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文推薦】中共國某些“知識分子”的愚蠢令人無法想像

作者:天佑
推薦者——-紐約香草山 毛大拿

最近兩年微信蓬勃發展,我們的交際圈也開始擴大。於是,朋友圈裡會有各色人等,而每個“朋友”在朋友圈裡發布或轉發的東西絕對會透露他的價值觀。可以這樣講,只要翻看一下某個人的朋友圈,只需一分鐘,他的價值觀、性格特點以及智商就會躍然紙上。經過這兩年的觀察,我發現一個驚人的特點:中國的知識分子的愚蠢遠遠超過其他階層。

有人問了,你為什麼會有這種結論?知識分子掌握著知識,怎麼會愚蠢?知識分子愚蠢這似乎是個悖論,因為愚蠢是跟無知捆綁在一起的,那麼擁有知識應該智慧才對啊?按理說應該是這樣的,但是在現實中,我們卻會看到某些“知識分子”學習到了理論卻遠離了現實,執著於知識而不明白常識。有人認為知識分子不愚蠢,至少是不了解愚蠢。

某天,我被拉進一個哈工程的微信群,原因很簡單,當時有個話題正火熱,航天科工集團正在論證研製的“最高時速4000公里”的高速列車,而這個項目的領導者正是哈工程的畢業生航天科工集團副總經理劉石泉。我被拉進去的時候,這個群裡正一片歡呼,說劉石泉是他們哈工程的驕傲,是國之棟樑,民族脊梁云云,恨不得把他吹上天。

在觀察了一階段以後,我發現某個教授是這個群裡最令人尊重的人,威望最高,而且屬於學閥那類的。於是,我想他提出一系列問題:一,列車從零公里到4000公里的加速過程中乘客需要承受的過載是多少?需不需要穿抗荷服?二,這種列車在真空管道裡行駛,要求管道絕對的平坦,考慮到地球曲率的問題,從北京到上海管道最深需要挖多深?三,管道是真空的,地震和龍捲風、滑坡等災害對這種管道造成的破壞怎麼預防?四,列車需要帶多少氧氣?這麼多氧氣能產生的爆炸當量有多大?五,管道的造價將是多少?維持費用將是多少?六,一旦發生故障甚至災難如何救援? ……時間太長了,我記不清了。一系列問題提出後,他回答不上來,開始說我“你是哈師專畢業的,文科生,不懂”。他的一些一些擁躉見他落下風,就一窩蜂地跑來攻擊我,說我不尊重知識云云,我反問:到底是誰不尊重知識?結果,他們把我踢了。

其實,即便是他們不踢我,我也會退出那個群,因為我跟這些所謂“知識分子”溝通不了。他們為什麼會這樣?一個是前文我說的的“執著於知識而不明白常識”以外,就是他們對權力的崇拜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了。那個令他們驕傲的校友劉石泉如果不是航天科工集團副總經理,他們會這樣極力吹捧他?因為他當了官,手裡掌握著人力和財力,所以,這些“知識分子”才會徒然感嘆,副總經理真偉大,吾輩皆不及!就連這個劉石泉弄出的這個項目是不是在科學上站住腳他們都不懷疑,估計是都想那個項目分杯羹吧。

還有一次,因為楊振寧放棄美國國籍的事情,我寫了篇文章說姓楊的愛的不是國家而是國體,於是惹惱了一群所謂的清華人。他們跑過來罵我沒資格品評楊振寧,說我不懂科學。於是,我從黎曼的度規張量談到欣頓立方,從麥克斯韋場談到楊-米爾斯場,並告訴他們楊-米爾斯場主要的工作是米爾斯完成的而不是楊振寧,就像獲諾貝爾獎時,那個方程實際上主要工作是吳健雄和李政道完成的一樣。這些人談不過我,就繼續說我文科生如何如何不懂專業。我反問道:我不懂屎是什麼成分組成的,難道我沒資格說屎是臭的?中國常常有些所謂的理工男看不起文科生,但是,這種看不起往往是建立在思想和見識的狹隘基礎上的,理想化和偏執讓他們過於自我感覺良好,而就是這種思維方式往往讓他們變得愚蠢。就像那次與清華人辯論一樣,後來我也跟中國科技大學的人辯論過,我諷刺他們的大學叫中國量子大學,把他們氣得要死。說實話,中國的某些知識分子短視弱智得令人可笑,這不得不跟這麼多年理文科分家有直接關係。很多理科生長期以來在小圈子打轉,是非模糊、觀念退化。

可是,理科生愚蠢,文科生就聰明嗎?中國的文科生也愚蠢。因為中國的文科生缺乏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教育背景,很多文科學科設置又很差,學不到什麼東西,因而很多文科生在生存技能和解決問題能力上很差,就容易在走上社會以後變得不適應;再加上近幾十年政治的原因,使得文科生不敢去思考真相,總去追求正能量,說白了就是放棄正義,來獲得一已的苟安。可是,他們忘了,一旦屈服,就意味著連苟安都不可得,只是加快死亡的速度。

