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警告:中共有極大可能在近年內強行攻占臺灣

翻譯/簡評:草原三省戰友之家 文萊

圖片來源:Yahoo.com

根據ROLL CALL新聞網2月23日報道,某國會委員會收到地區專家的警告,由於中共方面日益增強的軍事能力及其對自治島嶼的孤立態度,遏制中共入侵臺灣的腳步正變得越來越復雜且不可控制。

來自斯坦福大學弗裏曼·斯波利國際問題研究所的研究員奧裏亞娜·斯凱拉·馬斯特羅(Oriana Skylar Mastro)專門研究中共國的軍事政策。她在2月18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舉行的虛擬聽證會上發言,該委員會正在審查美國旨在防止中共未來攻擊臺灣的威懾政策。

她在會中表示:“今天的兩岸威懾力可以說比朝鮮戰爭以來的任何時候都要脆弱。中共國近年來的軍事現代化發展令人印象深刻,而美國卻未能建立強大的聯盟來對抗中共國的侵略,而且中共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益增長的個人野心,當所有這些條件凝聚在壹起的時候,中共當局認為使用武力的好處越來越重要以至於甚至超過了成本。”

在此之前,如果臺灣領導人正式宣布從中共國獨立,那麼在臺灣這個擁有近2400萬人口的民主國家發生軍事沖突的可能性非常大。壹旦發生沖突,中共會發動跨越臺灣海峽的海上入侵以試圖推翻這壹獨立運動,奪取臺灣,但是時代變了。

馬斯特羅認為現在最大的威脅是中共將發動軍事行動,用中共的話來說,“不管華盛頓或臺北的政策或行動怎樣,都要強行“統壹”。不過,她表示,根據中共軍方領導人的信息,他們相信中共軍隊將在壹兩年內具備占領和奪取臺灣的能力,即使壹些西方分析人士預測距離這壹目標更有可能是五年或更長時間。

不過,這壹發現可以獲得的信息是,習近平很可能在等待壹個合適的時機入侵臺灣,以降低受到的挑釁,比如美國對臺灣的高級別外交訪問或更多的美國武器銷售。馬斯特羅預測:“中共只有準備好了才會動。因此,除非中共確定將會以武力拿下臺灣,否則中共國領導人將謹慎地調整對美國和對臺灣等其他行動的反應,只要這些行動不是獨立運動,他們將努力避免升級為戰爭。”

馬斯特羅和其他專家證實,美國可以通過繼續開展壹場旨在加強臺北與國際社會關系的運動,從而最佳地塑造習近平是否入侵臺灣的決策環境。在川普政府執政期間,這場運動的結果喜憂參半。

其中這些專家包括來自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專門研究臺灣問題的研究員卡裏斯·鄧普曼(Kharis Templeman),他強調加強雙邊關系可以與臺灣開啟雙邊貿易談判,以及進壹步推動臺灣加入任何地區的多邊貿易協定,而且拜登政府可能會恢復這些協定。

馬斯特羅說,中共攻擊臺灣的第壹威懾因素是,不僅要與臺灣和美國對抗,更要與其他盟國對抗。她說:“中共將會用洗腦的方式控制中國人以至於讓他們認為攻打臺灣這壹‘民族復興’運動是需要極大代價的。”

前國務院朝鮮問題特別代表,共和黨任命的特派員黃之瀚(Alex Wong)表示:“臺灣與其他合作夥伴的聯系減少,壹旦中共當局對臺灣采取軍事行動,那麼世界各地的合作夥伴也就沒有了動力來幫助臺灣。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擴大臺灣在世界上的作用,是壹種某種程度上威懾的擴大。”

這些建議均博得了共和黨和民主黨任命的委員們的贊同。

美國對臺政策的審視

拜登政府在周四的聽證會之際對川普政府的臺灣政策做出了評估。在前總統川普的領導下,美國增加了對臺灣的外加接觸和安全援助。但由於作為川普政府“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美國本身正在與國際組織脫離關系,所以當美國向外國和多邊機構施壓,要求其承認臺灣的努力基本失敗。

