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18晚:德國漢堡大學納米物理學泰鬥科學家引用閆博士報告發布重磅報告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戰友長江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18/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胡談):德國漢堡大學納米物理學泰鬥科學家引用閆博士報告發布重磅報告意味著什麽?世衛顧問世界知名基因專家也發聲了! 

 

視頻



文字

 

路德: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艾冠胡談,今天是2021年2月18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33。剛才由於這個直播機啊這個要重啟有點問題,所以推遲了三分鐘啊,非常抱歉,讓大家久等了。今天我們看啊,德國漢堡大學,壹個泰鬥級的納米科學家,納米物理學家發布報告啊,說這個病毒就是來自於實驗室,更重要的是漢堡大學的推特官方的網站和官方的推特賬號都在推這個消息,推這個新聞,並且在全世界引起軒然大波。很多人說這個中共壹定會說這個人啊,只是搞物理的啊,怎麽也參與進來了?我們待會深入的來分析他到底怎麽得出這個結論的啊,裏面專門引用了閆博士的報告啊閆博士報告。除此以外,這個為什麽說它這裏頭這個影響力非常巨大,就相當於愛因斯坦說這個納粹就是反人類的壹樣的概念啊,待會我們節目重點說。除此以外,我們還有別的重要的跟大家來分享和討論啊,首先讓這個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博博士好。

博博士:大家好啊,今天科技方面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壹個新聞啊,就是這個NASA的這個毅力號探測器成功在火星降落啊,然後這個降落了以後,火星車搭載的這個相機已經發回了這個第1組照片啊,所有的東西都正常,所以可見這個NASA的這個火星著陸技術已經完全完全成熟了,已經是第2次使用同樣的這樣的壹種吊索技術,然後進行就是火箭吊索這樣的技術來實現這個火星的著陸啊,而且這次這個火星車的這個尺寸和重量都比以前大很多,它的尺寸差不多相當於壹輛家用轎車的尺寸啊,重量超過壹噸,所以說這次的這個火星車安全著陸啊,就說明美國在這個火星探測、火星著陸上已經完全實現了技術的這個重復啊,就是說技術已經基本上就是說成熟了啊。所以說今天就是NASA的這個整個的指控中心也是非常的高興啊,因為這件事情基本上可以說是這個NASA在火星探測上面的又壹個裏程碑式的壹個事件啊,就是這件事。然後另外壹件東西跟大家分享,就是今天美國第7艦隊發布消息,美利堅號這個兩棲戰備群啊,還有和它上面搭載的海軍陸戰隊第三十壹遠征軍,現在正在東海海域執行任務,然後今天特地秀出來的整個甲板上面排的滿滿的這個f35戰機和這個f35戰機在這個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上面起飛和降落的這個鏡頭啊。所以說可見在這個東海宣示武力的這個意味非常的濃厚。

路德:艾麗女士分享壹下。

艾麗:今天跟大家分享壹下歷史上的今天啊,就是今天是2月18日,在歷史上1943年的2月18日呢,在醫院躺了兩個月以後的宋美齡正式的、就是最有名的那壹次演講,就是站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講,邀請、力邀美國參加第2次世界大戰的亞洲地區的戰爭。然後這壹次的演講以及接下來的4個月在全美的遊行演講,最後贏得了美國的這個全國人民的這個民意啊,最後參與了世界大戰,打敗了日本,這是壹個非常有紀念意義的壹個事件。那麽今天正好是1943年的今天啊,正好是宋美齡女士啊這個演講,當時就是在國會山美國的國會演講,然後全國的這個收音機當時啊是在全國進行播出,然後呢接受了172名記者的采訪她和羅斯福總統。所以這是壹個非常具有意義的歷史事件,那麽在現在呢分享給大家,就現在我們講,我們也是在喚醒全世界人民啊,更大範圍的喚醒全世界人民,來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啊。

路德:好,冠博士分享壹下。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第1條要說的是美國佛羅裏達州的共和黨參議員斯科特,那現在重新推出防止臺灣遭侵略法,那麽這個發起人是壹位共和黨的眾議員。那麽他現在重新發起,實際上他就說這個習近平壹心想統治世界,這並不是什麽秘密,同時還批評了這個拜登政府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很危險。而在這個1月20日拜登上臺之後呢,中共對臺灣的這種軍事的這種恐嚇是越來越多,飛機天天闖入防空識別區,所以說現在這個時機,那麽這個美國的共和黨議員提出這個法案,是在堅決和臺灣站在壹起,特別是這拜登在臺灣問題上有可能隨近的情況下。那麽第2個要說的是,另壹位支持彈劾川普總統的共和黨參議員又被譴責了,那麽這個人叫塗米,是賓州的參議員,那麽現在的這個賓州的共和黨主席已經通知委員會成員召開會議以處理並考慮與彈劾投票有關的行為,那麽這個實際上賓州約克共和黨委員會呢,說最強烈的譴責塗米的行為,因為他沒有捍衛憲法以及憲法所這個保障的自由,那麽所以說這個事情就可以看到,現在是這個共和黨內都在紛紛表態堅決的和川普總統站在壹起,這就是說明如果這些共和黨想要征得川普總統接下來和他們壹起在作戰的話,那麽必須得對這個內部要進行壹個改革。那麽另外壹條是川普總統在昨天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他對於所謂這個要不要再參加2024參選總統的事情,沒有明確的回答,他說現在還為時過早,那麽他實際上在回答沒有回到社交媒體問題時,他說想要過得安靜壹點的,並且說正在與壹些人商談他的社交媒體計劃。所以說現在川普總統在政治這方面他沒有明確表示,現在是共和黨急切的需要川普總統支持,所以川普總統就在這兒等著,看妳共和黨是不是能解決麥康奈爾的問題,是不是能解決幾個支持彈劾他的參議員,如果這些問題解決了,川普總統還會和他們合作,好多路德。

路德:胡博士有沒有分享的?

胡博士:好,今天就有壹個分享,就是關於壹個新的變異毒株q677p,這個毒株已經出現在美國,現在有27.8%的路易斯安納的這個人群都是感染的這種新毒株,在新墨西哥是11.3%,那麽大家可能還記得這個毒株,我們壹直說這個病毒是強變異,大家還記得D614G到n501y,到後面到1484k,現在又到了q677p,每壹個新的毒株的變異都是促進這個傳播的,這個變異的話,現在初步的證據是確定它應該是幫助傳播的,但是可能還需要更多的證據。但是為什麽這個病毒壹直是越變越強,傳播越來越快,這也值得我們深思。

路德:好的,我們來看啊這個今天早上我們說啊,捷克的這個大主教、紅衣主教,是吧,明確說了。其實我們今早上也給大家分析了,捷克這個大主教他可是半官方的,這捷克的這個宗教和官方的和總統的這種關系是吧?捷克。今天這個中午,今天中午的時候妳看德國漢堡大學啊,這個壹位物理學家,是納米方面的啊物理學家叫做維森單革教授,在這個天使、他是天使論壇的主席,直接說啊這個病毒,然後呢說病毒來源於實驗室,得出了壹個這樣的結論。他雖然啊他不是搞病毒方面的,但是他是在這個、大家別忘了他組織的壹個這樣的相當於這樣的論壇,別忘了漢堡大學也有什麽?也有這個醫學院。他得出啊、通過各方面的信息以及目前的各種證據啊,發布的各種證據,其中裏面最重要的閆博士的證據啊,閆博士的報告都是這個病毒來源於實驗室。我們首先看看這個漢堡大學這個科學家啊,他是德國的物理學家,專門研究納米科學,他自1993年以來壹直是德國漢姆大學政治教授,在那裏建立了國家納米技術能力中心,已經連續三次獲得歐洲研究理事會的Erc高級資助,成為歐洲第1位啊科學家,還獲得了國際朱利葉斯施普林格應用物理學獎的勞達提獎,他在自旋極化掃描隧道顯微鏡和磁交換力顯微鏡方面的開拓性工作,可以說是奠定了他在這個物理學方面的重要的地位。很多人說啊,這是壹個物理學家,納米的,但是就是壹個物理學家啊,漢堡大學依然把它用官方的網站,把它發出來,病毒來源於實驗室。漢堡大學的官方推特也發出來了啊,雖然他沒什麽同行評議啊什麽,但是漢堡大學,頂著它的這個大學的聲譽也要為這個物理學家來站臺。妳看他的報告,在100多頁的時候大家可以看到裏面,它是壹個詳細的報告,他這個報告,他可不是他壹個人寫的,他是有個論壇是很多人啊,很多人壹起寫的,就整合了各方面的信息來源,應該是相當於給官方做了壹個這樣的報告,這個調查報告相當於第三方,什麽意思呢?就妳這個病毒學家是吧,他們覺得啊這個可能擔心病毒學家,這個或者這方面啊,自己有這個利益沖突,所以呢就專門找了壹個第三方啊不是病毒學家,就相當於啊在二戰的時候讓愛因斯坦去調查這個事情,這概念壹樣的。那妳說愛因斯坦得出這個結論,他沒有影響力嗎?班農先生今天聽到這個物理學家站出來說這個,他說太震撼了,這個影響力,他居然他說比這個天主教紅衣主教說是生物武器影響力還大,為什麽?因為這可是全世界啊首次啊這個級別的物理學,就準諾貝爾級別的這種學家站出來,直接說這個支持閆博士的報告,我們待會深入談啊這個意味著什麽?這個博博士啊妳怎麽看?很多人說啊不是什麽病毒學家、醫學家妳怎麽看?

