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七

作者:Maarago   審核:pv0 / Peace Wind

路德社自2/9/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嘉賓閆博士):川普彈劾案參議院通過不違憲投票;美國蓬佩澳以及白宮對中共聯合世衛的溯源報告紛紛否定意味著什麼?軍事科學院出版的教材揭露起開始探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這本書,而這本書可以說是中共關於基因武器的最權威的理論基礎,截止本稿發稿前路德社已經連續在2/10/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2/10/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拜登和習近平最快今晚通電話會勾兌哪些?繼續深入挖中共軍事科學院教材的內容揭示眾多真相(第三期);作了三期解讀,什麼是基因武器?到底哪些人參與了這本書的編纂,在這本書裡到底談了哪些關於基因武器的問題,本系列將根據路德社的解讀和《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書中的內容進行詳細解讀。

以下為《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第七部分:當代基因(人制人新種病原體和致病基因)武器及其施放上半部分,這一部分內容對應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第四章前三節內容,在這一章中對基因武器及其施放進行了詳細解釋,下面我們逐一列明。

一、當代基因武器的主要特點:

據電子版102頁、103頁印刷版第84頁、85頁——

[1、戰劑超現代:用作戰劑者,已不限於改構基因。主要為基因改造後經動物尤其高等動物群體傳代適應試驗等方法,將動物病原體,製成人類以往不存在之新品種病原體;甚至製成人類中非普遍存在、以某個體為目標之特異靶向致病基因或其前體。

2、武器化方式多樣且前所未有:按超現代之戰劑種類和靶目標物等,其武器化成分和形式多種多樣,史無前例。非戰爭狀態下,通常不使用氣溶膠。若針對某人群實施人制人新種病原體攻擊,很可能先將戰劑感染靶目標區相應的易感動物或實驗使其易感化之動物。若針對人類某個體,武器化將非常複雜。

3、施放工具和方式千變萬化:如同上述武器化,施放工具和方式應視戰劑種類和靶目標物等而定,隨機應變。若針對某人群施放人制人新種病原體,很可能先選擇靶目標區能成為臨時攜帶此戰劑之某類動物作為易感動物;誠然欲達此目的,需經反復試驗。而且,此種動物應便於隱蔽攜帶,便於施放;同時又需生存力強。若針對人類某個體,施放過程將非常曲折,十分複雜。

4、使用目的已超越軍事:和傳統基因武器相比,在未發生世界大戰之情況下,使用當代基因武器之目的主要不是軍事企圖,而是重要的恐怖威脅、政治和地區或國際戰略之需求。雖然,戰爭或軍事動作是完成政治任務之重要或最後選項;但其明目張膽,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易受別國和世人之譴責。若採用當代基因武器,則隱蔽,難於取證;即使提供學術證據甚至病毒和動物等實證,亦可百般抵賴,阻止和壓制,使國際組織和正義人士無可奈何。

5、實施的影響因素和後果嚴重而難測:不言而喻,由於當代基因武器之戰劑超現代,故造成的災難十分嚴重。然而也由此,限制其效果之社會與自然的影響因素遠較傳統武器多,故結局不如後者明確。因為,其影響在地區上,不僅和靶目標國家或地區有關,而且和其周邊國家甚至洲、全球有關:在事務上,不僅涉及人群健康,更涉及政治、軍事和經濟等;在時間上,很可能相當長遠,如施放“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武器(生態型基因武器,見下)”,造成人為疫源地或局部流行區,則可維持幾年、十幾年、幾十年甚至更久,直到消除或消滅。若恐怖主義者針對某人群實施人制人新種病原體攻擊,可以從目前掌握的相關學術理論推斷:………⑤人制人新種病原體在人群內之進化規律及其所致傳染病之流行過程,將和同類或相似傳染病、甚至所有人類傳染病雖有許多相似之外,但必然具某些本質的區別,經艱苦而細緻、複雜而曲折的多學科協作研究,最終必然為正義的學者和人們所識破。假的真不了;非自然進化之生物,即使模擬得天衣無縫,和自然進化之生物比較,仍然存在許多無法抹去之差異。正如我國古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是不以任何人意志和力量所能轉移之人類社會乃至整個宇宙的發展規律。

