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17早間(路安墨談):蓬佩奧呼籲因中共種族滅絕抵制2002年北京冬奧會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Amber仰望星空、APPLE(文渺)農場小蜜蜂、愛麗絲ALICE、蓉兒(文蓉)、四十而立、freecat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2/17/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蓬佩奧呼籲因中共種族滅絕抵制2002年北京冬奧會,全世界各國政客相應,看拜登政府如何回應?北約國防部長會議討論中共威脅意味著什麼?

摘要

1·前國務卿蓬佩奧代表正義力量人民的聲音直接向CCP挑戰,呼籲因中共種族滅絕罪抵制2022年北京冬奧會,把中共國與德國納粹並列成為世界公敵。

2·在加拿大倡議下美國58個國家發表對在國與國關係中任意拘押的宣言,拜登政府儘管迫於中共的壓力但仍不敢違背美國核心的人權價值觀。

3·北約國防部長會議就中俄威脅進行討論重要議題共同應對中共挑戰,針對中共大規模投資研發新武器北約30國受到了嚴重威脅,集結號已吹響。

4·川普總統四年執政對中共國政策立場的徹底翻轉,轉變和奠定了整個美國社會開始跟中共國脫勾,形成了新的戰略思想,建立起了反共滅共的國際戰場基石。

5·閆麗夢博士針對中共病毒來源真相將完成理論基礎報告,一旦拿出來將會有巨大翻轉,中共徹底結束。6·郭文貴先生2017年振臂一呼打開了滅共大門,匯集了全世界所有的正義力量影響了整個美國徹底轉變了世界,成為人類文明在關鍵時刻的製定者。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1)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錄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是2021年2月17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我們現在來看看,今天這個蓬佩奧在福克斯,這個聯合很多保守派的議員,說一起要因為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啊,要求呼籲全世界抵制北京的這個2022年的冬奧會。這個我們待會兒來看看,這個全世界很多政客響應。

北約的國防部長昨天舉行了聯合會議,來討論中共的中共國的現在對北約的全世界造成了威脅。而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其他相關資訊啊,給大家分享。

好,首先安紅給大家分享其他的一些資訊。

安紅(00:01:45)

好的,大家好。第一條消息呢來自我們澳大利亞。澳大利亞呢專門為這個曾經為羥氯喹發聲的這麼一個議員呢,他叫Craig Kelly被這個Facebook禁言了一周,因為他轉的一些推哈,其中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說紙盒植物的口罩只是美德的信號;還有呢,就是說有一些專家,替這個CCP病毒這個治療啊和羥氯喹,這個伊維菌素治療等等這些支持,FACEBOOK還刪除了一些帖子。我們看到了啊Facebook不僅可以刪除美國總統,他也敢刪除澳大利亞的議員。

第2條來自這個香港前沿,就是說所謂的黃絲黃雨傘這個都是反送中這麼一個標誌,那麼有一些黃店,有些黃店也是這個支持發送中的,在港共政府強行推行說希望大家去打這個疫苗的時候,那麼還有這個安心出行的這個註冊檢測也好,那麼他們本身呢就是說呢,表示絕不妥協,不會復辦那些晚宴呀網事啊來迎合政府的所作所為。

第3條呢就是真正的有消息傳的是2月17號,可能這個中共的疫苗已經抵達香港。那麼它真正這個這個有效率呢,是最高最高可以到62.3%。那記者在發布會上問一些港共當執人員,說你會不會打呢?一位官員表示我可能會打一針,另外呢就直接說這是一個私人問題我拒絕回答。由此可見一般,連這種港共的官員對這個所謂的中共疫苗都其實心存疑惑的話,那怎麼可能讓所有的香港人758萬人都打呢。

好,謝謝路德。

路德(00:02:53)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2:55)

路德先生安紅女士大家好。這裡面其中有一條消息是韓國方面爆出了,韓國一位議員在周二的一個內部會議上爆出,曾經輝瑞遭到過黑客攻擊,朝鮮黑客試圖偷竊輝瑞新冠疫苗的資料。大家知道,朝鮮的網絡和疫苗研發都依靠與中共,那麼朝鮮來拿疫苗的話,給誰用?自己沒有復制能力,很簡單,用誰的技術,獲得了疫苗技術又給誰,就很清楚不過了,那就是給中共。中共對自己的疫苗並不是放心,它仍然想拿到別人的真實數據。

