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扎克曾在疫情前討論實驗室改造基於蝙蝠的冠狀病毒

新聞來源:《每日傳訊新聞》| 作者:Andrew Kerr | 發佈時間:2021年1月21日

翻譯/簡評:新街口|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拱卒

簡評:

每日傳訊新聞在上次揭露了達扎克幫助武漢病毒實驗室獲得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資金撥款後,繼續深挖他是如何欺騙世界、幫助中共掩蓋病毒真相。

首先,在2019年12月,中共病毒爆發開始前,達扎克就在採訪中明確說出基於蝙蝠的冠狀病毒是可以被改造的,並且在2016年就已經和美國的實驗室開始合作進行這種病毒功能增強實驗。但病毒開始爆發後,在沒有做任何研究的前提下,就在知名的《柳葉刀》雜誌上發表文章說病毒來自實驗室是個陰謀論。

其次,在他與武漢病毒所的親密關係被揭露後,拒絕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要求,對武漢病毒所的項目進行第三方審查。

最後,他被安排進入世衛組織調查團到中共國考察病毒起源後,竟然無恥地說自己沒有接受過私人偵探的培訓。他的態度表明他根本就不想去找出病毒起源真相。那究竟是誰把這樣一個和中共有密切關係的、根本就無意去調查病毒起源的人安插進入調查小組的呢?我們相信真相遲早會和中共病毒的起源一起被公諸於世。

原文翻譯:

與武漢病毒實驗室有密切關係的美國科學家曾在冠狀病毒爆發前幾週討論了對基於蝙蝠的冠狀病毒改造

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博士在武漢發生COVID-19疫情幾週前拍攝的一次採訪中描述了改造基於蝙蝠的冠狀病毒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達扎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密切聯繫。據報導,他拒絕了國家衛生研究院要求他安排對該實驗室進行外部檢查。

達扎克在COVID-19大流行開始時精心策劃了一項聲明,譴責該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陰謀論”。

達扎克目前在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個小組中任職,目前正在調查中國當地的大流行病起源。

正在調查COVID-19大流行起源的世衛組織調查團中的一位美國醫生,曾經在病毒大爆發開始的前幾週討論了在實驗室中改造基於蝙蝠的冠狀病毒。

達扎克與中共國頂尖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人員有密切聯繫,還是將納稅人資金轉移到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關鍵人物,他在2019年12月9日拍攝的採訪中解釋過修改冠狀病毒是多麼容易。

“你可以在實驗室中輕鬆地修改它們,” 達扎克說,“S蛋白可以促使冠狀病毒發生很多改變。可以造成從動物傳染到人類的風險。因此,你可以獲得序列,從而構建蛋白質— —我們與北卡羅來納大學的Ralph Baric合作進行這種實驗——並且還進行了插入另一種病毒骨架的實驗室改造工作。”

目前尚不清楚播客採訪中達扎克描述的冠狀病毒改造在哪裡進行,這種改造也稱為功能增強研究。達扎克對多次的評論回復請求給以拒絕。

達扎克說,在實驗室中改造冠狀病毒是開發治療方法和疫苗,以應對未來潛在病毒爆發的有用工具,但一些病毒學家說,這種研究是在玩火。

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Richard Ebright對《紐約》雜誌說:“這項工作的唯一後果是在實驗室中創造了一種新的非自然風險。”

沒有證據表明北卡羅來納大學的Baric實驗室與COVID-19有關。然而,據ProPublica稱,在2016年這個高防護性實驗室曾經發生過重大的“未遂事件”,一名研究員被帶有實驗室製造的變種SARS冠狀病毒的老鼠咬傷。

Baric告訴《紐約》雜誌,他不能排除COVID-19是意外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的可能性。

“您可以排除實驗室洩露嗎?在這種情況下,答案可能不是。”Baric說。

達扎克還在播客採訪中說,他和他的團隊在對中國南部的蝙蝠進行了長達7年的研究之後,發現了“超過100種新的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

達扎克說:“我們甚至在雲南發現了對非典相關冠狀病毒有抗體的人,因為有人類已經接觸到了它。我們剛剛開始另一項為期5年的工作,以考察中國南部的人群,以了解溢出發生的頻率。”

石正麗

中共國研究人員石正麗(同事稱她為“蝙蝠女士”)在2017年初報導說,她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同事從位於雲南省的馬蹄蝠中發現了11種新的SARS相關的病毒株。雲南距武漢超過1000英里。(相關專題:冠狀病毒專家說該病毒可能從武漢實驗室漏出)

石正麗於3月告訴《科學美國人》雜誌,她因為擔心2019年12月首次爆發的COVID-19病毒可能是從武漢的實驗室洩漏出來的而失眠。

“我從沒想到過這種事情會在中國中部的武漢發生。”石正麗說。

據《紐約》雜誌稱,達扎克通過他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將資金從前總統奧巴馬的“預測”計劃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轉移到了石正麗的蝙蝠監視小組。

石正麗在2020年2月發表的一項研究中做出了貢獻,該項研究報告了COVID-19與從一隻雲南馬蹄蝠中檢測到的病毒株具有96.2%的同一性。

前川普總統政府的國務院在周五宣布,它已經獲得證據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有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在首例已知COVID-19病例確診之前患了流感樣症狀,這是有專家此前曾指出過的跡象,稱該證據表明病毒是無意中從武漢實驗室洩漏出來的。

達扎克是新冠疫情爆發之初,帶頭反駁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無意洩露新冠肺炎理論的關鍵人物。

在對COVID-19起源進行任何認真的研究之前,達扎克就精心策劃了2月在《柳葉刀》醫學雜誌上發表的一項聲明,譴責“陰謀論”,即表明該病毒不是自然起源。

達扎克的一位發言人周五對《華爾街日報》表示,他的聲明是為了保護中共國科學家。在疫情爆發期間,許多新聞媒體和事實核查機構引用了他的聲明,以審查不受歡迎的詢問。

“《柳葉刀》這封信是在中共國科學家受到死亡威脅的時候寫的,旨在表明對他們的支持,因為他們在試圖阻止疫情爆發的同時,也受到了來自互聯網上的騷擾。”達扎克的發言人告訴《華爾街日報》。

達扎克是世衛組織10人小組的成員,該小組於週四開始在中國實地調查新冠病毒的起源。

儘管達扎克先前曾反對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停止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直到他安排對實驗室進行外部第三方檢查,但他仍獲得了調查小組的職位。

根據《紐約》雜誌報導,達扎克說:“我沒有接受過私人偵探的培訓。”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