博博士:對,今天早上我壹看這個消息了啊,而且是在第壹時間很多美國的這個推主和美國的這個媒體就已經開始報道了,為什麽?就是說他是壹個非常知名的壹個物理學家,而且他是搞顯微這個掃描顯微鏡啊,和這個就是納米科技啊這些方面的東西,而且他的這個報告雖然是德文的,但是有非常豐富的內容和非常豐富的論證的過程這些東西的,而不是像反對閆博士那樣,完全往政治和空洞方面去靠。上壹次壹個美國的科學家用的就是說數理分析啊,像這些方面來驗證了這個閆博士的說法啊,這壹次這個維森丹格他用的方法就是另外壹個方向,也就是說是利用的就是掃描物理顯微鏡和這些物理方面的這樣的壹些方法來驗證了這個閆博士的這個說法,因為閆博士的那個報告也是完完全全基於科學的,所以說這些東西都是可以相通的,而壹旦就是說閆博士的報告開始被引用的話,那說明閆博士的報告所具有的這個價值,它所具有的科學價值已經被同行甚至是跨專業的同行所認可了啊,所以說在這點上意義是很重大的。第二就是說這個報告已經被像這個漢堡大學的這個官方的這個網站開始認可進行傳播,所以說從這上面來看啊,就是說這個已經不是完完全全的壹個科學家的壹個個人的這樣的壹個行為了,而是代表了壹些有正義感的壹些科學家和他們的這個學校以及這個學術組織像這樣的壹些力量在後面啊,這是二。第三就是別的先都不說,就憑他能夠勇敢的站出來聲閆博士,這點來說就非常的意義重大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就是現在病毒追責又壹次成為了這個世界新聞的這個關註點,而我們以前在節目中就經常跟大家分析說,壹定會有越來越多的科學界的人士站出來來支持閆博士,從各個角度來分析閆博士的說法,來指出其正確來驗證其正確性,從而把這個中共的這個什麽病毒來自然像這樣的學說,包括WHO這樣的幫中共說話的這樣的壹些組織所說這個謊言給拆穿啊,從這件事情來說的話,這些事情已經是在切割、正在發生,所以說這是壹個非常可喜的現象。

路德:大家知道他是專門搞什麽?搞納米的,研究納米科技。他專門啊就搞這個,高啊,用顯微鏡啊,妳看磁交換力顯微鏡。閆博士報告裏面,是吧?有這個結構,這種結構的形體,特別是s蛋白,se蛋白s蛋白。那就相當於這就是壹個重要的證據,閆博士報告裏展示了這個形狀是這樣,他這個、他寫的報告他不是他壹個人,他說的是壹個小組、壹個小組,等於說就是對閆博士報告裏頭關於s1蛋白這個證據,他們用顯微鏡再看看,我不知道啊,可能有他們的相應的人來核實,發現噢這個就是閆博士的裏頭,不是亂搞的啊,核實了。那他還有醫學院的人,別忘了醫學院的人也跟他說,如果是S1蛋白是這樣的妳們怎麽看?然後他們得出結論就這個東西就是實驗室。但是妳要知道科學家啊他們說話壹定會比較保守,他壹說就是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很大很大,他是這樣的,其實他這個、就是說白了,就是重要的是替閆博士的報告站臺,因為它裏面主要的分析就是基於閆博士的報告裏面的壹些信息啊,這個冠博士啊,妳首先說壹下妳怎麽看,因為是德語的,我不知道妳們都看了這份報告沒有啊。

冠博士:這報告是德語的,這個我是看不懂的,但我只能根據他的這些這個表格內容來猜,和他這個新聞裏,漢堡大學這個新聞裏說的這個聯系起來呢,那麽在我看來,他是應該是把這些很多的這樣的從前到後的壹些證據,都是這個集合起來了,當然裏面這個最重要的證據之壹就是閆博士的報告。那麽他這裏面實際上主要說了這麽壹系列的證據啊,比如說第1個就是說,現在沒有找到中間宿主,第2個是這個s蛋白與人類受體結合良好,並且有這個福利酶切位點和這個特殊的RED,所以這個是是肯定和閆博士的報告是相關的,就是參考閆博士報告的內容。那麽第3個就是說蝙蝠離武漢的距離很遠的,蝙蝠不可能說那麽遠妳就飛到武漢,所以說這個到底是怎麽回事?第4個就是說,妳這個武漢病毒所的這個研究小組,應該是石正麗之前就對這個冠狀病毒有這種基因操作,做這些功能增強的實驗,使得冠狀病毒做的這個更有傳染性,危險性等等,那麽第5個就是說在冠狀病毒大流行爆發之前,這個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存在著重大的安全缺陷。那第6個就是說2019年10月,當時是有這個新聞說是有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年輕科學家首先被感染。所以這裏面主要是說了這麽壹些事情啊,所以我覺得他是這個集合了很多很多的證據,當時科學方面就包括了這個閆博士的報告。所以這事情就可以看出來,中共雖然在這個科學界盡力打壓,用藍金黃的人,用它藍金黃的這個專家和平臺把這些聲音都壓制,但是閆博士的這兩篇報告,尤其第1篇報告已經有100多萬的閱讀量和70多萬的下載量,那這些下載的人他肯定都是很大壹部分是真正讀懂了。那麽在科學界,雖然說之前的說病毒是實驗室發聲的人不多,但是看明白的人很多,只是說發聲了沒有,但是這個信息在下面絕對是私下裏很多人在傳,在這個研究,當越來越多人達成共識之後,當這個真相再也蓋不住的時候,這些人、大部分人是有良知的,他會想去把這個聲音傳出來,那麽我相信這位這個納米科學家教授他自己也許有壹些這個生物學的相關背景知識,我覺得另壹方面他背後也肯定有很多的生物學的科學家這個和他交流,告訴他是怎麽回事,最後就是在他自己得到各方面的驗證,得到各方面的這種數據啊這個信息的支持後,他看到真相,那麽由他站出來把這件事情說出來,那就是給閆博士的這個報告,還有壹些其他的這種資料和證據來背書,就是來自實驗室。

路德:艾麗女士妳怎麽看?

