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者接管美國的四個步驟已經在2020年啟動

新聞來源:《GATEWAY PUNDIT門戶專家》|作者:吉姆·霍夫特Jim Hoft |發佈時間:2021年2月24日
翻譯/簡評:wmorpho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美國觀察者》撰稿人斯科特·麥凱寫了一篇驚人的文章,《馬克思主義者接管美國的四個階段》。麥凱的報告是基於蘇聯叛逃者尤里·貝茲梅諾夫的言論和警告寫成的。這四個步驟是:通過馬克思主義宣傳讓人們思維混亂,感到壓抑並相信自己的文明已經喪失;製造不穩定因素;製造危機;讓馬克思主義引發的混亂正常化。

斯科特·麥凱是在2020年7月發表的這篇具有預警性的文章,隨後就發生了大選以荒唐滑稽的形式收尾,推特、臉書等科技巨頭像中共國網信辦一樣,任意刪帖。美國不是沒有覺醒者,是覺醒者的聲音被淹沒在左媒的超級噪音之中。美國已經處於第四個階段,即馬克思主義引發的混亂正在正常化之中,離被馬克思主義者完全接管只有一步之遙。革命就在我們眼前。

向上帝祈禱,亡羊補牢對美國來說還為時不晚,聽從上帝的意願計劃未來,唯有滅共方可挽狂瀾於既倒。對於我個人來說,真是百感交集。當年就是因為要遠離中共的統治才背井離鄉來到美國,而共產黨卻尾隨而來,如今真是無處可逃了。也許就是有太多人像我這樣懦弱,不能勇敢地與它決戰,才導致了它越發地猖狂。既然已退無可退,那隻有勇敢地面對它,跟隨文貴先生,不滅共黨誓不休!

原文翻譯:

對美國的警告:馬克思主義者接管美國的四個步驟已經在2020年啟動

列寧於1919年5月25日在莫斯科紅場對沃沃布赫部隊講話。(照片提供:索夫福托/ 烏伊格通過蓋帝圖片社)

早在2020年7月,斯科特·麥凱(Scott McKay)在《美國觀察者》上寫了一篇驚人的文章——《馬克思主義者接管美國的四個階段》。

麥凱的報告是基於蘇聯叛逃者尤里·貝茲梅諾夫(Yuri Bezmenov)的言論和警告寫成的。

報告發布已經過去七個月了,今天的情況比預期的還要嚴峻。即使是麥凱也沒能預測到2020年大選期間馬克思主義者留下的滑稽動作。馬克思主義者對美國的接管正在進行中。

這是馬克思主義者接管美國的四個步驟。

第一個目地是通過革命宣傳,尤其是馬克思主義宣傳讓人們思維混亂。要讓你感到壓抑並相信自己的文明已經喪失。一旦屈服於此,用殘酷無情的明(Ming)的話來說,就是要“少欲”。為什麼你認為普通白人願意為祖先的罪行道歉,而且在不知道什麼是種族主義的情況下承認自己是種族主義?為什麼你認為美國公司會盲目地支持公開向核心家庭宣戰的馬克思主義革命組織?

這就是據別茲梅諾夫所說的工程化社會崩潰的第一步,思維混亂。

第二步是什麼?不穩定。

貝茲梅諾夫將其描述為社會結構的迅速衰退——即其經濟、軍事、國際關係。我們已經討論了民主黨在這方面毫無疑問的推動力,他們持續地以COVID-19為藉口對社區實行封鎖隔離,從而打擊社會經濟,儘管隨著測試的加速,死亡率在全國范圍內急劇下降,但這種封鎖隔離仍在繼續。很顯然,該病毒不會對沒有嚴重健康問題的美國人構成重大威脅,但是COVID歇斯底里症正在加劇而不是減輕。就在星期三,常春藤聯盟關閉了計劃於秋季學期舉行的所有體育賽事,這是一個荒謬的決定,很可能會被以左派政治活動家為主導的其他大學效仿(B1G,ACC和SEC都在不同階段計劃今年秋天的會議——只是會議的日程安排,這毫無意義)。該病毒是左翼一直希望的使經濟不穩定的理想平台。

