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提名的中情局局長是何許人也

翻譯報道:Daisy MD
責任編輯:Wen Wang

圖片來自:(www.chicagotribune.com/)

1. 參議院的確認聽證會

據《每日來電者》(Daily Caller)2月24日報道,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提名人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在周三舉行的參議院確認聽證會上稱,中共國政府是壹個“強大和威權的對手”。與此同時,他擔任外交政策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主席的職務也受到了質疑,該智庫在伯恩斯任主席期間獲得了與中共有染的商人和中共外宣機構100到200萬美元的資助。

在聽證會上,伯恩斯談到了他於2015年3月接任的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與中美交流基金會(China-U.S. Exchange Foundation, CUSEF)的關系。 CUSEF是總部設在香港的智庫,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運作。曾當過職業外交官的伯恩斯告訴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說,他只是“繼承”了卡內基與CUSEF的關系,但在他任職後不久,就斷絕了與CUSEF的關系,因為“他越來越擔心中國勢力範圍的擴大。”

盡管伯恩斯做了以上說明,但在他接任卡內基主席之後,該機構和CUSEF仍然保持了至少兩年的關系。卡內基的發言人及其2018年年度報告也都確認,CUSEF最後壹次向卡內基捐款是在2017年。

2. 卡內基與中共政協和中共國全球化中心的關系

伯恩斯在卡內基任職期間,壹位名叫張懿宸(音譯:Zhang Yichen)的商人在2016年10月加入了卡內基的董事會。伯恩斯當時說道,“我們很幸運張懿宸能加入我們的董事會。我期待與他合作,使卡內基成為更優秀的機構。”

卡內基的網站稱,中信資本(China Institution Trust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首席執行官張懿宸從2017年7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向卡內基捐贈了50萬至100萬美元。根據卡耐基的2020年度報告,張懿宸在2020財政年度的捐款在25萬至50萬美元之間。

根據張懿宸在中信資本的傳記,他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簡稱政協CPPCC)和“中國與全球化中心”(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 CCG)兩個中共組織的成員。政協是中國共產黨的顧問團,隸屬於中共國統戰部系統,該系統在海外為中共國政府的倡議做宣傳。在中共國使館的網站上,政協被描述為“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統壹戰線組織,協調其他各政黨,群眾組織和社會各界人士參與國事。”

由張擔任高級副主席的CCG是總部設在北京的智庫,也與中共政府有關聯。根據卡內基2018年的年度報告,張懿宸用向卡內基的捐款幫助建立了卡內基-清華中心(Carnegie- Tsinghua Center)。此中心位於北京,是卡內基與中共國頂尖的科技大學清華大學合作於2010年成立的。該中心與CCG合作,建立了有關中美關系的論壇。卡內基發言人說,張為卡內基-清華中心的壹般運作提供了資金。該發言人告訴《每日來電者新聞基金會》(Daily Caller News Foundation)說,張懿宸的“資助不會支持美國本土的研究項目或工作。”

2018年5月,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馬盧比奧參議員曾對CCG主席王輝耀將在威爾遜中心(美國另壹個智庫)主辦的活動中發言提出了質疑。盧比奧列舉了王在中共統戰部 (United Front Work Department)的職位,並說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將統壹陣線描述為共產黨政權的“魔幻武器”(magic weapons)之壹。

3.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與中美交流基金會(China-U.S. Exchange Foundation)的關系

卡內基還獲得了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資助,後者是香港的智庫,也是統壹戰線系統的壹部分。根據卡內基捐贈者頁面的存檔版本,CUSEF在2015年向卡內基捐贈了10萬至25萬美元,在2016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之間捐贈了相同金額。卡內基發言人對《每日來電者新聞基金會》(The Daily Caller News Foundation)表示,CUSEF的資助於2017年結束。

近年來,由於CUSEF與中共統壹戰線系統以及中共政府的關系,CUSEF受到了越來越多的審查。根據由退休的美國情報官員領導的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的報告,CUSEF是“中國共產黨在美國進行統戰工作組織中的主要參與者。”它在美國的遊說活動“使其能夠為北京美國建立影響力並贏得公眾輿論。”幾家美國咨詢公司根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向司法部披露了他們在CUSEF的工作。根據美國國會“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8年8月24日的報告,CUSEF“明顯表現出影響美國和其他國家對華政策的意圖”。

4. 卡內基支持北京與華盛頓之間更緊密的外交關系

卡內基基金會在很大程度上支持美國和中共國之間有更緊密的外交關系,這與近幾年來川普政府對中共國采取的強硬態度相去甚遠。根據卡內基年度報告,2019年5月卡內基在北京舉行了所謂的“ 1.5軌道對話”(1.5 track dialogue),旨在“減少誤解並保持溝通渠道暢通,即使在雙方關系明顯緊張的時刻” 。

伯恩斯還和中共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壹起出席了2018年的卡內基活動。自中共病毒禍害全球以來,崔天凱已經推出了多種陰謀論。周日,他在接受CNN采訪時仍然否認中共國政府虐待了居住在新疆的維吾爾族穆斯林。

伯恩斯在卡內基任職期間,以卡內基的名義邀請了壹些國會工作人員前往中共國參加活動,在幾天的活動中,這些國會工作人員會見了中共國的學者,記者,智庫人員,以及包括中共大外宣機構“對外友協”主席在內的中共政府官員。

根據伯恩斯事先向國會提交的書面回答,他辯護說這次活動是為了讓國會工作人員和中共政府官員就美中關系建立直接的了解和對話。中共中央黨校副教授梁亞斌參加了與工作人員的小組討論。中共國外交部官員劉軍以“中國對安全問題的看法”這壹主題向代表團發表了講話。

中國共產黨和統戰部的外宣機構——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Chinese People’s Association for Friendship,CPAFFC) 的主席李曉林也向工作人員發表了講話。2020年10月,川普政府指定CPAFFC為中共國的外國使團,稱該組織“尋求直接,有害地影響”美國的州和地方領導人。

壹位參與了北京之行的國會職員告訴《每日來電新聞基金會》,該訪問的主題是強調美中之間“外交第壹”的態度,而不是川普政府所采取的更具侵略性的姿態。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稱,這次旅行結束時與共產黨員舉行的午餐會“氣氛尷尬”,但他說中共對國會人員沒有強加於人的態度。該職員說,他們對卡內基“能夠與中國學者和政府官員進行如此多的接觸”感到驚訝。據他說,伯恩斯參加了第壹天的活動。

卡耐基發言人淡化了北京方面對智庫研究和其他計劃的影響。這位發言人說:“卡內基在中國或任何其他問題上均不擔任機構職務,並補充說,張的資金“不會用來資助美國的研究項目或輔助性工作。 ”

這篇報導很清晰地勾畫出拜登提名的中情局局長伯恩斯的職業背景和他的對華態度。從他在卡內基智庫任職的幾年中該智庫和中共的交流和示好,不難看出這批親共人士雖然在川普執政時有所顧忌,但是卻壹直在做準備,等待機會再重回與中共無忌勾兌的日子。在世界其他國家紛紛認清中共的真面目,並且開始公開指責中共以病毒禍害世界並對在新疆的所作所為毫無悔意的時候,拜登所任命重要位置的官員,卻讓人擔憂是否此任政府又要回到奧巴馬年代對中共的綏靖政策。

參考原文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