艾麗:我想先說說這個漢堡大學的地位和這位物理學家的地位。大家要知道這個所有的衍生的科學,包括工科其實都在這個理論科學基礎上,而漢堡大學他在國際的理論物理地位和數學都是數壹數二的啊,是非常厲害的,這個在理論物理上,所以他的這個大學出了多位的物理學的這個諾貝爾獎啊,然後呢,他在、妳看在早期最早期的時候,做物理裏邊要做加速器,做電子對撞,當時都沒有這樣的設備,最早的這些設備都是由漢堡大學開始做起來的,壹度擁有全球最先進的這些加速器。所以我們看到,他這個到現在漢堡大學、在理論物理、在高能物理、在天文學光學量子科學等都是世界最領先的。那麽這樣的壹個理論物理學家,我不知道大家怎麽認為,因為這物理學和這個數學,其實在這個科學界裏是壹個最基礎的壹個類似於基石的。這樣的最牛的大學裏邊的這樣的物理學家站出來啊,就是諾貝爾獎級別的這樣的人站出來,然後來牽頭做這樣的來驗證,應該講因為觸類旁通嘛,他這個跨行業,當然他也有醫學,其實很多東西都是很類似的,他來做研究,然後他們站在這樣的壹個高度上來做研究,來分析這樣的壹份報告,我覺得他就有點像剛才路德講的,好像愛因斯坦站出來說這個事情就是這樣的,是具有非常不壹樣這樣的意義,因為他的這個地位,學院的地位,科學家的地位和這個團隊,還有他們的能力和他們的標準都在這裏,他們來去做驗證,然後來為這件事情來站臺,對閆博士的這個大加誇獎,然後來支持閆博士的理論。我覺得這個意義特別的重大,這就是在科學界建立豎起了另外壹個大旗,這就是追求真相,以及以他們的地位,在科學界裏的至高無上的地位來支持閆博士,來說這就是符合科學的,就是這樣的,經過他的推理驗證來能夠證明閆博士的這壹切,那我覺得這個將來可能就會、因為有這麽高的位置的人已經站出來了,可能會有更多的科學家會站出來,因為這對於我們普羅大眾像我們戰友們都能聽懂的這樣的壹個級別的話,我相信對於這些高智商的這個物理學家們或者其他學科的學家們,更不是壹個難題。當然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醫學界的人站出來,所以我覺得這個意義特別重大。

路德:是啊,我們聽聽胡博士妳怎麽看?

胡博士:首先大家不要看他只是這個物理學家,因為這個漢堡大學其實最厲害的就是物理學,它壹個系就5個諾貝爾獎,然後物理學家,其中有壹位我估計所有人都知道就是寶利,寶利不相容原理,咱們中學都學過寶利不相容原理就是漢堡大學的,大家就知道他這個系裏的這個地位。第2個再說壹個人,大家都知道陳景生就是漢堡大學畢業的,這算中國少有出現的頂級數學家。然後再講回到這個事情上,其實這位教授啊,他壹個人的引用差不多就三萬七八千,他大概本人就發表了將近800篇論文,壹個人呢,壹個人,妳就知道這個人是壹個怎麽樣的超級牛人。然後就講他本人,雖然不是搞病毒的,但是呢這就是問題所在啊,他所用的就是常識,就是說他把這些用科學的方法去分析所有的證據,他其實從2020年1月份就開始收集證據,到年中5月份的時候就發過壹次中期報告,但是因為那個時候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很多實驗室相關的東西還沒有出來,所以那個時候他並沒有得到非常明顯的結果。但是壹直到2020年的12月年底的時候,他又出了另壹個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這份報告,這份報告他1月6號本來要發表,但是他先選擇在科學圈子裏轉壹遍,。咱們都知道愛因斯坦,其實愛因斯坦是在德國科學家圈子,去讀這些他們當時的壹些科學史妳就知道,在科學界在德國的科學家他就有個什麽酒吧文化,就是這科學家是有圈子的,在圈子裏面,我們先把這些理論先拿出來討論壹下。妳就像那個薛定諤當時討論的時候,嗯,當時就發現了有人說,唉呀,這個搞光學的波粒二象性的東西,要不然這個老薛沒什麽事,妳去看看吧,老薛就拿著論文上山了,上山下來就拿了壹個諾貝爾獎。其實這個他們也是把就是關於這個實驗室來源在這個他們的學界裏面進行了討論,大家現在看到這份2月份發表的,是他們在他們這個科學界圈子裏,這就是剛才路德說這個圈子裏面到底有什麽我不知道,這可能不僅僅是漢堡大學醫學院,很可能是有其它頂尖醫學院的學者都在,妳想他自己是物理學的,他難道不去找幾個醫學院的頂尖人去討論嗎?他自己說的,他的這個科學的這個圈子裏面他先討論了壹下,然後最終把這個東西發表出來。其實這個就是原因,為什麽漢堡大學把他作為支持,用漢堡大學的推特把它推出來,因為我們現在想,妳現在在美國,妳不要說用某個大學推特,用大學某個系的推特他可能都不敢推這麽壹個東西。但是他現在他是用漢堡大學用整個大學的推特就推出來,然後緊接著,我們看到這些歐洲、他們之間互相非常高度信任,妳知道那個法廣立刻就給妳報道,而且緊接著下邊報的就是壹個、緊接著就是他們今天、明天可能就多幾個小時就報道了這個美國這個WHO的頂尖專家寫的,請不要再說這件事來源是陰謀。漢堡大學用壹個大學機構,這是迄今為止我們現在看到的唯壹的大學機構,有1後面就有無數零,漢堡大學壹上推妳馬上其它大學,哎,原來我不願當出頭鳥,但這個漢堡這麽牛逼的大學都已經出來了,那我為什麽不行?有事妳找他,妳想想後面就不停的就有大學啊,妳想想這樣轉的時候,有多少科學家是同意了他才能發表?如果這個在這個圈子裏面是90%的人都說是假的,妳覺得他還會把這個東西登出來嗎?妳覺得法廣還會登出來嗎?這些都是無聲的力量,只是現在大家把東西發出來,因為說句不好聽的話,這東西政治不正確,沒人支持妳。然後我最後再說壹遍是關於德國,今天上午的時候這個路德先生講到了捷克,告訴大家在二戰捷克有反抗的傳統歷史,德國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限制方面他們是有歷史的,大家知道這個氫彈核擴散和氫彈大規模殺傷的範圍,當初18位諾貝爾獎得主,其中就有壹位是這個,來自於這個據說是來這裏的漢堡大學的壹個簽名人,他那個就是哥廷根宣言,這就是德國人接觸的,德國人有限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的傳統,現在又是這樣的壹位專家大學提出來站出來,全世界第1個站出來,為這件事情來證明這不是陰謀論,包括美國現在這個所謂的這個WHO高級顧問,這不是陰謀論。那麽首先,他把障礙壹旦打破,很多人就可以出來討論了,原來大家不敢冒頭,現在說,哎,他來說都行,那為什麽我不能說呢?那就會有更多的聲音。然後最後壹個我想跟大家講的,大家如果細心去翻壹翻他在裏面討論的證據,石正麗的大篇大量的論文他都在裏面討論了,還有皮克達紮克的論文,但是他還有很多包括騰訊把那個武漢隱瞞死亡人數的那個數據,他都把那個東西放進去作為他的證據參與考慮了,大家就知道壹點,大家平常泄露就是從國內泄露出來的很多信息是能夠看到而且能被這些科學家這些拿去去進行參與的證據進行的去討論,包括那個當時騰訊的時候路德爆料壹閃他的那個人數,死亡人數的隱瞞的問題,包括這個這個W什麽紅艷琳啊失蹤這些問題,他都把他參與到討論裏面,都會作為他的潛在證據,那未來他還有很多證據····考慮包括那個US write to know這個網站裏面暴露的大量皮特達紮克串連和這個,這些證據他還沒考慮呢,還有很多其他的證據他都沒放進去的,我現在光看他看見的放進去的證據應該是閆博士平常告訴我們的可能是,我覺得得個十分之三,十分之四吧,他已經得出這個結論了,那還有十分之七的證據,如果慢慢都放進去了,我不知道他會得出什麽結論,好的。

路德:妳看著這個他這論文裏頭啊,他這個報告裏頭,87頁Limeng Yan,是吧,然後101頁啊,大家在壹搜就是引用,兩篇報告都引用了啊。裏面專門講的,專門講了這個閆博士的報告裏面啊,這個大家可以去自己去驗證了,剛才這個胡博士說的太好了,就是這樣的啊,這雖然是跨學科,但是他畢竟他也是江湖上有地位,他不敢隨便站臺啊,他知道他這種隨便站臺,站錯了,壹定是成笑話的啊,會被別人抨擊的,是不是啊?更重要的,(博博士:對)誰也不知道他背後到底代表誰,因為他是現在是德國科學院的院士,然後他還是他關鍵還現在是哈爾濱工業大學的榮譽教授。所以對中共CCP的這種啊假、惡、醜,他是很了解的,所以他這樣的人他敢站出來,真不知道他的背後到底是什麽力量?誰敢去輕易批他,就跟那個今天早上那個捷克大主教也不知道他背後到底是代表誰,所以壹般這些啊,妳想搞納米科技的,那那跟軍方我跟妳說絕對不是壹般的關系的,搞物理的,就跟那,妳去看看那個之前那個愛因斯坦,是吧,後來包括奧本海默,是吧,(博博士:對)搞那個曼哈頓計劃,面上他就是壹個啊大學的教授而已,實際上美國給他,美國曼哈頓計劃他就是負責人,他搞原子彈在那裏幫美國軍方,表面上他就是壹個大學教授而已,所以這些牛人,妳真不知道他背後到底是什麽,什麽背景?什麽力量?因為他是真正的牛人,真正的,他敢站出來,我告訴大家,並且還關鍵不是這個學科的,他敢站出來。妳想想這背後是啥概念啊,博博士妳說說啊。

