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戈茨:臉書的虛假事實檢查保護了武漢病毒研究

新聞來源:《華盛頓時報》| 作者:Bill Gertz 比爾·戈茨| 發佈時間:2021年2月23日

翻譯/簡評:新街口| 校對:SilverSpurs7 | 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來源:華盛頓郵報

簡評:

比爾·戈茨先生於2020年1月24日發表了一篇關於病毒起源於武漢病毒實驗室文章。媒體巨頭臉書的事實調查媒體《今日美國》,對該文章開始進行了完全的否認,認定該文章是虛假和誹謗;後來在事實面前改變了態度,進行了部分否認,直到一年後的基本完全承認。而臉書則以《今日美國》的文章為引用,從一開始就對該文章進行了全網的封殺,全力幫助中共掩蓋病毒真相,欺騙全世界。

媒體對病毒真相的封殺促成了今日的病毒氾濫。試想如果臉書和《今日美國》等諸多媒體能夠公正地對待戈茨先生的文章,讓全世界可以在第一時間就了解到武漢病毒實驗室和中共軍方的關係,從而意識到COVID-19可能就是中共研發的生物武器,各國政府必然會在一年以前就採取非常嚴格的管理和控製手段。像今天這樣的中共病毒在世界各地大流行的機率必然會大大降低,因病毒而死亡的人數也必然會大幅減少。

如果真相能及時得到傳播,全世界也會在第一時間對中共進行討伐,中共也就沒有機會對美國大選進行干預,並使用疫苗為武器對全球進行財富掠奪和二次傷害。

原文翻譯:

臉書(Facebook)的虛假事實檢查保護了COVID-19的可能來源:武漢病毒研究所

德國《明鏡周刊》2020年3月的一期封面

一年多以前,我在本報上報導了武漢病毒研究所與中共國軍隊有聯繫,並被視為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潛在來源。截至今天,我文章的每句話都得到了證實。

但是,去年當我的文章首次發表時,臉書及其媒體中“事實檢查者”之一立即採取行動,封殺了我的文章,並在互聯網上刪除了對該文章的任何引用。他們將我的文章標記為“虛假”,而且把它做為“陰謀論”來進行屏蔽。

一年後,臉書及其“事實核對者”《今日美國》均承認我的報告是完全準確的。但是他們仍然莫名其妙地將我在武漢實驗室的文中提出的問題標記為“部分虛假”。

在《華盛頓時報》於2020年1月24日發表武漢病毒研究所報導後的幾天,我很驚訝地看到這篇文章突然從互聯網上消失了。

我的報告援引了曾研究中共生化武器計劃的生物戰爭專家,以色列前軍事情報官Dany Shoham的話說,眾所周知,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事軍事工作——儘管中國共產黨對此予以否認。他說,這種病毒可能已經從該研究所的安全實驗室中洩漏了。

我文章的標題是“冠狀病毒可能起源於與中共生物戰計劃有關的實驗室”。最重要的句子是:“以色列生化武器專家說,致命的動物間傳播冠狀病毒可能起源於與中共秘密生物武器項目有關的武漢市。”

當時,對病毒的起源知之甚少。但是,中共國的宣傳機構全力宣稱該病毒起源於武漢的野生動物市場,這一主題被美國和國際新聞媒體毫不懷疑地接受了。唯一的問題是: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及其國家控制的衛生當局一直無法識別出任何據稱將病毒傳播給人類的動物宿主。

事實證明,臉書的審查警察已經聯繫了報紙的編輯。他們堅持要刪除該文章,理由是該文章散佈了有關冠狀病毒的虛假信息。

為了證明他們的正確性,這家社交媒體巨頭提到了《今日美國報》記者Mollie Stollino於2020年3月21日進行的“事實核對”,他得出的結論是,我的文章是有關冠狀病毒及相關中共政府的“虛假信息最突出的案例之一”。

