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學會最新聲明:批準羥氯喹作為CCP病毒預防藥物(上)

翻譯: Jony(8 Mile)

素材&审稿:Jenny

网络截图

《CDN》發布了壹篇題為《更新 – 羥氯喹現已被批準為COVID-19的預防治療方法》
 
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市: 隨著COVID -19流行病在紐約地區和整個加利福尼亞州大爆發,瘧疾藥物羥氯喹(HCQ)作為治療和阻止冠狀病毒感染的預防性措施,發揮了重要作用。當它與阿奇黴素共同使用時,在受感染的病人身上確實顯示出巨大的希望。
 
在那些依靠該藥物治療的國家中,有許多關於高危患者完全康復的記載。
 
引自《多國6200名醫生對COVID-19進行了具有統計學意義的大規模研究,他們發現的治療模式並置於大流行的背景中》:
 
治療和療效
 
在COVID-19治療者中,最常用的三種治療方法是:56%的鎮痛藥、41%的阿奇黴素和33%的羥氯喹。
 
羥氯喹在COVID-19治療者中的使用率在西班牙為72%,意大利為49%,巴西為41%,墨西哥為39%,法國為28%,美國為23%,德國為17%,加拿大為16%,英國為13%,日本為7%。
 
在15個備選方案中,羥基氯喹總體上被COVID-19治療者選為最有效的治療方法(占COVID-19治療者的37%)。
 
西班牙75%,意大利53%,中國44%,巴西43%,法國29%,美國23%,英國13%。
 
羥氯喹最常見的兩種治療方案是:
 
(38%)第1天每天兩次400毫克;然後每天400毫克,連續5天。
 
(26%)第1天每天兩次400毫克;然後每天兩次200毫克,連續四天。
 
在美國以外,羥氯喹同樣用於癥狀輕度至重度的確診患者,而在美國,羥氯喹最常用於高危確診患者。
 
在全球範圍內,19%的醫生為高危患者開具或見過羥氯喹作為預防性措施使用,8%的醫生為低危患者開具羥氯喹作預防性使用。”
 
 
當COVID-19首次出現時,在中國和韓國用羥氯喹與阿奇黴素進行的治療就廣泛有效。在法國的壹項研究中,服用該藥的21名患者在6天內全部治愈。
 
《結論》雖然這是壹項回顧性分析,但結果表明,對COVID-19患者進行早期診斷、早期隔離和早期治療,至少3天的羥氯喹加阿奇黴素可使患者的臨床療效明顯優於其他治療方法,病毒載量下降較快。在《法國馬賽3737例COVID-19患者接受羥氯喹/阿奇黴素和其他方案治療的結果: 壹項回顧性分析》壹文中,研究得出:
 
“雖然這是壹項回顧性分析,但結果表明,對COVID-19患者進行早期診斷、早期隔離和早期治療,至少使用3天的羥氯喹加阿奇黴素,比其他治療方法的臨床效果明顯更好,病毒載量下降更快。”
 
羥氯喹、維生素D和鋅的組合具有預防作用,可以阻止COVID-19病毒附著在健康細胞上,從而防止病毒在細胞中復制。然而,盡管羥氯喹作為抗瘧疾藥物,最近又用於治療狼瘡,已經安全使用了70多年,但美國醫學會AMA和其他機構都譴責HCQ的使用是無效和危險的。
 
然而,美國醫學會反對使用羥氯喹的聲明卻被推翻了。 在《美國醫學會撤銷之前反對給COVID-19患者開羥氯喹的聲明(更新)》壹文中,AMA的509號決議部分指出:
 
“決議,我們美國醫學會撤銷其與美國藥劑師協會和美國健康系統藥劑師協會的聯合聲明,並更新為壹份新的聯合聲明,通知患者正在進行進壹步的研究,以明確羥氯喹和聯合療法治療COVID-19的任何潛在益處(行動指令);並進壹步地
 
決議,我們美國醫學會通過發布最新聲明,澄清我們支持醫生在其最佳臨床判斷的情況下,能夠開出FDA批準的藥物進行標簽外使用,並特別提到使用羥氯喹和聯合療法治療最早階段的COVID-19(行動指令),從而讓醫生開出18種羥氯喹和聯合療法的患者放心;並進壹步指出
 
決議,我們美國醫學會采取必要的行動,要求當地藥店填寫由醫生開具的有效處方,並與AMA政策H-120.988 ‘患者獲得醫生開具的治療處方’ 中闡述的AMA原則保持壹致,包括與美國藥劑師協會和美國健康系統藥劑師協會合作。”

待續(下)……
 
 評論:自路德社於2020年1月19日首次向全球披露武漢爆發“致命高傳染高死亡率的新型肺炎”已經壹年多了,隨即路德社的墨博士夫婦推薦羥氯喹作為CCP病毒預防藥物,並且文貴先生和閆博士也自始至終不遺余力的推廣介紹這個廉價,而且目前為止是最有效的防CCP病毒的藥物。甚至川普總統也公開表示自己服用羥氯喹。然而歷時壹年,直到拜登政府上任,美國醫學會才千呼喚始出來否定了之前對羥氯喹的限制,背後是否有政治因素和目的,大家心知肚明。但也算是造福人類的巨大進步。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原文链接:

澳喜文章 https://gnews.org/zh-hans/author/aujenny/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