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科頓對抗中共“邪惡帝國”新 “冷戰”的大膽戰略

  • 編輯:Victor Torres
  • 發稿:Ranting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2月19日電/西喜社——據pjmedia2月18日報道,周四,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發布了壹份反擊中共、在新的 “冷戰” 中戰勝這個 “邪惡帝國” 的路線圖。

“這個邪惡帝國捕食和監視美國人。它把無辜的人關在集中營裏。它使用奴隸勞工來為其工廠提供燃料。它剝奪了14億人的基本自由,”科頓在芝加哥羅納德-裏根學院的壹次演講中宣布。”我們需要打敗這個邪惡的帝國—把中共,像布爾什維克壹樣,托付給歷史的灰堆。”

他發布了壹份報告題為 《打敗中共國 :有針對性的脫鉤和經濟長期戰》,提出了打擊中共國的三個核心目標:脫鉤、減輕脫鉤的影響、重組聯邦政府以更好地應對中共。

科頓贊揚了裏根不鳴則已,壹鳴驚人打敗蘇聯的歷史性成功,但他警告說,針對中共國的 “冷戰””將比第壹次更加復雜。中共國比美國曾經面對過的任何敵人都要富裕,人口也更多。它在經濟上與我們的糾葛也更多。”

科頓承認,美國 “對中共國的深度依賴並不是壹夜之間增長的”。相反,美國人積極追求與中共建立 “戰略夥伴關系”,理由是開放市場和開放邊界會讓中共國富裕,然後帶領中國走上自由之路。中共國確實富起來了,”但中共不但沒有改革,反而開始利用我們的自由社會與其極權社會之間的新聯系”。

正如科頓所指出的那樣,中共把來美國大學學習的中國學生當成間諜。北京強迫公司交出專利技術,以換取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中共國還威脅要切斷美國外包給中國生產的必需品。本周,中共提議對稀土礦產品進行出口管制,而這些稀土礦產品對包括武器系統在內的各種形式的美國技術至關重要。

中共在中共病毒疫情上的惡劣瀆職行為也應強調反制中共國的必要性。中共在早期撒謊掩蓋疫情,等到500萬人離開武漢後才封鎖武漢市。該黨銷毀了早期的病毒樣本,讓試圖向全世界發出警告的醫生噤聲,向世衛組織施壓,讓他們在疫情問題上說謊,向全世界索要個人防護裝備(PPE),當外國提出同樣的要求時,又對其進行敲詐。中共甚至阻止美國公司將醫療設備運回國內。

美國必須反擊,科頓提出了反擊的三個步驟。

  1. 脫鉤

科頓的戰略建立在脫鉤的理念上,即在經濟和政治方面將美國與中共國分開。”任何擊敗中共國的嚴肅戰略都必須從承諾在關鍵領域使我們的國家脫鉤開始,以便利用我們對中共國的影響力,並盡量減少它對我們的影響力,”他解釋說。”在我們拉開距離的同時,我們也必須重建部分經濟,以盡量降低分離的成本。”

科頓鼓勵喬-拜登政府在川普政府制裁中共臭名昭著的行為者,特別是人權侵犯者的政策基礎上,切斷他們與美國金融體系的聯系。

“我們應該把這場運動擴大到包括整個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中國公司—或者甚至從竊取的知識產權中獲益。這個信息應該是明確的:從美國人那裏偷壹次,就會永遠回頭看妳的肩膀。”科頓敦促道。

他還呼籲國會和總統扭轉比爾-克林頓總統在2000年簽署成為法律的中共國永久正常貿易關系地位。在該法律之前,國會和總統每年都會根據中共在人權方面的進步來審查中共國的貿易特權。

科頓敦促美國加強出口管制,”防止中共國獲得具有軍事用途的尖端技術”。

他還呼籲美國 “切斷助長中共國崛起、腐蝕我們精英階層的資金來源,這些資金建立了壹個從紐約和華盛頓延伸到矽谷和好萊塢的中共國遊說團,中間觸及企業董事會和大學校園。” 美國應該嚴格審查來自中共國的入境投資,同時防止對中共國的出境投資。這將包括 “防止美國養老基金投資於與共產黨或人民解放軍關系密切的公司”。

科頓呼籲美國減少接納中共國公民工作和學習,在研究生及以上的高級STEM (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教育)領域,壹律不接納。

  1. 重建美國

這些 “脫鉤 “政策不僅會傷害中共國。它們還將使美國投資者的選擇減少,美國大學的學生減少,美國工業的制成品減少,至少在短期內如此。

科頓堅持認為,美國必須加緊發展自己的經濟,以應對來自中共國的威脅。

他承認,削減STEM領域的中國學生數量將 “對那些依靠中國公民支付賬單和為實驗室配備人員的大學和大科技公司來說,是壹場痛苦的離婚”。然而,科頓堅持認為,”只要有正確的激勵和支持,我們可以用美國學生取代中共國公民—壹旦聰明的美國年輕人的供應耗盡,我們可以轉向我們的盟友,而不是加深我們頭號敵人的人才庫。”

這位參議員堅持認為,美國必須打破 “對中共國的依賴,以獲得對生存至關重要的基本商品,如基本藥物、醫療用品和稀土元素。美國愚蠢地將這些生產的大部分送到海外,認為它們’價值低’。現在我們必須把它帶回來。壹個不能自愈、不能照顧病人、不能讓飛機上天的國家是不安全的—也不會長久地保持超級大國的地位。”

科頓認為,美國應該將對尖端技術的出口管制與 “對研發和制造的投資 “搭配起來,這樣這些關鍵技術的未來才是美國制造,而不是亞洲制造—當然也不是中國制造。”

  1. 調整聯邦政府的結構

科頓指出,聯邦政府已經30年沒有面臨 “大國競爭”,”所以脫鉤必須伴隨著政府的重組”。

他認為,像工業和安全局這樣的出口管制部門應該從商務部轉移到像國務院這樣的國家安全部門。他呼籲財政部的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擴大規模,成立壹個 “單獨的專案組,專門負責制裁中共國的知識產權盜竊、軍事公司和國有傀儡”。最後,他呼籲國防部長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中發揮更突出的作用,”以確保在有關中共國對美國投資的決策中,國家安全觀點優先。”

科頓承認,他的戰略 “只是壹個草圖”,但他認為,美國必須重新定位,避開中共的利用,重建自己,”為壹場決定世界命運的曠日持久的黃昏鬥爭做準備”。

可悲的是,拜登還沒有表現出打擊像中共這樣強大和有影響力的敵人的堅定決心。雖然他承諾要追究中共對維吾爾族可怕的侵犯人權行為的責任,但他承認在中國 “文化上有不同的規範”。拜登尚未解釋亨特-拜登在中國的大量商業交易—其中許多交易可以說是以美國為代價增強了中共的能力—也沒有明確回應托尼-波布林斯基的說法,他聲稱喬-拜登本人親自參與了其中壹些交易。

相反,拜登簽署了壹項範圍廣泛的氣候變化行政命令,將從根本上重組聯邦政府以對抗所謂的 “危機”,實際上使美國更容易受到中共國的影響。

雖然科頓為對抗中共國而重組聯邦政府的計劃可能會讓壹些保守派感到擔憂,但與拜登試圖將氣候預警主義塞進華盛頓特區的每壹個犄角旮旯相比,這只是壹個微小的洗牌行為—中共對美國構成了真正的威脅,而氣候預警主義者幾十年來壹直在錯誤地預測末日。

新聞來源:pjmedia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