注:這一部分內容充分暴露出編者對於基因武器邪惡本性心知肚明而且毫不掩飾其甘為反人類的中共集團作犬馬的本質,讓我們再重複一下這兩段——

若採用當代基因武器,則隱蔽,難於取證;即使提供學術證據甚至病毒和動物等實證,亦可百般抵賴,阻止和壓制,使國際組織和正義人士無可奈何。

人制人新種病原體在人群內之進化規律及其所致傳染病之流行過程,將和同類或相似傳染病、甚至所有人類傳染病雖有許多相似之外,但必然具某些本質的區別,經艱苦而細緻、複雜而曲折的多學科協作研究,最終必然為正義的學者和人們所識破。

中共時下對中共冠狀病毒真相的百般抵賴、阻止和壓制並不自訓誡李文亮醫生等武漢八名“謠傳者”始,至今也並未停止,但是國際組織和正義人士是否無可奈何則未必!而原書編者之所謂“最終必然為正義的學者和人們所識破“卻也言之不虛,因為我們看到了閆麗夢博士的挺身而出,看到了眾多有良知的科學家和捷克大主教、德國漢堡大學物理學家對閆博士正義疾呼的跟隨響應,而這種正義的力量也終將摧毀中共!讓我們繼續——

二、2001年美國“炭疽郵件“生物恐怖襲擊事件結果對中共實施生化武器恐怖襲擊帶來的 “意外收穫”,據電子版105頁、106頁印刷版第87頁、88頁——

[從上述過程可見,迄今關於2001年美國“炭疽郵件”生物恐怖襲擊事件之真相仍是個謎,或一團亂麻。其實,此僅為表面現象。因為,若我們應用現代先進的哲學方法,進行逆向思維,即能得出可靠結論:沒有“結果”即為“真實結果”,不能解開之“謎”才是最終謎底、才是事實之真相!這才是恐怖主義者需要之結果,才是恐怖主義者欲達之目的,才是恐怖主義者設計之精髓所在:既能發動襲擊,又不使公眾知道真相。換言之,恐怖主義者從襲擊一開始,即抹去了所有真相!]

[由此,讀者和公眾細細思索或歷史地、客觀地、比較性地深入分析,即可獲得如下兩點非常寶貴之結論。

(1)美國“炭疽郵件”襲擊事件深層次真相可能永無見天之日:由上可見,此次生物恐怖襲擊事件之發生非同尋常;對其幕後之策劃甚至實施攻擊者,全球任何團體和個人在任何時候任何場合均查尋不到。其個中緣由,稍有頭腦者一想便知。唯一結局為湮沒在歷史長河之中,猶如人類社會近代、現代史上,某些大人物甚至總理遇刺案之真相幾十年幾百年尚未破解一樣;也如SARS流行和SARS-CoV之來源:本書雖在學術 上詳細地證明了SARS流行規律不符合迄今人類傳染病之流行自然史;SARS-CoV之起源為非自然:流行中發生逆向進化,其不存在貯存宿主,未見直接祖先。然而,誰是始作俑者?直接祖先必然存在,但現在何處?可能又將成為另一個歷史之謎!

(2)應對並破解當代基因武器攻擊之難度幾近極限;當今世界大多公眾均能認識到:戰爭是政治之延續,是解決國內分歧之最終選擇,也是恐怖主義者滅絕人性之最後一招。由此可見,基因武器,尤其是當代基因武器作為極大殺傷力且又十分隱蔽之工具,必將服務於恐怖主義者最高決策層數人,甚至可能具體執行和實施者亦不知其中手為何物。而美國“炭疽郵件”使用的戰劑,僅為常用之傳統基因武器——炭疽芽孢粉末,施放方法亦僅為十分普通之郵寄——氣溶膠,尚且如此無果而終;故具上述特點,較“傳統”複雜百倍之當代基因武器,則更難以識破。所以,我們應熟練瞭解和掌握當代基因武器“超級”或“超現代”特性,隨時跟蹤其進展,若一旦發生,在應對時,則應理論和實踐相結合、宏觀和微觀相結合,應用非常規之思維方式!]

對於這一段編者的邪惡意圖已經展露無疑——

1、基因武器要達到[既能發動襲擊,又不使公眾知道真相。]的目的,從而妄圖永遠逃脫懲罰;

2、既然有了SARS的“成功經驗”,那麼用現有技術和手段生產升級版的基因武器達到恐怖襲擊必是恐怖集團的首選;

3、既然採用作為傳統的基因武器炭疽芽孢粉末都可以無果而終,那麼升級版的“超級”或“超現代”基因武器自不在話下!

