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導】中共是如何摧毀澳大利亞葡萄酒產業的?

【深度報導】中共是如何摧毀澳大利亞葡萄酒產業的?

懲罰性關稅澳洲葡萄酒產業

墨爾本雅典娜農場

墨爾本雅典娜農場 2分鐘前

翻譯:夢田

校對:文泓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https://www.iconicwinemakers.com.au/

看到中共國的中產階級對外國葡萄酒需求的快速增長,在上海生活了幾年的懷特建立了一個經銷商網絡,將他的杰羅莎葡萄酒銷售到蓬勃發展的中共國市場。直到2020年中,杰羅莎每年有超過96%,高達700萬瓶的葡萄酒賣到中共國。但是11月份,北京宣布將澳大利亞葡萄酒列入“反傾銷調查”的一部分,調查這些葡萄酒在中共國是否賣得太便宜了,宣布對澳大利亞葡萄酒徵收懲罰性關稅。官方聲稱,這項調查是由中共國葡萄酒生產商的投訴引起的。

懷特說,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有賣出過一瓶酒。目前,數十萬瓶杰羅莎酒莊的葡萄酒堆積在南澳大利亞州首府阿德萊德的倉庫裡,等待著關稅的取消。懷特說:“反傾銷調查對我們的傷害很大。由於這些訂單都是按照計劃運轉的,很多環節需要支付,這讓我們陷入了窘境。”

懷特並不是個案,在中共國的葡萄酒熱潮中,數百家投入巨資的澳大利亞葡萄酒生產商正面臨著不確定的未來。根據澳大利亞葡萄酒行業組織的統計,12月份對中共國的葡萄酒出口額幾乎降至零。2020全年,輸往中共國的葡萄酒總價值下降了14%,降至約10億澳元(7.9億美元)。

中共國認為需要採取措施阻止進口廉價葡萄酒來壓低當地市場,但澳大利亞葡萄酒業認為,這與兩國之間緊張局勢的惡化有很大關係。不僅僅是酒業,隨著堪培拉與北京之間關係的僵化,包括牛肉和木材在內的許多澳大利亞出口產品在中共國市場遇到障礙,而且幾乎看不到可以得到快速改善的跡象。

澳大利亞是世界第五大葡萄酒出口國,也是世界上一些最著名的葡萄酒產區的所在地,例如南澳大利亞州的巴羅莎山谷產區和新南威爾士州的獵人谷產區。

葡萄酒業的繁榮

據澳大利亞葡萄酒協會(Wine Australia)稱,葡萄酒產業每年為該國經濟貢獻高達350億美元(450億澳元)。2020年11月之前,中共國是澳大利亞迄今為止最大的葡萄酒市場,在2019年澳大利亞出口的葡萄酒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流向了中共國。據澳大利亞葡萄酒協會稱,該國從澳大利亞葡萄酒莊購買了8.4億美元(11億澳元)的葡萄酒。按價值計算,澳大利亞當年向中共國出售的葡萄酒多於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的總和。

維多利亞州第四代葡萄酒生產商,德寶酒莊(Tahbilk Group)首席執行官阿里斯特·珀布里克(Alister Purbrick)表示,澳大利亞在中共國建立葡萄酒業務已有多年曆史,但直到2015年兩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取消了14%的澳大利亞葡萄酒關稅後,才真正起飛。關稅取消使一個正在發展的行業變得更加強大。在2008年至2018年之間,澳大利亞對中共國的葡萄酒出口從7300萬澳元躍升至10億澳元以上。

中共國對葡萄酒的需求不僅限於澳大利亞。法國仍然是對中共國葡萄酒的主要出口國。澳大利亞位居第二,(中共國)對智利產地葡萄酒的需求也很大。珀布里克說,最近在澳大利亞的葡萄酒中,消費者已經開始涉足氣泡酒和白葡萄酒,但紅葡萄酒還是中共國最受歡迎的葡萄酒品種。

在杭州經營葡萄酒業務的鄭立(音譯)說,他認為澳洲葡萄酒在中共國取得了成功,因為在他看來,澳洲葡萄酒要比其它地方生產的葡萄酒要好——而且價格也更便宜,這主要歸功於中澳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

他補充說,較高的酒精含量也吸引了習慣於白酒的中國飲酒者,白酒是一種用大米釀造的流行烈性酒。另一個好處是,中共國消費者發現澳大利亞釀酒商使用的標籤制度比歐洲公司使用的區域標籤更容易理解。例如,富邑葡萄酒集團流行的奔富品牌(Penfolds),通過Bin為其葡萄酒貼上標籤,如Bin 8、Bin 28、Bin 389,這表示了葡萄酒在出售前的存儲地點。(編者註:奔富是中國最知名的澳洲葡萄酒進口品牌,Bin在英文中表示酒桶的意思,中國分銷商和消費者習慣使用Bin的近音“奔”來標示不同檔次的奔富葡萄酒系列,比如奔8、奔389等)

