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星球的阿喀琉斯之踵

读西班牙新闻“ 拒绝接种疫苗是不道德的吗?” 有感

  • 编辑 审核:文顺
  • 翻译 作者:gokuabuela
  • 发稿:神奇四侠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2月28日电/西喜社——

原文:

加利西亞議會關於“對不合理拒絕接種疫苗者的處罰法案“,開啟了關於疫苗接種以及由此可能帶來的特權為主題的道德辯論。

“我們一出生就被賦予兩本護照,即健康王國和疾病王國。雖然我們都願意呆在美好的地方,但我們每個人遲早都會被迫認定自己,至少在一段時間內,是另一個地方的公民。”蘇珊-桑塔格在《疾病及其隱喻》中寫道。因為新的CCP病毒,第三個王國已經產生:接種者的王國。

這是我們必須逃離的領地,逃離疫情。但是,獲得這本護照的過程是緩慢的、複雜的,並產生了許多不平等現象。有的人想插隊,有的人根本不想排隊。而且有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在絕大多數人獲得國籍之前,這個王國不會真實存在。

我們需要每個人都在那裡–群體免疫力,它的土壤才能歡迎我們。但是,在這次朝聖應許之地的過程中,出現的倫理困境數不勝數,甚至連科學也沒有提供一個明確或明顯的解決方案。

最近引起的爭論,來自於加利西亞議會對拒絕接種者的強制處罰。 “法律是保證群體免疫力的一個非常笨拙的工具,需要的是教育和培訓。”生物倫理學專家比森特-貝爾弗說,他是西班牙疫苗接種戰略工作組的成員。貝爾弗 “完全不認同 “加利西亞人的這種做法,原因有二。

首先,因為這些措施只影響到最脆弱的群體:”收入高的人就會為所欲為,最脆弱的人就沒有選擇,也就是說,只有窮人才會被迫接種疫苗”。這並不是一個特殊的概念:在20世紀初,美國防治天花疫情的方法是在必要時用槍口給窮人和黑人接種疫苗,用他們的免疫力來保護那些不願暴露在註射針劑的副作用下的特權階層。

除了不公平之外,這項措施似乎也不適合鼓勵民眾,這將徹底改變近幾十年來的做法。 ”在一個強大的社會裡,公民出於公民責任感,做一些需要努力的事情,而不需要強制。”從溝通的角度來看,這是一箭雙雕,因為西班牙的戰略是以透明、團結和信任為基礎的。是被衛生工作者說服,還是被政治家逼迫,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框架。

而實際效果又往往比說教更有效,根據西班牙科學部下屬的西班牙科技基金會的一項研究,在短短幾個月內,西班牙人接種疫苗的意願增加了三倍。夏天看到的疑慮,主要與安全和倉促有關,但當疫苗開始被數百萬人注射,效果很好,有驚無險時,這些疑慮就突然落下了。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這種違規行為被納入加利西亞衛生法的原因,根據CIS的數據,超過80%的西班牙人願意接種。強迫的效果往往會適得其反,尤其是那些疑惑的人,他們會拱起眉頭,問道:”既然這麼好,為什麼要強加在我身上呢? 這樣,陰謀論的一些偏見就會得到證實。

那些對西班牙的疫苗持謹慎態度的人的主要論點基本上是兩個:“它可能對我的健康有風險 ”和 “我缺乏信息來決定”​​。 (根據卡洛斯三世健康衛生研究所,研究由世界衛生組織推進的課題“知道每個國家的公民如何看待CCP病毒的風險” 的結果表明)

世衛組織更傾向於不強迫,西班牙衛生法已經規定強製手段是最後的方法。我們說一個實際的案例,在加利西亞,一名法官不顧女兒的反對,批准為一名老年殘疾婦女接種疫苗。也就是說,雖然主要途徑不考慮強求,但在特殊情況,會使用強製手段。

而貝爾弗則批評那些不打疫苗,不花錢就上船的人的 “寄生蟲態度”,這趟旅行是用大家的努力換來的。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和疫苗接種專家埃爾維斯-加西亞承認,原則上,人們很容易認為這是一項公共衛生措施,應該是強制性的,因為 “這對我們所有人都有好處”。

對於那些拒絕的人,加西亞說:“你受益,你不參加,但應該受益的是那些不能接種疫苗的人。”他指的是免疫力脆弱,不能接觸藥物的人。保護它們是我們所有人建立群體免疫力的原因之一。面對這種笨拙而可怕的,猶如一盤散沙的羊群形象,作家尤拉-比斯提出把這個比喻改成“蜂巢免疫力”,因為它能更好地描述整個社會在合作中建立起來的相互依賴的集體智慧概念,因為蜜蜂會互相協作,共同完成一項任務。