博博士:對,這個他敢站出來這壹點其實非常重要啊,大家先不要關註這個東西的這個啊其他的東西,我們先著重壹點,就是說大家可以去這個漢堡大學的這個官方推啊,(路德:對)這個推,這個推特呃···不是推特,就是官方這個新聞發布新聞發布的那個那個文章啊,(路德:對)結果呢,到最後上面說的是他說這次這次這次出版的這個目的是激發廣泛的討論啊,尤其是在這種所謂的病毒功能獲得研究的這個倫理方面的討論啊,這個大家壹定要記住他這個目的是什麽?就是跟我們以前說的是壹模壹樣的東西,就是說對於病毒的這種功能獲得的研究對於人類倫理這些方面的東西是不是我們現在把他放太寬,對吧,他說這種東西會使病原體對人類更具有傳染性危險性和致命性,然後該研究的作者說,這不是壹小撮科學家的事情,而必須成為人類公眾辯論的主題啊,這是這篇文章和這次這個新聞發布的目的,所以說我是覺得這個啊科學家和他背後的這個力量,真的是要把這個病毒來源以及這個病毒為什麽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這件事情要搞清楚,尤其是在這個病毒的這個功能獲得研究方面,是否中共因為罔顧人類倫理而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情突破底線的事情啊,所以說這點上面這個意義其實非常非常的明顯,而他已經說清楚了,這不是壹小撮科學家的事情,就是說這不僅僅是研究病毒的這些科學家的事情,而是應該成為公眾辯論的主題,所以我覺得這點其實非常的重要啊。路德。

路德:是啊,更重要的,我們看這個啊,妳看啊,世衛顧問世界知名的經學專家,拜登的啊,說拜登的團隊的人啊,他壹從開始從壹開始就認為新冠病毒之前是可能來自實驗室,而世衛調查團令人震驚的中國之行,使他更使得堅信病毒來自實驗室,這是壹個法國的啊,就專門對他進行專訪,叫做Jeremie,啊,看到沒有?他這個是這絕對的這個這個法國對他的采訪啊,也說這世衛。他堅信這就是來自實驗室,今天壹天啊,除了捷克大主教,還有這個德國知名的啊物理學家,泰鬥級的納米方面的,然後再加上這些知識界知名的基因學家都說來自實驗室,艾麗女士妳怎麽看啊?

艾麗:對,這個就是,其實WHO的這個反作用力已經開始在發酵了,已經開始在發聲了啊,就是說他做的太過了,左輪打到頭,然後就是完全是站在中共的這壹邊,然後還不披露數據,中共也不把數據給who,所有的調查都是拿······,中共洗壞了的腦殘嗎?肯定不是的,所以我覺得從今天的這個反應來看啊,特別是從早上的捷克的這個大主教,我們看到這壹次的運動,從2020年起至去年三四月份的時候,就已經有緬甸的這個這個主教,緬甸的主教已經站出來了,說這個病毒是有問題的,也是說它是壹個人造的。那麽壹直以來都是站在最前沿的,我們看到宗教界的這些大主教站出來,然後接下來我們看到科學家,這些最有影響力的科學家哦,然後現在剛“`剛才說這個這個整個的是對WHO的這個認證的所有的否定啊以及就說這就是來自於實驗室,為什麽?這我們也想,我也想說。這其實閆博士的報告100多萬次的下··下載以及這個閱讀啊,是,這可能是更多了,幾百萬次,那麽在科學界裏,所有的科學家和平民都可以看,那這個發酵的力量,驗證已經有足夠多的時間讓大家去驗證,去研究,去組團、去討論,那麽現在已經把它拿出來了,現在大家看到,這就是這個巨大的我們所有的戰友在閆博士的這個帶領下推動這個病毒真相的這個作用現在已經開始發酵了,那麽在WHO的反作用力下,那麽會有更多的人迅速的站出來,我覺得這就是可,這就是真相的力量,當然更多的有良心的科學家還會站出來,在不同的行業都會提出來,因為這個實際上剛才胡博士講這只需要科學常識,妳只要有科學常識妳就可以去推理,妳就可以去讀懂它,然後妳就可以站出來,用妳的力量來去驗證啊,我覺的是這樣的,這樣,路德。

路德:妳看這個 Metzl啊,妳看啊,他是,是吧,他之前是克林頓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多邊和人道主義的事務主任,然後先是壹直是喬拜登領導的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副參謀長,他,問他啊,他壹開始就認為病毒來自實驗室,問他為什麽?他說我是世衛組織的顧問基因研究專家以及對亞洲十分了解的專家。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什麽來自實驗室,因為我知道如果因冠狀病毒傳染引發大規模傳染,那麽病原地應該在蝙蝠出沒的中國的熱帶地區啊,而不應爆發在武漢這樣的大都市,這裏是大陸性氣候,離蝙蝠等動物都十分遙遠,這裏的居民也沒有人吃蝙蝠,另外我對中國十分了解,曾經撰寫了研究東南亞古代歷史的論文,我知道中國政府是壹個不可信任的政府,對他們來說,編寫歷史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支柱,編寫歷史,2003年非典時期,正如2019年年底那樣,他們首先想的是如何掩蓋事實,政府刪除了····的。這個德國漢堡的這個科學家啊,說拜登政府也這樣說。

路德:是的,因為中共他這樣的計劃呢,是這個藍金黃全世界的這個科學家,當然他成功了這個比較多的,藍金黃了很多人包括這些冠狀病毒圈的這些人等等,但是呢,問題就是他藍金黃不了大部分的科學家,那麽他也不能全部藍金黃所有的頂尖科學家,所以這就像這位漢堡大學物理學家,他實際上就像他自己在這文章裏寫的,說,他這個是壹個圈子的問題,就是說當妳的這種真正的有正義感的科學家在鐵壹般的事實面前都忍不住都雖然不敢明著站出來,但是都在私底下進行討論,那當這種真相傳播的時候,這個就是壹股壓不住我的力量,那麽現在漢堡大學的這位科學家站出來了之後呢,那麽又是在這件事情上把民意又升高了這個壹層,因為之前實際上從這個爆料革命開始推動閆博士這個出來傳播真相,包括上福克斯和各大媒體等等這個實際上已經把民意推動的已經到了非常高的地步,那這個民意的壓力高到任何壹個政府都不可能說就和中共說把這病毒算成來自自然就算數了的這樣的程度,所以這也是為什麽現在就有這個拜登身邊的人,這個人他之前就是拜登身邊和拜登壹起的,那他絕對是可以代表拜登本人或者說拜登政府的這樣的意見,他在接受采訪的時候呢,他雖然說是實驗室泄露,但是這個從這個說病毒的本質上來說基本上已經夠了,因為這東西確實是生化武器,但是妳如果壹個政府宣布他是生化武器的話,那絕對是在政治各方勢力都協調好,所有人都這個做好準備說生化武器接下裏怎麽辦的情況下才會說生化武器,那麽現在這明顯是這個各方面,現在還在較量當中,所以說他絕對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說生化武器彈,所以說他中間找了壹個這種所謂的實驗室泄漏這樣的話,實際上他這裏面意思就····了就是我不接受妳這個中共和WTO所出來的這個自然說,那麽也就是說他把這壹個用來這個用泄露說來自實驗室來去這個壓下去,或者說平衡壹下這個來自民意的這樣壹種壓力,但是另外壹方面當這個真相越來越這個被被更多的人站出來曝光的時候,當這越來越多得像漢堡大學這個物理學家站了站出來的時候這個壓力拜登這邊壓力就越來越大,那這個壓力越來越大,他只能把這個壓力又轉嫁到給中共去,因為妳中共內部必須給我壹個說法,讓我壹個臺階下,把這件事情把民意給平,所以這壹切到最後都會加劇中共內部的這樣的壹種內鬥的情況,所以說我們在接下來這些過程中就可以看到,無論是中共和世衛組織怎麽演,拜登這邊他絕對不會認妳來自自然,他能做的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不是說這個,說這個,有可能是泄漏,這實驗室那麽我們還要繼續調查、數據不夠等等,等等,然後在這樣的壹種情況下呢,繼續可能是要往下拖壹下,等壹等,看看中共內部有沒有變化或者有沒有壹些更好的機會來把這個事情解決,所以說現在美國政府它最多也就是拖,但是他絕對不可能說把這個事情就和中共這個自然說壹樣就把這事情平了,好的,路德。

路德:好,看看,我們這胡博士怎麽看啊?