一些澳大利亞釀酒師也將澳大利亞葡萄酒的受歡迎程度,歸因於他們所稱的澳大利亞清潔的環境和有吸引力的氣候。杰羅莎酒莊的懷特說:“澳大利亞葡萄酒的質量和純度都是無可否認的,無論是氣候、產品和純淨度,葡萄酒品質極佳,非常好喝。”

而澳大利亞葡萄酒協會的政府關係和對外事務總經理李·麥克萊恩(Lee McLean)表示,澳大利亞針對不斷增長的中共國的中產階級開展宣傳和推廣活動,葡萄酒業的繁榮也是澳大利亞多年努力的結果。麥克萊恩說,中共國的侍酒師和釀酒商被帶到澳大利亞,隨團參觀葡萄園以品嚐產品。德寶集團的珀布里克說,墨爾本的一些葡萄園甚至為中共國的旅行團聘請了中文翻譯。

銷售“實際為零”

其實在(中共)加關稅之前,澳大利亞的葡萄酒行業就已經經過了艱難的一年。珀布里克表示,2020年上半年,一系列可怕的天氣事件對(葡萄)產量的傷害高達40%,其中包括冰雹、乾旱和災難性的夏季叢林大火,從而導致一些葡萄園的收成出現了“煙味”(備註:當葡萄園和葡萄暴露於菸霧中時,這會導致葡萄酒具有不良的感官特徵,例如煙熏,燒焦等,通常被稱為“煙味”)。同時,由於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冠狀病毒大流行導致中共國和其它地區的訂單減少。“但與中共國(政府)的影響相比,以上兩種狀況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珀布里克說。

4月,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籲對中共病毒的來源進行國際調查後,澳中兩國的政治關係開始迅速惡化。北京方面非常憤怒。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稱莫里森的言論是“極不負責任的”,中共國駐澳大利亞大使成競業公開威脅可能產生的經濟後果。他當時在《澳大利亞金融評論》中提到,中國的普通百姓會問:“我們為什麼要喝澳洲葡萄酒?吃澳洲牛肉?”不久之後,澳大利亞的一些出口產品——包括木材、牛肉、某些類型的煤炭以及後來的葡萄酒——在進入中共國市場時開始遇到困難。

8月,中共國商務部宣布對澳大利亞葡萄酒進行“反傾銷調查”,導致該部在11月對澳大利亞葡萄酒徵收最高212%的臨時關稅。現階段還不清楚關稅何時到期或永久化。

珀布里克說,他的家族已經經營了一個多世紀的德寶酒莊,有四分之一出口的產品是銷往中共國。現在,這筆生意已經沒有了。“現在(我們)對中國實際上是零銷售,或者只是很小的銷售。”他說。

政治遊戲

澳大利亞的許多釀酒商堅信,關稅是中共國對澳大利亞要求調查中共病毒疫情的政治報復。北京也不避諱將貿易緊張局勢與兩國之間的政治爭端聯繫起來。11月,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被問及貿易緊張局勢時,將問題的“根源”歸咎於澳大利亞,稱該國“違反了國際關係規範的基本準則”。

“在涉及中共國核心利益的香港和新疆問題上,他們說錯了話,做錯了事。中共國已經在多個場合表明了我們的立場。”華春瑩說,澳大利亞政府就指稱的侵犯人權行為對中共國進行了指責。

接受CNN採訪的葡萄酒商表示,對於困境他們並不責怪澳大利亞政府。他們表示,他們相信澳洲政府已經盡了最大努力與中共國進行談判——不過德寶集團的帕布里克表示,澳洲政府或許可以通過外交途徑處理對中共病毒進行調查的呼籲。“澳大利亞只是一個小國家。我們絕對應該支持這件事情,但是我們不需要牽頭。”帕布里克說。

澳大利亞的其他人則將責任歸咎於中共國的葡萄酒業,稱他們由於擔心澳大利亞葡萄酒的日益普及而推動採取了行動。中共國酒精飲料協會在向商務部採取行動的申請中表示,2015年至2019年間,國內葡萄酒產量下降了61%。它堅定地將矛頭指向了澳大利亞,澳大利亞對中共國的葡萄酒出口同期增長了兩倍多。

