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內閣要員曾在中共資助的中心擔任研究員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globalregulatoryenforcementlawblog.com

據《國家脈動》2月20日調查發現,拜登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和參與政策規劃的中國問題高級顧問米拉·拉普·霍珀(Mira Rapp-Hooper)都曾在耶魯大學的“蔡中曾中國研究中心”(Paul Tsai China Center)擔任過研究員。該中心收受了中共數百萬現金,並邀請了中共國政府及軍方相關人士擔任該中心的研究員和作演講報告。


2016 年阿裏巴巴副董事長兼聯合創始人蔡崇信向耶魯大學捐贈 3000 萬美元,以父親蔡中曾(Paul Tsai)的名字命名,建立了蔡中曾中國研究中心。蔡中曾擁有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在臺灣創建了知名的律師事務所。


蔡崇信還是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贊助人。中美交流基金會背後是中共,作為統戰部門,通過邀請美記者和政客到中共國做客的名義,提供所謂的“贊助費”,以換取“贊美或有利於”中共國的新聞報導。


美國教育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要求常春藤大學詳細報告外國政府的捐贈情況和財務往來記錄,在這封信件中特別提到了蔡中曾中國研究中心大約獲得了 3.75 億美元的捐贈,但耶魯大學並沒有提交該研究中心的財務往來記錄。


蔡中曾中國研究中心打著幫助推進中共國的法律改革、改善美中關系、增加美國對中共國的了解的名義,私下協助中共與美內部勢力進行勾兌。


在耶魯中心的訪問學者和教師中,混入了大量中共大學的教授、中共的爪牙和解放軍顧問。例如,訪問學者李強兼任北京軍事法學會副秘書長、中共國政法大學軍事法研究所所長、 2015 年至 2020 年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法制專家小組 ”成員。
某位客座研究員為中共官員出謀劃策,是“民事保護令制度”草案的智囊。另壹位研究員是中共國人民銀行高級顧問辦公室副主任、國務院辦公廳金融研究中心秘書長。


還有壹位曾任中共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官員,稱自己曾“大量參與了食品藥品電子商務等相關政策和法律的起草工作”,透露自己受到了中共國家級科研基金的支持。


該中心的美國同行還經常在西方媒體上兜售中共路線,為中共站臺。例如,客座講師、高級研究員傑米·霍斯利(Jamie Horsley)在布魯金斯研究所壹篇題為《讓我們停止關於 COVID-19 的相互指責》的文章中,試圖為中共開脫責任。


在這篇文章中他寫到,“中(共)國確實在最初的疫情中處理不當。但根據現在對 COVID-19 早期無癥狀傳播的了解,以及許多國家的無效反應,不清楚在最初幾周提高透明度是否能防止其在海外傳播。鑒於這種不確定性,以及 COVID-19 是二戰以來最具破壞性的全球健康和經濟危機,美國和中共國應該結束對這壹流行病的相互指責。中美應就此事攜手合作並征服它,為更有效處理未來的疫情奠定基礎。”
她還在《外交政策》雜誌的壹篇文章中淡化了中共的社會信用和監控系統,題目是《中(共)國的社會信用分不是奧威爾式的監控》。喬治·奧威爾是著名小說《1984》的作者,其筆下政府秘密監控公民生活。


客座講師、高級研究員蘇珊·桑頓(Susan Thornton )也是給川普政府寫信堅持 “中國不是敵人 ”的五位學者之壹。


該中心開展報告和演講,常常邀請中共大學的教授和院長參加。許多演講嘉賓都是現任和前任中共官員,包括中紀委委員李適時、中共國最高法院副院長萬鄂湘、國務院辦公廳副部長王永慶、中共國大使館知識產權參贊楊國華、大使吳建民等。
除了接待克林頓基金會中國項目國別主任何湘等人外,學校還接待了亞洲協會前會長陸克文、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副主席程莉、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等親華遊說團體的知名成員。


拉普·胡珀已被安插為拜登的國務院政策規劃和聯合國中國問題高級顧問,她此前曾在蔡中曾中國中心擔任高級研究員。


曾在蔡中曾中國研究中心擔任高級研究員的拉普·胡珀(Rapp-Hooper)已被北京安插為拜登政府的國務院政策規劃和聯合國中國問題高級顧問。


在 2019 年的兩個小組會上她曾以 “美對華政策是什麽 ”和 “美中關系:從接觸到競爭 ”為題進行過演講。


非常駐高級研究員(Non-resident Senior Fellow)沙利文在 2018 年也以 “美國還能領導嗎?”為題發表過演講。


在《國家脈動》的報導中,沙利文與哈佛大學貝爾弗中心有合作,後者與中共官員在網絡安全措施和研討會中進行合作和互動。


通過臺灣親中共的著名人士(如蔡崇信)和家族的幫助,中共國對其許以巨大大陸市場的利益,令其在美國常春藤名校(如耶魯)建立學術交流中心。然後,中共國壹方面通過第三方向這些名校提供巨額捐款並立項資助有利於中共國正面宣傳的研究項目,通過學術界提供的有明顯傾向性的研究報告影響美中的政治關系;另壹方面,向這些研究中心派駐大量具有官方背景的訪問學者,頻繁與美同行接觸,以資助其考察中共國的名義拉攏賄賂這些學者和研究人員,為宣傳和樹立中共國的正面形象,以邀請演講的名義讓中共國的高級官員和學者在美名校進行公開演講。


現在,拜登政府關鍵位置的高級幕僚和官員都被發現曾與中共國有密切往來,在利益上有輸送關系,這些官員具有親中共國的背景,在制定美國的國家方針和政策時,必定會傾向於中共。外界普遍曾猜測拜登政府會對中共國較溫和,會將川普政府壹條條纏繞在中共國身上的索命繩逐壹解開,這壹點從新壹屆內閣成員的人事任命的背景調查這個側面已經得到了證實。

參考鏈接:


[1] Joe Biden’s NatSec And China Policy Directors Served As Fellows At Chinese Communist Party-Funded Center.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