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23晚:華爾街日報刊登壹篇蓬佩澳和余茂春先生的重磅文章,暗示的很多情報信息和內容與閆博士報告相吻合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23/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華爾街日報刊登壹篇蓬佩澳和余茂春先生的重磅文章,暗示的很多情報信息和內容與閆博士報告相吻合;

 

視頻



文字

路德: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艾冠談,今天是2021年2月23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30。我們來看,這個今天華爾街日報啊,今天絕對壹篇重磅的啊,這個由蓬佩奧和余茂春壹起寫的壹篇文章,居然在華爾街日報這個左派大本營刊登出來了。裏面重點的談的其實各種方式啊,用這個明眼人壹看就知道啥意思,就是指控中共啊生物武器啊,但是它說是泄漏,這裏頭很多信息啊,信息量很多,我們待會壹壹給大家來解讀,來看到底裏面內容是怎麽寫的,華爾街日報這裏頭意味深遠。大家看到這個蓬佩奧是前國務卿,是CIA局長,有情報啊,邁爾斯余作為這個最重要的亞洲方面的顧問啊,對中共的顧問,這裏頭專門寫這篇文章。很多人如果看完以後可能覺得還不過癮啊,是不是?沒有直接指控,但是現在越來越近啊,我們待會說為什麽說越來越近,首先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博博士:好的,今天給大家今天消息不多,就給大家分享壹條啊,就是這個spicx今天進行了這個下壹代重載的這個starship的原型機,第10號原型機靜態點火實驗啊,就是剛剛、今天下午就大概半小時、壹小時以前剛剛發生的事情。然後如果這個靜態點火實驗的這個數據成功的話呢,sn10的這個測試飛行,最快可能在星期四進行,但是呢,如果有其他的這個變故的話,可能要稍微往後推壹點,所以我們可以看見Sn10的這個試飛也很快就要開始了啊,希望這次能夠壹切順利。好的路德我就分享這壹條。

路德:艾麗女士分享壹下。

艾麗:分享壹條消息,就是關於英國的,昨天的報紙報出來關於中共國已經收購了17家英國的私立學校啊,包括學院、包括學校這樣的這個壹個行動呢,這樣的話引起了英國的脫歐黨的主席的重視,然後呼籲整個英國要註意,因為這會影響到整個英國的法治、獨立和教育的這個系統。另外呢,英國的教育大臣也對此作出了壹個反應,就是說這樣壹定要警惕中共國在英國的這種收購,特別是在教育系統裏的收購,因為像剛才講到脫歐黨主席就是講到,說中共已經基本上接管了、秘密地慢慢地接管了全世界,那麽這個英國的教育大臣也提到這個問題,就是講我們的教育和我們的道德與正義是不可以被收買的,所以英國現在正在密切註意這件事情,就分享這壹條。

路德:冠博士分享壹下。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第壹個要說的是美國的佛羅裏達的共和黨籍參議員、聯邦參議員斯科特他周二的時候,說他剛剛跟川普總統通話討論2022年的中期選舉,他說這個他想要在2022年贏回國會,那麽談話的具體內容大概是討論川普總統是否可以在哪些方面給予幫助,然後川普總統自己可以作出決定是否願意這樣做。所以說現在這種情況呢,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內部的選舉、國會的選舉,這些人都要利用川普總統的民意,所以紛紛現在求助川普總統,所以這也是接下來川普總統重塑共和黨的壹個機會。第二件事情要說的是美國國土安全委員會、眾議院的國土安全委員會的首席共和黨人卡特科,那麽他致信拜登,說希望拜登抵制明年在北京舉行的冬奧會,因為說中共為所欲為,他在裏面就明確說的ccp這個詞,與美國和其他盟國的價值觀背道而馳。說如果美國參加了壹個公開進行種族滅絕行動的國家舉行奧運會,那麽絕對是對這種共同價值觀的破壞,而且給所有尋求公正的人們心中蒙上了陰影,他信裏還說總統先生這個證據很清楚,中共的事是有計劃的,系統性的在做壹個種族滅絕,並且操縱輿論掩蓋的這樣的壹種行為,所以說這個就是蓬佩奧先生119種族滅絕那張紙出來之後,現在壹個月多壹點點的時間在美國、加拿大等國家紛紛發酵。那麽接下來的中共是全世界過街的老鼠,所以說這個2022年冬奧會被抵制也體現了這背後現在這種用種族滅絕用病毒反共的這樣的壹種政治正確。第三件事情要說的是呢,現在這個由於兩會臨近,那麽媒體現在報道出來北京的壹種安檢是非常嚴格的,說現在是兩會用車必須通過37道安檢,那麽所有駕駛員必須通過嚴格的政治審查,而且全部要接種疫苗。那麽在2月25日到兩會結束的這種進京的郵寄快遞呢,也要進行二次安檢,所以這個就可以看到中共現在內鬥到了妳死我活的階段,在這種兩會容易出現這種政變或者政治變化的時候呢,是格外的緊張,所以中共現在內部的情況也是基本上壹點火就會爆炸的這樣壹種情況。

路德:好,我們來看啊這個華爾街日報,今天妳看2月23號,這個蓬佩奧和邁爾斯余就是余茂春先生啊這兩位,然後寫了壹篇重磅的關於中共的病毒來源的,應該是壹個系列中的第壹篇,這個是說中共國啊肆無忌憚的這個實驗使世界處於危險之中,他說北京癡迷於病毒,但沒有生物安全,我們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價。這個這壹篇啊,我們首先讓冠博士啊妳首先來解讀壹下,壹段壹段好嗎?

冠博士:那我就從這個前兩段開始說,第1段他這個首先標題上來就說,說中共的這種不負責任的實驗室啊,這種魯莽的實驗室讓世界都處於危險之中,上來文章的第1句就說了中國共產黨Chinese Communist Party,是對病毒非常癡迷的,那麽這個中共的科學家呢,現在已經這個發現了2000種新的病毒,這2000種新的病毒是在過去的十年多壹點點的時間內完成的。那麽實際上呢,如果說剩下的這個世界所有的實驗室要發現這麽多的病毒的話,大概要花200年的時間,這是上來就說的壹個內容。然後就說中共的這樣的壹個實驗室的安全是非常令人擔憂的,那麽現在這個很多很多證據都表明了,這個2019新的冠狀病毒是是從實驗室產生的,那說這個世界必須讓中國共產黨對於這種對世界生物安全的無視和不負責任的行為付出代價,這是第1段的內容。那麽第2段內容就具體的講到了這種現在美國的內部對於這件事情的擔憂,他說這個在美國這件對於這個生物安全的擔憂呢已經是兩黨的共識了,在這個時候還特別把拜登政府的話拿出來說,說拜登政府對於這種who的調查呢,是非常的擔憂的,因為中共對於這種實驗使得並沒有完全的開放,也並沒有完全透明的這樣的壹種行為,實際上是阻撓調查,所以他的意思是說在美國內部呢現在兩黨都不認可中共和WHO搞的這樣的壹種這個假調查病毒來自自然這樣的結論。好的路德這是前兩段內容。

路德:這個前兩段的內容壹看,這個博博士妳聽了啥感覺啊?看完以後啊。

博博士:是跟我們在節目裏面跟大家說的幾乎都是壹樣的,就是可見對於中共的這個在病毒方面的研究和處心積慮的在收集各種各樣的病毒這個事,是全世界是有目共睹的。因為中共所做的這些研究,這些paper這是逃不掉的啊,這是壹,第二就是說對who ,who所做的這場戲我們在節目裏面跟大家分析了很很多次了,分享了很多,這完完全全就是壹場政治秀啊。就是說由who來做演員,然後由這個中共在背後導演的壹場政治秀,所以說從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像那個余茂春和那個蓬佩奧國務卿的話,他們對於這個也是看得非常非常清楚,就從這個開頭的兩段開始。

路德:我們首先啊首先來深入解讀壹下,首先華爾街街日報能刊彭佩奧和余茂春先生的這篇文章,大家就知道啊,不壹樣的概念,壹般他們之前的東西不可能啊在左派大本營啊給他刊登出來。第二,這個華爾街日報啊,這個中共控制影響力極大的,因為中間有大量的廣告費啊給他們,所以能講這個病毒,就這第1段話說中國共產黨癡迷於病毒,說發現了近2000個病毒。關鍵啊第1段就是說這個冠狀病毒來自於實驗室,就這幾句話,華爾街日報敢刊登這就不得了了,是不是?妳要知道閆博士第1次在福克斯采訪4個小時,這些都全部都說過了,最後只卡了13分鐘,別的東西不敢放,為什麽不敢放?因為那個時候沒人敢接受這個信息,是不是?後來慢慢慢慢慢啊,妳看就像我們在去年1月23號這個法律基金會第1次跟班農先生說這是來自中國中共軍方,他都不敢相信,現在深入骨髓,妳告訴他他絕對第壹時間告訴妳,當專家壹樣,這絕對來自生物武器,是不是?那現在美國的左派很多人,特別是中間派、左派看華爾街的這些讀者需要壹個鋪墊,這個鋪墊,我看到的是、這絕對是蓬佩奧和余茂盛用這種文筆的方式壹點壹滴給它鋪墊,這個、妳知道這個華爾街日報提供這個場合給妳去做這個鋪墊就已經了不得了,這裏頭透露重要的信號啊,這個艾麗女士妳怎麽看?