三、當代基因武器的研製手段——

1、二元生化武器:屬於傳統基因武器,[由無害或少害或毒力不強或傳播力不強等相互部分混合後,形成一種危害嚴重的病原體或其產物進行使用,如炭疽、鼠疫、痢疾等,均通過此方式產生含某(些)質粒之病原體,增強其毒力。此類過程在自然界即能程度不同的發生;但其亦可應用生物技術在實驗室內人為實現,且可跨越特種屏障。](據電子版107頁印刷版第89頁)

2、設計特定基因:[設計特定基因(designer genes):由於人類基因組研究破譯人體DNA的密碼,提供了基因分子結構;而且當時(2002年4月)已知599種病毒、205種自然發生的質粒、31種細菌、1種真菌、2種動物和1種植物基因組的完整序列。]、[可以研製完整病毒。如,“仿照流感病毒的自然變異”(analogous to the natural mutation of the influenza virus),創造一種新流感病毒株。](據電子版108頁印刷版第90頁)

關於這一點,在我們對財新網所有發表的關於冠狀病毒的文章財新閘道於“冠狀病毒”的檢索結果進行系統檢索後可以自疫中香港(宏觀) [2003-04-05]一文由遠及近進行檢索,找到自2003年以來中共利用或者疑似利用SARS、中國追溯首例人禽流感(政經) [2006-08-21]、豬流感能否複製SARS行情?(要聞) [2009-04-29]、河南蜱蟲事件致病元兇撲朔迷離(要聞) [2010-09-15]、五丹麥居民疑似感染類SARS病毒(要聞) [2012-09-26]、上海兩人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要聞) [2013-03-31]、法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新病例 與首例感染者有接觸(要聞) [2013-05-13]、研究確認SARS病毒來源於中華菊頭蝠(要聞) [2013-11-01]、中東呼吸綜合征與SARS的流行一樣嗎(1)?(蔡晧東博客) [2014-05-19]等文章大體繪製出各種冠狀病毒變體在全球造成人員死傷和感染的線路,這些是不是中共對全人類的一次又一次的基因武器實驗以及實戰呢?雖然目前沒有準確答案,但是對照《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教材,我們只能說中共非常可疑!既然有SARS的不宣而戰在前,那麼自2003年到現在,中共就一直老老實實在準備2019年的中共病毒生物戰嗎?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只能期待在中共被消滅以後能夠撥雲見日水落石出了。

而關於上述疑問,該書編者同樣給出了答案——[在此,又可聯繫非典,前10年確實是“不了了之”了;甚至現在包括學者在內相當部分公眾,仍感是“不了了之”了,因“無”證據,雖內心懷疑或不服。所以,生物恐怖分子得意忘形,愈加放肆。](據電子版109頁印刷版第91頁)

3、基因治療作為武器,只要看這個標題就讓人不寒而慄,因為,中共的冠狀病毒疫苗正在大賣特賣!——

[基因治療作為武器(gene therapy as a weapon):基因治療,是以更換或更換缺陷的基因,使人的遺傳組成發生永久性變化,以治療某些疾病,有益於人類。然而,生化武器製造者卻可以反向使用,插入致病基因。……目前(2002年)無法非常有效地將其導入人體組織細胞;但一旦科學技術更加完善,最終可能以類似的載體將有害基因插入到某一不知情的人群。](據電子版109頁、110頁印刷版第91頁、92頁),敲黑板!敲黑板!——中共的冠狀病毒疫苗正在世界大賣特賣中!中共的冠狀病毒疫苗正在世界大賣特賣中!中共的冠狀病毒疫苗正在世界大賣特賣中!重要的話說三遍。

4、隱形病毒或特殊DNA片段,[隱形病毒(Stealth viruses)或特殊DNA片段:隱形病毒,指一種具特殊感染途徑和過程的病毒。其由不為人察覺之特殊感染途徑進入人體細胞或其基因,然後保持狀態相當長時間,直至外部給予之特殊刺激信號觸發,使之啟動而引起病毒性疾病。特殊DNA片段,指某種病毒或某種癌基因的DNA片段,經過上述類似於隱形病毒進入機體之途徑和過程,使目標人(群)體最終發生癌症。此種病毒或癌基因的DNA片段,實際為實驗證明其能啟動某些癌細胞生長。](據電子版110頁印刷版第92頁)

