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區教師侵犯學生隱私(一):事件過程

作者:YMO

近日,關於海淀區師達中學教師2020年3月遠程檢查學生手機、微信聊天記錄、電腦文件內容的視頻在網上熱傳。之後校方回應會“進一步規範教師的教育教學行為”,有的家長為了中考發出呼籲說停止傳播相關視頻。雖然這些視頻中的相關操作已令人窒息,但在追踪到新聞源頭之後發現這些視頻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其背後掩藏的是中共統治多年以來對教師、學生、家長這些群體的利用與迫害。

牆內外民眾能看到這一新聞是因為B站UP主“獨一接踪賾を”在今年2月11日重新上傳了視頻。目前UP主的2部視頻與4篇專欄都是與這起事件有關。為什麼說是重新上傳,在當日的專欄文章《教師能強迫學生當眾共享手機屏幕、電腦桌面,翻看微信聊天,隨意查看硬盤內容嗎? 》   中UP主提到了相關情況。

該文敘述了事情開端於2020年3月20日,教師要看學生A、B、C的手機及電腦內容,得到令其不滿的反應,該事被做成視頻由學生D發布,之後迫於壓力刪除了視頻。本來其他同學並不知情,也在此告一段落。然而,在6月返校後,該教師不依不饒,在班會上將整件事添油加醋公之於眾,且變本加厲對這些學生質問甚至威脅。

這件事的起因是教師未經允許查看學生手機,甚至刪除手機上的應用,這已經侵犯了隱私。相當於中學生的答題卡上已經不僅要寫你的姓名班級,還要交出你的手機應用、電腦桌面、瀏覽歷史記錄,這就是中共國應試教育的最新現狀。古人說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中共上層認為應試教育現在受到非議的原因就是外面選項太多,學生無法集中精神,於是要減少選項,讓人只能讀中共指定的“聖賢書”,甚至認為個人隱私也是多餘的選項。

該教師的惡行不僅是侵犯隱私,還有對學生的名譽損害以及人格侮辱。專欄中提到該教師在班會上將整件事添油加醋地向全班講述,讓學生們先入為主地覺得這些人忘恩負義。之前在文章《中共對孩子的三重圍獵》 中筆者曾提到中共把教師這個職業過分神化來保證其絕對權威。當然這些教師只是中共的工具罷了,看看這種分化學生的手段和中共發動群眾互相批鬥的歷史有什麼區別。

事實上教師群體魚龍混雜,學得多、活得長不代表水準就一定高於其他人。中共刻意把教師變成黨的傳聲筒,教學過程中產生的很多侮辱性、低素質行為就被合理化甚至崇高化,並且容不得批評,學生一批評就被扣上“欺師滅祖”的帽子。教師是聖人,學生是無法無天的強勢群體,這就是中共刻意製造的印象。

專欄中提到教師之後再次召開班會,學生A向教師提起《憲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該教師不屑一顧地奚落道,“小孩子懂什麼法?”,還提到她老公在某媒體公司工作,知道了視頻火的原因。說明這個教師除了看不起學生還沒有法律意識。雖然中共的法律也只是一張紙而已,當年劉少奇抱著憲法也敵不過紅衛兵的批鬥。學生提出法律上的疑問非常正常,但是這位教師的水平怎麼是向紅衛兵們看齊了呢?

根據專欄下的評論,學生A、B、C、D中現在兩名學習成績下降嚴重,一名轉學,一名有幾個月沒去上學。這些學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心理傷害,成績下滑,情緒低落。班裡同學內部稱第一個同學為烈士,是他講出真相,據理力爭。這多麼真實地反應了中共治下的社會現實,講真話的人最後只能得到一個烈士的結局,還是不被承認的那種。而整個事件過程也只是開端,後續還有學校以及家長的表態,以及各種澄清帖的出現,都讓事件朝著越來越可怕的方向發展……

(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參考鏈接:

獨一接踪賾を-bilibili

責任編輯: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孫行者
校對: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發布:台灣寶島農場 Cute panda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