艾麗:第壹,就是我很吃驚啊,就是這個文章非常的及時,應該講現在這個社會,因為中共壹直在挑逗,包括之前講到這個新疆的問題啊等等,都在美國這邊在用另外壹種方法,似乎要幫中共遮掩的壹種態勢,那麽在病毒這個問題上是絕對不可容忍的,我覺得這個時候刊登出來,也就是說在這個時候當川普總統沒有發聲,壹個月多月沒有發聲,在網絡上突然消失以後,大家看到這種空缺,妳所有的筆墨都攢足了力氣沒處可發,所以呢我覺得在這個時候事實或者病毒的真相就成為了壹個不得不關註的這樣的壹個問題。那現在我們也看到在英國的媒體上,之前CNN也報道過啊,就是講過這個壹些其他的包括病毒的來源,德國的德國的科學家的發酵,那麽今天我覺得在美國蓬佩奧先生寫出來這個,這個意義太非凡了。第壹就是說他卸任了國務卿之後多次上福克斯新聞接受瑪利亞的采訪,這只是其中壹個,但是今天能夠上華爾街日報,華爾街日報來講這篇文章,我覺得這就是壹個華爾街日報需要尋找回它的這個媒體的關註點,第二,蓬佩奧先生寫的這些內容,實在是和閆博士的報告很多都是非常非常吻合的可以講,因為他之前就掌握了大量的情報,以及余茂春先生都是在白宮裏應該接觸到這些情報的,所以我覺得他們今天只是寫出來了壹點點,寫出了壹部分,應該會有後續的文章和繼續的曝光,所以我覺得這是非常讓人驚喜的壹篇文章。

路德:這個大家知道我們要用什麽的眼光?要用就是作為壹個左派長期被華爾街日報之前這種洗腦的結果啊,怎麽看這個事情?冠博士妳再解讀後面怎麽看怎麽說。

冠博士:好的,這個我先說壹下,這個實際上華爾街日報它作為壹個左媒來說,那觀眾的都是這種之前很多都是支持民主黨的這樣的人,那麽他們在之前對於這病毒來自實驗室,基本上都是這種所謂的什麽陰謀論啊,這種壹看就不想看了這樣的壹種情況。特別是在之前確實是美國右派的偏右派的媒體報道這件事情比較多,而且之前是川普總統的這樣的壹個政府。但是現在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事情,病毒來自實驗室在華爾街日報刊登了,壹個是說民主黨現在掌握了它的這個政權,那如果說最後病毒是來自實驗室的話,民主黨追究的話,他可以把這個政績拿到,就不會落到川普總統的頭上。那麽另外壹個方面也可以看到這是背後這個利益集團對於病毒這件事情上的壹個共識,就是說絕對不能承認按照中共的方法去認定這個病毒是來自自然的,所以說這個現在也是壹個全美國的轉向,因為之前川普總統4年是右派右翼共和黨的人看明白了,那麽現在這個左派也開始慢慢這個看明白了,當然到最後壹定是和他們的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是壹致的。那麽接下來就是到了這個第3段和第4段,就是開始說壹些具體的這樣壹個例子,比如說2018年的時候美國國務院的這個簡報,那麽就對於武漢病毒所的生物安全問題提出了這樣的警告,那麽當時在這個簡報裏預測了這個ACE2的這個受體,是有可能作為這個人傳人大爆發,或者說未來人傳人大爆發的壹個關鍵的點。那第2個舉個例子就是袁誌明是武漢病毒所這個生物安全第4級的主任,那當時他說的話,對,這個p4實驗室的主任他自己說的話,就是說這種生物安全的實驗室呢是壹個雙刃劍,那它可以為人類的這個發展作出貢獻,但是也可以造成災難。那他就說出了壹些現在中共國生物實驗室的壹些事缺點和問題,那比如說壹些這個技術上的支持的不足啊,壹些這個專業的指導並沒有到位啊,還有就是說妳缺乏壹些這種操作標準和生物安全的要求去保證妳在做這些病毒感染動物的實驗等等,保證這個生物安全不出現問題。那麽接下來的這文章裏又說,中國的這個公眾實際上也註意到了問題,他提到了幾個博主的事情,他說之前幾個博主就在這個博客上提到武漢病毒所的這個病毒感染的動物被當做寵物來賣,那麽甚至壹些動物呢在這個市場上都出現過。那麽在武漢病病毒全面爆發之後呢,那麽有壹個博主呢當然他在這個之後就消失了,還要求和武漢病毒所的壹個研究人員去公開辯論這個實驗室的生物安全問題,那當然了武漢病毒所實驗室的人員並沒有接受這個辯論。這個我想起來當時是不是那個叫吳小華的和石正麗說要辯論這件事情?但他文章裏沒有具體說這個,我也不太記得了。那麽接下來他就說道,實際上這樣的壹種研究,那就說到石正麗的研究,那麽2015年在這武漢病毒所實驗室的研究,也就是他和那個Barry合發的那篇論文中,他明確說了他的這個團隊做了這種雜合的病毒,就是之前我們說的把蝙蝠病毒改的能感染人的這種病毒,這是舉了石正麗自己的例子。那麽2019年石正麗的壹篇文章也就是說這個中國的蝙蝠病毒,那這篇文章裏呢他們也寫到接下來非常有可能的這種像薩斯這種冠狀病毒的大爆發是從蝙蝠出來的,那麽很有可能也是在這個中國出現。在那個時候這文章裏寫到武漢病毒所已經有上千種蝙蝠的病毒樣品和這種實驗動物。

路德:好的,妳看啊,這個裏面他提到了幾點,就是這壹段很多人說好像他們是不是被帶偏了?還是怎麽的啊就是往這方面,就他寫的內容是不是帶偏了?博博士妳怎麽看啊?就在這壹段他寫的。

博博士:這壹段,剛才冠博士說的這壹段裏面,它都是壹些公開的信息啊,這些都是、並不是說是從情報啊或者什麽東西來,這些都是公開的信息,包括武毒所以前的這個主任的這個話啊,然後還包括了這個石正麗她自己以前做的這個研究以及現在、就是說在公眾所知的情況下,武毒所已經保有了上萬份的這個蝙蝠病毒的樣品和實驗動物,所以說這個文章是用現有的可以在各處實際查到的信息來說明武毒所他們現在做的、從事的這個東西是有多麽高的危險性,以及這個裏面的可能存在的由他們的語氣、妳自己的工作人員所說的可能存在的壹些危險和壹些對於安全的這個擔憂。在這個裏面我覺得它是這樣的壹個陳述方法,而且這個後面寫的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幾年以前開始,中國的公眾就已經對於這個武毒所的這個比方說動物被被賣出去啊,或者是安全性所造成的這個問題已經有了質疑,但是這些質疑後來在中國境內都不了了之啊,就說這些東西都是有據可查的這個公開信息。所以我覺得他們所用的信息就是這個陳述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

路德:艾麗妳怎麽看啊就是他這種鋪墊,很多人說怎麽為什麽啊,就是這個往什麽當作寵物出售啊這些東西,妳怎麽看啊?

