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新成員梅蘭妮·哈特對中共不是強硬派

翻譯: WEN JIE
校對:卡拉馬佐夫姐姐

圖片來源:https://www.wilsoncenter.org

據《國家脈動》(The National Pulse)獨家報導,拜登總統團隊的新成員,梅蘭妮·哈特(Melanie Hart)曾經參加某中共重要大外宣機構發起的項目並撰寫了報告,該機構主要尋求影響外國政府,使其採取支持中共的立場或者行為。

哈特新職位是負責經濟發展、能源和環境的副國務卿的中共政策協調員,這將允許她監督審查川普政府時代的政策。彭博社說她將聚焦川普團隊的“清潔網絡”倡議,該倡議旨在鼓勵其他國家阻止華為的5G網絡。

來自中共的資金

不過回顧哈特過去的經歷就可以發現,她的確不像是一個會對中共強硬的人物。有電子郵件揭示她對中共智囊團在美國擴大他們的國際影響力表示無可厚非。哈特曾經在一個重要的會議前秘密地向中共總理透露有關會議的問題。

2013年,哈特作為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CAP))代表團的一員,在中美交流基金會(the 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 (CUSEF))的讚助下前往中共國。哈特當時在美國進步中心擔任中共政策部主任,並且是高級研究員。美國進步中心是奧巴馬時期有重要影響力的智囊團,每年都要去中共國參加“中美高層對話”。

那年九月舉行的會議是討論由美國進步中心撰寫的長達110頁,主題為“邁向新型大國關係”研究報告,該報告敦促兩國之間建立更緊密的金融聯繫和軍事合作。中共這邊與會人員有來自公立大學的和中共解放軍軍事科學研究院等智囊團的學者。

這個報告鼓勵兩國的官員和學者與各自國民就中美關係的重要性開展高效的對話,特別是就新型大國關係設計實踐活動,對怎樣預防(某些事情)和怎樣取得成功多做溝通。而哈特作為當時的高級政策分析師因為這份報告獲得特別讚賞。

2013年有關這次活動的宣傳冊披露了代表團還會晤了中共黨員包括國營智庫的領導,國務委員和黨委書記。

無獨有偶。在2015年,某發送給約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時任奧巴馬總統顧問,曾任克林頓總統幕僚長)的電子郵件包含多個附件,該郵件顯示了有關三月份在中共舉辦“美國研究中心-中美交流基金會高層對話”的旅行行程和會議議程初稿。

這份236頁的文件將哈特列為代表團與會者,並與民主黨提名失敗的總統候選人湯姆·斯泰爾(Tom Steyer)和維克拉姆·辛格(Vikram Singh)一起參加會議。維克拉姆·辛格是WestExec公司的高級顧問,WestExec公司是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的具有爭議性的諮詢公司。會議日程顯示,哈特計劃與斯泰爾一起就“氣候變化與能源”的主題在會議做演講。

拉攏並消除反對的聲音

中美交流基金會是中共統戰部最高直屬機構,由中共政協副主席創辦,被美中安全和經濟審查委員會認定的實體,它“以拉攏聯合潛在的反對中共政權和政策的資源,並對外國政府及其他社會活動家施加影響,以迫使他們採取支持中共的立場和行為的實體”。

按照美國司法部的《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在西方遊說公司的協助下,中美交流基金會已經著手開展工作,非常高效地向媒體、關鍵的有影響力的人物、輿論領袖及社會公眾宣傳有關中共的正面信息。國家脈動此前曾披露中美交流基金會用贊助以換取媒體“正面報導”,贊助主流媒體和現任及卸任的美國政府官員前往中共國。

跟著郵件按圖索驥

2015年,美國進步研究中心還預訂參加由中共贊助的中共國際經濟交流中心(CCIEE)第四屆全球智囊團峰會。啟程前,在和美國進步研究中心職員往來電子郵件中,她透露美國進步研究中心對中共智囊團與西方智囊團形成合作關係,以便施加更廣泛的國際影響力表示了肯定。

郵件這樣寫道: “基本上他們都希望中共的智囊團能夠更強大,更有影響力和知名度。他們還希望中共智囊團多與西方的智囊機構(比如說我們)開展更多合作,施加更多的影響力。這沒有什麼不好……”。

由於美國法律法規的規定,對非營利組織,包括美國進步中心(CAP)在內,所有的對中共的活動都必須在警察的直接監控下開展。哈特還在電子郵件中說了這些並表示了擔憂。但最終哈特撰寫在美國進步研究中心網站上的6月新聞稿顯示智囊團和哈特最終出席了峰會。

在會議開始之前,代表團成員約翰·波德斯塔是被選中向中共國總理提問的四位與會者之一。有份電子郵件的鏈條顯示美國進步中心研究員和代表團成員討論了所提的問題,這項工作似乎是哈特率先提出的。哈特意識到她應該將問題發給中共以便讓他們就那些問題如何回答進行研究。換句話說,美國代表團為了獻媚他們的中共同僚,事先將問題提交給中共。

沾滿鮮血的錢

哈特的專業簡歷還顯示她曾服務於高通(Qualcomm)中共國的業務拓展團隊,提供技術市場和法規分析以指導高通在大中華區的運營。她也曾作為中共國顧問,受僱於斯考克羅夫特集團(Scowcroft Group),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 (ASG)),以及加利福尼亞大學全球衝突與合作研究所。ASG也曾僱傭過拜登團隊的其他成員,比如被提名為駐聯合國大使的琳達·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 Greenfield),該公司為中共政權提供廣泛的諮詢服務,並聘用中共官員作為顧問。

在哈特作為美國進步研究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和中共國政策部主任的那段時間,美國進步研究中心與中美交流基金會“穩固”的關係早已超過十年。作為中美交流基金會的項目,自2009年開始,美國進步研究會就一直派遣代表團去中共。一份與中共政府有關的機構的宣傳冊顯示美國進步研究會代表團曾就地緣政治合作,雙方軍事合作,氣候變化,能源安全,貿易平衡和全球金融危機進行過廣泛的討論。

譯評:在翻譯這篇文章時,譯者曾查閱網絡有哪些媒體報導梅蘭妮·哈特是對中共所謂的“強硬派”,結果也就彭博社和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有這樣的敘述,另外就是中共的媒體。從本文中可以看出梅蘭妮·哈特為中共站台,並接受中共會議贊助,怎麼可能是強硬派呢?這屆美國政府,拜登先生的蛋蛋都被中共捏住,國務卿布林肯的WestExec公司從中共這里分得市場,難以想像這屆美國政府對中共的綏靖態度到底能走多遠?

原文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