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九

撰稿:Maarago    審核:pv0 / Peace Wind

路德社自2/9/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嘉賓閆博士):川普彈劾案參議院通過不違憲投票;美國蓬佩澳以及白宮對中共聯合世衛的溯源報告紛紛否定意味著什麼?軍事科學院出版的教材揭露起開始探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這本書,而這本書可以說是中共關於基因武器的最權威的理論基礎,截止本稿發稿前路德社已經連續在2/10/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2/10/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拜登和習近平最快今晚通電話會勾兌哪些?繼續深入挖中共軍事科學院教材的內容揭示眾多真相(第三期);作了三期解讀,什麼是基因武器?到底哪些人參與了這本書的編纂,在這本書裡到底談了哪些關於基因武器的問題,本系列將根據路德社的解讀和《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書中的內容進行詳細解讀。

以下為《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第九部分也是本系列的終結篇,這一部分內容對應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第五章、第六章和第七章的內容,對於在這幾章中所論及專業性內容因筆者的非專業背景難以置評,因此僅對這三章中涉及到的關於中共生化武器方面的內容進行一一解讀,下面我們逐一列明。

一、關於SARS病原體全基因序列發佈時間

據電子版153頁印刷版135頁:

[2002年11月在我國廣東佛山市首次出現一種罕見的肺炎,隨後在廣東河源、中山、深圳、順德等地相繼有類似病例發生。2003年2月下旬,世界衛生組織(WHO)義大利籍傳染病專家Carlo Urbani博士,首先意識到這是一種新發傳染病,並向WHO發出疫情報告。隨後2周,香港、加拿大和新加坡多地出現疫情並迅速流行。2003年3月12日WHO將該病命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2003年4月12-16日,加拿大、美國、中國香港、中國大陸先後公佈了SARS病原體(病毒株分別為:Tro2,Urbani,HKU-39849,CUHK-W1,BJ01)全基因序列。2003年4月16日,WHO正式將SARS的病原體命名為SARS冠狀病毒(SARS coronavirus,SARS-CoV)。為紀念以身殉職的Urbani博士,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將該中心分享株命名為Urbani株。]

關於中共大陸提供的SARS病毒基因序列有著太多生化戰爭的意味,因為在SARS爆發之初中共的目前已知的知名生物戰專家就紛紛登場,關於這一點在2003年的SARS病毒株的探究已經讓中共軍方的病毒專家悉數登場了一文中作了詳細探究,在此不再贅述。

二、關於SARS在傳染病流行病學史上的罕見性

目前並未找到非典病毒的直接祖先也未找到貯存宿主、非典流行三環節呈現出的人類傳染病流行史上的特殊性、非典流行過程與其他傳染病完全反常、非典病毒的逆向進化等內容與詳解三的論點、論據相似,加之筆者並非業內人士,因此對於第五章的相似內容不再羅列,但我們要強調一下在詳解三裡對非典病毒的定性——過客型人制人病毒,由此引出第五章的結論之——SARS-CoV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消失之主要原因:

據電子版167頁印刷版149頁:

[①SARS-CoV是一個過客病毒(passenger virus).②SARS-CoV在SARS全球人群內流行期間存在“逆向進化“。③SARS-CoV的“逆向進化”是導致SARS-CoV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消失的直接原因。④人群流行期間,SARS-CoV發生的“逆向進化“是其”非自然起源“的外在表現;換言之,SARS-CoV “非自然起源”是本質,而其發生的“逆向進化“僅是在人群流行期間以分子進化形式反映出的。這又可看作為在流行病學-分子進化領域,以“透過現象看本質”之哲學理論揭示事物真相的一實例。]

三、中共對待敵方生物戰的基本原則

[鑒別傳染病的流行病學分佈是否符合該病的自然史,是區分傳染病的自然流行和非自然流行,也即區分是生化武器抑或自然界病原體致人或動物群體流行之主要學術策略。](據電子版169頁印刷版151頁)。

關於這一基本原則的確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也就是說如果中共國境內發生了外源性的非自然流行疾病,則可以當然視之為中共受到了生物戰攻擊,反觀自中共冠狀病毒自2019年12月底爆發並肆虐全球至今,全世界目前仍處於爭論中共冠狀病毒的到底是自然起源還是實驗室洩漏或有意釋放,在這一點上可以看出文在中共流氓集團對全世界發起的不宣而戰的、非常規的、有別于傳統定義的生物戰面前,文明世界在應對理念上的落後所帶來的貽誤戰機,也就是說在文明與邪惡的終極之戰中、在文明世界以文明方式應對邪惡世界的邪惡時,因文明方式的講究倫理、遵循國際法而付出巨大代價,這一點非常令人深思,雖然正義終將戰勝邪惡,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所付出的代價至為慘痛。

