fd4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qGgKiTorpar6DADwZjg2w 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