還有一點就是,拜登在昨天成立的新的美國國防部的中國戰略小組,任命了三位所謂的鷹派,就是強硬的對中派,分別是成員是梅拉尼哈特,伊利拉維拉特納,伊麗莎白的羅森伯格,這三個人都是對中國的強硬派,不知道是不是在對華政策上會有一點點的改觀。

還有一點就是說,作為中國的小弟,緬甸已經的互聯網連續三天癱瘓了,基本上處於全面的中斷,也就是說這很可能是中共為了應對以後的網絡信息戰或者是這個防火牆的推倒時,所做的應急措施就是純粹的物理斷網。好的路德。

路德(00:04:33)

好的,我們看蓬佩奧昨天在福克斯接受采訪的時候啊,他怎麼說他是中共正在滅絕整個維吾爾族穆斯林群體。你看,這是言之鑿鑿這樣說,這個定義啊,就這句話我跟你說啊,就不得了,正在滅絕整個,看見沒有啊,就在媒體。雖然說他是離任了,但這句話他是有證據才能說這句話。大家想想,這句話有多麼的,就是之前是發聲明,但這次是第1次明確說,正在滅絕整個,看見沒有。

這是種族滅絕,與1930年代發生的事情一樣。

這個定義,我跟你說這很狠的。

如同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我們決不能讓中共取得宣傳戰的勝利;我們完全理解運動員想要參加比賽的願望,他們並不想與政治攪和在一起,他們只想在世界舞台上做到最佳。對他們的心情我感同身受,因此國際奧委會必須必須負起責任,距離冬奧會還有一年的時間,我們可以換另一個地方舉辦比賽。我確信一定能找到國家承辦比賽,一個真正支持奧林匹克精神的國家,這才是我認為美國政府應當做的事。他們應當與國家奧委會和全世界一起告訴世人,我們不允許如此惡劣的行為,得到舉辦奧運會比賽正這樣的殊榮。

這個啊這個大家看啊,這個其實是蓬佩奧這個卸任以後,第1次啊,除了那個聲明119之外,第1次在媒體上,可以說在福克斯這樣的大平台,直截了當這樣說,並且和希特勒當時1930年代發生的事相對比。這個啊,你說他在國務卿這個角色他說的,別人對他追責的話,他說我代表國務卿;現在都不是國務卿了,他這話說出來,那就是平民啊,你平民說這個話,那說實話,別人說你這個污衊栽贓陷害,你得有證據啊。是不是?是不是啊?說別人起訴你,你看這明確這樣說,並且呼籲抵制北京奧運會。因為這個抵制啊,他這個話說出來,你要知道會帶來一系列連鎖反應,有很多商家呀,在北京奧運會做了廣告投入了的,可以告你告你蓬佩奧,你這讓我們造成巨大的損失。那別人說那你是憑什麼,你這個證據從哪來的,你什麼穆斯林滅絕,是不是?所以這個訪談的一系列話,不得了。我跟你說啊,同時引起你看加拿大的加拿大議員,加拿大國家的,這個我看看啊,稍等,加拿大國家的議員,你看保守派領袖也呼籲北京冬奧會都要換址。保守派啊,加拿大保守派的領袖,叫做奧圖爾艾林。然後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啊,包括澳洲的議員,什麼首相都呼籲抵制。

安紅怎麼看?

安紅(00:08:05)

這個第一呢一言九鼎,他是以前美國國務卿的身份來看那個訪談或者說這個採訪的。那在他卸任之前,中共是連發8篇呀,連發多少篇若干篇是炮轟他,已經把他把蓬佩奧先生罵得這個可以說是體無完膚;那麼現在就是退下來的,他已經不是在職的,他到了智庫去了,對不對?重新享受一個作為一個學者,這麼一個研究人員來發表他的看法呢。在一個非常有能量或者說有這個影響力的福克斯接受采訪的時候,他鮮明的說出了自己的觀點。而這個觀點呢,本身不僅僅代表他個人,同時也代表他身後的那個共和黨,同時也是那個深刻的代表的,那個有很多這樣的,希望能夠徹底追究CCP病毒來源的,希望能在這個形式上,用真正的實際行動來抵制中共的這麼一個代言人。他等於不僅僅是代表了一個人。

