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時評》重磅解讀《華爾街日報》刊登彭佩奧病毒來源文章,向全球推廣“病毒實驗室來源”和“當代基因武器”概念

直播視頻:

《路德時評》2021年2月23日晚間節目主要內容:

一、《華爾街日報》刊登彭佩奧病毒來源文章

2月23日,美國前國務卿彭佩奧及其秘書餘茂春共同撰寫一篇名為《中共國肆無忌憚的實驗室讓全世界處於風險之中》,文中寫道中共在短短十年中發現了2000種新病毒,卻疏忽實驗室安全問題,眾多跡象表明中共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文中列舉了具體例子,例如2018年美國國務院簡報就對武毒所的生物安全問題提出警告,簡報中預測ACE2受體可能作為未來疫情大爆發的關鍵點。武毒所生物安全主任袁志明曾指出中共國實驗室存在安全問題。中共國博主也曾揭露市面上出現銷售武毒所實驗動物的現象,石正麗曾經發表的文章證實她在從事蝙蝠病毒功能增強型研究。

武毒所是在法國的幫助下建立起來的,但是中共國此後就不允許法國科研人員在該實驗從事病毒研究。中共解放軍官員曾親口承認他們正從事生化武器研究工作,中共軍方2015年出版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這本書揭露出當代生物基因武器。中共病毒在國內爆發後,中共派陳薇少將接管了武毒所,習還發表講話強調要注意實驗室安全。疫情爆發初期,中共曾命令銷毀早期病毒樣品,隱藏關鍵數據,迫害傳播真相的醫生和記者,這都說明中共不希望世界知道病毒真相。中共國實驗室的魯莽行為讓世界付出了巨大代價,因此中共必須要向世界說出病毒真相。

圖片地址

路德社評論:

1、整篇文章開門見山說中共病毒就來自中共國實驗室,整體內容和路德社過去一年多時間裏宣傳的病毒真相幾乎一樣。整篇文章揭露出武毒所長期從事蝙蝠病毒研究,作者要讓武毒所成為輿論的焦點。WHO配合中共遮掩病毒來源真相,反而讓世界更多人站出來揭露病毒來源真相。

2、《華爾街日報》作為左派媒體能刊登右派人士彭佩奧和餘茂春指責中共的文章,這是極罕見的現象。一方面該報大量廣告商來自中共國,這將影響其營業收益,另一方面,閆博士去年接受FOX四小時的採訪最後也只剪輯成13分鐘的視頻,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閆博士當時揭露的中共病毒真相完全超出FOX想像,所以FOX不敢播報。《華爾街日報》擁有大量的閱讀者,其中多為左派人士,拜登同為民主黨人士,如果拜登政府開始追查中共病毒來源真相,最終坐實中共病毒來自實驗室,民主黨就可以此作為左派政績,贏得更多選票支持。

3、本文提及解放軍官員曾在會議中承認他們正從事生化武器研究和2015年出版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一書,這就是在告訴中共,美國軍方已經知曉並閱讀這本書,已經瞭解中共對當代生物基因武器的研究非常深入。這篇文章首次將“當代基因武器”一詞帶進主流媒體,同時,美國軍情部門已經得知2019年秋天武毒所研究人員就出現非正常感染,武毒所長期和中共解放軍長期合作從事當代基因武器研究。

4、這篇文章非常確鑿地說出中共從事生化武器研究,同時提出當代基因武器這一概念,當代基因武器就是閆博士提出的超限生化武器,文章還提出中共病毒可能是實驗室洩露。現在就看中共如何回應,如果中共否認病毒因實驗室洩露而爆發,那就變相承認中共是有意釋放中共病毒。這篇文章只是彭佩奧和餘茂春的第一篇文章,他們還會繼續發文揭露中共病毒真相。彭佩奧和餘茂春都畢業於美國軍方院校,代表美國軍情部門,這篇文章也代表美國軍方向中共喊話。

5、這篇文章就是在傳遞幾個重要概念:中共軍方,生化武器,當代基因武器。只要通過媒體宣傳讓左派和右派人士意識到中共病毒與中共軍方有關聯,與生化武器和當代基因武器有關。這也是在給中共施壓,要求中共必須開放實驗室接受國際專家組調查。

二、德國物理學家Wiesendanger教授的論文在持續發酵

德國大報《每日鏡報》預約了漢堡大學另外一位進化學家Matthias Glaubrecht來寫文章“澄清”維森丹格 (Wiesendanger) 教授的觀點[2]。看似駁斥,其實是推進了這個話題的進一步發酵。

文章給大眾解釋了病毒的諸多蹊蹺之處,也說實驗室事故不太可能。那更合理的解釋是什麼呢?首先,文章的標題就很有意思,“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表明“病毒起源”必須是開放的討論。企圖以“陰謀論”為藉口打壓“實驗室起源說”可以洗洗睡了。WHO強壓“實驗室起源”觀點恰恰是輿論催化劑。文章提到自然起源說的“巨大缺陷”,提到石正麗扮演的角色,其推出RaTG13前前後後,其試圖以墨江礦工的故事勾畫自然起源的種種不合常理之處。尋找自然起源說依賴的中間宿主好比”麥垛裏尋針“。但SARS-CoV-2病毒卻是一個”奇異的嵌構體“:Furin酶切位點,結合高效的RBD。這不正得益於石正麗們從事的”功能增強“研究麼?文章這裏直接打臉Andersen那個狗屁文章了。以”預防新發疾病、提供防禦方案“為藉口的”功能增強研究“在此次大流行中扮演的角色,作者的暗示再明顯不過了,病毒的諸多變異可以睡夢中發生(”Schlummerphase“)。

到這一步,作者顯然有所忌憚,在文中說實驗室製造病毒暫時還沒有證據。

是時候把閆博士的報告發給他了!如果大家還擔心Wiesendanger的報告涉嫌帶風向,最後會找一個可憐的實驗員背鍋。那這位作者的觀點顯然就是進一步的推進了。P3,P4是兒戲麼,怎麼可能是意外洩漏呢?如果是洩露為什麼要掩蓋所有資訊呢?

路德社評論:

1、戰友們現在還需要繼續宣傳中共病毒真相,中共就是長期蓄謀的連環完美犯罪專家,閆博士關於中共病毒的分析都將被一一驗證,現在的中共病毒疫苗都是以病毒自然來源為依據研發的,最終將驗證這些疫苗對中共病毒無效。

2、中共病毒實驗室來源已經在歐洲的學術界、媒體界和宗教界引起轟動,今天開始在美國主流媒體引起廣泛討論。西方在病毒疫情真相上已經開始覺醒,並且採取行動向中共索要答案。

3、所有各語種表達能力強的戰友可以就彭佩奧的這篇文章進行深入解讀,探討以下幾個問題:中共為何要癡迷於病毒,為何要在10年間收集上千種病毒樣本,讓西方世界看清中共早已準備好完美犯罪學武器。其次,中共拒絕讓武毒所接受國際監督,中共為何要開發生化武器,何為當代基因武器。中共為何要銷毀最早的病毒樣本,禁止發佈關鍵數據。

4、希望所有戰友在各媒體平臺用各語種廣泛傳播,讓西方人瞭解中共的邪惡,瞭解中共病毒真相。只有全面瞭解中共完美犯罪學的完整邏輯才能找出其中的弱點,才能各個擊破。

點擊觀看往期《路德時評》節目總結文章

參考文章:

[1]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s-reckless-labs-put-the-world-at-risk-11614102828

[2]https://twitter.com/dezying/status/1364219335477243911

文章撰寫:【小蟲】  校對:【無花果】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