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新中國聯邦,一個被發明出來的國家

作者:光明;編輯/審核:雪梨

1月20號,喬治·拜登正式宣誓成為第46屆美國總統,標誌著2020年美國大選在法律程序上已塵埃落定。但2020年美國大選產生的蝴蝶效應才剛剛開始,這是世界上每一個誠實的人都會承認的一個事實。當然,在強權之下,事實可以被壓制和掩蓋,這樣的情形對於有著在極權國家生活經歷的人們來說是完全不陌生的。然而對於自踏上美洲大陸以來就一直有著自由傳統的美國人來說,當他們目睹大選舞弊,司法墮落,媒體造假,政客背叛這一切時,內心的憤怒和痛苦或許用什麼樣的詞句形容都不會過分。然而恰恰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美國這個國家的偉大。無論是像皮特·納瓦羅,斯蒂芬·班農先生這樣的先警覺的美國人,還是正在醒來的人們,當發現自己覺得天經地義的自由正在一點點消失時,就會毅然決然地站出來,捍衛自己一直所擁有的自由傳統。幾個月來,他們從未停止調查大選真相,前赴後繼地在社交媒體上傳播真相。毫不懷疑,在這世界上的每個角落都有人懷著與我同樣的情感,會想到只有和覺醒起來的美國人一起抗爭,這個世界上已漸微弱的自由之光才不至徹底熄滅。

幾個月來在社交媒體上看到的這一切,常讓我想起一位英國歷史學家托尼·朱特在生前的最後一本書裡說到美國時的一段話。大意是:美國是一個被發明出來的國家,是一大批人藉著自己的選擇所創造的國家。這些人描繪,定義,並且評判自己所創造的這個國家。但弔詭的是,這個被發明出來的國家,對於那些以此來作為身份認同的人民來說,反倒是一個更真實的國家。

托尼·朱特是英國人,在劍橋完成了歷史學博士學位,他人生的最後二十年左右是作為歷史教授在美國度過的。這期間他以一位歷史學者的身份積極參與到美國的公共生活中,這使他對美國這個國家有了一個獨特的觀察角度。今天我們從美國社交媒體的愛國者身上,還能夠清晰地辨識出他們與自己祖先懷著同樣的對美國的熱愛和認同。他們從不隱瞞自己的愛國精神,很多人甚至通過在自己的推特賬號標上三個金星來彰顯其愛國立場。最近常看到有關川普總統考慮建黨的議論,而“愛國黨”便是一個可能的名稱。從這些愛國者的推文中,你能感受到他們作為美國人的自豪感,對憲法的認同,而這恰恰是使他們能在這些烏云密布日子裡,不苟且不畏懼,不放棄追求真相的原因。我常想,如果美國最終走過了這一段最黑暗的日子,那麼歷史一定會銘記:正是這些普普通通的對自由公正抱持著樸素信念的美國人,在一個最為重要的歷史關頭拯救了美國,也拯救了人類文明。

美國這個被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們發明出來的國家,兩百多年來經歷了殖民,建國以及民主歷程,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關於這些我這一生還從未像今天這樣時常想起。而促使我最近常想到這些的,除了無時無刻不被“美國正處於危機中”這個事實牽動著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眼下我們的新中國聯邦。

我們的新中國聯邦也是一個被發明出來的國家,我們這些身處其中的人們,除了聯邦的天才的設計者郭先生之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這一生會有機會參與這一偉大的人類實驗。在這個歷史上最好的也是最壞的時代裡,成為新中國聯邦的公民是我們自己的選擇,使我們做出這樣選擇的,是我們內心有著某些共同的理念。爆料革命就是我們的“五月花”號,我們登上這條船的那一刻,就意味著選擇了一種不甘與抗爭的命運。在這漫漫路途中,有擔憂和懷疑,爭論和背叛,喜悅和憤怒,也有生命的消逝,但這就是我們的命運。無論我們未來還會經歷什麼,我相信我們一直在向著善的彼岸靠近。“善”,符合新中國聯邦憲法的精神,屬於正道主義。當我們衝破黑暗,最終看到從一個相對乾淨的世界裡投下的第一道光亮時,我們可以自豪地說,我們榮幸地見證了歷史。

每晚睡前,我都會為我們的新中國聯邦祈禱,為我們聯邦的設計者和開創者郭先生祈禱。郭先生是我們新中國聯邦人的榜樣,他讓我們看到了一個不完美的人類可以達到的最接近完美的境界。郭先生還是一面鏡子,他會讓人不斷地審視自己,並讓自己發自內心地希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願上帝保佑新中國聯邦,保佑偉大的美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 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週日至週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