第3個想說的是呢,就說這個蓬佩奧先生他能說出來,那一定是後面證據這個非常充分。就在等著,別人來要繼續深入的問,請他拿出證據。那中共與其在這個言之鑿鑿的啊,連發若干篇這個空而無犯,或者是空空泛泛空談的指示蓬佩奧先生是這公敵呀,那個什麼什麼的,但是還不如直接講問,你們掌握了多少證據。那希望美國能夠把掌握的證據曝光給全世界,那這樣的話呢,我們可以直接跟中共對質到底有還是沒有。

第四,中共曾經委婉的表示過歡迎美國什麼什麼人到這個新疆去如何如何,但是會否又像我們剛剛節目裡說的這個WHO一樣,隔離14天,喝白酒,唱卡拉OK,吃果盤泡女學生,最終拿著他的報告去應對全世界的。所以真正每一次這樣旗幟鮮明的把觀點說出來的時候,都是蓬佩奧先生在直接向CCP挑戰,同時也引起全世界其他國家和正義人士以及正義的政黨以及正義的人民的這麼一個心聲。

好謝謝路德。

路德(00:10:22)

大家知道,這個抵制啊這裡頭有兩個概念,一層你看是1月19號到現在,還不到一個月時間,是不是啊?這是蓬佩奧在媒體上首次中共種族滅絕罪發聲,是吧?你看這一個月時間給你拜登政府,你去審核,你審核,是不是?審查這個蓬佩奧給中共這個定義,一個月時間差不多了,你也看的差不多了啊;因為蓬佩奧手上肯定是有證據的,所有的東西他就一定會啊,就是你拜登政府如果想否認,拜登​​政府絕對的,一旦那個往回追溯的時候,他們會死定啊,因為他肯定不敢,因為面對這麼大的證據,這一系列的他肯定不敢。

拜登政府現在一個月,他們肯定在想方設法替中共找回,是不是?給他們出招。你看,出什麼招?他們也根本就無法,無法什麼呢?無法對中共這個種族滅絕,無法幫中共去圓這個謊,圓這個事情啊。說白了你看,就可以看得出來,拜登政府這一個月來想方設法,就是啊,反正繞著彎啊,包括對胡塞武裝的這個取消,這都是繞著彎想做鋪墊;但是一個月下來,拜登政府經應該找不到,找不到幫中共往回找的這個所有的理由和依據。因為蓬佩奧他肯定也有人啊,他整個國務院包括這些,是不是?大家知道。

在這種情況下啊,就開始推進,首推的就是北京冬奧會。因為這個影響力太大了,就是現在你看,其實這個福克斯的這個採訪就是蓬佩奧吹起了這個號角。什麼號角?就是實質性的對中共開始因為種族滅絕,實質性的就看你拜登政府怎麼做。就往前推進,這一招就是北京冬奧會,你拜登政府到底怎麼回應?我們這裡保守派,我們共和黨說了要抵制北京冬奧會,我們的所有的共和黨,包括川普政府前任的所有東西都會抵制,你抵不抵制?你如果不抵制,好,你得把理由找出來。拜登如果說它沒有種族滅絕,那就得找證據。是不是?那如果承認種族滅絕,那根據所有得人權規定,你必須得抵制。就看拜登政府怎麼做?因為這裡頭,一旦抵制北京冬奧會,實際上就是脫鉤了。實質上往前推進,商家就不能跟中共合作了,是不是?對中共全球的影響力是一個巨大的打擊,至少讓全世界知道中共種族滅絕。

就把這個事不斷的發酵,這才不到一個月,你看現在就已經開始要用冬奧會這個事情去推動去發酵。這個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13:44)

