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涉嫌用國藥集團的疫苗賄賂秘魯權貴

新聞來源:《VICE 世界新聞》| 作者:Simeon Tegel | 發佈時間:2021年2月24日

翻譯/簡評:歸零| 校對:X-Wing飛得更高| 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中共在世界範圍內進行的“疫苗外交”似乎已達成共識。這場始於中共軍方實驗室的新冠疫情給中共國政府帶來了撈取政治資本和經濟利益的機會。雖然中共疫苗已造成了大量的傷亡和副作用,且沒有透明真實的數據表明疫苗具有預防病毒的作用,但很多國家仍然趨之若鶩。中共國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已有大約40多個國家正在商討購買中共疫苗。除巴基斯坦、匈牙利、塞爾維亞也、秘魯等國已經上線中共疫苗外,很多非洲國家也寄希望於中共疫苗。

郭文貴先生說過,在中國4000年曆史上,從未自行研製成功過一項動物疫苗。在過去幾十年,國產毒疫苗事件層出不窮。閆麗夢博士也指出,這些疫苗既沒有經過完整的臨床試驗,也沒有提供真實的數據,即使疫苗真的可以產生抗體,致命的ADE效應也會讓病毒更容易入侵人體。隨著病毒的不斷變異,當疫苗注射者被變異病毒再次感染時,會導致對人體的二次傷害。

這場“疫苗爭奪戰”可能在疫情衝擊的同時帶來新一輪災難。但包括秘魯在內的很多國家對中共疫苗深信不疑,很多權貴甚至利用腐敗換取疫苗接種機會,這是多麼令人深思的諷刺。

原文翻譯:

中共國製藥公司是否曾用早期疫苗賄賂秘魯權貴?

負責為權貴注射早期疫苗的醫生說:“這與特權無關。事情就是這樣運作的。”

2020年12月9日,一名醫務工作者在智利利馬的Cayetano Heredia大學臨床研究中心準備註射器,嘗試將由中國國藥集團生產的COVID-19疫苗接種到志願者身上。圖片來自GETTY圖片庫(拍攝者:Ernesto Benavides)。

秘魯利馬——在秘魯出現了涉及數百位重要人物的COVID-19疫苗醜聞,包括前總統甚至相當於安第斯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負責人在內,他們插隊先行秘密注射了中共國疫苗。

這3200劑疫苗是由北京國有的製藥巨頭國藥集團(Sinopharm)贈送給秘魯的,據信是由當地醫務人員用於在利馬進行的包含12000名志願者的疫苗試驗。

然而,這些疫苗卻被負責試驗的醫生哲門馬拉加(German Malaga)秘密地分發給有錢有勢的人,他們比普通秘魯人提前幾個月就接種了疫苗,甚至早於重症監護室的醫生、護士、老人和並發症患者。

這場被當地媒體稱為“疫苗接種門”的醜聞發生在最糟糕的時候,此時秘魯正與第二波世界上最嚴重的大瘟疫之一作鬥爭。

這個南美國家目前每周大約有5000多例新增死亡病例,遠超官方確認的COVID-19死亡人數。同時,據報導,有16家醫院用完了氧氣,而另外23家醫院只夠使用24小時。

“疫苗接種門”還留下了許多疑問,北京是否故意使用“額外”劑量賄賂利馬的決策者購買了3800萬劑國藥疫苗。有些人現在懷疑,上個月宣布的這項足以使60%的人口接種疫苗的交易,是否純粹根據疫苗成本和臨床表現。

與利馬的卡耶塔諾·埃雷迪亞醫學院的疫苗試驗無關的接種者還包括時任總統馬丁·維茲卡拉(Martin Vizcarra)。他在去年十月接種了疫苗,甚至在秘魯未批准疫苗之前。一位有影響力的說客、衛生和外交部長、兩名大學校長、梵蒂岡駐秘魯大使、秘魯衛生部醫療用品和藥品管理局(相當於美國的FDA,是負責監管藥品許可和使用的機構)的負責人,甚至一家受歡迎的中餐廳的老闆。有些人甚至被給予三劑疫苗。