艾麗:這個像剛才大家講的,它首先是壹個公開的信息啊,這些就是吳小華當時打擂臺嘛,公開和石正麗打擂臺,說他們那個武毒所曾經賣小白鼠,這個確實是當時在這壹天吵的很火,之後就馬上銷聲匿跡,不允許任何人挑戰這件事情了,對吧?就不了了之,這些人都去哪裏了都不知道了,再也沒有聲音了。那麽這些所有的信息包括他講到石正麗在2019年發表的這篇文章裏面也講到了,其實我覺得他就是用他自己的話,可以講過去曾經說過的做過的事情,來首先證明武毒所他們做的就是跟蝙蝠病毒相關的實驗,不管妳是泄露還是妳不小心的這個怎麽帶出去的,還是妳之前曾發生過妳賣妳的蝙蝠也好,妳曾經發生過實驗室的這個操作不規範等等這些事情,我覺得這都是壹個非常客觀的壹個討論,我覺得就是要把大家引入到武毒所這件事情上來。武毒所跟它有關,當然不只是武毒所,我們知道肯定還有很多其他相關的實驗室,但是現在我們就是要把武毒所的問題要提上我們討論的日程,讓它成為壹個輿論的壹個焦點,不管是泄露還是處於不安全,還是說妳就是故意在做,然後出於什麽目的泄露了我們先不討論,但是總之現在把武毒所放在壹個輿論的焦點上,來進行仔細的揭露他之前所泄露出來的各種信息,我覺得這都是壹個非常重要的,就是我們先把武毒所搞明白,因為它沒有對WHO開放它真正的原始的病毒數據。

路德:好,接下來啊,我們冠博士繼續。

冠博士:好的,接下來就說到這個實驗室武毒所本身的這個安全問題,他就說中共國並沒有讓國際的監督進入這個武漢病毒所,他說雖然這個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本身的物理的實驗室是在法國的幫助下建的,但是中國後來並沒有這個按照自己的承諾讓法國的科學家在裏面做研究。那麽當時是這個中共國自己很快就承認和通過了這個武漢病毒所,那認證的是武漢病毒所是它唯壹的壹個p4這樣的實驗室,那麽國家的壹切健康安全等等機構也都把它快速認證,並且讓它在裏面做世界上最危險病毒的這個研究。那麽中共國的這個科技部當時做了壹個安全和管理的調查,但是調查是針對中國的75個生物研究的實驗室,那這是在2016年,那麽它實際上武漢病毒是在這裏面、生物安全裏面連前20都排不到。那麽接下來他就講到中共解放軍實際上承認自己做生物武器的事情,這個是比較重磅的,他在2011年在中共國告訴壹個國際機構,就是生物啊這個武器安全在這樣的壹個review的會議當中,中共國自己的這個人說的,他自己的軍隊正在研究這個人造的病原體,包括這個基因改造,把這個改造病原,然後針對特定的人群的這樣的壹個遺傳標記,以及壹些讓病毒能更快的傳播的這樣的壹些技術,那這個是2011年中共自己說的,他們在發展這個生物武器。那麽接下來又壹個很重點的事情,他說2015年壹個中共解放軍的研究,實際上就是我們前兩天節目裏說的那本書,他說那本書裏說2003年的這個SARS冠狀病毒,那本書裏說是壹個現代的基因武器,現代基因武器呢是外國勢力放的,是針對中共國的這個當代基因武器,那麽同時在後面說在2021年的這個壹月,國務院確認了當時武漢病毒所在2019年秋天就有人很神秘的得病了,那麽武漢病毒所同時和中共的這個解放軍軍方壹起在秘密的做生物武器的研究,好的路德。

路德:這個博博士怎麽看啊?這裏面比較重磅的。

博博士:我覺得這個就非常有意思了啊,首先就是說解放軍自己承認過他們在制造這個人造生物制劑啊。這個是他們自己在公開的這個國際會議上面承認的,真是沒的說。第二就是說這個2015年的這個解放軍的這個study啊,就是我們說的那本書,這個就是薩斯的那個非典人傳人的那個病毒就在這個裏面,其實有很多的這個詳細信息。這個意思就是告訴中共啊,那本書我們已經看了啊,就是邁爾斯余和蓬佩奧國務卿這個意思就清晰的告訴中共,妳們那本書經過路德推薦啊,這個爆料革命的推薦我已經看了啊,學到很多東西獲益匪淺啊,然後連現代化的生物武器,當代生物武器都已經、當代基因武器啊這個詞都已經出來了,所以說這個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壹個點,就是說就是說給妳點壹下就可以了,知道妳怎麽沒事就可以,給妳點壹下,說這個我們也知道。然後就回到2021年的1月份的那個國務院出的那個那個報告,就是說在2019年的秋天的時候武漢武毒所就有人生病了對吧?這個我們都知道的,而且在那個時候武毒所就已經在執行這個秘密的生物武器的研究,而且是和中共軍方合作的,這後面這句話就是情報了啊,這後面這句話就很自然的聯系到情報部門啊,因為這個東西是非公開的。這個裏面就是說第壹妳們的那些書,妳們那些內部資料我們都看了啊,第二就是說妳們武漢是病毒實驗室內部的這個人員生病,這些消息我們也都知道,第三,妳們武毒所跟這個解放軍壹起合作制造這個生物武器這個事情,我們也都完全了解啊。所以就這壹小段啊,真正的中共境內的知情人看到了估計壹身冷汗啊,所以我覺得這段話其實非常非常重磅,其實這些東西整個這個意義,我們馬上再分析吧。

路德:好,妳看啊,他怎麽、這個英文單詞是當代基因武器,這個翻譯妳看,就是用他的是不是啊?就是用原先的這個翻譯,這啥意思啥概念是不是啊?(博博士:而且他用了引號就是說他引用的,引用的這個大家要知道,在寫文章的時候,如果妳完全引用別人的話,妳要打引號的)然後他這個作者是余茂春,余茂春是中國人,他看得懂這裏所有寫的東西啊,啥概念啊?點壹下,這個當代基因武器首次在媒體中提出來,這裏蓬佩奧啊是不是啊?專門寫文章,這啥概念啊?艾麗妳說說,就說我說的這段話,妳覺得啥概念。

艾麗:我覺得這篇文章就是非常的清楚的告訴對方,我們手裏、就是路德社之前講的翻出來這本書已經於茂春看過了,蓬佩奧看過了,知道這本書裏面怎麽講的現代武器,怎麽搞超限戰,所有的這壹切我只要點壹個書名大家就知道,而且完全是按照那本書的書名翻譯的,大家看到沒有?就是說這個蝙蝠的這個得冠狀病毒就是對人類的這個基因武器的整個的這個、就是上次我們講非典非自然起源嘛,就是把他變成人致人,就是把妳變成壹個看似像自然起源的這樣的壹個病毒。點到這本書其實就是告訴妳,我們對這件事情有所了解,我們已經知道妳們在幹什麽,其實我覺得這壹篇這個象征性意義太大了,而且加之之前的情報,加上他們現在的這個,我覺得這基本上就是要往下壹步推啊,真正的要震醒全美國人,這就是新的戰爭概念啊。就是在和平時代用這種基因武器來侵蝕妳,這裏邊書裏寫的很清楚。然後達到妳交易的目的,達到妳這個談判籌碼的手段的壹個目的,所以我覺得這壹篇講到這兒的時候,大家就知道這個爆料革命的力量有多大了啊,這個路德社的影響力和所有我們的閆博士也好,以及相關的翻譯人員也好,做的這些工作都是意義巨大。

路德:那本書啊,這個中間部分的翻譯已經給了閆博士啊,給了相關的這跟他們很緊密的人啊,這個當然節目他也看了,因為中文嘛,所以專門點壹下,這可以說是畫龍點睛之筆啊,就往這壹點啊,接下來那個冠博士後面的幾段壹次性說完,我們再深入的說整篇文章啊,整篇文章。

