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正試圖保護中共病毒的來源

新聞來源:Washingtontimes(華盛頓時報)|作者:Bill Gertz(比爾·格茨)|發佈時間:2021年2月23日
翻譯/簡評:wenwu

圖片來自推特

簡評:

2021年2月23日,比爾·格茨(Bill Gertz)在推特上發佈推文,其大意如下:在2020年1月,臉書(Facebook)錯誤的對我獨家披露中共「武毒所」(WIV)與解放軍有關,並認為其將成為中共病毒(covid-19)爆發的潛在源頭的核實。目前臉書的審查警察仍對這個披露保持「部分虛假」的標籤,臉書的工作是髒的。最後附上原文鏈接。

臉書和中共勾兌的底褲早被扒光了,這是每位爆料革命的戰友已知曉的。在這裏重點補充一條來自社區數字新聞(Communities Digital News)的題外新聞:在這篇文章中,美國醫學協會撤銷了之前反對向中共病毒患者開羟氯喹處方的聲明。(已更新),即AMA第509號決議。這可以救助更多患有中共病毒無辜受害者的生命,減輕這次災難的對人類的傷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據2020年7月28日《央視新聞》報道,安東尼·福奇在接受《早安美國》的採訪時表示,羥氯喹沒有治療新冠肺炎的效果,並表示口罩和社交距離是目前控制中共病毒最有效的辦法。而我們的墨博士早在2020年1月29日在路德社爆料:硫酸羥氯喹對中共病毒的抑制是有效的。

此外,據2020年7月9日路透社(Reuters)報道,美國前總統川普認為羥氯喹是對中共病毒的預防是有效的。在該報道中,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敦促巴西政府讓該藥可普遍買到。

原文翻譯:

臉書的虛假「事實覈實」保護了中共病毒的來源:武漢病毒研究所

一年多前,我在這份報紙上報道,武漢病毒研究所與中共國軍隊有聯繫,並被視為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潛在來源。截至今天,我披露的每個字都得到了證實。

然而,當這個披露首次發表時,Facebook及其媒體上的一位「事實核查人員」立即採取行動,讓我的故事保持沈默,並在互聯網上刪除任何提及。他們把它貼上「假」的標籤,並將其視為「陰謀論」。

一年後,Facebook及其「事實覈實員」——《今日美國》(USA Today)承認我的報告完全準確。然而——莫名其妙地——他們仍然將我關於武漢實驗室的披露中提出的問題貼上「部分虛假」的標籤。

2020年1月24日我在《華盛頓時報》報道WIV的幾天後,我驚訝地看到這篇文章突然從互聯網上消失了。

我的報告引用了研究中國細菌武器計劃的生物戰專家,即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 Dany Shoham)的話說,眾所周知WIV從事軍事工作——當時共產主義中共國政府仍然否認這一說法。他說,中共病毒可能會從研究所的安全實驗室洩漏。

我披露的標題是「中共病毒可能起源於與中共國生物戰計劃相關的實驗室。」引號是:「以色列生物戰分析師表示,致命的動物傳播的中共病毒可能起源於武漢市的一個實驗室,與中共國的秘密生物武器計劃有關。」

當時,人們對中共病毒的起源知之甚少。但中共國宣傳機構完全斷言中共病毒起源於武漢野生動物市場,毫無疑問,美國和國際新聞媒體都盡職盡責地注意到了這個主題。唯一的問題: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及其國家控制的衛生當局無法確定任何據稱將中共病毒傳播給人類的動物宿主。

事實證明,Facebook審查警察聯繫了該報的編輯。他們堅持認為,這篇文章因傳播有關中共病毒的虛假信息而被刪除。

作為理由,這家社交媒體巨頭提到了《今日美國》記者莫莉·斯托利諾(Mollie Stollino)2020 年 3 月 21 日的「事實覈實」,她得出結論,我的披露是關於中共病毒可能與中共國政府有聯繫的「一個最突出的虛假信息」。