胡博士:我我是這樣看的,這個,其實他那裏面有壹句話就是說他說WHO這次的調查突破了底線,這個什麽底線?就是對他們來講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跟妳撒謊,妳就撒過界,就妳就說是想搞這個競標,玩手競標妳別玩砸,其實這次就玩砸了。妳,因為這個今天其實還有壹條新聞,就像這皮特達紮克講的說啊可能有壹些中間宿主,還有壹個什麽呢?就講了個鼬獾,然後這個鼬獾呢,····他的這個邏輯是怎麽樣?大家聽壹聽,妳們不壹定是病毒學家,妳們用妳們的常識聽壹聽,他說我打開壹個冰箱,看到了個鼬獾屍體,我檢測了壹下,發現這個這個沒有病毒,然後我覺得這個這個東西可能能傳染,所以我認為它就是中間宿主,大家聽完這句話妳聽完這話不覺得邏輯混亂嗎?噢,妳隨機打開壹個冰箱看到壹個屍體,還沒有病毒,妳覺得它就變成了中間宿主,然後就要開始大規模調查這個動物,這這誰叫做沒有科學證據就瞎胡猜,那是我嗎?還是妳呀?這是不是這是其壹,其他的他說懷疑兔子,這個兔子妳就更沒法說,妳壹方面說妳這個這個這個爆發,那如果是兔子的話,武漢是兔子多還是怎麽回事?武漢又不是大量吃兔肉的城市有什麽地方,妳想想我們再反過頭來,這位德國的這個教授,這個德國教授他雖然不是搞病毒,但他說了壹句話符不符合常識?他是這麽說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並不出售他們所聲稱的那種蝙蝠,而那種蝙蝠也不是武漢常使用的壹種動物,而武漢的的確確有這個病毒,最大的這個儲藏室在全中國最大的儲藏室,而這個儲藏室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妳說從常識上來講的話,雖然妳們沒有生物學博士學位,妳覺得小學學位我覺得只要妳們正常也就會想明白吧,是不是這個道理。然後再說回到這個WHO的這個報告這個事情上,WHO這個這個專家他說他剛開始的時候就懷疑這個病毒來源,但是我們壹開始沒有看到他發聲,對不對?他可能心裏早都這麽認為,但是他從來沒有發聲,這就是壹個叫做破窗,這就是壹開始的時候破窗效應,就這麽壹個窗戶哪裏都沒有打破,就沒有人會去把它打破,但是只要有壹個人把這個窗戶打破,後面就會有很多人陸陸續續往裏面扔石頭,就是所有的窗戶都會被打破,閆博士就是第1個把窗戶打破的人,妳要想在這個去年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閆博士說出這些她的這些言論提供這些科學證據的時候,她背後幾乎沒有,我可以說我沒有看到,雖然這些人他說他們早就已經這麽覺得了,妳包括這個福奇還說呢,他說他在序列發表的第2天他就決定這個病毒了不起,必須要趕快研究疫苗,不知道他竟然這麽這麽這麽淡定,為什麽不警告美國趕緊封閉國門,是不是?但是誰都想現在站在站在站在歷史說未來啊,他們都要說,唉呀,我馬後炮誰不願意說,但是問題是就是說大家可以看到我壹旦開始有人,比如說像漢堡大學像漢堡大學的這位學者,漢堡大學這個人把事情說開了以後,我相信像Jeremie Metzl這樣子的人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大家後面可能會看到許多的人都會站出來說我壹直都認為這個是來自實驗室,其實科學界裏面除了像Rasmussen這樣子的人出來點名跟閆博士對著幹,***Malik,Malik全都躲在背後,就因為他們懂,他知道這個東西永遠瞞不下去的,所以他們,只是他們不願意出來擔壹下這個千古罵名,Rasmussen這種人無所謂了,他已經感到可能他覺得他就要到頭了,他就要這麽去說,所以我我想可能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Jeremie Metzl的這樣子的Jeremie Metzl這樣子的人出來。

路德:妳看這個Jeremie Metzl啊,這個啊,他說記者問,您不擔心會被認為與特朗普同流合汙嗎?因為他是拜登政府的人啊,他說我是壹個積極進步主義者,我壹生都為捍衛人權而奮鬥,我並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很遺憾,是他最先提出了實驗室的可能,並且以此掩蓋其政府在諸多問題上的失敗,但是特朗普提出的並不壹定都是錯的,所以啊這個妳看啊這這這裏頭有意思啊,所以說啊,這個Jeremie Metzl啊說的,所以這個病毒來源的真相的事情,跨越黨派跨越政治,是吧,所以說啊,現在之前別人說這特朗普在這個事情上說來自實驗室,目的就是掩蓋其啊政治上的諸多問題,說白了就為了大選,現在川普總統不做總統了這個事情反而左派全部都在支持,左派,但這個漢堡大學德國絕對是大左派,左派大本營,漢堡大學應該也是左派大本營,所以這些科學家現在妳看這拜登政府都都占知了,很多人說為什麽不直接說生物武器?捷克大主教現在都說了,接下來會壹步步都會說,大家飯要壹口壹口吃啊,這些人已經說來自實驗室就已經很了不起了,左派這些人啊,是吧,現在納瓦羅到現在都還沒說是生物武器啊,在至少在公開場合,他在這個采訪,咱班農也沒說啊,我記得班農也沒有說是不是?沒有明說這個,所以這些東西,等到他們意識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這個生物武器就超限生物武器,壹定,最終他們會認可認可的,因為就等咱們閆博士的這個理論報告啊,理論基礎的東西出來,戰爭5.0的這個理論概念,這個壹定要出來,出來他們才會意識到啊,原來是這麽回事,是不是原來這個中共這麽邪惡?這個博士妳怎麽看?博博士。