嗯是的,首先的話我注意到蓬佩奧在這裡面提到一個,就是他把這屆奧運會比喻為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也就是說,柏林奧運會是所有國際奧委會歷史上最恥辱的一屆,這是國際奧委會自己都承認的,承認當時在德國舉辦奧運會時一個恥辱,是非常不適合的,因為在對德國法西斯起到了這個推波助瀾的作用,也是麻痺了歐洲的一些盟國,包括1939年後德國的發動侵略戰爭,讓周邊的國家實際上都是處在一個叫做麻痺和粉飾的情況,也就是對德國的宣傳機器上起了一個政治上的最大的一個助力。這屆奧運會實際是成了一個幫兇級別的奧運會。那麼這個時候就起到一個用意,也就是說如果德國是世界的法西斯世界的公敵的話,那麼現在的中共北京也是一個世界的公敵。這是同等待遇,也就是蓬佩奧在這裡面把中共已經跟德國納粹已經並列為成為一個世界公敵的水準,所以他要抵制。第2點就是說北京奧運會它本身現在已經成為一個政治標誌,因為大家知道中國最喜歡玩的就是什麼體育和娛樂掛鉤,然後跟世界各國建交啊,搞宣傳啊,中共最早的什麼乒乓外交都是以體育來掛鉤的,如果體育在奧運會上得到了抵制,實際上就像路德先生說的就是體育脫鉤,體育脫鉤隨後就是文化與宣傳的脫鉤,實際在意識形態上就會跟中共越拉越遠,這是對中共的一個考驗,也是對拜登政府的一個考驗,這是一個非常明確和叫做直接的招式,

好的路德。

路德(00:15:47)

你看拜登昨天啊在CNN,在威斯康星州密爾沃基市期間出席了一個CNN舉辦的一個市民大會電視節目,裡面就談到了這個中共人權的問題,看他怎麼說的啊。然後他說他向習近平表達了,就是跟習近平通話裡頭啊,因為沒有公開,他怎麼說,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對中國人權問題的關注,對中國在香港新疆台灣的所作所為的關注。然後他還表達說啊,這個重要的一句話在這裡,他說美國的總統,你看在這裡啊,他說,我看看啊,他說我看在這裡,美國的總統如果不表達美國的價值觀的話,總統的位置就很難做下去。

這就是民主黨,民主黨大家知道一直都是傳遞的就是用愛發電,是吧,這種價值觀。明白嗎?愛呀,這個要愛全世界,愛,就是他的就是一直傳遞的就是一個這種價值觀。所以現在別人都種族滅絕了,他知道如果不表達美國價值觀,這個核心就是人權的價值觀,你如果不表達,美國總統位置就很難做下去,他心裡很清楚。是不是?所以啊現在就是當頭一棒對他到底這裡,私底下又要勾兌,然後呢,對於中共的人權的犯罪啊這個事情,種族滅絕他該怎麼回應?它實際上啊處於兩難中。

因為現在,之前就是彭培奧說抵制北京奧運會之前,那隻是一個概念性的東西啊,中共種族滅絕,現在就是已經推進到一個正兒八經的事情啊,就一個項目了,什麼項目?北京冬奧會我們現在宣布抵制,你抵不抵制?你不抵制,那你所謂的什麼價值觀,什麼美國價值觀,你都是胡扯蛋的,你根本就是跟中共在一起的。你面上天天說啊,我什麼什麼私底下,實際上你還是。這就是啊,這就是彭培奧的厲害之處,現在我們正式要發起抵制北京冬奧會,你怎麼反應?你不跟進那就表明你就跟他是一伙的;你若跟進,那你就達到了我們的目的,是不是?因為抵制冬奧會這個事很大,大家知道啊,很大的啊,因為我們剛才說各個商家甚麼微軟啊,估計早就什麼什麼蘋果啊,估計早就因為冬奧會跟他們簽了什麼什麼NBA啊,估計簽了什麼廣告協議啊,投入啊各種,所以這個事情,就看拜登政府怎麼回應。

安紅,你怎麼看拜登政府會怎麼回應?

安紅(00:18:40)

這個本身非常之難。這個拜登政府呢一定是在這個跟習談話之後呢,它其實是他有想法的,因為習近平這邊給的壓力一定非常之大,畢竟中共這個運籌帷幄了這麼長時間,好不容易把這麼一個四十八年經營的老政客這個玩弄在手玩弄於鼓掌之間可以操縱,遠程像玩弄木偶一樣,那麼現在他又迫於這種無奈,他還必須說,所以真正對拜登來說呢,非常有一個很尷尬的境地。他如果完全按照美國的這種價值觀念的話,他就必須去反對中共,對抗中共,抵制冬奧會;那正好也應了這個彭培奧先生正要求,本身他們都是無論是非關黨的利益,而是關於美國價值。但另外一方面呢,他又不得不要跟這個習近平要示好,所以他有一些話可能說與不說之間,非常難辦。