冠博士:好的,這個在後面就是又提到了武漢病毒所和習近平自己的講話,他說在病毒大爆發之後,壹個將軍去把武漢病毒所接管了,所以這裏應該就是指陳薇,那麽後面習近平的這個講話是在病毒大爆發第1次講話,實際上他就強調了這壹次我們應該在這次病毒中學到壹些生物安全的這樣的教訓啊等等,說在這個處理材料生物樣品的時候生物安全的這些問題,那麽這個習近平也提到了壹個新的這個生物安全法,那麽將是壹個國家安全的壹部分,所以習近平自己的話也提到這個問題。然後再接下來就說中共的這樣的壹種魯莽和不負責任的行為,已經讓世界付出太多的代價了,那麽說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的這種作為,使得這件事情將不是最後壹件這個悲劇,意思就是說類似的事情在接下來壹定還是會發生,因為中共當時在病毒爆發之後就命令銷毀病毒樣品,銷毀最早病人裏的病毒樣品啊,包括不把這個關鍵的數據公布出來,包括這個迫害壹些傳播真相的科學家醫生啊這個記者啊等等,那當然了,當時也是阻止了who的這個調查。那麽,這就說明了中共根本不想讓世界知道這個冠狀病毒的真相,和中共自己生物安全的問題。那接下來就說這個中共、中國政府必須把這個生物安全的系統公開,那麽糾正他的這些錯誤和保障這個全世界的生命的安全,他就說我們這所有人都有責任去確保中共在這件事情上就不能這麽算數了,所以這就是整篇文章最後以這樣壹句這個強硬的口氣來結尾的。

路德:好的,我們現在開始深入全篇啊,很多人說這裏頭怎麽還是往泄漏啊,對,這就是首先、它這是第1篇,壹定是我相信它是壹系列的。署名余茂春是吧,余茂春先生懂中文的,然後蓬佩奧,上面寫的是美國國務卿,曾經中央情報局局長,余茂春曾擔任中國重要主要政策和規劃顧問,他倆現在都是哈德森學院的研究員。文章很短,信息量啊對咱爆料革命聽路德社節目,很多經常聽,壹年多啊,這基本上很多東西似乎真真假假啊,是不是?我們肯定、咱們的觀眾是很容易辨別的這裏頭,妳看這第1篇文章中共怎麽回應?他說我這不是、我這絕對不是啊實驗室泄漏,不可能泄露,我告訴妳,那就歪打正著,就中共到底怎麽樣承認?首先,第壹這裏頭、這篇文章最重要的壹點,很確鑿的說中共在研發生物武器,第二,提出了當代基因武器這個概念,當代基因武器啊,很多人我相信肯定後面有壹系列的人去解讀,什麽叫當代基因武器啊,當然別人知道原來當代基因武器就是做成偽裝成自然的這個概念的時候,他們就明白了,其實當代基因武器就是超限基因武器,就是閆博士提出的,是吧?看那本書就很清楚,這可是啊美國的主流媒體第1次把這個東西給提出來了,當代基因武器這個概念。那這裏頭很確鑿的,第壹中共在開發生物武器,第二,現在又提出了壹個概念叫當代基因武器,告訴美國人,第三說可能是泄露,他說可能是泄露是不是?但是妳前提條件妳怎麽地、妳要說妳不是泄露,那後面妳這個謊怎麽圓啊?如果中共中了他這個坑,他說我絕對不是泄露,萬分之萬不可能泄露,那不是泄露那不就是那什麽,那不就是自己刻意的嗎?這就是完美犯罪裏頭的是不是啊?妳故意的嗎?所以啊,無論走哪條路中共它都死,它必死。現在總中共覺得啊這個否認泄露,它覺得這個絕對不是泄露,但是實際上又打開了另外壹個、因為這篇文章裏通篇確認了幾點,首先啊,他們發現2000種新病毒,讓別的地方要花200年,它短短10年就發現2000種新病毒,妳幹什麽?為什麽要發現這2000多新病毒?我們做節目說過的是不是?這種新病毒就是、我們做節目說就跟這個超限生物武器有關系、當代基因武器有關系,全世界別的國家200年啊,要花200年的才會發現2000種,就別的國家美國沒人吃多了沒事幹去搞這玩意,沒這個資金,不會有這筆錢讓妳去幹這玩意,中共天天在幹。然後妳這個實驗室是吧,專門造出來,造出來本來說和法國壹起搞,現在法國不讓進去,妳就全部封閉,變成妳自己單獨搞的。第三,這裏面就是說這個銷毀最早的患者所有的樣本統計數據,這個東西是確鑿的。雖然整篇文章啊,很多人說對中共似乎這個語言不夠犀利啊,不像中共的那種文革用語啊,是吧?好像還給中共政府留了壹個面子啊,或者是各方面覺得中共政府還是壹個合法政府那種感覺,好像不是壹個完美犯罪的犯罪的感覺啊,但是這是第1篇,妳們就把他這篇當做、相當於聽路德社節目2020年1月20號左右、1月30號左右,現在是還處在那個階段,給美國人還處在那個階段,博博士。

博博士:對,這篇東西讓我感到、大家壹定要知道,作為這個爆料革命的戰友和路德社聽眾來說的話,大家都是前排觀眾啊,大家都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啊,但是呢,大家知道這是華爾街時報啊,這個可是美國發行很大的壹個報紙,左派報紙。而且大家要知道很多的絕大多數的這個華爾街讀者都是不知道這是什麽東西的啊,所以說這個東西壹出來的話,肯定第壹會招致很多爭議,第二就是很多的興趣啊,這個裏面那就有意思了啊,大家壹定要知道這裏面為什麽有意思?就是說第壹,這個東西,就是說這篇文章已經說出了有非常多的證據,指明這是中共、來自中共實驗室,就是說這個自然學說妳就不要想了,肯定不是來自然,第二,就是說這篇文章還非常貼心的啊,非常貼心的就是給出了壹個泄漏的這樣的壹個臺階啊,看中共會不會下,但是中共已經自己把它也給堵上了,壹腳踢開是吧?咱們這個實驗室絕對不會泄露,那它怎麽出來的中共就自己想,這是第二。第三就是說這個當代基因武器這個詞兒的出來其實非常非常重要,為什麽?就是說這個東西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了很多很多次了,就是說這其實是壹個戰略性、戰略級的問題,而不是壹個戰術性的問題。大家不要忘了蓬佩奧國務卿背景是什麽?西點軍校啊,余茂春先生的背景是什麽?美國海軍學院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這是軍情的東西,大家壹定要知道這不是壹份簡簡單單的來自這個什麽關於病毒的壹篇小道消息的綜合,其實大家可以看壹看余茂生先生的履歷啊,美國海軍學院的,所以說這個裏面大家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這其實是美國的軍情部門,其實在向中共、中共怎麽說呢,就是說下最後通牒,意思就是說這個東西妳可以看到妳們的戰略、妳們的戰術。戰略就是我們從這個節目裏面跟大家分享的那個書裏面,已經給大家分享的很清楚了,怎麽樣用病毒作為生物武器,壹步壹步的在和平時期釋放,然後讓對方經濟崩潰,然後造成很多事,而且這個有識之士、這個熱愛和平的人、熱愛就是善良的人士,還找不到他的這個來源,對吧?所以說這是他們的戰略啊。但是戰術層面東西這裏面也已經分享了,就是說中共和這個軍方和武漢的這個病毒所在合作生武器,這裏面也已經講的非常非常清楚了。這個大家壹定要知道,這篇文章我個人覺得是壹種拋磚引磚啊,就是說這是第1個塊板磚,飛出來以後會陰得更多板磚飛出來啊,所以說這篇文章大家壹定要知道,這只是壹個開始,裏面的任何壹節都可以發展成為壹個整篇專訪。比方說什麽叫做當代基因武器?這整個就能寫壹篇啊,所以說我覺得如果是做成壹個系列的壹個訪談呢將會更加精彩啊。