博博士:是的,是的,這個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壹步,就是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很多很多的這個有識之士和很多很多的專家都已經站出來,而且我們曾經在節目裏面討論過,因為川普總統他在上臺上的時候,他是壹個非常非常爭議人物,對吧,他爭議人物就是說有人特別喜歡他,有人特別討厭他,而特別討厭他的人,會討厭他所說的壹切東西,比方說羥氯喹,對吧,比方說,那個病毒是那個實驗室產生的,比方說他說的很多東西不管對不對,只要是川普總統說的他們就討厭,而且這些人裏面有很多是左派,大家也知道,這個大家是,在美國大家有壹個說法就是說這個左派的這個這個基本盤啊,四大類人,無知少女啊,無產階級,知識分子,少數民族和女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大家知道知識分子是大量的這個左派是知識分子啊,所以說知識分子裏面他是很多人對於川普是逢川必反是經常的事情,(路德:對)但是現在呢川普總統他淡出視野以後,反而讓這些知識分子開始理性的去思考這件事情,(路德:對對對)所以說這裏面這點上面,這件事情,而不是說因為是川普說的所以要反對他,川普現在已經不在這個這個這個漩渦的中間呢,而這個中共他還在漩渦的中間,是吧,(路德:對)所以說這個時候就有意思了,這個裏面就說很多東西開始在,大家開始從這個理論的方面而不是從政治方面討論的,我們很快就就看到,不管是說啊,這個對吧,閆博士她開始站出來的時候是因為和····先生的合作對吧,這東西說是極右怎麽樣,但是我們要看她的這個理論,其實他所說的內容是什麽,而現在我們可喜的看到,有很多很多科學家開始意識到這壹點了,並不是說他說這個話的人是左或右他就代表什麽東西,妳要先看這個話這個理論,這個論點論證它對不對,所以說現在有很多科學家已經開始把這個病毒的這個來源和這個病毒這個到底怎麽壹回事,已經開始和政治都分開了,所以這點上面對於我們對於病毒追責來說,這是壹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們要不管他是左還是右都先不要管,撇開這個政治不說,我們就是要搞清楚這個病毒是怎麽來的,這個病毒它到底閆博士說的這個東西是不是有道理的,是不是能夠站得住腳,我們現在已經可喜的看到,很多科學家都已經意識到這壹點,都開始說病毒的實驗室來源非常非常有確鑿這個理論依據這個實證的這樣壹些邏輯在裏面,所以說我們可以看到後面會有更多科學家越來越多的科學家來驗證這件事情,這是壹;第二就是中共這個這個WHO武漢的這場這個政治秀啊,真的是bad fire呀,就是說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搟面杖了。為什麽呢?玩的太過了,因為大家要知道WHO······都知道他是中共的走狗,但是他畢竟是科學家,大家也都頂著科學家這個面子,妳竟然能在這個時候把這個壹些科學家,所謂的科學家擺在臺上當壹幫布偶當壹幫小醜壹樣的去調戲,妳會讓所有的世界上的科學家,都感到這個侮辱,是吧,並不是有幾個科學家可以被中共說所擺布,像皮特達紮克這樣的人,但是很多科學家說我們跟那些人是不壹樣的,我們這才真正的科學家我不是像皮特達紮克那種被中共那樣擺在臺上當木偶的人,所以說這個時候會引起很多的真正的科學家,真正的科學行業的人的反彈,而且現在川普的這個極左或······這些東西已經不是壹個重要因素了,所以我們會看到在後面更多裏面不管是左的還是右的各個政治層面的這些科學界的人士站出來來驗證這個閆博士的這個啊理論和實踐的這個正確性啊,所以說我覺得這是以後會發生的事情,好的,路德。

路德:好,現在其實啊,這個,壹個是實驗室來源啊,更重要的,關於這個超限生物武器,很多人說啊這個還有壹段路是不是,但是我們首先看啊,給大家看這個資料,這本書,大家知道這就是,我們這個戰友把它翻譯出來,這不是那本書啊,不是那個什麽這個人制人這個基因武器這個,這是他引用的美國的壹個上校空軍上校寫的,就是說啊基因工程技術在生物戰和生物恐怖主義中的應用,下壹代生物武器,當時啊這個徐德忠說這本書描寫的是叫做,這個雖然是下壹代,但是呢,咱們中共搞的叫做當代基因武器比他還牛啊,但是我想引用這書裏頭的壹些內容給大家看,什麽東西啊?這書裏頭啊,這個編者的人,他講前蘇聯的生物戰的計劃,這裏面有很多信息啊,我們在今天未來壹定會壹點點,這就告訴大家爆料革命啊的重要性,他講前蘇聯的啊,妳看啊,看到沒有?他說前蘇聯,1989年10月,來自蘇聯方案內部的第1個主要消息來源壹個什麽什麽博士叛逃到英國,看到沒有啊?帕薩奇尼克博士叛逃到英國,他是蘇聯最高級的微生物學家,也是生物武器這個超純生物制劑研究所所長,他描繪了描述了蘇聯計劃中生物研究和生產設施的廣泛組織。除了證實蘇聯有壹項違反1972年生物武器公約的進攻性生物武器計劃以外,還透露蘇聯有壹項廣泛的基因工程計劃,旨在開發西方無法抵禦的新型生物武器,什麽他研究的首要任務是提高鼠疫和士拉菌的殺傷,看到沒有啊,就是通過洲際彈道導彈和戰略轟炸機攜帶鼠疫、炭疽和天花,這是壹個叛逃的,他當時。1992年,壹位曾在什麽什麽實驗室啊在前蘇聯的壹個科學家也叛逃到了英國,他壹直處於臥底狀態,代號為”Temple Fortune”。完全證實了之前那個叛逃的科學家的說法,然後向英國人提供了,然後這個這個30個月內蘇聯生物武器工作的最新進展,戈爾巴喬夫曾於1990年下令,終止生物武器計劃,這是。1992年末,這個剛才那個叛逃後不久,又壹位博士成為俄羅斯生物武器計劃的第3個叛逃者,看到沒有?說披露了蘇聯前蘇聯長期研究各種生物武器,包括什麽欺騙啊秘密計劃以及該計劃的未來方向,看到沒有啊?坦言蘇聯生物學家在20年代60··, 20世紀60年代,70年代就利用遺傳學和基因操作生物武器感興趣。當時1973年勃列日涅夫總統制定了“酶”計劃,以實現生物武器計劃的現代化,看到沒有?這是1992年叛逃的。令人震驚的是啊他們前蘇聯壹直在搞這個基因工程研究,然後他還說和其他國家分享生物技術,哪些國家?俄羅斯為東歐、古巴、利比亞、印度、伊朗,伊拉克和其他國家科學家講授基因工程和分子生物學課程。在古巴附近設置了壹家制藥工廠,專門生產這種基因武器。就剛才說的幾個叛逃的,看到沒有,叛逃的科學家後來被披露了。當然這裏頭說的是前蘇聯的生物武器,中共說的是要超越這個叫當代基因武器,啊,他這個基因生物武器都是什麽呢?都是用導彈啊,什麽什麽方式把什麽炭疽啊或者把什麽這個鼠疫呀怎麽用導彈傳到對方射到美國去啊,如何進攻美國進攻歐洲大陸,它是壹個這個概念。這我想說的,妳看,這幾個前蘇聯的叛逃人員,專門的科學家,專門研究的人員叛逃,成了壹個重要的前蘇聯的壹個罪證,證據,是不是啊?所以說中共的妳覺得會沒有這些科學家叛逃嗎?所以閆博士就是證人,告訴大家明白嗎?所以圈外的人都是實驗室實驗室,閆博士說超限戰、超限生物武器,並且還有那本書,大家看到沒有?那本書,明確說了就是要研究和平時期如何放出這個玩意,當代基因武器,讓對方的經濟、政治、軍事徹底崩潰。所以說,這裏頭要兩步棋走,壹步棋,就是這病毒的各種分析啊,從科學角度;第2步,那就是什麽?就是,妳看,叛逃·····都屬於情報口的臥底狀態啊,招些什麽人呢?這兩個東西,無論哪壹項這都是爆料革命,特別是第2項,文貴先生說的啊,對吧,這個咱們墻內的多少戰友,多少盟力量,會定義不了嗎?中共為什麽最怕的就是文貴先生,2017年又讓孫立軍又讓劉彥平,因為他知道,他不知道文貴先生到底在咱們內部的體系裏,有多少人是他的,為什麽我們之前說啊,怎麽這個什麽軍事研究院研究員的什麽這個搞這個搞病毒的突然心臟病死了幾十個,為啥?為啥死了幾十個,就這裏這本書裏寫的,叛逃,壹旦叛逃。就是壹個罪證,最重要的罪證,所以這就是所有的邏輯鏈,大家看明白沒有?看明白了,現在實驗室來源,現在科學界都已經在已經醒悟了,至於說好多人是不是超限生武器,第壹理論上咱們活動給他。建出了,第二壹定有情報有叛逃的,據我了解都有啊,壹個兩個三個幾個往上壹驗證總共能跑得了嗎?這個艾麗女士。

