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對博士的病毒研究報告的拒絕是瘋狂的,羅蘭·維森丹格為他備受爭議的病毒研究辯護

新聞來源: 新蘇黎世報( Nueu Zürchner Zeitung)
記者: Alexander Kissler, Berlin 
發布時間:24.02.2021, 11.45
翻譯整理:Shuizhuyu 校對/發稿人: Ting Guo

漢堡物理學教授因其關於流行病起源的工作而受到了很多批評。但他堅持認為:有其他的研究也證明,實驗室事故是觸發因素。

問: Wiesendanger先生,您是漢堡大學納米結構與固態物理研究所的教授。妳到底在做什麽

答: 納米結構是大約百萬分之壹毫米的結構。它們是人眼看不到的。我們使用物理方法檢查它們。

問: 您不是病毒學家, 您提出了“關於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的研究”,在結論中,證據“明顯表明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發生實驗室事故是當前大流行的原因”。作為物理學家,您的本職工作還不足夠多嗎?

答: 病毒也是納米範圍內的物體。它們也不能用肉眼看到。在這方面有關系點。過去,我們已經在研究所進行了納米生物學研究。

問: 您也沒有進行病毒學問題科學研究所需的專業知識

答: 納米科學家絕對具有必要的專業知識,可以理解分子水平上的關系。此外,我的研究不僅涵蓋病毒學方面。對我而言,重要的是指出高傳染性病原體帶來的危險。

問: 這是否是您開展大流行工作的主要動力?

答: 最初有好奇心。我想了解更多有關大流行背景的信息,即使在2020年年初,羅伯特·科赫研究所也將其視為本地事件。病毒來自哪裏它能傳播多快?這些是我想知道的。

問:您是否有羅伯特·科赫研究所所說的直覺,或者不知道全部真相?

答: 它與直覺無關。我在研究中引用的報紙“臺灣新聞”在2020年2月上旬報道說,中國官方報道的死亡人數和感染人數是不正確的。武漢的醫生對人傳人進行了預警。

問: 您的學習是壹種非凡的閱讀體驗,甚至只是視覺上的體驗。您引用了長篇的英文原文, 有些還用帶顏色的熒光筆標識, 讓讀者感覺是在讀妳妳的筆記

答 : 我的學習從未打算只做專業科學工作。在同壹周,我在《物理評論快報》(Physical Review Letters)上發表了有關所謂大麻現狀的主題文章。

問: 沒有人否認妳在物理方面的造詣 。

答: 事實上。我想創建壹個可以被公眾迅速吸收的文件。我沒有寫有關專業界大流行的研究。來自各行各業的眾多回應表明,我們已經成功。

問: 贏得掌聲不是那麽容易嗎?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可能不介意是否破壞了科學標準。

答 : 我也收到了科學界的很多積極反饋。最受歡迎的是醫學專業人士,包括診所主任和Covid 19個重癥監護室的負責人。甚至病毒學家也祝賀我。

問: 當壹個人復制自己的閱讀印象時,“研究”壹詞是否合適?

答: 研究是對調查對象的調查。還是您要指責我對冠狀病毒大流行的起源的研究?、

問:他們的研究僅限於比較閱讀。

答: 如果要指控,您將不得不否認整個歷史進行研究。它僅包括比較閱讀。

問: 通常,自然科學家與人文主義者具有不同的來源和真理概念。

答: 我同意妳對學科的期望。不過,“研究”仍然是我調查的適當表達。

🔗新聞來源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