她寫道:「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是在中共國實驗室製造的。」

當我抱怨時,《今日美國》發佈了更新,刪除了我的文章是「虛假信息的披露」的描述。但更新後的文章仍然堅稱,中共病毒可能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理論已被「科學家」「揭穿為虛假」。

修訂後的《今日美國》「事實覈實」隨後將我的故事描述為「一個最突出的初步報告」,表明該病毒可能起源於武漢實驗室。它接著報告說,「多個平台和網絡上的人分享了相同或類似的陰謀版本。」《今日美國》攻擊我報道的來源之一是《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標題是「專家揭穿了將中共病毒與武器研究聯繫起來的邊緣理論。」

此後的幾個月里,《今日美國》在很大程度上證實了我的故事——儘管他們和臉書仍然將我的報道污名「部分是虛假的」。

通過一系列不斷演變的「更正和澄清」,悄悄地修改了他們的「事實覈實」,《今日美國》現在承認:「間接證據表明,由於安全措施的失誤,中共病毒可能從武漢實驗室逃脫。

與此同時,Facebook審查員將他們的評估從「錯誤」降級為「部分錯誤」,沒有進一步解釋。

對於這位花了四十年時間報道中國的記者來說,這並不是安慰。我從被指控編造了整個獨家披露,變成了被指控編造了一半的故事。

Facebook拒絕了重復的置評請求。

今年1月15日,在我最初的故事快一年後,我報道的準確性被辯護。

國務院發佈了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報告,該研究所被認為是一個民用實驗室。該報告提供了以前未披露的證據,證明實驗室洩漏理論的理由是間接的,但很有力。美國政府的結論是,由於中共政府的極端保密,病毒的起源無法確定。

這份名為「概況介紹: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活動」的報告解釋說,「我們尚未確定疫情是通過接觸受感染的動物開始的,還是中國武漢一家實驗室發生事故的結果。」

「概況介紹」顯示,在武漢醫院出現第一批病例之前,武漢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在2019年秋季感染了類似中共病毒的症狀。此外,報告首次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在疫情爆發前已經進行了兩年的秘密軍事實驗。

報告稱:「儘管WIV自稱是民事機構,但美國已確定WIV與中共國軍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項目上進行了合作。」「至少自2017年以來,WIV代表中共國軍隊從事分類研究,包括來自實驗室的動物實驗。」

這正是我一年多前原始報告的重要性。

最後,報告稱,該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對一種名為RaTG13的蝙蝠冠狀病毒進行了實驗,該實驗與疫情背後的冠狀病毒相似,並補充說,該研究所過去對類似中共病毒的病毒的研究「不透明或一致」。

世界衛生組織調查人員最近對中國的訪問多次被中共政府推遲。此外,該團隊在最終到達武漢時審查中國原始健康數據的能力受到了質疑。

「國務院報告」稱:「世衛組織調查人員必須在中共病毒爆發前獲得WIV在蝙蝠和其他冠狀病毒方面的工作記錄。」「作為徹底調查的一部分,他們必須充分說明為什麼WIV更改並刪除了其與RaTG13和其他病毒合作的在線記錄。」

令人驚訝的是,《今日美國》和臉書繼續代表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國共產黨政府進行干預。雖然《今日美國》本週再次悄悄地修訂了他們的報道,以納入政府報告,但該報仍然堅持病毒不是來自實驗室。

《今日美國》高級編輯瑪蒂娜·斯圖爾特(Martina Stewart)說:「根據國務院的最新文件,仍然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就像沒有決定性的證據來反駁這一理論一樣。」

過去一年最大的威脅是這種病毒,它已導致全球250萬人死亡。只要Facebook、《今日美國》和其他主要媒體公司合作壓制和誹謗任何試圖報道真相的人,我們永遠不會瞭解這場流行病的起源或如何預防下一次疫情的真相。

•比爾·格茨是《華盛頓時報》的國家安全記者,也是《欺騙天空:共產中國稱霸全球的野心》一書的作者。

🔗原文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