針對隱形病毒或特殊DNA片段定義引出的兩種新型基因武器——

[(1)隱形病毒基因武器:以適當方式施放隱形病毒,使其“無形”地感染靶人群(個)體的某種細胞基因組。此後,在需要攻擊之時刻,施放特異性啟動劑,使該戰劑啟動發病過程,造成該病毒性疾病之流行。所以,此類型基因武器適於其獨特之戰略需要,可使生化武器使用者作為一種有力的(戰爭)威脅手段,和靶人群之高層進行長時間的討價還價。

(2)致癌基因武器:上述能啟動某些癌細胞生長之病毒或癌基因特殊DNA片段,經各種“無形”手段進入靶人體後,即可開啟該(或某些)癌症的野生細胞無限制地迅速生長和增殖,促成該(或某些)癌症的發病。](據電子版110頁印刷版第92頁)

對於這兩種新型基因武器是否已經構成中共的基因武器庫目前不得而知,但是我們要重點看一下上文中提到的[此類型基因武器適於其獨特之戰略需要,可使生化武器使用者作為一種有力的(戰爭)威脅手段,和靶人群之高層進行長時間的討價還價。

2020318日文貴直播呼籲不要被CCP大外宣矇騙

[戰友們,想想咱們二月一號,一月初,我當時對著鏡頭說:共產黨有沒有這個能力,有這個能力;它想不想做,想做;敢不敢,我懷疑。現在是我所有的擔心,它敢不敢?沒有一樣不敢的!剛剛中共中央作出了幾項重要決定:要充分地利用這次的這個事情。就是這個病毒後,全人類的經濟低迷和供應鏈的崩塌,要占得天機。讓美國、歐洲求中國去;你賣給我口罩吧、你賣給我點這吧、你賣給我點那吧;你給我供應這、供應那——要把西方打跪下。它打跪下,不是它解決了病毒,也不算他拿出瞭解藥。是他把中國幾億人送在了死亡線上去生產,用生命換來的所有的旅遊鞋和內褲。西方的華爾街、股票(市場)這些loser們、貪婪者們照樣會跟他們做生意。]這種利用病毒把西方打跪下的戰略正是中共正在實施的戰略!

5、跨宿主疾病:[跨宿主病毒(host-swapping diseases):自然界中,和細菌不同,動物病毒能明確完全適應的宿主種類通常不多,僅一個或幾個物種。當某種病毒在一類動物內生存、繁殖、傳代時,後者即為其原始貯存宿主;但該病毒傳染給人類引起發病後,則此病被稱為“人畜(獸)共患傳染病(zoonotic disease)。”可見,動物病毒往往需要自然的貯存宿主(動物),並在該地區長期存在,但危害不大或沒有危害。](據電子版111頁印刷版第93頁)

對於此類武器該書編者特別舉例說明——

[安上校雖在文中也列舉一些自然發生的例子,但未、也不可能提及人工跨宿主或跨物種之實驗方法。然後2002年之後,已公開發表了關於此類方法的一些論文。典型者應為甲型H5N1(禽)流感病毒(經基因改造結合動物模型連續傳代後在雪貂群體中具空氣飛沫傳播能力)之2篇學術論文,後者應在2011年分別在國際頂級雜誌《科學》和《自然》上發表,但某些機構和人士考慮這2篇論文發表是否將為生物恐怖主義者研製有關生化武器所利用,因此在全球有關學術界、WHO和相應管理人員內進行了近一年爭論後,分別將主要研究成果以報告(REPORT)和信(LETTER)的形式最終於2012年在《科學》和《自然》上發表。2篇論文均應用基因改造結合動物模型連續傳代技術,將原僅在鳥或禽類內能進行空氣飛沫傳播之甲型H5N1禽流感病毒(A/H5N1 AIV),在實驗室內製成能在最接近於人的動物模型——雪貂(群體)內實現空氣飛沫傳播(air-bome and droplet transmission)之A/H5N1 AIV(本書暫稱其為“雪貂—實驗室型空氣飛沫傳播-A/H5N1 AIV”或f-Eat-A/H5N1 AIV);同時多數學者認為,雪貂內空氣飛沫傳播之f-Eat-A/H5N1 AIV通常即能在人群內經同樣途經傳播和流行。可以,從f-Eat-A/H5N1 AIV至致人群廣泛空氣飛沫傳播之A/H5N1 AIV(暫稱其為h-at-A/H5N1 AIV僅一步之遙!]