不管我們是羊還是蜜蜂,加西亞認為 “強迫別人接種生物元素是非常微妙的”,所以他更贊成採取激勵措施或其他類型的壓力,比如學校不接收沒有有效疫苗接種證的學生。但也許最大的激勵因素最終將是綠色通行證,他們在歐盟稱之為綠色通行證,或疫苗接種護照,按照西班牙政府支持的計劃,可以讓那些接種疫苗的人享受免費旅行等優惠。

貝爾弗並不認可接種證書,因為接種證書可能會導致很多不平等:“首先我們要保證全社會都有機會接種疫苗,健康狀況的信息是保密的,不能用強制的邏輯來產生”。例如,某公司只聘用已接種疫苗的專業人員,其餘人員不再續聘。在四大洲19個國家進行的一項研究中觀察到,引起人們對CCP病毒疫苗懷疑最多的情況是,公司強迫員工接種疫苗。 “我非常擔心,這樣建立的一個健康標準,讓一些人比其他人享有特權。”貝爾弗警告說。

對於CSIC哲學研究院的研究人員馬蒂爾德 卡涅列斯來說,即使從技術角度來看,這本護照也會引起很多疑問。 “辯論被擺成了非黑即白的樣子,但是我們處於灰色地帶。”她說。 “我們仍然不知道接種疫苗的人是否會被感染,是否能防止症狀性和無症狀性感染,是否所有疫苗和所有新變種都會如此。這是極其複雜的。”生物學家總結道。

默克爾甚至也表達了同樣的不信任,以及將這種歧視制度化可能產生的不情願。卡涅列斯在從事免疫學家的工作後,現在致力於科學哲學,他提出了一種可能產生的衝突,即:人們認為有一個不同的疫苗菜單,有些疫苗比其他疫苗更好,可以從中選擇。 “這是一個必須解決的錯誤。”加西亞警告說。 “大家要清楚,他們都是非常好的,但是因為我們都要去接種疫苗,保護我們所有人。我告訴我的朋友們:穿上他們給你的那件衣服,這才是合適的”。

我們要強調團體心理:我們是在氾濫的船上戽水,你的桶比別人的桶大一點或小一點都無所謂,只要船上每個人都有一個桶,都能戽水,就不會有沉船。卡涅利斯堅持認為,我們面臨的問題是阻止這一流行病,而這只能依靠我們所有人來實現。不僅是在西班牙國內,還是在壟斷疫苗生產的富裕國家,甚至是那些資源較少的國家。

在疫情中,來自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的疫苗專家海蒂-拉爾森出版了她的著作《卡住》,書中充滿了理解這一現象的鑰匙。她在其中留下了一個思考,這也是所有這些辯論所依據的支柱:“免疫接種已經成為對我們合作能力的深刻考驗。(……)我們大多數人今天所享受的生活質量取決於疫苗。在許多方面,它是現代世界上最偉大的集體主義和合作的社會實驗之一”。他還以警告的方式補充說:”我們已經創造了一個依賴疫苗的星球。

作者簡評:

這篇發表在主流媒體的文章,可以說是代表了西班牙一種主流的聲音:“我們需要疫苗,問題是用什麼方式來讓大眾接受?”文章內體現的信息量也比較大,首先是國家的意志,用一切手段來推行疫苗,懷疑疫苗的都是陰謀論。其次是大眾的恐懼和困惑,怎麼突然之間“我們就創造了一個依賴疫苗的星球”, “第三本護照的產生” 等等,人類到了沒有疫苗就無法生存的地步,對當今的狀況,似乎所有的希望就只剩下疫苗。

而這所有的一切,就像一個倒金字塔,它的最底端,和地面接觸的地方,所有一切的根源,就只有一個: 病毒來源。

所有的金字塔上的懷疑或者希望,都源自一個假設:病毒來自於自然界,因此所有一切的努力,都只能是空中樓閣,不堪一擊!

難道歐洲,美國,全世界的主流學者,都沒有看出來只有病毒來源才是解決一切問題的根源嗎?只有兩種情況:

他們真不知道
他們裝不知道
如果把現在和二戰時候對比,我們處於哪個階段?珍珠港?不,還沒到,德國閃擊法國?不,也沒到。甚至還沒到德國閃擊波蘭!最多是希特勒強取蘇台德地區的那個階段。各種紛亂的消息,科學界的沉默,政界的令人眼花,避重就輕的操作,看似清醒卻根本沒有覺醒的民眾,這本身也是中共超限戰的一個部分。

這也告訴我們,當我們在宣傳的時候,撇開一切迷霧,牢牢抓住:病毒來源– 實驗室製作– 可精準投放的生物武器– 無法預測的新變種– 中共製造– 滅白計劃這條邏輯鏈,才有可能應對這個“依賴疫苗的星球”,這才是中共的阿喀琉斯之踵。

新聞來源:世界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