安提法偽裝成川普支持者衝擊國會大廈

不,這不是陰謀論。他們告訴你這是他們的追求。您是否相信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在本週早些時候建議將美國經濟作為一種壓迫性體系進行拆除的言論是沒有準備的腳本嗎?去年,伊爾汗·奧馬爾向政治顧問支付了90萬美元的費用,這筆錢來自某個地方,如果沒有人為她寫好劇本,她是不會聰明到說出這些話的。她之所以被快速推出來,是因為她具有害人的放射性和免除批評的避雷針,因為她是黑人、穆斯林、移民,甚至是非法移民。批評她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你的尖銳性推理會被冠上種族主義的標籤。因此,當其他民主黨人加入她的呼喊時,你將不被允許發出反對的聲音。

用谷歌搜索奧馬爾的聲明,你會發現左翼媒體如《共同的夢想》、《國家》、《華盛頓郵報》和其他一些媒體發出了響亮刺耳的聲音,抨擊共和黨人對他們在視頻中所看到的和聽到的奧馬爾的聲明的反應是“崩潰”和“失去理智”。就連號稱進行事實核查的左翼網站斯諾普斯(Snopes)也宣稱,奧馬爾並沒有說出她所想說的話。

這就是不穩定。無論你是否相信他們取得了成功,他們都在全力以赴地實施不穩定策略。例如,如果問馬克·麥克洛斯基(Mark McCloskey),美國秩序是否已經動盪,他是否認為這個問題稀奇古怪。麥克洛斯基告訴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在他和妻子用槍支保護自己的財產免受“黑命貴”暴徒入侵襲擊事件發生後,警察告訴他,警察無法保護他,他隨後向私人安保公司求助,得到的建議是離開他的房子,讓暴民為所欲為。對你來說,這聽起來像是一個穩定的社會嗎?

第三階段是危機,這是在前兩個階段的基礎上革命推動者尋求改變的催化事件。尋找危機?隨便挑。我們幾乎甚至忘記的事實:半年前,我們經歷了美國歷史上僅有的第三次總統彈劾案,這是一場完全憑空製造的憲政危機。隨後,我們立即遭遇到新冠病毒的襲擊,這無疑是人為製造的危機——並不是說病毒本身對某些人群沒有致命性,但是如果你認為它引起的恐慌和破壞並沒有打擊製造業,那麼很明顯你已經思維混亂。

民主制度的混亂

然後,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暴動事件以及暴力和美德信號的發酵,再加上目前的運動,以不分青紅皂白的的方式篡改美國的歷史和文化。對所有的人來說,這是一場徹徹底底的人造危機。弗洛伊德死後,文化崩潰的速度非常之快——當法律體系迅速對付負責這一事件的警官時——這無疑是有計劃的,只需要一個催化劑即可。

什麼是第四階段?正常化。例如,“新常態”。雕像和紀念碑不見了,球賽沒有了,或者至少不允許你在體育場內觀看球賽(你不得不在電視上觀看球賽和穿插的商業廣告以及被灌入的賽事信息,ESPN和NBC的敘述以及他們在麥迪遜大街的合作夥伴希望植入的故事),學校已經歪曲了美國的歷史和文化,普遍基本收入(UBI)支票代替了你以前的工作,因為病毒使你以前工作的小生意公司陷入困境。

現在拜登是總統。一段時間後,第25條修正案將證明他並不勝任總統職位,然後其他你沒有投票支持的人掌管了這個國家。

斯科特·麥凱以此荒誕的結局結束了他的歷史課,這是在7月,是在2020年大選之前。隨後就發生了民主黨關起門來用兩天來製造假選票,在凌晨3:30開著裝滿假選票的貨車,從桌子下掏出了隱藏的裝滿假選票的手提箱,以及從唐納德·川普總統那裡竊取2020年壓倒性選舉的一系列事情。

希望你認為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信心是可靠的。希望別茲梅諾夫像人們認為G.愛德華·格里芬一樣是驚世駭俗的人。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拜登和民主黨人在11月對美國實施了歷史性的打擊。我們不想知道拜登地下室的幕後發生了什麼。已經有太多令人討厭的事情從那裡冒出來困擾我們。

革命就在我們眼前。

向上帝祈禱,對美國來說還為時不晚。

聽從上帝的意願計劃未來。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