四、中共國非典實驗室感染流行分佈的奇特表現,反證了SARS-CoV的“逆向進化”和非自然起源

據電子版175頁印刷版157頁:[2004年3月25日至4月末,我國突然發生一起實驗室感染,在北京和安徽共確診9例SARS患者,死亡1例。………然而,此實驗室感染的流行分佈之奇特表現,並非偶然;正暴露了SARS-CoV在流行過程中經歷的曲折進化過程:由於其非自然起源,來勢兇猛,但因不適應于人群,僅能以“逆向進化”應對,毒力和傳播力迅即下降,故2003年12月至2004年1月廣州爆發時已無續發病例。然後,此種“逆向進化”唯發生在人群中流行的SARS-CoV株;而貯存於實驗室之2003年上半年流行株仍維持著原有的毒力和傳播力,故實驗室感染雖發生于廣州爆發之後的2004年3-4月,但仍呈現2002-2003年流行之猛烈狀態。由此,有力地佐證或反擊了SARS-CoV之“逆向進化”和非自然起源。]

以實驗室感染病例可佐證SARS-CoV之“逆向進化”和非自然起源,反觀2019年的中共冠狀病毒零號感染者的黃豔玲除了其導師危宏平闢謠、蝙蝠俠科學女巫石正麗的闢謠、所謂黃豔玲的工作單位邁克生物相關負責人回應:公司有叫“黃燕玲”的員工,她最近壓力很大(2020-02-16 16:04)的闢謠之外,黃豔玲本人至今未露出本人真面目,而這一點也在班農戰斗室對比爾·格茲先生訪談中提及,相關細節見於中共開動媒體闢謠的CCP冠狀病毒的零號病人黃燕玲到底在哪裡,在此不再贅述。但武漢病毒實驗室的危巨集平與石正麗的反常闢謠和廣受質疑的黃燕玲至今未見其人、未聞其聲,這些反常更難以掩蓋對本次自2019年年底爆發的中共冠狀病毒的非自然起源本質。撇開其他方面不談,中共如果想要解除公眾對黃燕玲的質疑,只需讓黃燕玲本人出來面對公眾澄清即可,但是直至今日,黃燕玲依然止步於紙面上所謂本人闢謠。

五、關於非典病毒的逆向進化及其非自然起源

第七章提到的冠狀病毒主要由S、M、E、N四種蛋白以及其中的rep基因和ORFla、ORFlb、ORF8等專業詞語,在路德社的節目中均依稀聽到類似語彙,對於爆料革命的戰友們來說,四年來的跟隨是一個長知識和愈發覺醒的階段,雖然每一個人已經耳濡目染對於中共冠狀病毒都略知一二,但是對專業問題還是由專業人員來解讀。在此我們需要明確的是,這本成書於2015年3月11日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在五年前已經詳細描述了冠狀病毒的結構,意味著在當時中共對於以冠狀病毒作為基因武器的科學研究已經獨步天下,再從這本書的編者和作者的軍方武器專家背景來看,中共對於冠狀病毒的研究並非出於治病救人之目的,而由於路德社的公開揭露而讓《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進入公眾視野之下,如何以這塊它山之石對當下肆虐的中共冠狀病毒進行專業解讀應該更是迫在眉睫的要務。

