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美國必須弄清楚如何與中共、俄羅斯和伊朗打交道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DongDong

編輯上傳 銀河

activistpost.com

2 月 16 日 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ational Public Radio,縮寫 NPR)的瑪麗-路易斯-凱利(Mary Louise Kelly)與國務卿托尼-布林肯(Tony Blinken)談論了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目標,以及他計劃如何塑造美國在全球舞臺上的地位[1]。


布林肯已上任三周,他表示,美國必須弄清楚如何與中共、俄羅斯和伊朗打交道。
中共所做之事違背了美國的價值觀,不符合美國利益。因此,布林肯認為川普政府對中共強硬是正確的,“但對中共采取強硬態度和有效施政並取得(預期)政績之間有所區別,我們(指川普政府)具體施政措施並未獲得(預期)結果”。


解讀1:布林肯認為,川普政府對華強硬的戰略是正確的,但在具體戰術實施上出現問題,從而導致未對中共國造成嚴重打擊。事實上,據皮特納瓦羅揭示,川普政府在最後60天內連續發出30個左右的行政命令,但由於司法部長巴爾拖延了對行政命令的簽署,最終導致這些能對中共國造成嚴重打擊的行政命令都未通過。所以,並不是川普政府沒有行動和戰術上出了問題,而是左派勢力壹直在想法設法阻撓川普政府的施政措施,才導致現在的局面。


如何“有效施政”,布林肯認為“應重新審視與中共國的關系,不但是從對抗性審視,還要從競爭性,甚至是合作性方面審視”。即靠近中共前,必須“加強自身實力”。


解讀2:布林肯認為“攘外必先安內”,取得對中共國壓倒性優勢後,再逐漸施壓。訪談中,布林肯采用了“成功的公分母”理論進行比喻[1]。該理論認為,成功的人常會去做失敗者不願意做的事,“勇敢嘗試”是成功的關鍵。很多高學歷、努力工作的人之所以最後沒有取得成功,正是缺乏“勇敢嘗試”的勇氣,他們成功的公分母太小[2]。因此,布林肯希望嘗試從“與中共國競爭和合作”角度看待和解決問題,他認為這是本屆政府“勇於嘗試”的具體表現,更是打擊中共國的關鍵。但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似乎都感到這是為拜登政府當前對中共國所執行的“綏靖”政策強行找了壹個理論作為背書。


這種力量來自於“與盟友和合作夥伴的密切協調,(因為)這些盟友和合作夥伴可能同樣遭受到中共國某些做法的侵害。當我們在與盟友競爭而不是與他們合作時,就會削弱我們與中共國打交道的實力。”


因此,他認為“當我們退縮,放棄應有責任,不參與幫助制定(全球)規則,不參與塑造管理國家間關系的規範,那麽妳猜會發生什麽?中共國就會取代我們(美國)的位置。這讓我們處於壹個弱小的位置,而不是強大的位置。”


此外,“當美國真正站出來捍衛我們的價值觀時,當不認同中共國可以在新疆為維吾爾人建立集中營或在香港踐踏民主時,我們就處於強勢地位。”[3]


解讀3:川普政府奉行“美國優先”和雙邊國家關系,尋求與他國之間進行“公平合理”的國際貿易活動。拜登政府恰好相反,奉行的是“全球主義”和多邊國家關系。布林肯認為雙邊關系導致美國與盟友,例如歐盟、加拿大和德國等國家,還有WHO壹些國際組織,之間產生了競爭和摩擦,不利於樹立美國“老大哥”的形象。對比中共國在全世界“大撒幣”行動,後者更能籠絡更多小國,因此防止中共國趁“美國優先”之虛而入,必須要重回到“全球主義”。其實,布林肯清楚知道作為“帶頭大哥”是要付出代價的。在尋求多邊國家關系時,必定會犧牲壹部分美國納稅人和美國的國家利益,但本屆政府認為與維護美國“民主自由”的價值觀和“帶頭大哥”的地位相比,這種做法顯然是值得的。正是基於上述原因,拜登政府才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與世界衛生組織重新接觸、結束主要影響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和非洲國家的旅行禁令、恢復美國難民計劃、以觀察員身份加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凱利記者問布林肯“如果人權是本屆政府外交政策的核心,美國如何與壹個從事種族滅絕(指維吾爾人種族滅絕事件)的政府做生意?”