關於H5N1我們要引出一段懸案,這一段懸案在G-News2020年5月15日的中共的軍中毒王——曹務春中作了說明——

{據財新網2006年08月21日發佈的中國追溯首例人禽流感【《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是出版於美國的國際學術雜誌。今年(筆者注:指2006年)6月22日,該雜誌發表了一篇“致編輯部”的文章,題為“中國H5N1人禽流感死亡病例”,作者是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學研究所祝慶余、秦鄂德、曹務春等八名科學家。他們在文章中回顧了對一位2003年中國H5N1人禽流感死亡病例的肺部標本研究。】、【文章稱,2003年11月,一位24歲的男子因肺炎和呼吸困難住院,四天后死亡。由於患者的症狀以及對其肺部樣本及血清學檢測都符合SARS診斷標準,最初被認為是死於SARS。但後來,科學家對從穿刺肺組織分離出的病毒進行檢測,發現實際上是H5N1禽流感病毒。該病毒被命名為A/Beijing/01/2003。對病毒的基因排序顯示,它是一個與2004年從中國各個禽流感疫區分離的H5N1病毒十分相似的混合型病毒。儘管看上去與1996年廣東鵝身上分離出來的禽流感病毒同源,卻和此前從其他人禽流感患者身上分離出來的病毒有所不同。】、【目前可以查詢到的記載是,香港大學科學家于2003年3月22日首先公佈SARS元兇為冠狀病毒。實際上,祝慶余、秦鄂德等人更早於2月20日就已經觀察到冠狀病毒,並於3月21日確認冠狀病毒就是SARS的病原。但由於需要對研究結果進行論證,且需經軍事醫學科學院、總後勤部、衛生部等層層上報,並與國家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聯合進行整體認可,他們的研究成果最終在4月11日才由新華社發佈。】、【2005年5月初,中國青海湖斑頭雁、棕頭鷗等候鳥發生成批死亡。祝慶余作為課題小組成員,與中國農業大學劉金華教授等專家一起,確診了候鳥的發病與死亡系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感染所致。這是中國科學家在禽流感病毒研究領域取得的一項世界領先的研究成果,後來發表于當年7月的《科學》雜誌上。】、【至於史某這個病例,發生時正值2003年秋冬季節。當時SARS疫情已經消退,北京已不屬疫區,但有關SARS捲土重來的警告不絕於耳,國內對SARS的防控和監測依然嚴密。祝慶余等最初懷疑史某死於SARS,後經實驗室檢查,排除了SARS可能性,將其標為“未知病例”。在中國出現新一輪禽流感之後,他們從2004年2月開始對樣本進行檢測,並由此追溯了中國第一例人禽流感病例。】這一則新聞有著太多的疑點——

H5N1的病毒是2005年5月初由祝慶餘發現的,而由曹務春發現的這個由衛生部追溯為H5N1確診致死的解放軍士官史某死於2003年11月,他的肺標本“穿刺肺組織分離出的病毒進行檢測,發現實際上是H5N1禽流感病毒。該病毒被命名為A/Beijing/01/2003。對病毒的基因排序顯示,它是一個與2004年從中國各個禽流感疫區分離的H5N1病毒十分相似的混合型病毒。”也就是說在祝慶餘2005年5月初的科研之前,中共軍方的曹務春團隊就已經在2004年從中國各地禽流感疫區取得了病毒樣本,而且還能把死於2003年11月初部診斷死于SARS的史姓士官的肺部組織分離出的病毒對比,這是不是可以側面證明——

中共軍方製造了H5N1病毒,並將這種病毒植入了人體實驗,而史某就是這次人體實驗的犧牲品,隨後中共軍方將H5N1向禽類植入,以觀測禽類與人之間的交互傳染,以達到測試生化武器的目的?這一點也在隨後曹務春的種種發現上得到驗證,同時也可以看出曹務春在科研方面的百發百中其實就是源於他可以先把槍射出去,然後把彈著點列為靶心,這樣可以使他的研究百發百中,獨中頭元。]}

那麼H5N1是不是中共的基因武器呢?以曹務春的中共生物戰劑專家身份和這一起離奇的所謂首例確診來說,如果不能指向H5N1的基因武器結論,那就像一顆樹上結出一顆原子彈一樣離奇。

說完了懸案,我們還要再列舉一起定案,那就是——[2020年9月7日:川普總統在勞動節白宮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過去一些年間,中(共)國曾向美國投送過多種病毒。他對中國的態度再也回不到從前了。](參見G-News2020年9月7日發佈的川普總統勞動節講話釋放重磅資訊:中共國多年來一直向美國釋放各種病毒!

