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區教師侵犯學生隱私(三):澄清帖及深層原因探究

作者:Y.M.O

在校方做出說明以及部分家長發出呼籲之後,網絡上出現了一些關于本次事件的澄清帖,學校的微信公衆號下面也出現了一些支持校方或是這位教師的評論。這種操作其實大家都很熟悉,而這些澄清帖以及評論都帶來了什麽,整個過程中各方又有什麽樣的心態,這些都值得去探究一番。

如果去看這些澄清帖與評論,會發現都很蒼白無力。在前兩篇系列文章中有一個問題未被提及,就是這個事件的真實性。筆者不是當事人,不知道現場具體情況,但這些說明、呼籲和澄清帖口徑一致的程度已經讓學生方的真實性在上升,並且幫學生說話或者敘述和官方口徑不一致的情況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刪帖或者降熱搜的待遇。在中共國看資訊有兩個參考,第一是官媒消息反著看,第二就是被打壓的消息都會比較真實,這兩條你照做的話就已經准確了一半。

就像UP主在這篇澄清帖有關專欄中寫的那樣,大家沒必要太關注這位教師和具體來洗白的人,對這A、B、C、D四位同學造成最深影響的是校方、教師和家長的態度以及行爲方式。學校非但不給出滿意的回應和明確的處理方式,還找公關降熱搜,企圖逼受害者認錯、息事甯人。包括校方說明、家長的呼籲以及這些澄清帖,行爲上都可以用“維穩”這兩個字來概括,那麽維穩的原因是什麽,各方選擇同一個方向是否代表各方的原因也一樣呢?

雖然都是維穩,但這些普通的教師家長和中共相比原因還是有所不同的。中共的維穩是因爲對混亂的恐懼,如果社會混亂那就給敵對派系以及外部對手可乘之機了。但普通人的動機就比中共要複雜得多,他們又沒有像中共那麽大的利益要爭,就算真混亂了也阻止不了。就像教師需求一點課堂的秩序那樣,雖然都對混亂感到恐懼,但普通人的恐懼是對于混亂本身,還是說把目光放平常一點,恐懼的是因爲混亂會帶來別人對自己産生不好的觀感,然後自身的社會價值出現的減損?

再深入一些,有沒有可能其實恐懼的是自己不確定想要在別人的生命中扮演什麽樣的角色,帶來什麽樣的生命經驗。因爲就像學生跟教師彼此之間,或者社會上任何幾個身份彼此之間的關系,人們很害怕自己表達的是一個在這個角色上面違背原意的生命經驗,所以人們就會去尋求比如說教師該是什麽樣,學生該是什麽樣,于是去刻意扮演它,然後以爲提供這個權威准則中的生命經驗給對方,就是一個相對來說處理過的或者是打包好的結果。

其實像上面的這些分析對普通人來說也是人之常情,爲人父母都是第一回,很多經驗都需要去學習。但社會中的這個權威准則如果被動了手腳那就是有問題了。對于一個民主社會來說,就算不能絕對自由,一套准則也會提供盡可能多的選項,可能選項沒那麽多,但每一個選項也都顯得四平八穩。再來看中共操縱的社會,不僅選項一個個消失,僅剩的幾個選項也都是包藏禍心。像是中共國的選項當中有一個詞出場率極高,那就是“美好”。

“美好”這樣的形容詞本來是用來形容人的主觀感受,也許你從來不覺得自己的身份或者生活有多美好,更多的人會說“平凡”這樣的字眼,可是在中共的宣傳體系之下你必須要證明你的存在並沒有不美好,這樣美好就變成一個非常大的問題了。你必須要舉證你夠美好,不然就變成不美好,即使你從來沒想過說你要有多美好。這種字眼在使用上面並不會感覺到特別的壓抑,但當別人利用它去強調你身上沒有的東西的時候,這個東西就可以變成某種指控或壓迫。因爲你要不斷地舉證,美好就變成了一個很嚴重的字眼。

回到這個事件,四位學生的行動顯然對于中共國社會來說就是不美好的,而家長與教師或者是害怕也被圈到不美好的那類,或者是害怕這種行動讓自己承受不好的觀感,後續的這些反應也就不奇怪了。中共除了利用美好這個字眼來指控壓迫民衆,另外它的高壓統治也讓民衆缺乏可以累積的生命經驗,坐井觀天自然也會覺得幫著維穩理所應當。

另外從主觀上說不管是社會也好,人的層次也好,即使現在資訊這麽發達,都要開始隱隱約約面對一個問題——你是不是應該開始要大量地累積各種行業或者是各種角色上面對彼此真實的生命經驗。每個人性格不一樣,行事風格或者操作手段不一樣,看待問題的思考方式也不一樣,如果想獲得突破就需要大量地增加真實的或者是鮮明的生命經驗。

而對于作爲普通人來說目前缺乏的其實就是關于生命經驗的累積,好像自己一直都在扮演別人設定好的某種角色。怎樣活出獨特的自我,這是滅共的同時要去思考的很重要的事。


(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責任編輯: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孫行者
校對: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發布:巴黎七星農場 文月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