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的呼喚

撰稿:不要問我從哪裏來

審核:Jenny

在過去的兩年裏,老母親總是在冰箱裏為我留壹份我最愛吃的,我最思念的經典美食,從開春的香椿芽,到她親手包的粽子,從八月十五我最愛吃的的月餅,到正月裏自家腌制的臘腸,換了兩茬了,也沒有等到我的不期而歸(像我曾經做過的那樣)。

直到年前,在航空公司工作的鄰居告訴她,壹張美國往返中國的機票居然高達14萬人民幣時,再加上此起彼伏的封鎖、解禁消息。年兒三十的視頻裏,她沈默了,不再追問我什麽時候可能回家,母親默默地望著我,眼角泛著淚花,我的心在那壹霎那碎了,化作流不盡的眼淚。

媽媽,原諒我的不孝,我再壹次感到無比的自責,對不住年邁的雙親,我從來不敢告訴母親我在做什麽,就想等著CCP倒臺的那壹天,給她報喜訊,只想讓她為我驕傲而不是擔憂。

今年的除夕夜,對很多身在海外並參加了爆料革命的戰友都是壹次痛苦的回憶,我們的天使閆麗夢也第壹次在直播裏留下了眼淚,她思念故鄉思念父母和朋友,思念香港,但回不去了。我們都知道我們再也回不去我們記憶中的故土了。這壹切都是CCP的錯!

我的故鄉也和她壹樣,那座我們魂牽夢繞美麗的海濱城市。那裏的山,那裏的水,那裏的人,甚至我曾經嫌棄的鄉音,都在今年變得越發遙不可及和令我思念到抓狂。然而高昂的機票加隔離費用,來回14天的酒店隔離期,以及可能帶給家人的危險,讓我望而卻步。這壹切都是CCP的錯!他們將萬倍億倍的償還!

曾經的故鄉山清水秀,人傑地靈。但六年前我最後的壹次探家之行卻令我感到無比的失望和痛心。到處高樓林立,到處是車和壹群操著外地口音的人,人們衣著華麗卻傲慢無禮。賓館酒店裏面富麗堂皇,但馬路上的壹切都落著灰塵。那時候口罩已經成了出行的必備。睜開眼能看見藍天白雲成了奢求,自來水裏那股怪怪的味道令妳只想用礦泉水洗澡。

每壹次回家前,都提前幾個月激動萬分,每壹次都病懨懨的逃離那裏。

這壹切都是CCP的錯!這也是為什麽我們這些遠離故土的人義無反顧的加入了爆料革命,只為有壹天我們再次回到記憶中美好的故鄉,願那裏的人們返璞歸真,願那裏的天再次變藍,願那裏的水永遠清澈。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