第三呢,我們知道這個東京奧運會,日本這個再一次開了奧運會呢,是因為那個CCP病毒,共產黨病毒延期了,那麼本身一定是有很多人這個相對來說看著,因為畢竟還有一年多時間嘛,更何況這個我認為彭培奧先生也非常有人性的談到了,他說我是非常理解,有很多運動員已經做了這麼多的準備希望去,但是在體育競技比賽上和違背人類整個價值上,種族滅絕上,反人類罪上,一定希望這些運動員也看清楚。所以真正拜登在這裡面,哎呀,他一定是上下前後左右,他也得在這兒琢磨來琢磨去,到底怎麼能做到。如果說忤逆和違背美國價值,他一定會被美國人民和他自己的黨就會把它拋棄掉;但如果說完全去契合中國的話,它也是不能被人所容,被美國所容,所以這時候他要拿捏起來,我個人認為太難了。謝謝路德。

路德(00:20:52)

還有這個奧林匹克精神是什麼?奧林匹克我告訴你,就是美國民主黨白左他們推出的一個這種全世界性的一種運動,跟這個什麼很多啊,這什麼跟那個大氣候一樣的,這就是他們經常拿的就是話語權啊,所謂的就用奧林匹克這種建立的正義話語權,價值觀的話語權,奧林匹克不就是平等嘛,是不是?沒有種族歧視和平友誼,是吧,體育精神這種境界的這種象徵的一個東西;現在這別人的種族滅絕了,你還讓他參與,你不是自己打自己臉嗎?我就看啊,接下來彭培奧他們所有的右派共和黨一定會,這個力量太大了,你想,來推動這個事情,推動這個事。你看現在就像你們這個白左啊,這個白左的,這個天天用愛發電的,你看他們怎麼回應?

他們如果說啊這個中共沒有種族滅絕,那你憑什麼你說沒有種族滅絕,這別人都是美國都認定了啊,是不是?如果說有種族滅絕還讓他舉辦,那你這奧林匹克精神算啥?是吧?你不是自己扇自己耳光嘛,所以並且這個里頭因為就是你的白左的正義性他得到一個巨大考驗,就你接下來你不要天天拿著這個東西,啊,天天拿著什麼用愛發電這種玩意來忽悠別人了,你這純粹就是利益集團。對吧,所以這個事情這個冬奧會,我相信中共一定會開始馬上輿論反擊,但是你輿論反擊沒用,核心是種族滅絕,這個認定你能不能推翻?拜登如果在自己手上要把種族滅絕推翻的話,那就正中整個共和黨的下懷,知道吧?因為所有的原始證據,彭培奧他們手上掌握,說白了就相當於這個殺人現場,所有的證據全部都有;你不可能說,你就把這個證據全部推翻,或者然後得出一個別的定義,那這就是犯罪。我告訴大家啊,這絕對未來是犯罪。

所以說啊,這屬於兩難境地。對於國際奧委會也是一個兩難的考慮,因為他們收了中共的錢,絕對的,中共這個,國際奧委會這個,我說了嘛,你就跟這個什麼WHO,WTO一樣的,絕對是中共的組織,現在已經徹底淪陷為就跟WHO一樣。是吧,所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現在全世界保守派力量都在做這個事情,就是抵制北京冬奧會。看你怎麼反應,看你國際奧委會怎麼反應。如果你說1936年納粹這個你不知道,是不是?那現在這個已經認定種族滅絕了,你還繼續讓別人搞,再過多少年,你的整個奧運會的品牌就已經徹底結束了。我告訴你,奧運會就是一個商業組織,告訴大家,就打著所謂的公益的一個商業組織,你的所有的這個用你的正義性一旦不在的話,我告訴你未來你再去組織那個,別人沒人跟你玩了。因為任何的這種國際性的組織一定是打的一個至高無上的,一個至高無上的價值觀,我跟你說啊,用這個至高無上的價值觀啊,影響政治,影響經濟,影響各方面,所以啊所以這個對國際奧委會絕對是一個考驗。這個墨博士怎麼看?