六、關於SARS-CoV非自然起源結論的里程碑意義

據電子版197頁、198頁印刷版179頁、180頁:[需要特別強調,SARS-CoV的逆向進化和以往提及其他生物的逆向進化方式均有明顯差異,了即其逆向進化方式可能在地球生物進化史上尚未見過。筆者歸納,其主要特點如下。1、SARS-CoV的進化,並非完全在自然界和人類中自然發生。2、病毒壽命(也可為進化歷程)之短,在同類病毒或病毒界甚至更大範圍內的生物領域可能絕無僅有。3、其毒力和傳播力變異相當懸殊,強時致病8098例,致死774例;弱是僅在1城市致病4例,無續發。且兩者時間間隔半年多,為生物界傳染病進化史之一瞬間。究其緣由,不言而喻,因為SARS-CoV為非自然起源,是人為所致;由此可見,SARS-CoV出現之本身,在人類微生物學、傳染病學和流行病學,甚至生物學發展史上具里程碑意義:這是地球上第一個非自然起源(經基因改造和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製成的人工品)的生物新品種!我們首次探究到這類生物新品種產生並進入自然界和人類後所經歷的進化和逆向進化之歷程!其後果可能將遠遠超出一種新發傳染病所帶來的影響,而對生物學、醫學、生態學等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甚至國際其他領域產生巨大衝擊!]

對於這一點我們一定要問一個問題,既然中共的病毒專家已經對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和屬於人制人新品種病毒定位進行了準確描述,那為什麼中共不對這起發生在中共國境內的生化武器襲擊進行追查呢?在世界都在盯著目前正在肆虐的中共病毒之際,我們一定不要忘了2003年的那場肆虐全球的SARS其背後的元兇正是今天這場基因武器戰爭的罪魁禍手——中國共產黨!對於這一點,讓我們重溫2020年2月19日文貴先生參加班農先生的作戰室第20期直播中的內容:

【班農先生:她(陳薇少將)是整個中國生化武器的創造者和專家?

郭文貴先生:是的,這就是為什麼在2003年她解決了中國的SARS

班農先生:她幫助解決了中國的SARS問題。】

七、關於SARS-CoV逆向進化和消失之原因

據電子版198頁、199頁印刷版180頁、181頁:[3.SARS-CoV逆向進化和消失之原因:由以上許多證據可見,SARS-CoV在傳入人和果子狸等動物後,即不斷受到強大的“逆向進化”之壓力。主要原因為如下:(1)SARS-CoV產生後未經歷或全部完成近緣宿主群體的適應性試驗:筆者可以在此做出這種判斷。因為多位元學證實SARS-CoV產生離祖先病毒株僅4年多時間,故從目前流行病學、系統發育學和生物技術理論推測,SARS-CoV產生後,不可能在進入人群前在人類親緣關係很近的動物群體內做流行試驗或完成此類試驗,故人類必然是其非常不適應的新宿主。……若高度概括,可用一句話點明SARS-CoV逆向進化的原因:此病毒完全不適應於人類!而為何“SARS-CoV完全不適應於人類”?在流行病學上之唯一答案:因SARS-CoV為非自然起源,即其不是在自然界由自然進化而產生。]

對於這一點,在119之後我們一起跟隨路德社在閆麗夢博士以及博士軍團們的帶領下學習補充病毒知識,我們看到了“石正麗”們自2003年SARS以後的種種關於冠狀病毒功能性實驗以及論文,我們看到了“石正麗”們自2003年SARS以後的種種對於改變冠狀病毒受體結合域以增強冠狀病毒對人類的親和力的實驗和論文,我們從“石正麗”們自2003年SARS以後的種種病毒改造過程中瞭解了什麼是福林酶切位點,我們都從不專業的小白鼠變成了一知半解的小白鼠,而在2019年肆虐至今的中共病毒裡,全人類都被看不見的危險所籠罩,在這一次的大流行中,病毒至今沒有絲毫減弱的跡象。

結束語:我們要知道每個人都是有使命的,對於石正麗們來說他們以殺人為使命、以作中共的殺人利器為使命,而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在我們選擇加入爆料革命的那一刻,如何探求真相,如何讓作惡者終究逃不脫正義審判,如何讓自2019年以來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的真凶早日伏法依然任重道遠。

雖然由於專業背景的限制對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解讀或挂一漏萬或失之偏頗或離題萬里,但是既然科學界已經淪陷、既然政客們已經跪倒在中共腳下、既然媒體已經幾乎被中共控制,我們每個人如果不抗爭、我們每個人不去發聲,那我們全類都將成為黑暗的一部分,基於此,對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解讀中的疏漏之處,敬請指正,但是這並不是結束,因為對於專業部分來說,對於以毒滅共來說,更多的科學家們正在與閆麗夢博士一起共同推進以毒滅共,爆料革命也正在打通兩界,滅共已經無人可擋,讓我們共同見證中共接受正義審判的終極時刻。

續上篇——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一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二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三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四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五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六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七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八

*******全文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發布:法國巴黎七星農場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