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中共挑起西方社會種族矛盾目的何在?

作者/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設計組(Mr.Robot)

自美國川普政府將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民的暴行定為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後,中共就已經被死死地釘在了絞刑架上,於是垂死掙扎的中共不得不開動牆內和牆外的宣傳機器,意圖在種族滅絕問題上為自己爭得最後一口喘息之氣。

早在2020年的11月底,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就曾將澳大利亞士兵割喉阿富汗兒童的假圖片發佈在他的推特上,對澳大利亞進行歪曲事實的種族主義攻擊。2月23日,中共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社評又以《五眼聯盟已成白人至上主義軸心》為題,對澳大利亞等國家又再次發起了新一輪的“種族主義”攻擊,文中稱,加拿大以及英國、澳大利亞這三個五眼聯盟成員近期都有針對中共國的施壓行動,他們圍繞美國組成了種族主義色彩明顯的“黑幫行為共同體”。

種族主義一向是個敏感話題,而中共最擅長的就是在混亂中尋找機會,因此中共搞亂西方社會的重要戰略之一就是操弄和激化種族之間的矛盾,這也包含在中共“13579”的邪惡計劃之中。彷彿是在中宣部的一聲令下,伴隨著《環球時報》的鼓譟,2月23日同一天,澳洲廣播電台(ABC)和《紐約時報》也都發表了涉及種族主義話題的中文文章。

在澳廣ABC這篇題為《分析:麥奎爾、習近平和拜登折射的全球秩序轉變》的文章中,作者混亂地將中國人民在近代史中遭受到的屈辱和“黃種人”的種族互相關聯,並將一月份發生在美國國會大廈的騷亂稱為“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反擊”,錯誤地把目前中共給世界帶來的巨大災難歸咎於種族主義問題。文章中,作者對東西方的種族問題長篇大論,卻對中共在新疆大規模種族滅絕、搗毀清真寺、對藏人的鎮壓,以及對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壓制隻字不提,可見其明顯就是中共的大外宣和吹鼓手,露骨程度令人恥笑。

而《紐約時報》這篇題為《受傷的亞裔:黑白之外美國的種族暴力問題》的文章,甚至稱美國亞裔一直被白人主流文化用來羞辱和離間其它少數族裔群體,這種將亞裔和美國多個種族對立起來的險惡用心,令人覺得不寒而栗。

郭文貴先生近期解讀了一部印度電影《白虎》,並揭露了中共邪惡的“滅白計劃”,該部電影的核心就是渲染種族矛盾,煽動對白人的仇恨。而《環球時報》的社論、澳廣新聞和《紐約時報》的文章與這部電影《白虎》一樣,都是將西方社會的種族問題擴大化,屬於中共“滅白計劃”的一部分。實際上,西方文明國家系統性的種族歧視問題早就已經解決,以澳大利亞為例,華人孩子的幼兒園老師們一致鼓勵孩子們在家說中文,可見多元文化概念已經深入人心。而且在左派盛行的西方社會,少數族裔大多都得到了政策上的傾斜,絕大多數的白人們在談論到膚色和涉及種族時甚至都已經有了一種不自覺的自我過濾能力。

多年以來澳大利亞倡導多元文化,澳大利亞總理數次聲明感謝華人社區對澳洲的巨大貢獻。實際上,西方社會現存的種族矛盾問題,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由於歷史遺留下來的經濟因素所帶來的不良影響,其它更多的既有西方虛偽的政客們對民意的操控,也有無良媒體們的推波助瀾,但最多的則是中共這只看不見的黑手。

中共一向擅長利用人們的仇恨心理、通過激發人們的負面情緒來控制人們,從而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中共成立之初煽動農民“打土豪,分田地”,建政後發起“三反五反”、“反右”和“嚴打”等運動,正是通過這樣一次次的社會運動將人們之間的仇恨擴大化,從而達到對不同種群、不同階層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民的分化和控制。毛澤東更是利用文化大革命,依據人們的出身將其分為不同的階級,提倡“與人鬥,其樂無窮”,甚至孩子揭發父母,把階級鬥爭拔高到一種喪心病狂的地步。而目前中共在西方社會操控和煽動“種族主義”問題,利用“黑命貴”等暴力活動搞亂美國,和中共當年發起的階級鬥爭則是同樣的手段和目的。

自郭先生髮起爆料革命以來,西方社會已經越來越接受中共不等同於中國人的觀點,這正是中共的死穴。被綁架的14億中國人民是中共最大的籌碼,所以將中國人和中共分割是中共最懼怕的事情。中共在西方社會挑起種族主義的矛盾,不但有利於中共在牆內操控民意,更可怕的是中共還可以此讓海外華人在所謂的“白人至上主義”下人人自危,從而倒向中共。因此,識破中共的卑鄙伎倆,正確認識西方社會的種族問題,無論對西方人士還是海內外的華人來說,都具有無比重要的意義!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鏈接:

【1】

【2】

【3】

【4】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2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