墨博士(00:24:35)

我覺得對拜登政府還有一個考驗來自中共和習。大家還記得年初的時候我們當時說習總加速師出來的時候,最早他替身出現就是在冬奧會賽場和冬奧會運動員那裡,可見中共在奧運會方面有一個非常重的這個奧運情結,特別是習。在這一點上,奧運會就是中共對外的最大的和最顯要的一張臉。也就是說彭培奧國務卿這招出來的時候,實際上對中共的了解程度是非常非常,絕對這裡面有中國通幫他出招,因為這個奧運會的抵制,打的是中共和習最重視的一點,就是他們的臉面。而這一點上中共一定不會向拜登退讓的,也就是會反倒會給拜登出一個難題,看拜登用什麼方法才能圓中共這個臉,還有中共這個反人權的罪,他很難平衡的。如果他如果反對中共,那習一定會和拜登翻臉;如果是他幫中共開脫,那麼整個他在這個美國和國際上的這個聲勢和民主黨的聲勢馬上會受到一個巨大的壓力和敵對。就像路德先生說的,馬上他對這個種族滅絕的事情馬上就會提到最前沿,他很難弄,很可能造成一個民主黨,包括拜登執政以來的最大的一個危機。所以說這招出現的話是非常非常叫做什麼有智慧的,我相信拜登最近也很會發愁的。

好的,路德。

路德(00:26:35)

好,大家看啊,在加拿大的倡议下,美国等58个国家在2月15号发表反对在国与国关系中任意拘押的宣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赞扬加拿大发挥了领导作用。这个宣言啊,这个其实就是针对中共的,因为中共随意羁押任何外国的人士啊,外国像加拿大是吧,因为这个孟晚舟这个事情,然后胡锡进啊说他们在刷新对无耻的定义。这个任意拘押就是没有任何的什么司法认定就任意拘押,所以啊这个加拿大在这里头,这些加拿大是具体的某个政党,那肯定不代表那个叫啥,那个土豆,是不是啊?所以这个就是每一个国家都有保守派力量和所谓的和亲共的力量和反共的力量,是吧?所以这些这就是啊,这就是什么这就国家的他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他不是一言堂,所以啊这些力量它都很强大,他都是就是只要你是保守派的力量,各个国家互相之间制定了就是攻防,因为之前川普总统在任的时候,他就是他相当于他已经占领了这个高地,等于是以防为主;现在以攻对主的话很容易,攻的话在这比防是比较容易的。

大家知道啊,當年那個君士坦丁堡1453年君士坦丁堡如此牢固,但別人來攻,一天不行我攻一個月,一個月不行我攻你三個月,反正總有,只要攻下一次就贏了。所以現在攻防互換了,這個攻防互換,就是你現在中共,包括拜登徹底處於防守的階段。你這個不行,彭培奧這個一招你看,這個川普總統昨天那一招對這什麼麥康納,這都是攻啊;之前川普總統在的時候天天防,你做啥別人都可以用各種方式來懟你,是不是?反正是吧,用這個至高無上的各種價值觀都可以啊。你說要脫鉤,別人說你獨裁啊,你這裡違反了我們中美國的什麼什麼這個價值觀啊,自由啊,你讓別人脫鈎,你違反了自由,脫不脫勾是我個人我們企業個人說了算。哎,你這個至高無上價值觀往上一打,一拍啊你就很麻煩;然後你一說別的說要什麼這個要對他們ACCOUNTABLE,就是病毒要這個清算的話,唉,你這有問題,你是為了你大選啊,你就為了你大選。反正總能找到一點,讓你難受。現在不在位上,你拜登政府能不能承受得了,是吧,一樣的,因為之前已經留下了這麼多坑,你填你能幫中共,如果說這4年你能幫中共這個坑全填住,那也算你厲害;只要一個坑沒填上,說白了你這個就算你這個總統,就算你當了4年,這裡頭你只要一個坑沒填上,中共估計也差不多了,也麻煩啊,也難受啊,至少你不可能這個親親密密的,這個相處下去,還回到奧巴馬時代是不可能的啊。安紅。

安紅(00:30:12)