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1月份的壹份簡報顯示,去年8月,前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長阿紮爾(Alex Azar)成為六年來首位訪問臺灣的美國內閣成員,壹個月後,美國負責經濟增長的副國務卿也進行了訪問,這是自1979年以來訪問臺灣島的最高級別美國外交官員。

川普政府在4年時間裏,與臺灣達成的重大武器交易有20項,比奧巴馬政府8年的16項還要多。而就在上壹財年,美國海軍艦艇11次過境臺灣海峽,以示武力。盡管在川普領導下,美國在臺灣問題上的軍事和外交信號增加了,但臺北在國際上卻變得更加孤立。自2016年以來,8個曾正式承認臺灣的國家轉而承認中共國。這些國家包括薩爾瓦多(El Salvador),多米尼加共和國(the Dominican Republic)和巴拿馬(Panama)。

中共還免去了臺灣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決策機構—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地位。臺灣此前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可以參加每年的會議。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1月份取下了國務院限制於臺灣進行壹系列外交接觸活動的規定,這些限制是40多年前在美國“壹個中國”政策的方針下而實施的,該政策建立了與中共國的正式關系,同時使美國與臺灣的關系走向非官方化。

美國現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本月早些時候接受MSNBC采訪時表示:“中共國所帶來的挑戰在許多方面既與我們自身的壹些弱點有關,也與中共正在崛起的力量有關。但我們可以客服這些弱點,當涉及到更強有力的聯盟或涉及到參與世界事務時,美國必須確保我們自身的軍隊處於正確的姿態。”

作為2021財年綜合支出措施的壹部分,國會議員在去年12月命令福吉·波頓(Foggy Bottom)審查美臺關系的同時向國會提供指導意見,指導意見的方向應以深化和擴大與臺灣的關系為目的而制定,美國的官方政策還將推動臺灣參與或加入多邊組織。

近年來,智庫和國會山圍繞如何最好地維護地區和平和臺灣民主的辯論變得更加活躍,特別是由於中共國大力發展軍事現代化的努力,以及人們越來越擔心習近平會兌現他作為中共領導人任期內“大壹統”的承諾。然而,不變的是長期以來的評估,即美國–尤其是美國公眾–在面對與中國可能發生的重大戰爭時,並不認為維護臺灣的民主是國家安全的優先事項,而中共則認為臺灣的未來地位是核心利益,該島理應屬於他們。

關於這壹點,民主黨任命的委員傑弗裏-菲德勒(Jeffrey Fiedler)在周四的聽證會上表示很悲觀。他說:“在我看來,這不僅僅是技術武器能力的問題。我認為政治意願是至關重要的,我沒有看到它,我在臺灣沒有看到,我不確定在美國也沒有看到,這可能是習近平的壹個解讀。”

簡評:
中共對臺灣的統壹問題可以追溯到國共時期,雖然到今天臺灣民眾天真地以為“壹國兩制”可以保證他們的民主自由,但是中共卻暗度陳倉蒙蔽國際。中共利用“藍金黃“滲透並腐蝕西方國家,包括臺灣早已被中共通過滲透所控制,當中共發動生化戰襲擊全世界的時候,西方世界以美國為首均遭受了重創,因此所有國際勢力都應了解中共要挾世界的骯臟手段。

川普政府執政時期堅持與中共抗衡並提升臺灣的國際地位則是緩解了中共對臺的緊張局勢,但是自打拜登政府執政以來,中共軍方對臺頻繁騷擾讓世界熱點再次回到亞太地區,中共連世界都敢威脅,臺灣未來的命運更是危在旦夕。而被資本控制的民主國家是否會成為中共下壹個“大壹統”的目標?正義力量的覺醒將會煽動全民滅共!

原文鏈接


校對 文錦
發稿 雲起時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