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和麻省理工淪為中共學術界的大外宣

譯評:Charline#9304
責編:沙拉貓

圖片來源:School of Information Sciences-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gn

爆料革命戰友、班農戰鬥室主持人拉希姆·卡薩姆(Raheem Kassam)2月13日在《國家脈動》(The National Pulse)上發表文章,詳細向讀者展示了抨擊閆麗夢博士的哈佛肖瑞斯坦中心(Harvard’s Shorenstein Center)與中共有著怎樣的千絲萬縷的聯系。

文章指出,香港公共衛生學院前研究員閆博士撰寫的研究得出的結論是,COVID-19是壹種中國共產黨制造的人工病毒。 然而,哈佛肖瑞斯坦中心的“媒體操縱案例手冊“平臺卻發表了壹篇報告,聲稱閆博士科學論文“錯誤地宣稱新型冠狀病毒是在中國實驗室制造的,是誤導性偽科學文章”。很顯然,哈佛這壹報告的出臺是有組織地抹殺閆麗夢博士撰寫的COVID-19研究,而該報告很明顯地是為那些中共及其軍方資助的機構所做的所謂科學研究站臺。

哈佛肖瑞斯坦中心的中共人脈關系

為哈佛這篇報告推波助瀾的有各大媒體,其中包括中共商業夥伴《華盛頓郵報》。據悉,中共國某個國有組織為《郵報》的記者和編輯提供免費旅行以換取《郵報》對其的“有利報道”。值得註意的是,《華盛頓郵報》從未宣稱肖瑞斯坦中心與中共數十年的關系。此外,哈佛這篇報告的作者、負責媒體、政治和公共政策研究的哈佛肖瑞斯坦中心的研究主任瓊·多諾萬(Joan Donovan)長期與中國共產黨保持密切聯系。 美國教育部(DOE)之前就對哈佛這所常春藤大學進行了調查,該校未能披露 “來自外國捐助者(主要是中國人)的數億美元的禮物和合同”。

有中共黨員在哈佛肖瑞斯坦中心擔任顧問,例如史蒂芬·董(Steven Dong),他曾是習近平母校清華大學的國際新聞學院院長,也曾是中共的中央電視臺(CCTV)的前主持人。董在肖瑞斯坦中心網站上介紹顯示,他是中共國家行政學院和中央社會主義學院政治傳播學教授之壹,並受邀為超過2萬名次的中共高級官員授課,而他為中共授課的主題其中有壹個就是“危機傳播”。

另壹位哈佛肖瑞斯坦中心的中共研究員是李希光(Li Xiguang),他是清華大學教授、中共外交部公共外交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家媒體新華社的前編輯。清華大學新聞學院力圖打造的 “馬克思主義新聞學”被該校院長稱為 “正確的政治方向”。

胡正榮(Zhengrong Hu)在到哈佛任教之前是中國傳媒大學國家廣播電視研究中心主任。他的個人網站顯示他獲得了中共育部頒發的“跨世紀優秀人才”獎,以及享受中共的“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胡正榮還曾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學科評議組成員、教育部學科發展與專業設置專家委員會委員、教育部新聞傳播學學科指導委員會委員。

哈佛報告引用的研究充斥著中共的金錢利益

哈佛”媒體操縱案例手冊”報告借鑒了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報告,同時參照了中共資助的科學期刊文章對閆博士等人SARS-CoV-2起源的預印本研究報告進行了回應,其目的就是為了抹黑閆博士的研究。

哈佛報告引用了壹項名為“馬蹄蝠中兩種SARS樣冠狀病毒的完整基因組序列和遺傳變異分析”的研究,該研究的經費全部來自中共的國家重點計劃基礎研究項目資助、國家高技術發展計劃資助、科技部’SARS-CoV動物庫“專項資助”和中科院院長專項基金。

另壹項被哈佛報告引用的是與神經營養素相關的研究,這項與氨基酸殘留相關的研究由農業部的研究人員進行,但卻把武漢病毒學研究所、中共國家人類基因組中心等其他國家機構的研究人員包含進來。

哈佛報告引用的關於COVID-19宿主的分析是來自中共空軍醫科大學。類似的,壹項主攻蝙蝠SARS型冠狀病毒的研究自稱是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軍隊後勤科研項目、江蘇省科技支持計劃項目所資助。

壹項名為 “SARS-CoV-2尖峰受體與ACE2受體結合域的結構 “的研究得到了國家重點科研計劃、清華大學自主科研計劃、北京市科委和騰訊基金會的資金支持。

MIT與哈佛同為中共站臺洗地

最近因為有教授沒有披露與中共關系而被美國司法部起訴的麻省理工學院(MIT)也發表了壹份報告,同樣企圖抹黑汙蔑閆博士的報告為 “誤導和不道德”,與哈佛“媒體操縱案例手冊”報告如出壹轍,羅伯特·蓋洛博士(Robert Gallo)是MIT報告的第壹研究人,他與中共的關系非同壹般。

2009年,中共國的山東醫學科學院(SAMS)成立了山東-蓋洛病毒學研究所(SGIV),作為報答,蓋洛在馬裏蘭大學醫學院成立了人類病毒學研究所(IHV),並宣稱他的“主要研究負責人都來自中國,這些負責人還為IHV帶來許多中國同行,他們為美國的生物醫學研究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此外,蓋洛還創立了全球疫苗網絡(GVN),該網絡在中共設有分支機構,位於北京的該網絡的中心主辦了第七屆GVN年度會議。據有關新聞報道稱,蓋洛“對中共國進行過無數次的訪問,與中共的國企和私企討論過合作,指導新興中共科學家,為促進人類病毒學領域和其他重要方面的發展而推進開放的科學討論“。可見,蓋洛非常致力於中共國的發展。

簡評:

以前被禁聲的開始出來發聲,以前不能碰的紅線,現在有人出來踩著紅線向前走。看看這四年的爆料革命,使這個世界變得如此有希望,不但把中共的邪惡曝光在世人面前,還把真相通過最高媒體傳給了世人。 現在我們的英雄閆博士勇敢的單挑起與世界”頂級科學家們”的對壘。讓我驚訝的是,在世界頂級科學家群裏,盡然沒有壹個人敢出來迎戰。 這些往日被中共吹捧的科學家們為了這棵枯樹不倒,憑借中共給的資金和頭銜,利用媒體繼續在詆毀我們的英雄閆麗夢博士。那麽究竟是哪些科學家和科學團體在興風作浪?他們為什麽不顧壹切地為中共站臺? 看看正義媒體是如何踩著紅線去爆真相的。

看到這麽多有文化有知識有地位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在抱中共的粗腿,真讓人寒心和不解。為了錢,為了名聲,盡然丟棄了正義,丟棄了理想,丟棄了道德。為了錢,盡然去詆毀壹個勇敢善良的英雄女科學家閆博士。可是這壹次中共是倒了八輩子的黴了,他們絕不會想到會輸給壹個小小女子。 就像四年前,中共傾註了壹國之力想把郭文貴先生弄回國,結果是郭先生越來越強大,越來越受人尊重,新中國聯邦成立後,中共至今沒發聲。 寫到此,又讓我想起郭先生的話:滅共靠我們自己, 強己不強人! 讓我們強大起來,面對沒落的中共, Action! Action! Action!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