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CoV-2病毒可通過嗅覺透粘膜入侵中樞神經系統並感染大腦

作者:Stephen文文

約三分之一感染SARS-CoV-2病毒的COVID-19患者會出現嗅覺和味覺喪失、頭痛、疲勞、噁心和嘔吐,也有報導表明SARS-CoV-2會導致急性腦血管疾病和意識障礙。 已經有研究表明大腦和腦脊液(CSF)中存在病毒RNA。 來自耶魯醫學院的一項研究表明SARS-CoV-2病毒可明顯的感染人腦類器官,並伴隨著被感染的和鄰近神經元的代謝變化(參考文獻1。 在死於COVID-19患者的屍檢中,皮質神經元中檢測到SARS-CoV-2。 結果為SARS-CoV-2的神經侵襲能力提供了證據,也為SARS-CoV-2直接感染神經元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後果。

來自德國的研究提供了SARS-CoV-2神經嗜性的證據(路德節目中曾提出的”嗜神經病毒”)。 他們的研究表明SARS-CoV-2可以通過嗅覺粘膜中的神經-粘膜介面,利用嗅覺粘膜、內皮和神經組織的近處進入神經系統。 隨後,SARS-CoV-2病毒穿透了限定的神經解剖區域,包括延髓中的主要呼吸和心血管控制中心(參考文獻2)。

在對33名死者的解刨研究中發現SARS-CoV-2中病毒RNA的最高水準嗅粘膜在篩狀板的正下方。 在角膜,結膜和口腔粘膜中發現了較低水準的病毒RNA,突顯了口和眼也是SARS-CoV-2進入中樞神經系統的其他潛在途徑。

發現舟山蝙蝠病毒(ZXC21、ZC45)的解放軍南京軍區疾病預控制中心王長軍曾在其論文中也表明舟山蝙蝠病毒(ZXC21、ZC45)可侵染乳鼠的中樞神經系統,通過電子顯微鏡發現被病毒感染的乳鼠大腦中存在病毒顆粒(參考文獻3)。 也就是說舟山蝙蝠病毒(ZXC21、ZC45)與SARS-CoV-2一樣具有神經嗜性。

參考文獻
1: Neuroinvasion of SARS-CoV-2 in human and mouse brain, JEM, January 12, 2021
2: Olfactory transmucosal SARS-CoV-2 invasion as a port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entry in individuals with COVID-19, Nat Neurosci., 2021 Feb.
3: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and infectivity of a novel SARS-like coronavirus in Chinese bats, Emerg Microbes Infect., 2018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審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糖果兒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