布林肯認為,對本屆政府這是壹個挑戰,而且此事可追溯到幾十年前。他認為“我們必須能夠找到兩全其美的方法”,例如,“當(人權問題)涉及到中共國時,以及中共國在新疆對維吾爾人所實施的(種族滅絕)事情,或是對香港民主所做的事情(指對民主鎮壓)時,我們也會站出來,大聲疾呼,並與其他國家合作,采取同樣的行動。”


解讀4:布林肯並沒有正面回答是否應該與從事過新疆種族滅絕的中共國之間進行經貿活動。川普政府時,曾正式要求禁止美國進口新疆的棉花,因為那裏發生了強迫勞動事件,表明川普政府堅決捍衛自由意誌的權利。但布林肯巧妙避開此問題的回答,聲稱解決方式是要“與其他國家合作,采取同樣的行動”。言外之意是,不做第壹個采取有效行動的國家。如果是這樣,那麽接下來還會繼續與中共國進行正常經貿往來,也不會在政治和經濟上對中共國采取有效強勢打擊措施。若他國有對中共國采取了行動,當需要美國加入時,美國也只是其中參與的壹方,有點類似於被拉去當壯丁的感覺。這種軟弱的表態實在不像“帶頭大哥”的語氣。
隨後布林肯被問及,“如果妳認為壹個政府在進行種族滅絕,美國是否應該參加他們舉辦的奧運會(指的是 2022 年中共國即將舉辦的冬奧會)?”
他認為,先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例如,“確保美國技術未用於鎮壓(新疆)人民或強迫(維吾爾人從事)勞動”。隨著事情進展,若遇到新問題,則隨時根據事情的發展來針對性解決。


又例如,俄羅斯使用化學武器毒害反對派領袖阿列克謝-納瓦尼,幹預了美國大選,攻擊了“太陽風”系統。美國非常迅速地,將新的裁武協議延長五年,即軍控削減協議。


解讀5:顯然,記者不滿意上壹個問題的回答。於是追問布林肯,中共國發生了種族滅絕,本屆政府是否認為應該抵制2020年中共國主辦的冬奧會。但布林肯又沒有正面回答,留了壹個開放性的想象空間。用華人理解的說辭就是,是否應該抵制冬奧會現在做出答復還為時過早,萬壹中共國改過自新、重新做人,也應該給他壹個向善的機會,所以走壹步說壹步,根據未來中共國的情況再做出行動也不遲。其實,美國面對這種問題在采取行動方面也是非常及時和迅速的。例如,俄羅斯做出壹些違反“民主和自由”的行為後,美國就及時采取行動,將對俄羅斯的制裁協議延長了五年。因此,不用擔心美國會沒有時間進行反制。


此外,布林肯認為美國和伊朗要重新達成核協議,“我們需要努力達成壹個比原來的協議更長更強的協議”。布林肯說,伊朗的核能力 “正朝著錯誤的方向發展”。
他說,美國的政策仍然是,決不能讓伊朗獲得核武器。


解讀6:伊朗有中共國在其後撐腰,遇上本屆欲執行“綏靖”政策政府,壹定會對美國漫天開價,以報川普政府數次斬首行動和摧毀數個伊朗核研發基地之仇。上屆政府為全力對抗中共國,需將美軍從中東撤出。撤軍之後為維護中東穩定,川普政府許諾允許阿聯酋購買其向往已久的美F35戰鬥機,從而促成了阿聯酋、巴林和以色列在其任內簽訂了和平協議,乃川普壹大政績。此舉解決了以色列的後顧之憂,使得其能全力對抗伊朗,不斷出兵摧毀和打擊伊朗的核設施。另壹方面,川普在其任內主動退出了奧巴馬政府與伊朗之間簽訂的核協議,若拜登政府再重啟此事項,相當於“吃回頭草”。壹邊是拜登政府舉著核協議書追著伊朗簽字,壹邊是攜核武在家坐等拜登政府開價的伊朗,無論怎麽看此局都伊朗占上風。拜登政府若達成此協議,又不知道要讓美國及其盟國以色列付出多大代價了。再者,不應忘記,還有中共國在伊朗背後出謀劃策和鼎力協助,中東地區又退回到動蕩的時代也尚未可知。

參考鏈接:

[1] Transcript: NPR’s Full Interview With Secretary of State Tony Blinken

[2]  成功的公分母

[3] Secretary Of State Blinken: ’No Doubt’ U.S. Diplomacy ’Tarnished By Recent Event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