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為什麼中共不代表中國人(3)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 霍比特人

上次我們說到中國是由中共控制的“黨國”,而不是由議會和政府管理的正常國家。這是明文寫在中共國的憲法裡的。

CCP is not equal to Chinese

儘管中共國的所謂議會的選舉只是作秀,可是畢竟還有個形式上的選舉存在。而說到中國的實際統治者,中共,就連一個作秀的假選舉都不存在。

中共黨員和黨內乾部是提拔制,而不是選舉制。
這有點像選秀,選手是由評委選拔的,而不是觀眾投票選出的,即使是作秀的選舉也不存在。每隔一到兩年,一個黨支部書記通常會觀察尋找“合適”的人。他會把他看中的人叫來進行談心,最後就會發展一到兩個新黨員。那麼,什麼樣的人是“合適”的呢?據我的觀察,合適的人必須符合三個標準:能幹,聰明和忠誠。

能幹是很容易理解的。那麼聰明是什麼意思呢?是不是指技術好,職業能力強?從一定程度上講這當然也算是聰明的一部分,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在中共國,一個聰明的人知道他不能公開地、認真地反對共產黨政府。你可以在私下里,開玩笑地挖苦黨和政府,抱怨房子太小,物價太高,分配不均,接送孩子路太遠,工資太低等。甚至支部書記本人也會加入你的討論,和你一起抱怨種種工作生活學習各方面的不滿意,但是不管是你還是書記,都不會在公開場合,在會議上當真把這些事情說出來,所以你和書記在中共國都算得上是聰明人。這樣的聰明人,如果你很能幹的話,你甚至可能會在沒提出申請的情況下自動“被入黨”。例如著名的足球運動員郝海東先生,他根本就沒申請,突然就被告知他已經是黨員了,中共國就是這麼搞笑。我本人也是個政治上的不求上進者,直到進大學都還不是共青團員,同班同學中有個人已經是中共黨員,當然同時也是團支部書記,當他知道我不是團員的時候樂壞了,這下他這個團支書可是有件事情做了,於是他一個人動筆起草,包辦了包括申請書在內的所有文件,最後他跑到我們的寢室來大聲問“***入團了,大家還有什麼意見嗎?”我們寢室裡的人都開玩笑地高聲回答“我們不同意!”,他便高聲回答道:“都同意了是吧,好,通過啦!”我當時就躺在自己的床上,這可笑滑稽的一幕直到今天記憶猶新。

第三點,忠誠,是最最重要的一點。請不要誤會,它並非指對國家的忠誠,甚至也跟對黨的忠誠毫無關係。它指的是你對於介紹你入黨的人,通常也就是支書本人,要絕對忠誠。你從此就是他的人了。當然,支書自己也必須要對他的介紹人,他的領導忠誠,他的領導也必須對領導的領導忠誠……最後,這條線索也許會追溯到習近平,王岐山或者江澤民,這就叫派系。當然,在你剛入黨的時候你是無法知道自己屬於哪個派系的。從入黨開始,你就加入了某個派系,你必須對你所屬的這個派系忠誠,否則你休想晉升,就只能永遠做一個在底層做苦力的奴工頭。你的領導,領導的領導當然也必須對上級忠誠。

一旦發生黨內派系鬥爭,失敗的一方的所有人都會受到牽連,受損的程度要看具體情況。派系鬥爭是入黨之後永遠的主題,因此叛變也就是永遠的主題。你可以通過拍上級的馬屁為上級賣命而得到升遷,也可以通過把他出賣給政治對手而轉投其他陣營而獲得升遷。這在中共國叫作“站隊”。選邊站隊是永恆的主題,每當此時,所有的黨內乾部都會緊張得吃不下睡不著,因為這真的是非常殘酷的。

小結一下:黨員以及黨內乾部是被選拔的,而不是選舉產生的,為了發展自己的勢力,支部書記會觀察並選擇“合適”的人,然後通過談心來把他發展為新黨員,同時也是自己的新手下。

支部書記會很貼心坦誠地跟你聊入黨後的種種好處:更多升遷的機會,更多的工資,社會地位的上升,有機會得到更好的住房條件。黨支書不僅是你的領導,他還會試圖在你和他之間建立一種類似師徒或者父子的關係,試圖讓你把他當作師長,雖然這種努力通常都不會成功。這像不像黑幫?很像,對不對?

中共很聰明,他們知道他們需要大量人手來承擔海量的日常具體工作,因此絕大部分基層黨員都是因為吃苦耐勞,工作能力強而被選拔入黨的,除了少數雖然工作能力強但是卻公開有反黨言論的人(這些少數派通常會被排擠遭受打壓而度過苦難的一生)。這也就是我為什麼認為中共的基層黨員一般都是好人。所謂好人就是勤勞能幹,待人誠懇,有耐心,有人情味。要我說,他們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敢對中共的入黨勸說(某種程度上也是威脅)說“不”。這也不難理解,面對武裝到牙齒的中共,誰敢隨便說“不”呢,看看89六四的天安門。這些海量的基層黨員承擔著絕大部分繁雜的具體工作,直接和14億人民打交道,相對於他們的工作而言,他們的工資並不高。而當中共對人民進行壓迫的時候,這些基層黨員在一定程度上像橡皮墊層一樣起到了緩衝的作用。如果說中國人民是中共奴役的奴隸的話,這些基層黨員只是高級奴隸而已。