艾麗女士:就是說這個我們看到這整個的這個過程,妳看到現在走到,我覺得現在提出戰爭5.0的這樣的壹個模式太有必要了,我們這兩天其實這幾天來路德社就壹直在講這個戰爭5.0的模式,這就是為什麽西方很多的軍情部門它在界定這個是生物武器的時候他不能給妳界定為什麽,因為他們的那個概念就沒有他們的理論裏,就沒有這樣的壹個概念,他們做事壹板壹眼的啊,沒有這個理論我就沒有界定的依據,那麽這個時候就說中共推出的戰爭5.0,包括剛才路德講的這本書裏,他是說新時代的基因戰爭,現代基因戰爭。中共認為自己最牛的就是已經超前引導了戰爭的模式,或者說改變了戰爭的模式,在和平時間,和平時期通過壹種完全顛覆戰爭概念的壹種戰爭模式,取代就是來征服這些國家,然後讓他們在談判桌上題就是退步啊,然後。對中共的這個進壹步的談判,全方位的經濟政治各方面的介入,在這個國家的介入呢,或者在這壹個地區的介入呢,能夠有更好的砝碼,這個就現在完全這個病毒這個事情就可以是壹個大演練,或者是他其實是實操,也許他沒有做好準備,但是他已經實操了,或者是他已經做好準備了,所以我覺得這個理論上中共已經完全有了之前的那個人傳人非,非典型的這樣的壹個這個生物武器,以及剛才路德說的,其實還有更多的書,我們的爆料革命的戰友都在積極的挖掘這樣的書啊,就是中共軍方的這樣的書,我們大家也歡迎大家來提供這樣的料,然後呢,卻更多的理論依據就可以看出中國的壹直是在研究,而且是很早就已經在準備了,如果壹旦提出戰爭5.0西方能夠接受,這其實就是中共在幹的事情,我相信這種全面反擊,是根本是天上掉刀子似的,完全下刀子壹樣的會對她追責,所以不僅僅是像現在的我們看到的這個剛才這個叫Jamiemaze。他既是拜登的,他在政治上不持川普,但是在事實面前他最後提出了壹個意見,當然我覺得這是對拜登政府非常嗯重要的壹個意見,也許以後會采用,他就是說對聯合國來講這個概念的定義,如果他是實驗室泄露以及最終定他是非法,那麽這是壹個對聯合國的巨大挑戰,他們應該做出嘗試,或者是說美國應該提出做出嘗試,然後賦予聯合國足夠大的權力來對這種惡像當年涉及核武器和生物武器,然後來對世界造成殺傷壹樣,對這方面調查的人員給予他足夠大的權力。讓他能夠定性中國,當然這是他的壹個,我覺得它畢竟是作為專業人士對政治方面的壹個建議啊,對政治方面壹個建議能不能實施,但是他我覺得,他能夠做出這樣的壹個想法,就是他目前給出的建議,但是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說在事實面前,無論怎樣,這個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所以我覺得。他這壹步呢,也是能看出來,現在拜登政府裏面,也是能夠提出這個就是壹個巨大的進步啊,路德

路德:冠博士分享壹下,

冠博士:我們首先看這個蘇聯的事情啊,生物武器這種東西,他確實是在這種集權政府的這種控制下是比較容易產生的,因為首先極權政府他想他是這個絕對是邪惡的,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尤其像對共產黨這種第1天就要統治全世界的,他是不惜壹切代價和手段,第2個就是說它的這個不透明性那麽極權政府它的這個,嗯,這種對於所有言論的管制,對於這種媒體的封殺。導致它內部的所有東西,在外界都是得不到信息的,所以說呢,這些他到底做了哪壹步,那麽如果他不用的話妳也不知道,第3個就是極權政府它有體制優勢,那麽在這個又向中共,這次用這超限站生物武器襲擊的時候,我把這個先放到自己的國家,沒問題,那中國人他這個感染。直接放到家裏餓死也不算,只要不算到數字裏都不算死,所以他就是完完全全利用這種優勢,但美國沒法這麽做,那麽實際上如果按照傳統的這種生化物生武器的定義呢,包括這這本書上寫的是他也是這麽寫的,他說生物武器被用於戰鬥時。這指的是傳統生物武器,他們被證明是相對無效的,因為既不可靠又無法控制,因為確實是這樣,如果說妳把他當做壹個導彈來用的話,那如果兩軍已經開戰了,拉開了對著打,我就給妳這個導彈爆炸壹些病毒,那對方馬上就知道了,拿到這個說妳是用生物去攻擊我,因為現在是核時代嗎,那當妳升級了戰爭。那這個對方所有的打擊武器包括核也都可以上了,所以說這個生物武器在這樣的這種明著的戰場上確實是不好用的,那麽它好用的在哪呢?就像這本書上寫到了壹個這個所謂的生物恐怖襲擊,這個就和中共的這種情況已經有點像了,他就舉個例子就是炭疽寄信的這個事情啊,他意思就是假如說呢,這樣的事情類似的事情被用來當做恐怖襲擊的手段,那麽人們會感染會發生恐懼,那個醫院會完全的飽和,在這樣的社會就會內亂,就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那麽實際上中共的這次攻擊呢,它又是把這個恐怖襲擊的這種層次再次提高。他是完完全全的試用了壹場主動攻擊,但是偽裝成壹個自然的病毒,甚至是不惜用這個自己國家國民的中國人作為載體,來傳播這個病毒,用這個病毒來攻擊全世界,那麽同時呢,在這個全世界部署了他的所有的力量來幫他掩蓋,包括媒體。包括科學家,所以這是壹場這個整體的超限戰,而他的目的呢,也不是壹下子搞死美國,而是先搞弱妳美國,我使得我可以控制,而甚至呢美國內部的很多人都是利用這個病毒和中共壹起達到了他們目標壹致的這個壹件事情。所以說這個嗯,超限戰生化武器或者戰爭5.0這個定義那麽既是既適合這種傳統生物武器,這個使用方法完全不同,又是比這種生物恐怖襲擊的這種辦法要高明很多,那麽隱蔽很多,所以說這個對於美國人來說,或者對於現在這個戰爭理論上來說。絕對是壹個空白,那麽當這壹切都被這個爆料革命提出來推動到位的話,我相信這個是全世界對於病毒戰對於生物戰的壹個全新的認識,這就用的那句話,這個第1次世界大戰是化學的時代,第2次是核子時代,第3次世界大戰是生物武器生物戰爭的時代那麽現在這個全世界人需要明白的,就是說戰爭不壹定是非要兩邊拉開了宣戰的戰爭,中共這種玩法也是戰爭,好的路德,

路德:胡博士分享壹下,怎麽看剛才我說的情報這塊啊,

胡博士:其實第1點就掃壹眼後妳會發現它們,其實他的這個理論水平要比徐德忠將軍要差兩到三個世代,他這裏面講到了這個描述的這個,他說還是最好的生物制劑是無法預防無法治愈,什麽意思呢?就是妳可以看得出他這個做法其實最早還是兩軍對壘,以這個比如說以戰術目標。比如說消滅壹支隊伍啊,或者是什麽呀,他最先講到的這個生物恐怖襲擊也就最多也是只是引起社會混亂,但是實際上,嗯,從徐德忠的那個看的話,它的這個隱秘性是在這裏完全沒有提到了,而且更重要的壹點就是它裏面根本沒有提到如何是它這種東西,有可能是有制度優勢,但這些東西都是沒有講到的,很像很多這個可能國內的人啊,他有這個經驗,就在國內其實遇到這種大規模的這個醫療上的這個事情的時候,中國醫生醫療制度的速度其實是在這方面是有壹定的優勢的,因為妳看因為美國的這個醫療,它的這個制度是講究這個質量,比如說他每壹個病人,他可能花很多時間,壹個醫生,所以說妳經常能看到在這個急診室裏面等三四個小時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在面對像這種非典爆發的時候,這就是個極大的優勢,第2個就像這個其實很多的這個他們的報道自己也提了,封城這種非常這種冷酷非常。把這種嚴厲的這些嚴酷的方式去隔斷雖然非常有效,但是西方人不能做,妳做了妳就把自己實際上也就搞毀了,所以說這點東西大家也沒想過他這個事,他沒有這個東西是不是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然後第3點就是就是當時最近的壹個這個得克薩斯壹個專家提到,他想在這方面的話,中共它實際上是比所有西方都有經驗,他舉了壹個例子他就不說中國包括韓國應對過薩斯2003,他實際上應對事情的效率就要比整個西方都要快,但是這些東西都是在爆發之前他們都是可以預見和估計到,但比起所謂的這個什麽生物制劑必死啊,沒有解藥,那我覺得這個就是中國這種做法,他的描述的這些東西,再加上可能之後這麽多年對西方的了解以及對他制度的了解,那麽綜合得出來的壹個,比如說再結合創新和致死率,他們可能做得更加優化

