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山暴亂真正責任人是佩洛西嗎?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ettoday.net

筆者壹直認為,川普總統的支持者,1月6日那天期待彭斯能這樣做,將各爭議州的選舉認證結果退回,由這些州的行政及立法部門重新審議並裁決。結果小人彭斯沒有這樣做,令人大失所望,川粉們義憤填膺,群情激昂。其實,當時的彭斯雖然沒有立即直接退回,但是給了議員申訴、辯論的機會,而且,提出反對認證拜登的議員正在掌聲中進行有理有據的陳述……筆者也看轉播看得過癮,等待彭斯按照議員的“民意”,將對拜登的認證退回各州重新審核。可是,這壹有利局面受到了場外因素幹擾,國會大廈周邊開始出現擁擠、攀爬等不協調的場景……越來越嚴重,直至失控,場內議員們的陳述被迫中斷,形勢急轉直下。

筆者相信,擁川的MAGA民眾大都是理性的,絕不是民主黨之流的激進分子,攀爬、沖擊、打砸這類過激行為只能是這些人所為,更何況是有備而來,有繩索,有器械,通信工具等。川粉們最多是隨大流,進國會壹遊而已。

看著用繩索攀巖懸空而入、用重器擊打擊碎玻璃的暴徒,心裏異常著急,這不是在破壞大廈內正在進行的、可能的、對拜登停止認證的大好形勢嗎?誰最希望出現這樣的局面?誰最希望中止這種陳述和辯論?只有左派的民主黨及其他更險惡的人。

這裏引用筆者曾經的期望(發過的文章中提到),假如川普總統能充分地認清中共的邪惡(相信文貴先生會提前傳話給川普總統,中共在栽贓方面是輕車熟路的,以6.4大屠殺為例),預判到1.06大聚會有可能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采用文貴先生組織的爆料革命的遊行方式,數十萬人只是圍著國會山有序地高呼口號,緩步示威,不停地繞行,及時阻止壹些過激行為……場內的議員或許會得到鼓舞,也許能爭取到更多的議員反對認證拜登。

事出反常必有妖,事後巫婆佩洛西竭盡全力地加罪於川普總統,再次施展妖術企圖彈劾川普總統。還好,參議院代表正義的力量沒有完全消失,粉碎了巫婆的陰謀。現在該到縷清事實的時候了。巫婆實際上是國會大廈的物業總管,大廈安全是她履行的職責之壹,出了這樣大的事,基層責任人都主動辭職了,她竟然厚顏無恥還在指責別人。

《戴維哈裏斯》發表文章,透露了壹些內情。

文章說,佩洛西知道什麽?她什麽時候知道的?眾議院議長挑選軍管負責人,在安全問題方面向佩洛西負責,佩洛西對他指導,他也是國會警察局(委員會)的三名成員壹。

前軍管負責人保羅·歐文(Paul Irving)向白宮管理人員回憶說了他和佩洛西及其辦公室人員的討論,是如何影響他就1月6日關於國會大廈安全作出的決定。

佩洛西辦公室向歐文明確表示,他們不希望國民警衛隊進駐國會山。如果他們(軍隊)在那裏,他們完全可以阻止國會警察允許抗議者進入國會大廈(的舉措)。

錄像清楚地顯示,國會警察移動了障礙物,讓抗議者進入大樓,隨後,他們打開了國會大廈的大門,讓抗議者在警察的註視下隨意地走進去。

令人好奇的是,佩洛西當時負責安保工作,然而抗議者卻可以方便地進入國會大廈。我想知道這樣做是不是為了讓民主黨人可以針對川普總統的支持者,給他們貼上白人至上主義者和國內恐怖分子的標簽?

時間線有些奇怪,歐文說,他直到兩點鐘之後才收到國會警察局長史蒂文·桑德的正式請求,當時他把請求送到佩洛西的辦公室,但該辦公室聲稱,他們在下午1:43批準了這壹請求。他們是如何在接到請求前20分鐘批準部署的?

國會山暴亂,整個就是6.4翻版,只有亂才能終止大廈內對拜登不利的認證局面,才能有加罪川普總統的把柄。所以,巫婆不同意,或延緩派遣國民警衛隊,讓大廈警衛拆除障礙物,引導暴徒進入大廈。

已經辭去職務的大廈安保負責人在聽證會上確認,暴徒們是在“協調作戰”,有備而來。持保守理念的愛國支持者能做出這樣極端的蠢事?只有激進的左派、安提法這樣的組織才能有如此行徑。

期待真相早壹天大白於天下,讓暴亂的真正責任人受到相應的懲罰,而不是讓他們在那裏指手畫腳,為所欲為!

參考鏈接:

https://davidharrisjr.com/steven/sources-conversations-pelosi-had-with-sgt-at-arms-about-national-guard-presence-factored-into-blender-of-decision-making-that-led-up-to-riot/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