該申請稱,中國國內的葡萄酒產業正在“迅速惡化”,並補充說低價澳大利亞葡萄酒正在“損害中國國內的葡萄酒產業”。澳大利亞葡萄與葡萄酒協會,以及澳大利亞葡萄和葡萄酒生產商國家協會在回應中說,中共國國內葡萄酒行業的低迷不應該歸咎於澳大利亞的進口。飲料市場研究公司國際葡萄酒與烈酒研究公司援引分析說,中共國本地葡萄酒“受到1990年代和2000年代急於增產所帶來的結構性問題的困擾。其中包括高成本、不適合的土壤和氣候、單產過高、質量和品相不佳。”分析稱,中共國當地的葡萄酒業沒有能力滿足對“優質葡萄酒”不斷增長的需求,並補充說中共國正在以比澳大利亞更大的數量和更低的價格向其它國家進口葡萄酒。

新南威爾士州泰瑞爾葡萄酒公司(Tyrrell’s Wine)董事總經理布魯斯·泰瑞爾(Bruce Tyrrell)這樣說:“中國國產葡萄酒的銷量開始下降,中國的葡萄酒市場人士開始說,’把這些該死的澳大利亞釀酒商帶出我們的市場。’”他補充說:“我確信我的回答是,’釀出更好的酒’”。泰瑞爾說,儘管中共國的業務佔他的25%,但他的酒莊現在不將其視為市場。他補充說:“有人對我說,’誰將成為最大的輸家?’我說’中國消費者。”

多家葡萄酒莊的華人擁有者拒絕了CNN的置評請求,稱情況“過於敏感”。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1月份表示,在宣布關稅之後,中共國政府認為與澳大利亞建立良好和穩定的關係“符合兩國的利益”。他說:“希望澳方按照兩國全面的戰略夥伴關係,做更多有益於相互信任與合作的事情。”

悉尼國際清算銀行牛津經濟研究所的首席經濟學家肖恩·朗格奇(Sean Langcake)表示,最終,將由世界貿易組織決定反傾銷主張的有效性。澳大利亞葡萄園正在遭受的苦難該指責誰呢?現在(澳大利亞)甚至連沒有涉足中共國市場的釀酒商也面臨澳洲國內葡萄酒價格下跌的可能,因為葡萄酒商們向澳大利亞市場投放了無法在海外銷售的產品。

同時珀布里克說,在經歷了2020年艱難的葡萄收穫後,2021年的收成將比往年更好,這加劇了澳大利亞生產商無法出口而造成的葡萄酒過剩問題。他說:“我在擔憂整個行業……在這種情況下,沒有贏家。”

新市場

當初一些澳大利亞釀酒商將目光投向海外市場時人們一直是有擔心的,如果僅僅依賴中共國市場的話,就購買力而言根本沒有任何可以替代它的東西。

一些葡萄酒商告訴CNN商業記者,他們希望經濟快速發展以及中產階級增加的印度是個可能的選擇,而另一些葡萄酒商則表示,他們正在尋求發展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等不知名的市場。如果英國脫歐後澳洲與英國達成一項新的自由貿易協議,使得進入英國的澳大利亞葡萄酒關稅降低,也可能會帶來機會。

來自杰羅莎酒莊的懷特說表示,中共冠狀病毒使得出國旅行尋找新買家變得異常的困難。他說:“這些事情都是需要有能力進行國際旅行,花時間和花錢去做的。” “不僅僅是’我們有這些庫存,讓我們將它們運送到美國或歐洲’這麼簡單。” 懷特說,他希望能在一年之內解決爭端,但其它葡萄酒商對此並不抱很快解決的希望。

澳大利亞葡萄酒協會的李·麥克萊恩(Lee McLean)說:“我認為現實就是,我們可能正面臨長達數年而不是數月的局面。”兩名在中共國接受CNN採訪的匿名葡萄酒進口商表示,該禁令不會對其業務產生很大影響,因為澳大利亞的葡萄酒很容易被智利的葡萄酒所取代,智利的葡萄酒也是在南半球生產的。不過,澳大利亞的一些釀酒商對此表示懷疑,他們說雖然某些智利葡萄酒的口味和價格可能相似,但智利這些釀酒商無法取代更高檔的澳大利亞品牌,例如奔富。即使關稅相對較快地解除,這一事件也可能重塑澳大利亞的葡萄酒業。

德寶集團的珀布里克表示,將來澳大利亞的釀酒商不太可能會讓自己如此嚴重地依賴中共國或任何一個單一的市場。他說:“從目前的情況中可以吸取一些非常好的教訓。”“如果一個客戶或者一個市場明天倒下了,我們跟著能走多遠,這不會讓我們就此死去嗎?”

原文鏈接:https://biznow.us/top-stories/how-china-is-devastating-australias-billion-dollar-wine-industry/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