秘魯的醜聞是迄今為止拉丁美洲最駭人聽聞的醜聞,那裡猖獗的貪污和世界上最嚴重的不平等現象為關係網插隊注射疫苗提供了沃土。

在阿根廷,衛生部長吉內斯·岡薩雷斯(Gines Gonzalez)本週末被迫辭職,原因是他的朋友和政治盟友,包括一名著名記者,一直在衛生部大樓內私下接種疫苗。

阿根廷前衛生部長Gines Gonzalez (吉內斯·岡薩雷斯)

同時,在厄瓜多爾,幾位大學校長拒絕了政府為他們提供的早期接種疫苗的私人邀請,認為這是不道德的。

在秘魯,如果任何被邀請插隊的人都表示不接受,這則新聞就不會出現。與此同時,醜聞引起的反作用發酵很快。

檢察官現在正在調查維茲卡拉(Vizcarra),這名部長在接種疫苗後,很快就在去年11月遭到猛烈抨擊並被趕下台;兩位部長均被迫辭職。疫苗談判代表和監管疫苗試驗的人涉嫌一系列潛在犯罪,包括賄賂和利用公職。秘魯的醫學協會還採取行動吊銷了涉案醫生的執照,包括前衛生部長皮拉爾·馬澤蒂(Pilar Mazzetti)。

處於事件焦點的是馬拉加(Malaga),這位負責監督試驗的卡耶塔諾·埃雷迪亞大學(Universidad Peruana Cayetano Heredia) 醫生違反了嚴格的道德規範,包括給他22歲的女兒接種疫苗。作為一位資深的科研人員,他應該非常清楚這些道德規範。

馬拉加在遭到國會委員會問責後,現已被停職。但他堅稱:“這與特權無關。事情就是這樣運作的。”

儘管這一說法引發了眾怒,但其他人也承認,這可以說是“疫苗接種門”背後第一個誠實的回應,並且是一個對滲透到秘魯大部分公共生活中失控的腐敗的準確評估。

另外,馬拉加為對中餐館老闆進行接種進行辯解,中餐飲食是來訪的國藥研究人員的最愛,他們已經“厭倦了漢堡王”。

然而,國藥和北京在醜聞中的作用仍不清楚。《VICE世界新聞》未與該公司或中共國駐利馬大使館聯繫,也未就不斷上升的醜聞公開發表評論。

利馬南方科學大學的醫學研究員珀西·梅塔·特里斯坦(Percy Mayta-Tristan)說,向試驗人員提供額外劑量的實驗疫苗極為罕見。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外,是最近在非洲爆發的埃博拉病毒測試疫苗——生死攸關的情況比秘魯的情況要極端得多。

他補充說,國藥集團的報價看起來像是腐敗:“這正是我所懷疑的。目前,我們還不知道。我們也不知道這是否只在秘魯發生,還是中共國在其他國家也這樣做?”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國藥控股在秘魯找到了願意接受明顯異常報價的合作夥伴。

“這再次證實了我們已經知道的,即秘魯在有利於腐敗的國家文化方面符合所有標準,”秘魯天主教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山本(Jorge Yamamoto)說,“問題在於如何開始扭轉局面?人們會覺得,如果所有其他人都在闖紅燈,那我為什麼不呢?”

但是,醜聞引起的最大的懸而未決的問題是,秘魯上個月宣布購買3800萬劑國藥疫苗是否符合國家的最佳利益?

直到秋天,由於Moderna、Pfizer和AstraZeneca的疫苗注射劑不太可能在秘魯大量使用,因此利馬的選擇有限。兩個最可能的替代方案是中共國疫苗科興(Sinovac)和俄羅斯提供的Sputnik。

然而據報導,科興的有效率僅為50%,而國藥的有效率為80%。據報導,Sputnik疫苗有效率為92%,且成本比中共國的競爭對手更低。但人們一直擔心其數據的透明度,目前尚不清楚秘魯是否可以在相似的時間範圍內購買相同數量的劑量。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