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專家:用種族滅絕來形容新疆發生的暴行是恰當的

新聞來源:《福布斯(Forbes)》| 作者:埃琳娜·奧查卜(Ewelina U. Ochab) | 發佈時間:2021年2月19日

翻譯/簡評:隨波逐流|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加拿大眾議院22日以266票壓倒性地通過了中國對待維吾爾族方式是“種族滅絕”的動議案。圖為,2021年2月21日,抗議者在渥太華的議會外,呼籲政府承認中國對維吾爾的種族滅絕(路透社)

簡評:

來自英國倫敦埃塞克斯法院分庭的一組專家最近發表的法律意見以及美國國務院推出的分析信息指出,種族滅絕是對新疆恐怖行為的正確定義。但是中共政府否認了這些指控,而且到目前為止,沒有聯合國機構要求審議證據並作出決定,也沒有國際法庭參與該主題,國際刑事法院(ICC)並沒有管轄權來審查這種情況。鑑於中共國在聯合國擁有強大的地位以及對相關條約有保留或不加入條約,針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指控,本應該由國際法院、法庭或專門建立的聯合國調查機制進行審議的行動一直無法實現,將來也不太可能實現。在此條件下,國際社會如何認定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滅絕罪”成立?如果“種族滅絕”成立,各國應該如何採取應對措施?

國際社會對中共新疆暴行的回應一直處於雷聲大雨點小的口頭譴責階段,並無任何實質的定性和有效的追責行動。但是缺乏國際決定並不意味著種族滅絕沒有發生,各國有義務做出自己的決定以告知其對策,決定必須觸發行動。如果沒有人出來反對這些暴行,不僅新疆維吾爾人的苦難得不到解脫,而且犯罪者將會更加膽大妄為。其實在中共集權的迅速擴張下,“種族滅絕”事件不只發生在新疆,“中共病毒”已經使全世界多少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這些生命難道不值得重視嗎?在如此嚴峻的事實面前,無所作為絕不是一個好的選項。目前除了美國正式聲明稱中共在新疆的暴行犯下了“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英國也認可了美國的定義是正確的。相信未來會有更多國家站出來,各國認定中共“種族滅絕”將意味著承擔相應責任,展開有計劃的應對措施,全球聯合滅共的隊伍將會繼續壯大。各國需要在有能力時出手,避免未來人類為此付出更慘烈的代價。

圖為先前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呼籲歐洲聯盟跟進制裁中國,向國際社會發出明確訊息。(圖片來源:美聯社)

原文翻譯:

種族滅絕是對在新疆暴行的正確定義

種族滅絕是對在新疆恐怖行為的正確定義。這是來自英國倫敦埃塞克斯法院分庭的一組專家最近發表的法律意見以及美國國務院推出的分析信息。關於維吾爾人的情況,也有一些其他情況簡報和報告。維吾爾法庭一項新的旨在評估所指控暴行證據的獨立調查,還沒有對這種情況做出決定。但是,到目前為止,這種情況的分析仍在進行。目前沒有聯合國機構要求審議證據並作出決定。此外,也沒有國際法庭參與該主題。儘管正在試圖改變這種狀況,但國際刑事法院(ICC)沒有管轄權來審查這種情況。中共國政府否認了這些指控。

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否意味著不能將暴行視為種族滅絕或者按照種族滅絕罪對待?