路德:對,這個艾麗女士壹點壹點來啊。

艾麗:這篇文章的整體講的,剛才就是說到壹個很關鍵的點啊,因為中共現在要賭武漢這個病毒泄漏說啊,壹直在說這個病毒,包括這次who去了以後,說是不可能泄露,這麽多層層防護,這個其實就陷入了、真的掉坑裏了,因為大家知道,如果把這頭說死,這個病毒就是來自於實驗室,那麽這個病毒妳壹直在搞病毒研究,妳做的所有的事情跟現在妳做的這個病毒、正在流行的病毒如此的吻合,妳做了這麽多文章如此吻合,妳做了這麽多實驗然後如此吻合,然後大家說妳肯定是泄露的。妳就在另外壹條的審判的時候,就是調查的時候,就說這絕對不是泄露的,那麽好了,其實就反推了,反推到最後壹個選項,就是人工把它放出來的。那麽這個先不說怎麽放出來,總之已經是從妳那裏做研究,全世界的研究所,這個病毒研究所現在都已經知道了,科學界都已經知道了,情報和所有的都是妳自己放出來的,妳研究了2000多種冠狀病毒,那麽妳幹什麽用呢?妳做的研究骨架和現在病毒如此類似,就是來源於妳那裏,現在妳又說不是妳自己放出來的,所以這個接下來我們看,這個這個接下來我們看怎麽把它最後坐實是中共軍方做的,又是中共軍方放毒的啊,這個現在先先按下不說這件事情先我覺得就是已經很大的關註度了,然後呢在說到這個現在美國整個對這個病毒的這個事情,這篇文章裏透露出來的巨大的這個信息我覺得夠中共吃壹壺的,這個整個的這個,呃,這個中共的宣傳媒體宣傳機器,看他們怎麽在這些事實面前,看他們怎麽去遮掩自己的這種全面的軍方的報告,自己的教科書啊,包括他講到的之前這個班農先生就不要說了,超限戰的問題,現在是病毒超限病毒啊,超限的這個這個病毒武器以及基因研究中的所有的他寫的這些書,都完美的詮釋了這壹次病毒的所有的特征,所以這壹點用自己的矛攻自己的盾,我覺得他的這個現在就是著手於用中國來源於中國的信息來坐實這個東西就是中國的,我覺得這個思路是非常的非常的敏銳,另外加上他的情報,所以這壹點呢,我覺得是這個真正的是在左媒啊,在《華爾街日報》打出來,我覺得是對美國的民眾的這個喚醒力量非常大。路德。

路德:妳看啊這裏頭啊,大家要知道壹點,妳看他這個概念啊,就是傳遞的概念知道妳寫文章啊,寫文章,其實就是傳遞壹個概念,就像這個拍電影壹樣,妳永遠只記得啪幾個重要的畫面啊,比如說像那個對吧,《速度與激情》裏頭,就是妳會記得什麽畫面,就記得在那沙特,沙特阿聯酋還是迪拜的那個車從這個最高的從中間兩兩棟建築物中間穿,這就傳遞壹個概念,傳遞這個車從飛機上掉下來還可以開,這就是傳遞壹個重要的概念,記住啊,高手對決他都是傳遞概念,所以這裏頭傳遞軍方軍方軍方,每壹頁都是軍方軍方軍方,第1頁就是中共,中共,中共,第二軍方軍方軍方第三,生物武器生物武器,先把這個詞往那壹放,雖然我沒指妳,說白了,就相當於啊這個在人每個人在某個人臉上寫個這個,寫10個好人啊,寫10個壞人,我是壞人,但是我字寫到這裏,壞人寫在這裏,是寫到背後,這個不字寫到背後,是寫在這裏,是不是,妳看過去它是我是壞人,他說我沒寫我是壞人,他說我沒說妳是壞人,我還我說妳不是壞人,這個不放在後面去了,就他整篇文章生物武器生物武器是吧,當代基因武器,軍方軍方中共中共,雖然啊很多人看不懂,說白了普通老百姓哪看得懂這裏頭這啥東西啊,壹會爭議很大的,但是他永遠記住軍方,中共軍方就行了,生物武器就行了,管他什麽泄漏,不會有人去探討這到底是泄露還是是不是可能泄露,因為沒人關心著,這是這篇文章啊,他要傳遞的。當那個,壹旦他告訴,但這個就是這個病毒,跟軍方有關系,跟實驗室有關系啊,跟啊這壹系列他第1次提出當代基因武器,未來他第2篇文章可以把當代基因武器寫的更多,當有關系的時候很多人啪就去上網搜,第壹時間就閆博士報告,是不是,有些稍微有點頭腦的他就會搜,他就會腦子都在想哎到底有沒有可能會是泄漏,到底有沒有可能這個中共妳看正在搞這個當代基因武器,什麽叫當代級武器,這概念壹搜,這不就出來了嗎,這就是這篇文章重點啊,這個冠博士妳怎麽看?

冠博士:是的。這篇文章實際上就是在維持壹個輿論壓力,把這個概念壹直在這個左派和右派的民眾心中繼續鞏固,那麽這裏面實際上我們就講說他大概就說了這幾件事情,說妳這武漢病毒所,壹直這個石正麗等等人在做生物增強的實驗在做這種改造病毒,那這個中共軍方在做生物武器,武漢病毒所和中共軍方又是有這個合作的秘密做生物武器,那妳武漢病毒所的這個生物安全狀況又是非常差的,那每壹條我都是找的公開的證據,這還沒有用到情報的證據,我光公開的證據就可以把這些事實都用這壹條線來聯系起來,那我就我不說這個病毒是哪兒來,每壹個讀者自己判斷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來自實驗室的,那如果不是的話,那中共為什麽要隱瞞疫情?為什麽要讓陳薇接管?為什麽要這個藏數據?那麽為什麽習近平他在爆發之後還要說這生物安全問題等等的所有的信息起來,這個加起來任何壹個民眾他都會有這樣的壹個自我的判斷,那最後呢,把這個概念立起來的話,所以這個就是最好的傳播,因為現在的這樣的壹個情況是嗯這個《華爾街日報》它相當於是壹個這個主流媒體,那主流媒體背後反映的很多都是壹些這種利益集團的這種共識的利益。那特別《華爾街日報》它又是壹個這種偏左左派的壹個左媒,所以這篇文章能發,發到這兒這裏面就說明了這個是非常多的兩黨的這樣的壹個共識在裏面,那比如說在文章裏他也說了用拜登政府的話就告訴妳說這WHO的東西不可信,實際上這裏面都是在用這些兩黨壹致的東西在為民眾這個傳播真相,所以現在這情況習近平他是非常著急的,想推這個WHO的調查,把這個事情來自自然就抹過去,那現在呢,就算拜登想拖時間這裏面的這種輿論壓力,這篇文章帶來的這種輿論的熱度,輿論的壓力這種概念的持續的這樣的壹種傳播,就使得這個病毒真相這壹邊來自實驗室這邊壹直有壹股拉力拉著現在這個美國政府讓他永遠都不敢和中共去認這個來自實驗室的這樣壹件事情,而另外壹個方面來說呢,這裏面我他給的就是證據和事實,妳誰也沒法說這陰謀論,我沒下結論,我列的都是事實,那誰也沒法把它反駁,因為他這裏面的這種事實都是基於公開的,很多是中共自己人的這樣的證據,自己寫的話,那這個是無法反駁的,所以說最後呢,實際上無論如何這個結果是怎麽樣那他最後最起碼的壹個低目標可以壹直給中共這種壓力說妳要這個公開調查,就像之前這個厄1月20號之前班農先生在節目說的,就給妳72小時,如果妳不讓我進去調查,我就斷妳的美元,我就對妳實施制裁,所以說呢,這個壓力實際上從這壹篇文章中也可以看到它是壹個有這樣的壹個保持的壓力,隨時可以用72小時的這個抓手的這樣壹個情況,所以說那最後壹點最重要的就是把這個生化戰當代基因武器的這個概念,中共自己提出來的概念再度強化,那慢慢的讓美國人從這個戰略上也能這個慢慢理解中共到底在幹什麽,所以這是最後左和右都達成壹致了,那這件事情民意到位了,那利益集團的這個意思利益也到位了,那最後中共它壹定是跑不了的。好的,路德。

