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地過年能主導“經濟刺激”?

作者: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圖片來自網絡

新浪網2月18日轉載界面新聞報道,2021年春節假期帶動國內重點零售和餐飲消費高達8210億元,比2020年同期增長28.7%。

中共商務部此前曾估計36個中大城市“就地過年”人數過億(比2020年增加4800余萬,接近翻番)。而2月11至17日的數據顯示,國內重點零售行業的珠寶、服裝、通訊器材、家電等與去年同比分別增長160.8%、107.1%、39.0%和29.9%;北京的實體業銷售額比去年同比增長59.5%;河南、四川省內重點監測零售餐飲業營收額度也分別增加53.8%、62%。即“就地過年”給中共經濟帶來了“小陽春”,人民消費的動力增大了,社會上的流動資金也變多了。“就地過年”除了帶動經濟數字的增長外,也拉動了其他行業的“創收”。春節期間快遞達6.6億件(同比增長260%);旅遊業也迎來高峰,各地景區景點爆滿,春節出行人數同比漲162%。

“就地過年”雖然對經濟起了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效果十分有限,憑借“滯留”人員帶動的消費終究只是昙花一現。而且銷售額度增長的也僅限于一二線城市,相反三四線和農村地區反而由于務工人員的不返鄉購買需求以及消費程度都大打折扣。即中共的“就地過年”相當于對春節消費的“區域分配”,以人員滯留的方式爲中大城市帶動經濟增長而犧牲損耗了三四線城市的機會。再者,相比前期報道的幾百至上千的“就地過年補貼”而言,動辄50%的各種增長很可能意味著剛到手的“補貼”轉手就成了銷售額的“一份子”。刨去蔬菜、肉類等物價的攀升,春節期間的生活開支反而也是被“同比增長”,人民生活水平和質量更沒有鼓吹的那樣提升。

本來爲了減少病毒傳播幾率而采取的“就地過年”政策,同時國內各級黨政機關、院校等紛紛鼓勵“不返鄉”,本意爲了減少人口的密集流動。結果從13日到17日景區景點的各種爆滿,電影院、超市這類封閉場所的各種“創收”充斥各大媒體平台。跨省跨市區人口流動是減少了,但本地區的外出遊玩流動的人口卻是近乎翻倍。所謂的“科學防疫、減少外出、不聚集”又體現在哪裏呢?爲防疫搞的“就地”,結果變成了鼓勵外出、提倡消費,原本就敷衍了事的防疫舉措更成了形式主義,“朝令夕改”也不過如此。

綜上,“就地過年”被中共以防疫的名義反而弄成了一次消費“再分配”。通過變相增加中大城市的滯留人口數量提升了當地的消費能力和群衆的消費意願,也爲岌岌可危的中共假擀面杖子經濟又注入了一絲活力。但這種剝奪三四線和農村地區經濟利益以及金字塔型的經濟模式不能長久。人民財富被中共公有化、國家財富被權貴個人私有化的剝削本質也終究瞞不過天下人。外資供血被鉗制、高端科技被限制、種族滅絕被定義、軍事包圍進行時,中共只能迎來窮途末路。

新聞來源:
原地過年的春節花了多少錢?
https://news.sina.com.cn/c/2021-02-18/doc-ikftssap6273644.shtml
報告:春節出行人數同比漲162%,八成爲本地出行
https://new.qq.com/rain/a/20210217A0771W00
36個大中城市,就地過年人數增加近5000萬!
https://new.qq.com/rain/a/20210211A02K7900

免責聲明:本文觀點只代表作者個人,與G news網站無關。


責任編輯:多倫多楓葉農場 孫行者
校對:日本大阪方舟農場 老螞蟻666

發布:京都富士會農場 孤獨的小生(文留)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