該照片攝於2019年5月31日,顯示的是位於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的和田市郊外一處高安全設施上的瞭望塔,靠近一個被認為是拘留大多數穆斯林族裔的“再教育營”。(照片來源:格雷格·貝克/ 法新社通過Getty 圖片)

種族滅絕不是一個應該輕易使用的詞。種族滅絕有一個非常精確的法律定義,即《聯合國防止和懲治種族滅絕罪公約》(《種族滅絕公約》)第二條。在滿足法律定義的所有要素的情況下,應該標明這些罪行為種族滅絕罪。

但是,對於什麼是種族滅絕以及《種族滅絕公約》規定的職責似乎有些誤解。因此,有些人可能會說,用種族滅絕來形容新疆發生的暴行是錯誤的。為了使記錄更清楚,一群律師和種族滅絕學者發表了一封信,回應了一些誤解。

種族滅絕不一定會導致大規模屠殺

正如他們所強調的那樣:“《種族滅絕公約》和傳統的國際法所界定的種族滅絕行為,不一定靠大規模屠殺導致對該族群的立即摧毀。破壞該群體(全部或部分)必須是預期的結果,但這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實現。就維吾爾人案例而言,根據法律測試、指控包括殺害該群體的成員,對該群體的成員造成嚴重的身體或精神傷害(包括身體虐待、強姦和性暴力),故意施加旨在消滅該群體的生活條件(通過集中營、強迫勞動和其他整體暴行),採取旨在防止該群體出生的強制措施(通過強迫絕育、強迫流產和強姦),強行轉移維吾爾族的孩子們到其它族群。這些行為提供了摧毀該民族宗教團體的具體意圖的佐證。除此之外,還可以從暴行的形式和系統性質推斷出其具體意圖。”

種族滅絕的確定應遵循對證據的全面分析

可以理解,種族滅絕的每個要素都必須考慮對所有可用證據進行仔細審查。正如這封信的作者所強調的那樣:“聲稱美國政府一覺醒來就決定稱該暴行是針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的說法是錯誤的。實際上,國務院已經在這個問題上進行了幾個月的努力,並在當事方之間履行自己的義務。” 因此,他們的發現不應僅僅因為迫使我們面對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而被無視:現在該怎麼辦?

缺乏國際決定並不意味著種族滅絕沒有發生

缺乏國際決定並不意味著種族滅絕沒有發生。這應該很清楚。正如信中所言:“在一個理想的世界中,針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指控將由國際法院、法庭或專門建立的聯合國調查機制進行審議,但鑑於中共國在聯合國擁有強大的地位以及對相關條約有保留或不加入條約,這種做法尚未實現,而且不太可能發生。” 這是各國應該進行自己的分析和確定的另一個原因。

各國有義務做出自己的決定以告知其對策

“缺乏對種族滅絕的國際判斷並不排除各國作出自己的決定。實際上,作為《種族滅絕罪公約》的責任承擔者,各國必須做出這樣的決定,以告知其應對措施。”這封信繼續說道:“防止種族滅絕的責任是廣泛而關鍵的。正如國際法院在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訴塞爾維亞和黑山一案中闡明的那樣:’國家了解或通常應該已經了解到存在種族滅絕的嚴重風險的那一刻起,有義務防止其發生。如果是這種情況,各國必須儘早至少對有種族滅絕的嚴重風險進行監測,分析和確定,以履行其職責。’ 最終,這意味著各國需要圍繞種族滅絕的法律要素和/或風險因素進行考慮,例如,根據聯合國《殘暴犯罪分析框架》和雅各布·布勞斯坦研究所彙編的《防止種族滅絕的風險因素與法律規範》。”

路德時評:中共種族滅絕的原始數據,原始情報,換誰上台中共都跑不掉

決定必須觸發行動

決定要有實際效果。在確定種族滅絕的嚴重風險的情況下,國家有責任在情況允許的情況下使用所有“可能對涉嫌種族滅絕的人產生威懾作用”的手段。正如這封信的結論所言:“在一個仍在發生種族滅絕的世界中,儘管承諾永不再犯,但無所作為不是一個選項。我們需要確保我們有能力防止種族滅絕,因為種族滅絕的代價太大了:這是生命的代價,也是我們人類的代價。”

這些話不應該被掩蓋。種族滅絕一詞的背後是整個社區難以想像的苦難,人們被告知,他們的生命不值得保護,可以被摧毀。不反駁這些言論,只會使犯罪者更加膽大妄為。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