路德:對,妳看我們再看看,接下來還有這個德國大報《每日鏡報》預約了漢堡大學另外壹位進化學家啊,叫做什麽Glaubrecht來寫篇文章,澄清維森丹格(Wiesendanger)教授觀點,看似駁斥,其實是推進了這個話題的進壹步發酵,文章給大眾解釋了病毒的諸多蹊蹺之處,也說實驗室事故不太可能,那更合理解釋是什麽,妳看他說事故不可能,首先文章標題就很有意思,他說沒有什麽是不可能的,表明病毒起源必須是開放的討論,其中以陰謀論為借口打壓實驗室起源說可以洗洗睡了,WHO強壓實驗室觀點恰恰是輿論催化劑,文章提到自然起源說的巨大缺陷缺陷啊,提到石正麗扮演的角色,其推出RaTG13前前後後,其試圖以墨江礦工的故事勾畫出自然起源的種種不合常理之處。尋找自然起源說依賴的中間宿主,好比麥垛裏尋針,但SARS-CoV-2病毒是壹個奇異的嵌構體,福林酶切位點結合高效的RBD,這不正得益於石正麗們從事的功能增強研究嗎?文章這裏直接打臉安德森(Andersen)那個狗屁文章了,他說以預防新發疾病、提供防禦方案為借口的功能增強研究在此次大流行中扮演的角色,作者的暗示再明顯不過了,病毒的諸多變異可以睡夢中發生,到這壹步作者顯然有所忌憚,在文章文中說實驗室制造病毒暫時還沒有證據,是時候把閆博士報告發給他了,如果大家還擔心Wiesendanger的報告涉嫌帶風向,最後會找到壹個可憐的實驗員背鍋,那這位作者的觀點顯然是進壹步推進了。P3P4是兒戲嗎?怎麽可能是意外泄露了?如果是泄漏為什麽掩蓋所有信息,所以,所以大家積極傳播病毒真相,最後壹定往超限生物武器的方向推進,這就是啊,對中共說P3P4怎麽可能這麽容易泄露,是不是啊?所以這是關鍵點,但是這個概念什麽叫P3P4,現在很多人都不清楚,美國人誰知道什麽P3P4啊,是不是,所以這裏頭要做的事很多啊,要做的事很多,然後正因為中共是完美犯罪專家啊,並且是有預謀的啊,這種完美持續的完美犯罪專家,現在在只是我覺得他們只是第1步,後面還會有壹系列的更重要的,就是說啊,慢慢的驗證啊,如果不基於閆博士的這些報告,所做的任何的什麽疫苗,實驗都不會管用,因為妳根本就沒打到靶點,有啥用啊,最終這疫苗還是不管用,這壹變異就不解決,就馬上就不管用了,未來壹步步驗證,更重要的啊,提出了這個當代基因武器,這個余茂春啊先生以及蓬佩奧先生首次提出,這個很多人肯定會問他,就這壹段話肯定很多人會問什麽叫到當代基因武器啊,是不是,余茂春他是看中文的,他水平很高的中文,他就可以把這個解讀解讀在美國,至少現在共和黨這個層面都知道了這本書都知道了這本書裏傳遞的重要的信息,中共就在搞這玩意當代基因武器,什麽叫當代基因武器,未來我相信他們壹定會有人在解讀,這是最關鍵的啊,冠博士啊博博士。

博博士:是,這是真的是這篇文章真的是所有的很多東西都是都是從這兒開始啊,這是壹。還要講壹下,那個就是德國的這壹篇這個跟蹤報道。所以說可以見到就是說,德國的這個漢堡大學的那個教授,他所他所秉承的壹個觀點就是說,真理這個東西可以說是從這個事實特別長的時候是越辯越明的,就是說妳有只要有這個啊,就是材料只要妳有資料,只要妳有這些東西都可以拿出來分享,可以把這些東西給辨得非常非常的清楚,因為把這個病毒的來源搞清楚是戰勝這個病毒的必須的壹步,就是說我我們跟閆博士的這個討論裏面閆博士也多次說了,就是說如果中共不把這個病毒來源交出來的話,妳後續所做的很多的這個疫苗啊治療啊,這些東西都是徒勞無功的對吧,所以說這個裏面就是說德國這個文章,他也就提出了壹點,就是說要把這個病毒的來源作為壹個公開辯論公開公開談論的這樣的壹個可以做做公開辯論這樣的壹個話題來做,而且這正在也在往這個方面推進,而這樣的話就可以說,可以把中共就是說熱鍋上的螞蟻了,因為中共就壹直說想把這個病毒來源這個東西,把它給淡出公眾視野,用壹種官方的這個官宣口徑把這個蓋住,這樣就可以過去了,他最怕的就是說把這個東西來引述引起這個全球的這個新聞的這個這個焦點啊,然後所有的新聞機構和所有的調查人員都開始來挖啊,這就麻煩了啊,就說在這個裏面。但是這種情況我們發現啊,已經在形成,今天在華爾街時報的這篇文章,這個蓬佩奧國務卿和這個Miles Yu寫的這篇文章,也就是壹個把這個中共的這個生物武器和中共的這個當代基因武器的這個概念,把它給提出來供大家討論,供大家質詢,供大家深挖的這樣的壹個東西啊,所以說可見我們在節目裏面壹直跟大家壹起跟大家說的壹點就是說在這個選戰這件事情已經成為這個歷史這個新聞熱度淡下去了以後,後面的這個新聞熱點之壹啊,就是第壹就是這個病毒來源啊,這是壹,我們可以看到在德國已經開始爆發了,然後再嗯美國今天也已經開始進入主流媒體的這個主流討論啊,這是壹。討論就是說妳說妳的,我說我的很多人都都開始說,很多人可以開始問,然後很多人可以開始做進壹步的解釋啊,所以說我們的戰友們壹定要準備好啊,就是說因為我們的戰友對於當代當代基因武器這個概念是非常非常熟悉的啊,所以說英文好的戰友可以在各個的這個媒體上面轉這篇文章,然後同時解釋這是什麽東西啊,這個是非常非常有有必要的,而且是非常非常有用的,這樣的推廣這個概念的壹點,因為主流媒體已經開始報道了,所以說這個時候跟進是效果最好的時候,這是1啊。第二就是說,在另外壹點就是說,這個新疆的這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這個也在各個媒體已經開始全面開花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中共他現在是滅火,各個地方的滅火頭都從從這個裏面竄出來啊,各個地方都在滅火,所以說這個後面我們可以看到中共會更加強烈的四處出擊,更加強烈的各種反駁,各種狡辯,各種抵賴啊,所以我們可以看中共的表演啊。路德。

路德:所有咱們英文好的或者中文好的,文筆好的,可以就這壹篇啊,專門提出幾個問題,第壹,為什麽中國共產黨癡迷於病毒?為什麽要在短短10年間發現2000種新病毒?發到各個推下很多,或者寫成Gnews,寫下來啊為什麽,讓美國人明白,這句話很關鍵,為什麽要幹這個事兒?說白了就是這個家裏頭就某個人,他各種殺人的工具全部準備好了是不是?啊?各種完美犯罪的殺人的書堆著壹屋子全是,各種完美犯罪的啊,各種殺人的什麽各種這種工具啊,要什麽全準備好了。

博博士:十八般兵器啊,都準備好了。

路德:這是為什麽啊?什麽啊這個書上寫的怎麽制造車禍,完美犯罪,怎麽是吧,放毒啊,怎麽在自來水這全都準備好了這玩意,它為什麽,這是壹個問題,這美國人他就想是哦,為什麽,是吧,第2點啊,為什麽中共妳看,妳看這個拒絕武漢病毒武毒所進行國際監測,為什麽?美國的是國際可以監測的啊,第3為什麽已承認開發生物武器,那他為什麽要開發生物武器?為什麽要開發生物武器,妳肯定要去問的,好,什麽叫做當代基因武器?這裏頭。解放軍2015年的壹項研究,那本書,妳看蓬佩奧是直接把它當做解放軍的研究了,已經不是壹本書了,不適宜在商業市場上的書,他們把這個定義更高了,就我們把這個書給他們壹看,我的天,這不是壹本書這是研究啊,是吧?還有國務院證實武毒所與解放軍進行秘密的生物武器研究,什麽生物武器研究?這些都要回答的,是不是,然後最後為什麽銷毀最早的病毒樣本、禁止發布關鍵數據,這所有的東西都會都是質疑點,這是什麽,當然咱們肯定知道,但是我們要配合這些去讓這些老外美國人他們去看清楚這篇文章裏的關鍵點,因為咱們的觀眾絕對是站在前排的,理解絕對比這個美國剛接觸的要多的要理解程度比他們要高很多,所以這是壹些關鍵點,艾麗女士。

