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中共國教育氛圍與澳大利亞學校氛圍的不同

撰稿:般若

圖片來自網絡

如今,有許許多多的作者在形形色色的論壇上都發表有論中西方教育制度不同的文章,作者在這裡不敢以其淺陋的學識去評判出自別手的文章,但是作者想於他的經歷,知識來讓大家身臨其境地體會一下,這兩種不同的教育氛圍究竟有何不同。

本人曾在國內某一重點高中火箭班就讀過兩年,現在也正在澳大利亞八大之一就讀,本人在見識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教育方式下確實感觸良多。

我現在回憶我在牆內高中的兩年時,腦海裡面就浮現出從老師到同學的那一個個「愁雲慘霧」的臉,那緊縮的眉頭好像一輩子都沒舒展開來似的。老師組織班委會監視其他學生,班委會成員之間勾心鬥角,這種學校裡面的大氛圍往往已經決定了一些事。當男女同學情犢初開的時候,往往遭遇的卻是被定義為了「早戀」這種極其虛偽,極其共產式的名稱。哪有少男不鐘情,哪有少女不懷春?聖經中說道,世界上最偉大的是愛。愛分很多面,很多種。憑什麼中國的老師家長卻可以理所當然地指責學生之間的感情?老師與學生之間的關係甚至更加畸形,對於一些沒有師德的老師來講,甚至學生只是他們在受了領導氣之後的出氣筒,所以種種這些因素導致在牆內的學校中就沒有互相尊重,換位思考的氛圍。老師與同學談話,通常是以「你應該這樣做」開頭,以「你知道了嗎」結尾,如此 「說教」真的可以讓牆內師生之間成為朋友嗎?

轉而看澳大利亞的高中,本人曾在澳洲就讀過一年高三。本人清楚地記得,第一節英語課,那位老師沒有講任何課,她用笑臉和幽默的話語迎接這群對於新的學習生活憧憬而且對於未知的挑戰而有些許害怕的學生。於我本人而言,我和她是很好的朋友,她跟我分享在她澳大利亞的見聞,有趣的事情,她鼓勵的話語給我繼續提高我英語的動力,她沒有刻薄的語言,沒有不得體的話術,讓我這一個剛從牆內出來的學生,第一此體驗到了如此親密和諧,沒有任何壓力的師生關係。我的其他各個科任老師也都是這樣,他們會請我們喝咖啡,他們會為我們生活中的任何成績而感到自豪,他們會站在我們的角度,真真正正地為我們解決煩惱,為我們所高興的事情而為我們感到開心喜悅。當兩個學生戀愛了,澳大利亞的老師沒有阻止,沒有打罵,他們強調男女雙方的責任感,和充足的性知識.。老師們上課很有水平,是真實地讓學生融入課堂,讓學生展現自己的才能。我很感謝我剛來澳洲的這一年所遇到的這些老師,同學,朋友和種種經歷。    

之後我進入了大學,在這裡就不對澳大利亞人已經司空見慣的這種尊重關愛的事情贅述了。但是我在這裡還要提一件事,當我在上一門課的時候,我的一位導師他身高非常高,我又是坐在一個比較低的桌子前,在我問他問題的時候,他為了更好的與我溝通,他單膝跪了下來,和我共用一張桌子,為我非常耐心地解答問題。這件事讓我感觸良多,久久不能忘懷,你的導師可以為了幫助你解決問題而跪在地上,我覺得這件事可以解釋一切了。

郭叔所說的,中共的貧民,苦民,愚民,弱民之術,讓牆內的老師沒有那種真正的教學的心思,他們所受的洗腦教育,也讓他們不能與學生真正的成為朋友。學校就是這個牆內社會的縮影,當那些曾經進學校是一張白紙的學生初進這個社會的時候,其實他們就已經沾染到了共產黨的心霾,唯一解決這種循環往復的辦法,就是滅掉中共,拯救我們的年輕一代。

(此文章只代表我本人的觀點)

審核:MG3

編輯:MG3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