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應該為中共病毒在美國造成如今的災難而負責

新聞來源/作者:Buck Sexton《巴克·塞克斯頓秀》|發佈時間:2021年2月23日
翻譯/簡評:wenwu

圖片來源於推特

簡評:

2021年2月24日11點左右,巴克·塞克斯頓(Buck Sexton)在推特上發文,其大概內容如下:福奇需要離開白宮!這是我認為他必須被炒魷魚的理由。並附上了其個人脫口秀節目的新聞。出於自我求存的天性,美國也需要在本國內去追責這起災難,並試圖去尋找完全解決的辦法!

圖片來源於BBC,全球目前約有246萬人因新冠病毒死亡,其中五分之一髮生在美國

據2021年2月22日的BBC新聞報道,美國因中共病毒(covid-19)而死亡的人數在2月22日突破50萬。這也意味著在美國本土因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數已超過在兩次世界大戰與越戰中的死亡人數總和。其次,路德社(Lude Media)去年119是第一個出來爆料此病毒真相:中共不斷隱瞞武漢疫情確診人數;該病毒已經進化並具備人傳人、大爆發、強變異等特性;中共的財新胡舒立正在否認武漢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關聯性。由此,我們是有理由去懷疑個人權威,不能任由其泛濫來引導衆人去解決問題,並保證結果是出于真相的而不是來自“我有一個夢想”。

據美國川普時代的前白宮顧問納瓦羅在“班農戰鬥室”的表示,福奇是“拜登官僚機構中最危險的人”。另外,有美國人民的稅收支出流入到了中共政府的“武毒所”,也就是此次中共病毒的來源——武漢病毒研究所(WIV)。還值得關注的是,納瓦羅也在其推特上面發了推文,其大意爲:2020年1月在中共武漢爆發病毒後,前美國總統川普要宣布“旅行禁令”。福奇在這最緊要的時候卻出面否決,如果聽從他的權威,將導致超過目前數十萬的美國人死于這次中共病毒的災難。

可見,國家任由權威去引導是不切實際的,其本身違反了人的天性,更可能動搖到了美國的《憲法》。

原文翻譯:

觀點:誰對美國的中共病毒災難負責?

超過50萬人死亡是一個嚴峻的裏程碑。我們進入這場流行病一年了,很難看到月複一月的住院和死亡,而不覺得必須有更好的方法來應對這種情況。是否這是由于封鎖和口罩帶來的結果,人們不得不去想知道,更有針對性的保護方法會産生什麽效果。

本周早些時候。美國最有名的醫學界獨裁者福奇告訴美國廣播公司(ABC)的喬治·斯蒂芬諾波魯斯(George Stephanopolous),他爲美國抗擊中共病毒作的鬥爭給出最終結論:“我相信,如果你回顧曆史,我們做得比大多數其他國家都糟糕,我們是一個高度發達、富裕的國家。”

“很難回去對美國疫情的發展進行科學的追究。這很糟糕。”福奇補充說。

正如過去一年來一直密切關注福奇的人都知道,這種說法是其人經典的特征:僞善和具有欺騙性的。

讓我們從他最惱火的部分開始:“我們做得比大多數其他國家都糟糕。”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死亡率分析,美國的中共病毒死亡率約爲十萬分之152。毫無疑問,這很高。但來自英國(181)、意大利(158)和比利時(191)的數字也是如此。盡管封鎖代價高昂,但西班牙以144緊隨美國,墨西哥以143,法國126。

因此,根據“福奇數據”,美國對此的反應明顯低于任何規模相似的西方發達國家,這是不對稱的。我們與歐洲主要國家一致,其中一些國家實行了幾個月的極端封鎖。

但這一切是誰負責的?誰領導了美國應對中共病毒?美國圍繞中共病毒的說法中最大的持續謊言之一是前美國總統川普拒絕“聽取專家的意見”。這是政治化的曆史改寫。前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共病毒的控制比許多“專家”更好,也包括福奇。

永遠不要忘記是福奇在2020年3月8日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CBS News)上告訴美國人民,他當時疫情爆發之初:

“沒有理由戴著口罩四處走動。當你處于疫情爆發期間,戴口罩可能會讓人們感覺好一點,甚至可能擋住飛沫,但它沒有提供人們認爲的完美保護。而且,通常會産生意想不到的後果——人們不斷擺弄面具,不斷觸摸自己的臉。”

一年後,現在是福奇正在告訴大家,兩個口罩比一個口罩有效得多。你可能會想,是什麽對照組的科學研究在福奇帶來了這樣的啓示?他們在實驗室裏把口罩綁在人體模型上,並進行了一些計算。

爲什麽是福奇設法逃脫了一切指責?縱觀曆史,直到現在——如果戰場上的將軍主持災難,人們認爲他將通過解雇或辭職來對此負責。這是任何大型官僚機構的責任必須發揮作用的方式,盡管每個人都充分意識到,沒有人對戰爭中發生的一切負責。

安東尼·福奇無視這一規範。他在整個疫情期間的預測都是非常錯誤的。他的指導不斷變化,不是基于健康需求,而是政治需求。他爲要和教師工會一起重新開學才是重點。

自去年夏天以來,數據壓倒性地表明,兒童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非常低,傳播新冠病毒的可能性也遠低于成年人。沒有人對此提出異議。除此之外,全國各地的許多私立和教區學校都開學了,而且他們做得很好。從疫情爆發第一天起,數百萬“基本工人”——雜貨店店員、郵遞員、卡車司機——一直在工作。爲什麽老師如此特別?

這裏發生的事情很明顯。福奇不會明確表示支持學校現在開學,因爲民主黨人(是的,福奇是其中之一)不能跨越教師工會。他們需要政治力量和捐款。對于拜登政府來說,孩子們在學校封鎖中遭受重苦並不重要。

我們從福奇那裏看到的都不是令人驚訝的。他是終極官僚。但鑒于他已移交給整個國家的權力,也許我們也應該要求他對他自己承認是一場災難的政策負責?

問責意味著必須解雇福奇。但拜登驅逐其最喜歡的極權主義左翼教父的可能性爲零。

🔗原文鏈接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