艾麗:是的,我們搞外語學習的還各個語種啊,不光是英語各個語種,就像我們這次就是德國農場的我們德語的翻譯翻譯過來的這個最新的,大家都去關註本國的這些新聞,然後用本國的語言去弄,因為我們看到這個西方的這個思維,為什麽他要問這些問題,這就是他的思維邏輯思維的點,他的關鍵的信息點,妳只要把它串起來它就形成了壹條邏輯線,其實自然也就說清楚了,不是中共的這種宣傳,使得他們認為把這個問題妳看,它為什麽要引入到自然,就是因為引入了自然就可以熄滅所有輿論對他的討論和質疑。但是妳看德國的這個報紙,妳就講的非常清楚,如果他舉了這個例子嘛,他說如果要說他在自然就壹定是中間宿主,它必定要搞傳代嗎,他這書裏不是講了嗎,壹定要搞傳代才能搞的它像自然,那麽他就說了,如果說要在這樣的壹個在這麽多點上做福利酶切位點上做了這麽多手腳的這樣的壹個病毒。妳要說他能找到中間宿主,就像在草堆裏找壹根針壹樣,太難了,當然他這是舉例,基本上就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所以就是說我們剛才路德我覺得說的這些點,包括這篇文章,蓬佩奧先生這篇文章裏舉出的這些都是點,我只是現在我要關註妳為什麽這個點,為什麽妳要搞家裏面搞這麽多病毒,全球加起來200年可能也搞不出來妳這麽多10年搞這麽多病,妳是舉國之力,妳是利用妳的制度優勢是把集中力量幹大事就幹這樣的事兒,去把全球能找到的蝙蝠病毒都找回來,然後妳要來搞這個,妳妳家裏寫的書裏面完美犯罪的理論都已經非常完美了,已經做得非常好了,所有的戰術要殺人的這些戰術,壹次壹次的推演的書都在妳這解放軍的這個書出版社裏面都有,那人家也不把妳當成壹本書了,這是妳的完美的教材,這就是妳的理論基礎和妳將來要幹什麽事情的壹個做法的壹個行動指南,這樣的東西,為什麽妳要有這樣的書,妳然後妳為什麽發現了以後妳不讓別人進去,妳最後要隱瞞,要引到自然上,然後讓它不了了之,妳為什麽要這麽做?為什麽妳這樣去做?其實我們把這些問題羅列出來的時候看到了事實,我相信大部分的,受過壹定訓練的人是接受過壹定訓練的人都能夠看出來他的原因,所以我覺得蓬佩奧先生和這個余茂春寫的這壹個點,就是非常符合西方的這個思維的模式,就是妳只要把這些點點出來,自然而然不言而喻,大家都明白了,所以我們的這個各國的翻譯啊,各國的各語種的翻譯,大家利用自己的語言優勢,都去給各自政府的官員下邊去發推吧。路德。

路德:對,嗯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我們如果看這個病毒來源這件事情上好像之前1月20號的時候,很多人都覺得這個拜登上來之後,很快就要把這個和WHO壹起把這病毒定成來自來自,然後就給中共解套了,但是我們從這壹個月來看來呢,現在的這樣的壹個主流媒體的態度,包括拜登政府的態度都很明確的這個表明,無論說最後他在這件事情上會怎麽認定,但是他絕不可能把這個病毒就像中共WHO演戲那樣,認成來自自然,因為現在的這個美國內部的這種壓力,包括包括這個沼澤地主人的壓力。不管怎麽樣,不管美國民眾有沒有看清楚,沼澤的主人他是壹定看清楚這病毒是哪來的,所以絕對不可能把這件事情就這麽不了了之,所以我們現在看到這個拜登,雖然說他這個表面上給這個習近平跪下了,但是呢,另壹方面他的這個另壹顆蛋是被沼澤地主人抓著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也絕對不可能說,在病毒和種族滅絕這件事情上給這個習近平總加速師解套,那他自己還指望著,這個總加速師上海幫內鬥出來壹個結果給他自己解套,所以在現在這種情況我們就可以看到在主流媒體上病毒真相的這個繼續推進嗎或者我們說不是說是推進而是說是繼續的這種部分真相壹點壹點的開始這個傳播仍然沒有停,所以這個也是反映了美國的現在壹個政治生態,那麽這個現在現任政府雖然表面上沒有說話,但是背地裏,有些事情就是沼澤地主任讓他做的,他還是必須得繼續做,那麽這件事情現在的這樣壹個推動,實際上就是從這個美國的共和黨這邊的民眾推到這個民主黨這邊的民眾,那麽支持民主黨的民眾呢,很多都是這個非常善良啊非常這個比較對政治不是很懂的這種的,甚至有些天真的這樣的美國人,他們雖然說壹開始不認可,對這個病毒來自實驗室,可能覺得這是陰謀論。但是當這些他們認可的《華爾街日報》這些主流媒體開始說這些內容的時候,那他們也絕對會慢慢開始接受這樣的壹個事實,他們也開始動手去查自己的,查這裏面提到的各種概念,所以說現在的這個病毒真相戰場,實際上是進入到了又壹個這個階段也就是說之前的是把這個右派的民眾從開始到最後推了壹遍,現在是開始從左派的民眾從開始到這個最後又在重新再推壹遍,那當然了,這裏面最重要的高度,除了這些事實以外,還有就是中共的這個生化武器中共這個現代當代生物武器的這個大的概念以及中共背後的策略啊,這是非常重要的,那麽特別重要的是當我們把中共自己的出版物,中共自己的書都翻譯成英文的話,那當中共自己是這麽說的話,就沒有人可以再說中共所做的壹切是陰謀論了,所以這就是這場病毒真相戰爭中接下來的這樣的壹個重點,那最後不僅僅是美國的左右派的民眾會意識到,美國的真正的沼澤地的主人,包括政府它都會意識到這壹點。好的,路德。

路德:大家看加這個標簽,所有的戰友,這個妳看見沒有?博博士的推特下面,把這個標簽做了(ContemporaryGeneticWeapon)這叫當代基因武器的標簽,還有壹個閆博士發了這個,這個超限生物武器啊,英文的Unrestricted Bioweapon看見沒有,這幾個這兩個標簽壹定要做出來,為啥?這個趨勢讓美國人翻啊,到底是咋回事?啥是這個當代基因武器,啥是超限戰武器?這個概念壹定要,因為這是他完美犯罪的壹個理論性的東西。壹定要讓他們知道啊,這是還有壹個完美犯罪英文怎麽說啊?咱們不知道啊,博博士可以做出來,這個很關鍵啊,大家記住啊這裏頭妳看老外在這裏寫,妳看老外在閆博士這個推下,閆博士這個,她說她接下來將我最新的報告去解釋啊,解釋什麽呢,這個中共的超限生物武器計劃的壹部分,啊,武漢爆發的這個環節是中國故意釋放的,並沒意識到這種病毒超高傳染性,然後就有個老外他說川普總統啊這個非常感恩,這是這是咱中國人啊,咱們戰友,有老外寫的啊,妳看這裏有壹個是吧,應該這應該是啊日本人啊,他說我被Covid19喚醒的日本人,他說啊非常感謝啊這個理論,他說在川普quit之前官方的什麽?妳是妳這裏是官方的啊,我們看看怎麽翻譯啊,他出色的,多虧了妳,實驗室生成理論已廣為人知,妳看沒有,來自實驗室的理論已廣為人知,另外在川普辭職之前,美國已經發布了官方公告,請讓全世界更多人知道真相。所以來自實驗室的理論已經廣為人知,這就是啊,咱們去年119首次提出到現在這個這是壹個巨大的進步啊,已經離啊定罪中共走出了堅實的壹步。廣為人知,這是關鍵的,如果不119不說這個大家知道就跟SARS壹樣,到現在SARS都覺得是來自果子貍,妳問100個人,估計100個都說果子貍呀,這就是他已經先入為主植入了這個概念以後,妳深信不疑,到現在我們在119先入為主持這個概念,軍方實驗室的時候,說實話他想翻這個概念是很難的,翻很難,這個博博士是不是?