6、精心設計的疾病:

[精心設計的疾病(Designer Diseases):由於細胞和分子牲學的發展,安文指出,我們已接近達到:可能提出一種假設疾病的症狀,然後設計或創制此病原體或病原(因),並引起預期的複雜疾病。後者可通過多種途徑實現,如關閉免疫系統,或誘導特異性細胞增殖和快速分裂(如癌症),或可能製造逆向效果,如啟動程式性細胞死亡。由此,反映在進攻性生物戰或恐怖主義的能力上呈數量級提高。

……(2)此類精心設計的疾病,和上述“專門設計的基因”、“隱形病毒”等基因武器形制方法十分相似,尤其是“隱形病毒”中的“致癌基因武器”、“個性化生化武器”。因此,安文雖將生物威脅方法歸納為6種手段,但不同技術之間均能互相協調配合使用,使其威力無窮。

(3)然而,此種研製方法亦有其明顯獨特之處:①不僅創制病因,而且關注整個疾病。②其引起的疾病不是常見病,而是“複雜疾病”,故在臨床上必然難以對付:不易識別、不易治療。③其致病機制,主要利用人體免疫系統:而人所患之疾病,無論傳染病抑或非傳染病均和免疫系統有關。④從上述引述的一段文章之字裡行間,不難看出:其靶目標和物件,主要是針對個人;甚至可推測,結合“隱形病毒”中的“致癌基因武器”、個性化生化武器“等技術,直接是針對某些個體。]

對於針對某些個體這一點,我們不難聯想到閆麗夢博士在離開香港前被她丈夫煎的雞蛋所誘發的嚴重心臟異常;

對於針對某些個體這一點,我們同樣不難聯想到路德社在《路德時評(路安趙談):關於中共13579檔的第三個硬碟包含習近平內部講話、WHO哪些震驚美國當局的內容?中共紐約總領事館說無意挑戰或取代美國》節目中,提到2020年9月17日因病不治的中共病毒專家趙振東。節目同時提到習近平有一個要滅口的七十人名單,現在已知的是周育森和趙振東已經莫名死亡;

對於針對某些個體這一點,我們同樣不難聯想到紅二代陳小魯的離奇死亡——[另外一個我再說一下他的好朋友陳小魯是怎麼死的, 大家去問一問, 陳小魯在死那天,希爾頓飯店前面,噴泉那個位置跟誰見的面,從屋裡走出來跟誰見的面,這個人告訴了陳小魯什麼?他當時是拿了一個諾基亞那種最老的那種手機,接電話, 接完電話以後,到了噴泉那, 這個手機被這人拿走了,然後當天他就死了,還有頭一天接了誰的電話,然後還見了一個人,我告訴大家的是, 陳小魯先生最大的刺激是什麼, 他得到的資訊, 吳曉暉要麼死刑, 要麼死緩,就這兩條, 還有一個全部資產沒收, 沒收分三步走, 第一,把保險這個板塊給誰誰誰,然後把銀行這塊給誰誰誰,這些資產清掉給誰誰誰,這是對他極大的刺激,吳曉輝先生最重要的資產之一不光是這個安邦人壽,大家要記住在北京CBD幾個穿天大樓,80層以上的大樓,大概一共是5個樓,當時被拍出去了5家,所謂拍賣,他弄了一個,方正證券我們方正弄了一個,中信弄了一個,另外的常委家弄了一個,最後吳曉輝就天天早上五點半鐘起床去堵這個李友去,就把另外一個項目楞給搶走了,方正的。所以他有倆啦,後來又把另外一個常委家的弄走了,三了!所以說光這一塊,你想想值多少錢,好幾個大項目,吳曉輝先生原來是做房地產的準備,沒想做金融,所以說他跟咱們的最重要的國家戰略國的老大,還有另外一個國家的女人,哪都有深刻的關係,為什麼?大家要記住,招商銀行,中國銀行,還有民生銀行,我可以這麼說,過去5年幾乎沒有前世乾淨的,這就像向軍波被抓之前說過一句話,這幾家銀行的錢都像那女生廁所裡的廁紙都帶著血呢。](據201845日文貴告訴您:吳曉輝的飛機上的牛人是誰!

閆博士的離奇心臟異常和已經離奇死亡的中共病毒專家周育森和趙振東以及離奇死亡的陳小魯,為什麼都是心臟出問題的呢?這是不是一起又一起的基因武器定點未遂清除和基因武器定點已遂清除呢?我們不知道答案!

(未完待續)

續上篇——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一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二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三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四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五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六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發布:法國巴黎七星農場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