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時評】脫貧、糧食、鄉村振興?中共妄圖以農村帶動經濟內需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環球網2月22日轉載中共新華社消息,中共發布中央一號文件,講重點聚焦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 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

1、文件中對2020年實現“全面脫貧”做了後續安排,如設立銜接過渡期,自脫貧之日後的5年內政策扶持力度和時限緩慢過渡;健全防止返貧監測,對易返貧人口及早發現、幫扶,建立集中安置區;在脫貧地區推行特色種養業,農産品産銷對接,拓展消費扶貧;繼續爲農村低保或特困人員提供救助等。

2020年爆出6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而後下半年更是多個國企央企、銀行破産重組,經濟慘不忍睹之下,中共卻恬不知恥的吹噓“全面脫貧”了,“5年過渡期”則打臉這一好大喜功的宣傳。既然全面脫貧了,老百姓“富裕”了,又怎需要返貧監測?再有集中安置區不就相當于內陸版的新疆再就業集中營嗎?以再教育的名義對人民進行網格化監管;如果貧困地區有良好的農業基礎和發展潛力也就不會拖到2020年才摘帽,正是因爲當地沒資源、沒發展、沒勞力才貧困不堪,這種情況下中共卻要搞拓展消費,是嫌當地剝削力度不夠嗎?爲低保和特困戶提供救助金,先不論金額的多少,救助金能發放給低保、特困戶而不被各級領導截留,在中共國都是少有的事情,否則也不會出現楊改蘭事件的人間慘劇。在官官互貪的體制下,救助供養範圍的擴大反而被用來充實領導的個人腰包。

2、文件重點提到要“提升糧食和重要農産品的供給保障能力”,並將糧食安全作爲政治任務,實行糧食安全黨政同責。既然2020年糧食大豐收13億噸,再加上進口的1.4億噸,平均一噸糧食/人,節約糧食的必要性也就不存在了,更不會有《反浪費糧食法》的出爐;但實際情況是無論2020年下半年的全國開展節約糧食,兩節期間對糧食供應保障的大抓特抓,“菜籃子”市長負責制等等諸多異常,都暴露出中共的糧食短缺危機不但沒有緩解,反而越發加劇,這才有了“整治撂荒地以穩糧食”和一號文件強調糧食安全。

3、文件要求強化農業種質資源保護和開發,加快國家作物、畜禽和海洋漁業生物種質資源庫建設,給予育種基礎研究項目扶持力度和時限。種業被卡脖子後,雖然中共利用宣傳工具否認並羅列各種“證據”洗脫嫌疑,但一號文件中加大育種基礎研究的長期穩定支持、推動生物育種産業化、育種領域産權保護、種業龍頭商業化、品種研發和補助等諸多措施仍體現出中共當前所面臨的種業嚴重依賴進口窘境。事實是,即便中共有所意識,政策上和資金上有了傾向,但育種和芯片都需要長達十年的發展和穩步的積累,所以中共種業卡脖子現象還將長存,而農作物、畜禽種質領域仍需要依仗外國資源的進口。

4、文件要求堅守18億畝耕地紅線,嚴禁“非農化”、“非糧化”,並在2021年建設1億畝旱澇保收、高産穩産農田。中共對耕地面積的高調保護以及1億畝高産農田可看作對2020年洪澇災害導致欠收的“改進”,爲避免該現象,同時更爲了填補糧食缺口,中共在21年初始就加緊糧食種植生産以保民生。雖然一號文件中對耕地和糧食均有保護,但另一方面各地政府依舊大搞基建和住房,打著穩固房地産的名義繼續侵占土地,一號文件的“穩糧助産”在具體施行中究竟能有多大約束力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5、文件提出構建鄉村産業鏈體系,將産業鏈主體建在縣城,開發休閑農業、鄉村旅遊,到2025年創建500個示範區,開展“萬企興萬村”行動;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在道路、橋梁、供水、電網、供氣、通訊等領域進行工程設施建設。中共預通過開發農村鄉鎮的方式以拉動內需,但結合近年不斷的豆腐渣工程(豆腐渣橋梁、道路、房屋等)都揭示著基建工程中大量的此次充好和貪汙腐敗,所以基建農村也將淪爲地方政府中飽私囊的工具。

綜上,一號文件中的脫貧過渡期政策不變以及各種脫貧相關的加大力度都揭示了全面脫貧的可笑;糧食安全和保護耕地面積又打臉前期中共的“大豐收”和“糧食供應充足”宣傳;鄉村發展、示範區、基建等也預示著中共將通過鄉村改造的方式拉動內需內耗,但無論是基建質量以及幫扶政策在無官不貪的中共體制下,也將成爲剝削、斂奪財富的幫凶。

參考鏈接:
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來了 提出這些硬舉措!
每年必發這個重要文件 總有內容跟你有關……
中共中央 國務院 關于全面推進鄉村振興 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意見


責任編輯:溫哥華圓成農場 比卡丘
編輯/校對:華盛頓DC農場 光之子(沙加)
發布:紐約香草山農場 孤獨的小生(文留)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