路德:雖然妳看這個,這個前蘇聯啊,這些妳做過的,他壹定會有這個相應的人員,最後會把這個真實的情況報出來,這個多少年因為在前蘇聯倒了,所以說前蘇聯這些生物學家全部都出來啊,站出來當時大家看到沒有啊?所以這些大家根本都不用著急,現在當然了,妳在那個時候,誰知道60年代70年代蘇聯就在搞這個計劃,因為這個裏面說的很清楚,他們這計劃而通過導彈啊。那如何把這個數呀,什麽發射到美國去啊,甚至怎麽又用這個飛機運啊,天天研究這,如何就是把歐洲給滅了,這說白了就是就像那個文貴先生說的那個白虎那個電影壹樣,是不是都在研究這個,中共是繼承了前蘇聯的什麽共產國際,什麽叫共產主義?共產主義就是邪惡馬克思自己說的啊,壹個什麽什麽幽靈啊,是不是壹個幽靈邪惡的幽靈出來了,中共繼承的就這個,中共繼承了共產國際在全世界的各種力量,隱形的力量。中共繼承了他們的這種邪惡,階級鬥爭是吧,共產主義最重要的是什麽?階級鬥爭先定階級,第2章無產階級要把資產階級公有制,把妳所有的錢給分了,用各種各樣的手段,那之前是打土豪。分田地啊,後來覺得,這他媽太粗魯了,粗暴了,就來個什麽什麽新民主主義,來忽悠,用忽悠的方式,毛上臺不就忽悠,忽悠完妳看不夠然後直接什麽文革啊,各種什麽什麽,是吧?黑5類啊,各種文革的方式,所有的壹切就是說白了就是看到別人口袋裏的錢嗎?就是搞錢,讓他日子過得好壹點,搞錢搞女人是吧之前這個這個打土豪分田地就這幾句話說睡地主的老婆,搶地主的錢。大家去搶,對吧,就這樣現在美國,他不就是針對美國這些什麽華爾街的真正有錢人,不就針對了歐洲的這些世襲的各種資本各種方式啊,黑客去偷妳的技術。偷技術最終也是為了把妳的公司搞垮,搞垮以後,妳的錢就是我的,然後派人統戰,藍金黃影響妳的政治,所有的壹切都圍繞這個核心的根本點,就是共產主義就是什麽,就是自己不去幹。不去創新,就偷別人的,偷不到了,然後就反正想方設法,各種方式,前蘇聯也這樣,現在中共也是壹樣,這是最核心的,這些東西這是這就是事實,咱們中國人都很清楚,這就是事實,但對老外來說妳跟他說,這個社會還有壹個這樣的狀態,他肯定不相信因為不沒接觸,就像班農先生1月23號,我說那個開法制基金會,我說這是來自中國軍方,他傻眼了,他說妳不要太極端啊,就我我這已經在美國已經夠右翼夠極端了,妳妳別搞得比我們還極端啊,是不是他不相信,死活不相信,然後我們說啊這個壹定會大爆發,他也不相信。是吧,那個後面那幾天,那川普政府都不相信,現在他比誰都信了,他得有個過程,而對中共的這種邪惡的這種程度的了解,他們都有個過程,到2017年文貴先生說中共種族滅絕在新疆,那他們也不信啊。那後來不就壹個個都驗證了,這種驗證第壹需要時間,第二,就是我們的不斷的傳播不斷的傳播,這就是我們要需要行動,咱們的戰友,就差妳壹個,就這個意思,每個人都要去跟他們形成壹股力量,妳像這個實驗室來源啊這個東西,我們119說出來,那去年很多人覺得這個這玩意都是陰謀論,現在妳看這個拜登政府的人也這樣說,拜登身邊的人,雖然他們說什麽泄露,他們把中共沒有想象的這麽邪惡,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是不是?那是很正常的,因為他們覺得壹個政府不會這樣做,但是未來這些都會解密的,都會有相應的這種研究人員都會把這個事實壹個個給揭露出來的,甚至也說不定,美國都已經有這個東西了,只是時機不夠而已,時機不到而已,這個博博士分享。分享壹下,是

博博士:啊,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就是中共他在在蘇聯倒臺的時候,他不僅僅只是接管了,像什麽什麽航空發發動機啊,坦克啊,飛機啊,這樣我開開腦洞啊,我覺得當時中共肯定也接收了蘇聯的壹些病毒和這個生物方面的這個研究的這個軍方的研究人員啊,所以說這個事應該是很順理成章的,因為當時大家知道現在連連這個烏克蘭,對吧,他的這個科學家都在這個在四川都有這種說,很多的人都都在走進移民了都是中國公民啊,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大家可以知道中共她在真正的這個軍事技術軍事裝備上面玩不過西方的時候,他就要另辟蹊徑,就要彎道超車,大家壹定要知道中共最喜歡感興趣,就是這種彎道超車,他用他的這種制度優勢什麽呢?就是說沒有底線完全要擯棄人類的這種這種這個底線和倫理道德來去做這件事情,有些事情西方的西方做不出來,西方的國家陷於他的這種基督教文化和它的這種這個對於人,就是說人類的尊重和這種人類的倫理,他做做不出來這件事情,中共可以,中共可以做這些沒有底線的這些研究這些東西啊,所以就導致了現在這種現在這種情況,而西方我覺得,就像路德說的,在這個病毒戰的這種軍事理論方面。其實已經落後於中共啊,就是說因為西方的這個,對於這種人類的這個倫理的這種尊重,而導致了他們沒有辦法去想象中共有多邪惡,就跟當年在1919就是說41,42年的時候,很多有壹些人,有壹些德國的納粹占領區的人跑到這西方到英國美國的。就跟人家說,納粹在集中營殺害猶太人的時候,用稀釋的時候沒有人相信,因為當時大家都覺得這是陰謀論對吧,納粹都是人麽?怎麽可能這麽邪惡呢,等到1945的時候,所有的東西謎底揭開的時候,壹切真相大白於天下啊,所以說我們現在正處在這樣的壹個時期,就是說我就很多。有很多的這個西方的人,因為承平日久啊,就是和平時間太久了,以後他們對壹些東西,完全沒有這種思想準備,而且不願意去承認,根本就不願意去直面這樣的結果,就是她把頭寧願埋在沙子裏當鴕鳥,他都不願意去相信世界上還有這樣的邪惡存在,就是說現在有很多人在那裏說啊。中共在新疆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的,怎麽可能呢是吧,也沒有證據表明這些人都是壹樣的就放棄,不把這些事情講給他們聽,不把我們在在中國所經歷的這些事情講給他們聽,他們是不會相信的,所以說從這個時候開始,傳播,報道,傳播,中共在墻內做了這些邪惡的事情給西方的人聽,才是真正的能夠得到達到這樣的,這個把這個中共的邪惡暴露於天下的目的啊,

路德:好的,這個今天啊,給大家看到啊這個漢堡大學物理學家這個體驗模站臺這個報告裏頭,其實有很多更多的信息哦。我不方便說啊,這裏頭這個報告的出臺背後壹定有更多重要的信息,這個背後的依據和背後的這種力量啊,這個大家都是左派,現在開始來談這個,大家就知道意味著啥啊左盼,這個德國左派大本營,漢堡大學絕對是左派大本營的大本營。所以啊,這個很多事,很多事,包括這個傑克,這個大主教,而這壹系列的事上,往哪些方面再推那就其實很清楚很清晰了,所以中共啊想賴肯定是賴不掉,賴不掉,這就是當川普總統不是總統的時候,推這個可能啊,大家覺得川普是總統的時候是好推,其實川普不是總統,現在看妳這個這個進度也不慢嘛,是不是啊?川普如果是總統,這段時間,他如果這樣推他壹定會被左派,包括這漢堡這個大學的這個,這個科學家都都會站出來反川普。因為有很多人都是反川普的,特別是這些左派大本營啊,這些,他們會說妳政治化,現在川普不是了,哎,個個都站出來,個個都站出來,這就是成果,中共啊,表面上妳覺得習近平就是120贏了,實際上他輸得更慘,更重要的這個內部的平衡徹底打破。壹家獨大壹定會被它內部的是什麽江派,把內部的內鬥滅掉,這壹切大家已經看到這些跡象了,好的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謝謝博博士,謝謝艾麗女士,謝謝冠博士,謝謝這個胡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