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數以上美軍家庭不願註射中共病毒疫苗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阿黎

圖片來源:medscape.com

據《自由人類》(Humans are Free)2月22日轉述《疫苗反應》報道稱, 2020年12月,非營利性軍事宣傳組織 “藍星家庭 “進行的壹項調查發現,53%的美國軍人家庭不想接種根據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授予的緊急使用授權(EUA)分發的實驗性中共病毒疫苗,其中近四分之三的人表示對開發過程或時間表不信任。

在駐紮在海外的部隊中,大部分人都拒絕註射中共病毒疫苗。根據五角大樓的說法,部署在海外的美軍和那些負責關鍵國家安全任務的部隊拒絕接種中共病毒疫苗。

約有32萬名軍人和文職人員已經接種了疫苗,使得國防部(DoD)可獲得的76.9萬劑疫苗中有大量未使用。五角大樓官員表示,只要中共病毒疫苗被FDA列為EUA,且未獲得完全許可,國防部不能強制要求服役人員接種該疫苗。空軍準將保羅-弗裏德裏希斯說,即使是那些負責操縱美國核武器的人員也拒絕接種該疫苗。

雖然軍方承認他們不能合法地要求任何人接受尚未被FDA批準的實驗性註射,但美國的壹些企業正試圖這樣做。

上個月威斯康星州的壹家養老院正在解雇拒絕接種實驗性mRNA 中共病毒疫苗的員工。後來這家養老院的政策面臨著反彈,據報道,壹名員工現在由律師代理,已發出了壹封終止信。信中指出,該養老院強制員工接種中共病毒疫苗,否則就被解雇的政策是 “非法且不可執行的”。強制接種疫苗的政策是在剝奪員工決定是否接受註射的法定保障權利。終止信要求養老院撤銷強制員工接種中共病毒疫苗的要求……如果不立即這樣做,將對養老院采取法律行動,罷免這壹非法要求。

正如終止信所指出的,授權緊急使用的同壹法律要求公眾 “可以選擇接受或拒絕使用該產品”。根據這封法律信件,法定的禁令包括在FDA和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指導和法規中。CDC免疫實踐咨詢委員會執行秘書曼迪-寇恩(Mandy Cohen)博士曾公開表示,根據緊急使用授權,”疫苗不允許強制使用”。信中表示,”兩種中共病毒疫苗的受種者和醫護人員的單子在第壹頁上寫道:’接受(中共病毒疫苗)是妳的選擇”。

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在12月批準了兩種疫苗的緊急使用授權–由輝瑞和莫德納公司生產。據說它們在預防中共病毒方面有95%的效果,但它們在很多方面都是實驗性的、未經許可的疫苗。它們還沒有得到FDA的完全批準。疫苗的長期效果和療效仍有很多未知數,但按照藥品審批標準,這些疫苗的開發速度非常快。

如果聯邦法律和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發布的聯邦指導方針規定這種強制性要求是非法的,那麼為什麼壹些雇主試圖將打針作為就業的強制性要求?

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EEOC)曾發布了壹份聲明,聲稱如果雇員拒絕接種疫苗,雇主有權將雇員排除在外,即解雇雇員和不雇傭拒絕接種疫苗的人。

同時,據《國家法律評論》報道,EEOC的指導意見強調,雇主應遵守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或其他聯邦、州和地方公共衛生機構的公共衛生指令。雇主在因強制接種疫苗政策而解雇某人之前,應該表現得極為謹慎。

威斯康星州的立法者已經提出了壹項法案,將禁止問題養老院的那種強制性疫苗接種政策。

梅麗爾-納斯博士,醫學博士,壹直是全國範圍內揭露海灣戰爭期間非FDA批準的炭疽疫苗強制接種時軍隊內部發生的大規模傷害的領導者,本周末她通過博客對這壹話題發表了看法。

1.目前在美國上市的兩種中共病毒疫苗是未經許可的實驗性產品。因此,不能被強制使用。

2.《紐倫堡法典》及後續法律保證了妳選擇是否成為實驗對象的權利。

3.這些疫苗還沒有得到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批準,所以它們是實驗性的。因此不能強迫妳接受它們。

4.這些疫苗是根據需要有限數據的緊急法律 “授權 “的。

5.強生公司的疫苗將在本周進行類似的授權,而不是許可證。壹旦獲得授權,它也將是壹個實驗性產品。

6.這些產品由FDA給予緊急使用授權(EUA),每個疫苗的臨床試驗都在進行中。

7.妳沒有看到聯邦政府,也沒有看到任何壹個州強制要求學童、醫護人員或其他任何人使用這些疫苗。這是因為政府知道,從法律上講,他們不能強行規定,不能把所有的公民都變成豚鼠:如果在法庭上受到挑戰,他們幾乎肯定會輸。

8.聯邦政府目前偷偷摸摸地把真實意圖躲藏在企業的裙帶關系後面。它的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發表的聲明,實質上是慫恿企業強制使用中共病毒疫苗,並表示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對這樣的強制要求沒有問題。

9.她和其他許多人認為,如果依照法律,雇主的強制要求將被認定為非法。德爾-比奇和他的法律附屬機構正在協助雇員對抗這種企圖的授權。

納斯博士還舉出她參與的軍用炭疽疫苗案例,說明聯邦法律不能強制接種疫苗。她說被告知軍方對中共病毒疫苗非常謹慎,如果士兵選擇接受疫苗,會簽署知情同意書,但許多人都拒絕了。

平民是否得到了關於這些疫苗的已知和未知的完整信息,並簽署同意書?

她指出,自從這些實驗性註射開始以來,過去幾個星期裏,據報道有數千人因這些註射而受傷和死亡。那些因嚴重的傷害而存活下來的人,卻找不到任何幫助來應對這些傷害。他們不能起訴輝瑞公司或莫德納公司,因為EUA保護他們不承擔任何責任,而且醫生完全沒有準備好(在許多情況下可能不願意)治療中共病毒疫苗帶來的傷害,所以受害者要自己花錢嘗試尋找幫助。

評:

由於政府的強力推動和主流媒體的持續宣傳洗腦,普通人對中共病毒疫苗趨之若鶩。但美軍家庭超過半數拒絕接種,這或許與海灣戰爭期間強制軍隊接種炭疽疫苗造成大規模傷害事件有關。目前市場上的兩種中共疫苗均屬試驗性,其風險或許可以參考炭疽疫苗,軍方人員和家屬也自然會聯想到炭疽疫苗,因此他們持謹慎態度。

美國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建議雇主強制員工接種疫苗,這種建議本身與法律相悖,是在慫恿企業違法。

疾控中心並沒有向大眾公布上市的兩種中共疫苗的全部數據,也沒有明確說明這兩種疫苗是試驗性的,它們只不過是疾控中心緊急法授權的疫苗。大眾在相信媒體宣傳的同時,也不乏有自我安慰和自我勸導的成分。

原文鏈接


校對 文錦
發稿 雲起時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