但是入黨只不過相當於選秀的“初選”,在初選過後,真正的權力的角逐才剛剛開始。初選時支部書記多少是比較主動的,而新黨員多少有點被動,但是一旦新人入了黨,支部書記就不著急了。現在他有了更多的人手,他可以更加從容地繼續他的貪污受賄、中飽私囊、少做多拿,而讓手下去承擔繁重的具體工作。我記得在1998年,國內最後一次福利分房截止前,我所在的工廠裡我認識的幾乎所有科級幹部都恬不知恥地給自己分了一套住房,這相當於免費給了自己一筆巨款(通常超過普通中國人一生的積蓄),這不是福利分房,這是搶劫。如果你對此忍氣吞聲,你就注定只能一輩子是個“苦力”黨員,就像我父母那樣。要是你不能忍受這樣的不公平待遇,那麼就只有一條出路:你自己“努力”成為一個科級幹部。

顯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淡泊名利抵制誘惑的。有些有雄心的人便也想獲得這種能用權力奪取他人財富的地位。於是,從普通黨員爬到科級(相當於軍隊裡的連級),然後再到處級(營級),局級(團級),副部級(師級),部級(軍級)等等,一直往上爬的權力之路就開始了。你將必須不斷出賣良知,變得越來越無恥,越來越邪惡。地位越高,人品越壞。為什麼呢?道理很簡單,你是被上級提拔的,而不是人民推選的,所以你只能拍上級的馬屁。吃苦耐勞逆來順受這是最基本的啦,你還必須要幫著領導貪污受賄,挪用公款,造假弄假文憑假職稱,給領導找女人找樂子,而所有這些都是花公款或者敲詐私企老闆的錢。我舉一些具體的事例吧。

受賄的一個典型套路是這樣的。某位領導要來視察一家公司了,你要幫他事先聯絡好,領導來的時候會一路罵,這個不好那個不好,被檢查的公司經理只管點頭認錯,等到有一個機會,比如領導要上廁所,經理便馬上跟進去給領導拎包,在領導方便的時候往空包(當然是空包啦)裡塞進一疊鈔票(經常是以十萬為單位)。等他們兩個從廁所出來,領導繼續罵,經理繼續點頭表示接受批評,一切都已經搞定了,而幫領導聯絡的你也就為領導立下了功勞。這類事情我親身經歷過N多次了,沒啥稀奇的。

除了錢,行賄的另一個形式就是性。我的一位朋友曾經親身經歷過,陪領導到地方黨委的一個秘密俱樂部去行樂。那是一個山中別墅,他們一行人走到玻璃大門口,我朋友看到門裡面站著全身赤裸的迎賓小姐熱情地給他們開門,然後當然,那裡有一堆裸體的女孩兒,領導們度過了愉快的一晚,而所有的費用都算作餐飲費。我可以誠實地告訴大家,所有性的消費基本上都是打在住宿費和餐飲費里面作為公款報銷的(花納稅人的錢),這也是官方酒店住宿費昂貴的原因之一。你將不得不經常想辦法給領導安排比他們的女兒甚至孫女還要小的女孩兒。至於說有的下屬甚至貢獻自己的妻子、女兒給領導以圖晉升,雖然我沒有親自見證,但是絕對相信這種情況是存在的。

行賄的方式實在是太多了。珠寶、豪車、房產、股份等等。但是賄賂畢竟只是關係到錢,並不關係到身家性命,而派系鬥爭就非同小可了,那可真不是鬧著玩的。我親眼見證了我的兄弟背著領導暗中串聯,每天打幾個小時的電話,最後把領導出賣了,自己爬上了一個台階,但是他為此付出了終身的代價,從此以後仕途處處受阻,再無出路。派系鬥爭真的是很可怕的。我在工廠工作的時候,一位長期在香港潛伏充當中共耳目的老黨員回來之後被提拔了,隨即就遇到了他的領導和另外一個領導之間的鬥爭,他長期在外,對廠裡情況不了解,弄不清這裡面的水深水淺,而又不敢貿然向別人去打探,那個焦慮啊,真是團團轉。一天他拉住我到他辦公室裡一邊抽煙一邊跟我聊天,實際上是倒苦水。他沒人說話,只能找我這個只知道埋頭技術的無黨無派不參與任何鬥爭的年紀輕輕的理工男發洩牢騷,真是可憐啊。

那麼,我們總結一下。中共發展了多達九千萬的基層黨員做苦力,為他們處理繁重複雜的日常工作,然後,在這個基礎上,真正的權力鬥爭才剛剛開始。所有野心勃勃的人都使出吃奶的氣力,出賣良知無惡不作地往上爬,位置越高,人越邪惡,同時也越狡猾。而處在權力頂端的江澤民、王岐山、孟建柱這些,就不必再多說了,文貴先生已經揭露得非常徹底了。這就是中共的權力結構,這不是黑幫是什麼?中共國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黑幫地盤,14億中國人民(包括九千萬基層黨員)是被他們武裝綁架的受害者,而掌握著軍隊拿著槍的中共權貴則是一群罪犯,是一個組織嚴密龐大的犯罪組織。那麼,罪犯怎麼可能代表受害者?這是何其荒唐,又是何其可悲啊!

而現在,在成功地綁架了全中國人民之後,他們的野心更加膨脹,開始要欺騙全世界控制全世界了。我們把這個話題留到下一次再討論吧。 (未完待續)

編輯/校對/發稿:天涯客, 審稿/合作者:Helen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