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學會最新聲明:批準羥氯喹作為CCP病毒預防藥物(下)

翻譯/評論:Runaway

素材&審稿:Jenny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接(上)

時間就是壹切

拜登在他當選之後兩天,在輝瑞、Moderna和強生可以制造疫苗之後,宣布了對羥氯喹的使用許可。如果大型藥企、福奇博士(武漢實驗室和COVID-19疫苗的投資人)不反對使用它,那麽將少死多少美國人?

如果羥氯喹在去年春天被允許使用,就像澳大利亞、印度、西班牙、冰島和意大利等其它國家那樣,它的確曾在美國被廣泛使用。但是,和在藥房壹樣,醫生被相關機構禁止使用它作為處方藥。

羥氯喹、鋅和維生素D被認為是預防性的治療藥物,是指在癥狀最早的階段(如果之前沒有)進行的治療。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將維生素D和鋅作為壹種構建免疫系統的方法,從而使其增強抵抗流感、感冒、季節性疾病,以及COVID-19的能力。重點是建立免疫系統從而避免感染。預防總是比治療要簡單、有效。

COVID-19仍在美國各地肆虐

壹月份有超過8萬人死於COVID-19,自拜登上任以來這壹數字已超過10萬。很明顯,冠狀病毒仍然活躍且致命。(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拜登上任的第壹個月,預計10萬人死於冠狀病毒)

通過羥氯喹的方案來預防和治療COVID-19是可以產生顯著差異的,可以拯救成千上萬的生命, 可以避免更多的的人住院或使用呼吸機,甚至可以使數百萬人免於患上這種疾病。

羥氯喹成本低廉、易於制造,而且全國範圍內可以充足供應。 對於那些沒有其它選擇,也沒有其它治療方法的人,難以想象這樣隨處可得的藥物被禁止使用。

現有數據表明,越早服用,緩解就越迅速。

特朗普對羥氯喹的樂觀態度

當然,壹旦特朗普總統滿懷希望地談論了羥氯喹的可能性,許多媒體就以此為嘲笑目標,詆毀其有效性,無知和憤世嫉俗地毀滅其希望。媒體不是將註意力集中在該藥物的非常有前景的可能性上,而是對它嗤之以鼻,極力詆毀。

我們必須立即就使用羥氯喹、鋅和維生素D進行全國對話。如果羥氯喹在醫生的指導下有效,則可以挽救成千上萬人的生命。

評:

中共病毒已造成全球超過1億人感染、250萬人死亡。而罔顧成千上萬的生命,將壹款有效防治的藥物政治化,是當代最大的悲劇之壹。時間可以證明壹切,爆料革命壹年前對病毒大流行以及羥氯喹有效等預警已經逐壹得到了證實,顯現了無可辯駁的實力。

中共釋放病毒攻擊美國,不僅僅是危害生命,為的是徹底摧毀其引領世界的體制,讓世界臣服於他。如果美國的利益集團和左派們還熱衷於權力鬥爭和利益交換,那將是人類最大的災難。相信美國的有識之士會攜手爆料革命運動徹底根除人類最大的危害。

原文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