博博士:對,因為大家要在這裏面,妳壹定要知道,壹定壹旦這個詞兒出來了以後啊,然後這個解釋權是在我們這邊的,這個詞的是什麽意思,這個來源出處我們都可以找,都可以找給大家的,這樣的話就是說把這個詞跟就會跟中共的這個罪行聯系在壹起,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壹點啊,這也就是說在這個社交媒體上面壹定要大家壹定要因為我們大家要再壹次的清楚哦,我們現在做的事情不是說是新聞或者怎麽樣,我們在做的事情是要去滅共的壹種宣傳,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在尤其是在我們掌握了真相的情況下,要把這個真相傳播出去,掌握這個話語權,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壹點啊,就是妳壹個轉發用壹個hashtag用壹個正確的,就是說推紅壹個hashtag這些東西都是能夠對於這個輿論產生非常非常重要的影響,這就是在這個21世紀的這種這個厄自媒體和這個社交媒體的這個時代啊,任何壹個小螞蟻都可以成為英雄啊,所以說大家壹定要壹定要大力的把這個超限生物武器和這個當代基因武器的這個概念可以推廣出去,讓大家知道中共到底來幹什麽,因為大家知道因為有個東西叫language barrier就是說語言障礙、語言的這個鴻溝,妳如果沒有辦法,因為在英文世界的話,他看到中文世界的東西是非常非常少的,就像那個《非典非自然起源》這本書的話,妳給壹個壹個美國人他也看不懂的,是吧,這個時候壹定要讓我們能夠把它給解釋清楚,讓我們要讓世界了解到中共的罪惡,為什麽,就是說西方的這個世界因為他們成品日久,他們和平太久了,他們不願意與這種極端的惡去揣度別人,甚至是中共,就算中共他們也不願意以這種極端的惡去揣度人家,因為如果壹旦他們承認他們認為中共是有這樣的這種極端的惡的話,他們就會覺得這個世界上有這種惡存在會影響他們對於這個世界的看法,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我們壹定要把這個他們對於這個世界這個美好的這個玻璃瓶,這個氣泡這種感覺把它給打碎,因為實際上這樣的這種惡是存在的,比方說中共在新疆對這個新疆維吾爾人所做的事情,對吧,那個輪奸啊什麽什麽這些東西,這些東西壹定要讓把把它給公布給世界看,否則的話,中共就會壹直這樣做下去,因為西方的這些人不願意承認不願意看到這些事實的人,就會在無形之間成為中共的幫兇,所以說這點東西是我們這些能夠看到事情真相,了解中共,了解美國,了解世界的所有戰友的義不容辭的任務,這是我們要做的事情。路德。

路德:蓬佩奧也轉發了這篇他自己寫的,妳看這個點贊轉發都很多。閆博士在他推下專門寫了這壹段啊,大家可以去轉發,說啊,誰會啊誰會懷疑蓬佩奧先生提到當代基因武器概念,他是這本書啊,PLA生物武器專家2005年定義的,這裏頭妳看這兩個妳看,懂中文的那余茂春他肯定會看,還有這博明,他們懂中文的都知道,這裏寫的很清楚啊,寫的很清楚,所以啊這個所以蓬佩奧的這篇把這本書裏的這個最重要的概念給它拿出來了,真是讓大家震驚啊,震驚,並且在《華爾街日報》提出來了。

博博士:太牛了這個,真的太牛了。

路德:對,因為他這裏頭這篇文章裏別的都是老概念啊,是不是,基本上都是老概念是不是,但是就這個東西提出了壹個新的,是不是啊,關鍵還有在此之外,然後對中共說短短10年發現2000種新病毒,這很多東西,這些要把這個邏輯,他們要理解清楚,壹定要對中共的這個完美犯罪的邏輯,妳真正搞明白了,就跟那個福爾摩斯探案,妳就知道他的弱點在哪,妳就可以壹擊制勝,妳就可以抓住他最關鍵的壹點,才可以把所有的問題解決,否則我跟妳說啊,壹定解決不了啊,妳覺得啊,他是來自自然啊,或是來自實驗室泄漏,妳就傻乎乎的在家說啊下次燒高香以後再也不會泄露了,那邊保證,保證給妳永遠不會泄漏了,就算他承認泄漏,他說永遠不會,我告訴妳那樣的話,妳都是傻傻乎乎的,那妳絕對的,第2天還有更厲害的等著妳,妳只有找到真正的癥結點才可以解決這所有的問題。這個艾麗女士。

艾麗:沒錯,這個我覺得這這個他們已經看到了這個關鍵點啊,特別是在蓬佩奧先生,他自己轉發了自己這個文章啊,我們先來看,我們都去轉發他在他的這個推下去說話留言,真是他講到了就是每壹篇都講到了這個解放軍,這個太重要了。就是他他們真是站在壹個非常高的戰略的高度查到了中共的這篇文章,這本書的這個意圖,這絕非是壹本簡單的教科書,這就是中共軍方的壹個執行的這個行動書,那麽所以他把他在這篇文章裏邊講到了這個解放軍,解放軍啊PLA,PLA的這些所有的行動就看的是非常清楚,只有軍隊才有這麽高的執行力,我們反推回來看能夠達到這麽大的效果,在全球形成這樣,這樣規模的壹種效果能夠達到對西方和全世界的這樣的壹種震懾,這只有軍隊的這個這個基因武器才能夠做到的。他這種軍隊它就是統壹行動聽指揮,這就是他最大的特點,所以看到這個特別是他也講到了CCP裏面講到了很多中共啊,所以我覺得這個中共解放軍,基因武器還有把它變成像來自自然的這樣的壹個病毒,這才是他們的目的,最後讓妳抓不到,這就是他這個完美犯罪,抓不到他的證據,不了了之,然後讓它形成不了賠償,這就是中共全套的這樣的壹個計劃,這個非常清楚,所以真的這個蓬佩奧先生的這篇文章裏揀到的點到的這些都是關鍵的點,那麽接下來我們的這個這個信息的發酵以及閆博士論文的證據的發酵,以及所有的這些真相的啊傳播,相信會帶來新的壹波核彈級的這個影響,對全球的媒體,相信更多的媒體會震醒。路德。

路德:對,好的,冠博士最後總結分享壹下。

冠博士:好的,這個今天我們主要講了這個重磅的《華爾街日報》上發表的這個蓬佩奧先生和余茂春先生壹起寫的壹篇文章,這裏面實際上就說出了這個沒有直說,但是所有的證據都是說出了直指病毒是來自這個中共實驗室的,實際上就是裏面說出了這個中共壹直在壹直在做這些增強實驗和生化武器這樣的事實,而且用的是中共自己的話,講出了中共的生物安全是非常差的,特別是武漢病毒所這樣的事實,那麽又說這武漢病毒所和這個軍方壹直合作,說這個中共那麽在以前的生物安全方面就有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他最後這個綜合起來看,那直指這個病毒是來自實驗室的、那直指這個病毒就是壹種這個功能增強型的這個和軍方相關的生化武器,那麽凡是有這樣的這個邏輯判斷的這樣的民眾呢,他看到這些事實,他都會非常清楚的知道這個事情是怎麽樣的,所以現在這個推動,是從左派的民眾是從支持民主黨的這個這樣的民眾再次這個開始推動,當然這裏面我們講到說非常關鍵的壹點是這篇文章裏提到了我們說的2015年中共自己寫的那本這個當代基因武器的這本書,所以說從這個我們爆料革命戰友的角度,當這個把這個概念在這個推上,在英文的社交媒體世界廣泛傳播,把這個事情讓美國人對於中共的認知,從這個戰略的角度明白,中共的這種完美犯罪的生化武器的這樣的概念,那麽這個是在接下來的真相的推動中是非常重要的,而現在各種各樣的這個跡象,我們都可以看到現在的這個美國政府,他絕對是不敢和中共壹起就WHO這個臺階承認病毒是來自自然的,所以它自己這個作為美國政府本身也有這個推進這個病毒來自實驗室的這樣的利益驅動,不管是政治利益,還是經濟利益,所以說在接下來的這個真相的,這個真相的戰鬥中呢這個病毒的事實的推進還有這個戰略高度的這樣的推進是和以前是壹樣重要的,中共它壹定會死在這個中共病毒和種族滅絕這兩道大鎖上。好的,路德。

路德:好的,記住是超限生物武器啊,不僅僅是生物武器啊,如果只說生物武器他是不精準的,是超限生物武器,記住,這個這個這個hashtag是吧?這個標記在各個地方,大家要打出來啊,還有就是這個當代基因武器的標記。好,謝謝諸位觀眾觀看,謝謝博博士,謝謝艾麗女士,謝謝冠博士,別忘了點贊分享啊,點贊分享,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