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當自由重臨的一刻,我為之留下了一滴淚

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Williams

當戰友們在匪國的匪慶這一天走上街頭,為著自由、民主吶喊時,我相信他們都堅信著,這是最後一個匪國的匪慶。

七十年了,整整七十年了,共匪把中華大地里自由、民主的種子近乎無情地消滅。牆內的戰友,可能真的無法理解這一刻對牆外戰友的重要意義。他們為著中華民族,向西方世界表達出對自由與民主的強烈渴望。反觀牆內,我們曾幾何時為了爭取自由,堅決抗爭過呢?最接近的一次,可能是那遠去的1989。

我從曾爺爺輩那一代人的口中得知,我們也曾擁有過一些自由。在1949年以前,大陸人是可以自由坐火車前往香港,甚至在那裡做一些小賣買。以前,國內也有各種工會、NGO等,在你面臨困難時,給予你各種幫助。

今天,似乎匪國也是有失業保險,工會,也可以憑通行證,自由前往香港。但實際卻不準藍領、白領階層有不統一的聲音,更不允許你發出不和諧的聲音。仿佛這是黨國的特權:黨叫乾啥就乾啥。黨會給你製造無數困難讓你剋服,當你無法解決時,黨給你解決部分小問題,當做給你的恩賜。他們不會告訴你,解決自己製造的問題是理所應當。而你,也有申訴、表達自由的權利。

從辛亥革命到現在,多少中國人為著自由、民主奮鬥,可他們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卻也換不來自由。

1989年,我從電視直播中,看著在天安門廣場上為著自由奮鬥的先驅。

圖源網路

去年至今,看著香港的青年為捍衛自由付出的代價,也讓我想起了我曾祖父碑文上的遺言:

“先生知事急函家屬及友生備述為犧牲,死無遺憾,惟斤斤然以國魂未蘇,為念其效忠黨國,蓋有足多者,誠壯烈也!

先生廉潔自持,不事家人生產,其子能自立,迫於家國多難無力歸葬,忍痛含悲流落關外者十有六年矣!去歲統一告成,始呈國府奉令給予恤金,井令遺族入遺族學校。

惟道途遼遠反親不易鋮,等同屬民黨志合道同竊念先生,奔走革命垂二十年志之竟殉之以躬而骸骨,羈X,為憾事況,贊揚先烈義不容辭,特哀矜厚賻,集腋成裘俾先生毅魄忠魂永安故土,則後進有所觀感非惟慰死者於九原已也!”(曾祖父當年因追隨孫中山倡立革命被擒,刑場取決)

當自由再一次重臨中華大地時,也許我只會流下眼淚。

But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本文觀點僅代表個人)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