大家還記得張愛玲的那個愛人胡蘭成吧?胡蘭成的文字充滿柔弱、綺靡、纖細、敏感,甚至很女性,在他的文章中,你完全看不到任何對是非的思考、問題的質疑,這種文字是規避任何社會責任的,因而非常符合漢奸時代需要。胡蘭成的文章總在暗示社會放棄民族原則、放棄民族愛憎、放棄是非公斷、放棄熱血抗戰,他總想別人也像他一樣,做個乖順的日夷朋友。如果僅僅是他自娛自樂就算了,他偏偏還要發表?但是,這種文字是有效應的,會影響其他人,而當一些人都像他一樣“躲進小樓成一統”的時候,那樣的情形正是日偽當局喜歡看到的。所以,看到這裡,你就會明白我為什麼舉胡蘭成的例子,你懂的。因為,你看到當下某些知識分子的文章,不能不說與胡蘭成的文字異曲同工。

文人應該是有骨頭的,宋朝戲子,可以當庭諷刺皇帝:“你這是什麼髻?”“三十六髻(計)——走為上計”;元朝高壓時期,文人也可以吶喊:“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怎麼著?現在的某些“知識分子”連站直了都做不到,個個學習胡蘭成?

Ed2

孔子说:“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当国家社会处于有道明君统治的时代,人就应该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当社会处于没有道德的暴君统治的时代,人就应该装傻(大智若愚);表现聪明才智是一般人都能够做到的;装傻则一般人很难做到。那么,对于某些“知识分子”来说,装傻你做不到,不写那种没有是非、充满小资情调的文字你也做不到,那么,我只能说:你是真愚蠢!

知识分子受人尊重,因为他们读了书,让民众感觉他们很有学问。可是,那些所谓的学问就能代表他们不愚蠢吗?这么多年天佑跟太多的知识分子创业者在一起接触,发现某些知识分子对官员的那种低三下四,对权力的幻想是远远超过普通民众的。某个创业者做的项目真的让人不寒而栗,具体啥项目我就不说了。很多时候,知识会成为权力的武器,而这些知识分子为了赚钱而成为“递刀者”,不能说是非常愚蠢的。这种知识分子以为,凭借某些条条文文可以限制住一头野兽,真是傻透腔了。很多知识分子的愚蠢难以让我们想象,他们有知识却不懂常识,有知识却不懂是非。

所以,我们要经常清理我们的朋友圈,那种经常贩卖毒鸡汤、对社会不公从不关心、对现实从不做任何评论的人还是早点拉黑的好。愚蠢这个东西是一种恶性传染病,不仅仅可以思想文字传播,还可以通过性行为传染,也可以通过视觉传染。为了自己不被愚蠢所改变,我们一定要隔离某些人,尤其是某些“知识分子”。

孔子說:“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這句話的意思是說,當國家社會處於有道明君統治的時代,人就應該貢獻自己的聰明才智;當社會處於沒有道德的暴君統治的時代,人就應該裝傻(大智若愚);表現聰明才智是一般人都能夠做到的;裝傻則一般人很難做到。那麼,對於某些“知識分子”來說,裝傻你做不到,不寫那種沒有是非、充滿小資情調的文字你也做不到,那麼,我只能說:你是真愚蠢!

知識分子受人尊重,因為他們讀了書,讓民眾感覺他們很有學問。可是,那些所謂的學問就能代表他們不愚蠢嗎?這麼多年天佑跟太多的知識分子創業者在一起接觸,發現某些知識分子對官員的那種低三下四,對權力的幻想是遠遠超過普通民眾的。某個創業者做的項目真的讓人不寒而栗,具體啥項目我就不說了。很多時候,知識會成為權力的武器,而這些知識分子為了賺錢而成為“遞刀者”,不能說是非常愚蠢的。這種知識分子以為,憑藉某些條條文文可以限制住一頭野獸,真是傻透腔了。很多知識分子的愚蠢難以讓我們想像,他們有知識卻不懂常識,有知識卻不懂是非。

所以,我們要經常清理我們的朋友圈,那種經常販賣毒雞湯、對社會不公從不關心、對現實從不做任何評論的人還是早點拉黑的好。愚蠢這個東西是一種惡性傳染病,不僅僅可以思想文字傳播,還可以通過性行為傳染,也可以通過視覺傳染。為了自己不被愚蠢所改變,我們一定要隔離某些人,尤其是某些“知識分子”。

編者按:這是一篇在牆內被大面積刪除的文章,我們在某個角落發現了原文,爲原作者安全起見,也不方便寫上文章來源了,僅將文章推薦給讀者。

编辑/校对/发稿:天涯客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Basil4

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