“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是在中共國實驗室製造的。”她寫道。

當我進行投訴後,《今日美國》發表了更新,並刪除了我的文章是“虛假信息的例子”的特別描述。但最新文章仍堅持認為,該病毒可能是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理論已經被“科學家”揭穿。

經過修訂後的《今日美國》的“事實核對”隨後將我的文章描述為“最突出的初步報告之一”,表明該病毒可能起源於武漢實驗室。它繼續報告說:“多個平台和網絡上的人們共享了相同或相似的陰謀。”《今日美國報》用來攻擊我的報導的來源之一是《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標題為“專家揭露了將中共冠狀病毒與武器研究聯繫起來的邊緣理論”。

在此後的幾個月中,《今日美國》已充分證實了我的故事,儘管他們和臉書仍將我的報導污衊為“部分錯誤”。

通過一系列不斷演變的“更正和澄清”,並且悄悄地對其“事實核對”進行了修正,《今日美國》現在承認:“間接證據表明,由於安全措施失誤,該病毒可能已經從武漢實驗室洩露了。”

同時,臉書審查員將其評估從“虛假”降級為“部分錯誤”,沒有進一步的解釋。

對於這位在中國工作了四十年的記者來說,這簡直不是安慰。我從被指控編造整個故事,到被指控編造一半的故事。

臉書多次拒絕了要求發表評論的請求。

我的報導的準確性被證實是在今年1月15日,也就是我最初發表故事的近一年之後。

美國國務院發布了據稱是民用實驗室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報告。該報告提供了以前未公開的證據,儘管證明實驗室洩漏理論的證據是間接的,但卻是有力的。美國政府的結論是,由於中共國政府極度保密,因此無法確定該病毒的來源。

報告“概況介紹: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活動”解釋說:“我們尚未確定疫情是通過接觸被感染的動物而開始,還是在中國武漢的實驗室中因意外而導致。”

情況說明書顯示,武漢研究所的員工已於2019年秋季患上了類似COVID-19的症狀——這在首例感染出現在在武漢醫院之前。此外,該報告首次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在疫情爆發之前已經進行了兩年的秘密軍事實驗。

報告說:“儘管武漢病毒所被偽裝成民用機構,但美國已確定它與中共軍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項目上進行了合作。至少從2017年起,武漢病毒研究所就代表中共軍方進行了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在內的機密研究。”

這正是一年前我的原始報告如此重要的原因。

最後,報告說,該研究所的研究人員使用一種名為RaTG13的蝙蝠冠狀病毒進行了實驗,該病毒與大流行背後的冠狀病毒相似度為96.2%,並補充說,該研究所對其過去對類似於COVID-19的病毒的研究“並不透明或前後一致”。

世界衛生組織調查人員最近對中共國的訪問被中共當局一再推遲。此外,該團隊在最終到達武漢後,檢查原始中共國健康數據的能力也受到了質疑。

美國國務院的報告說:“世衛組織的調查人員必須獲得COVID-19爆發之前武漢病毒所在蝙蝠和其他冠狀病毒方面的工作記錄。作為徹底調查的一部分,他們必須全面了解武漢病毒所為什麼更改並刪除其與RaTG13和其他病毒的在線記錄。”

令人驚訝的是,《今日美國》以及臉書繼續代表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國共產黨政府進行干預。儘管《今日美國》本週再次悄悄修改了他們的報導,加入了國務院的政府報告,但該報刊仍然堅持要刪除和實驗室有關的問題。

高級編輯Martina Stewart說:“根據國務院的最新文件,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起源於武漢的實驗室,就像沒有決定性的證據來駁斥該理論一樣。”

去年最大的威脅就是這種病毒已經殺死了全球兩百五十萬人。只要臉書、《今日美國》和其他主要媒體繼續共同全力封口和誹謗任何試圖報導真相的人,我們就永遠不會弄清楚這一大流行病毒的根源真相,或如何防止下一次大流行。

比爾·戈茨是《華盛頓時報》的國家安全通訊員,也是《瞞天過海:中共內部為全球霸權所做的努力》一書的作者。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