這個蓬佩奧先生是做什麼的?拜登其實心裡最清楚不過了,對吧?所以說他不僅在CIA做過,咱們西點軍校榮譽一等生,同時他也真正是在國務卿的位置上他看慣見多,這個證據實錘,牢牢掌握在手裡。就看你拜登政府是順從美國價值,順從民意,整個世界潮流;還是說你繼續要在,就是蓬佩奧這一側都有人監督的情況下,你還一意孤行,要跟中共去勾兌。所以這一點拜登絕對是進退兩難,進一步吧他跟中共走了近的,那美國不允許,像蓬佩奧先生、川普總統一定不允許;但是如果說他靠一點往美國這邊走,那習近平那邊肯定非常難受,這麼多年的苦心孤詣的經營,花了那麼多心血,花了那麼多錢,最終打水漂,也是他不願意的。所以這個總而言之,這裡面絕對有戲看。

而且我們也看出來了,無論是川普總統、蓬佩奧先生都是在步步緊逼,而且這一次大招呢,可能一個接一個還沒有完全都拋出來,同時整個一切都在開始,包括加拿大和其他一些國家的這些領導人或者說議員也好,他們站出來發聲,就表示著這個國家地區其實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同時同仇敵愾,對付中共。

第3個想說一下,既然已經把他這個高度放到了1936年,我還記得當時也有一個非常著名的女導演拍了一個專門替這個法西斯或者替納粹宣傳1936年奧運會的這麼一個片子。當時網上曾經有人媲美說,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時候也有這個著名導演幫著拍這種片子。那麼中共真的非常看重這一次,而且前提是在去年日本奧運會沒能辦成的情況下。我自己知道一些內部消息,就是在宣布了2022年的冬奧會由北京承辦,它的這個選址選在張家口-河北這一帶的時候,從宣布那天開始就已經有什麼炒地皮的呀,各種官員、官僚在那裡面用這個奧運這個噱頭來開始為自己盈利的。你想想,如果說真的抵製成功的話,那所有那些中共的貪污、腐敗全部都會泡湯,同時也能夠給國民警醒。因為中共怎麼撒謊,他都沒法好好的告訴自己的國民,或者他治下的14億韭菜們,為什麼2022年冬奧會最終被正義力量抵製成功?

所以那老百姓也會說這麼多年2008年都開過了,2022年為什麼沒開成,那中共的謊言一定遮不住老百姓的責問,那老百姓只要能知道真相的話,這個盤子就直接翻過來。

謝謝路德。

路德(00:33:08)

大家知道,如何認定、定義一個政客和政治家的一個巨大的區別?政客就是你在位你就有影響力,你下位就沒影響力了,一毛錢都沒了,你像奧巴馬這就是政客。什麼叫政治家?像近期的那個基辛格絕對是政治家,70年代把美國定義的外交影響美國幾十年、50年是不是?林肯絕對是政治家,死了照樣影響美國100年是吧, 100多年。像這種啊什麼,華盛頓這是大政治家,美國的整個的建國幾百年、300年它都受影響。你哪怕死了100年、200年,去世了照樣的影響,這就叫政治家。如果說只靠在台上你拿了一把好牌,你才可以那個,你就叫政客。你像那個總統山4大總統啊,這個羅斯福也才幾年時間,那個老羅斯福才8年時間啊,但是它影響整個美國,可以說是把美國徹底轉變,這就是政治家的概念。所以說,你看今天,我們可以看到,隱約看到的那一點,川普總統和蓬佩奧他們的從政客可轉變成政治家的那個趨勢。就你下台了,照樣你還得跟著我走的路去走,你翻不了盤,這就是牛的地方。

你看布林肯說了,特朗普對華政策立場正確,方式未產生結果。是吧?說特朗普總統對中國和正在一切違背我們利益和價值觀的惡劣事情採取更強硬的立場是正確的,但我認為,我們這樣做的方式並沒有產生結果。他有前面那句話啊,那就對了;就說有沒有產生結果啊,那你去產生不就得了嗎?但是有一點就說對華政策立場的承認,那就是徹底翻盤,就翻轉,翻轉;就是哪怕就川普總統不在位了,你還得按照他的方向走,按照他的政策、大的路線走,這就是啊。當然了,最終你是不是政治家,關鍵就看能影響多少年?如果一、兩年就被別人翻掉了,那你還只是政客;如果是幾十年你都翻不掉,那你就真正的政治家。我告訴你這就是啊。如果說你4年就能做到,永遠翻不了盤,那真的是絕對大政治家;別人都是要做到8年,你像林肯,怎麼地就做了6年啊,第2個任期第5年的時候被一槍那個被暗殺,所以林肯偉大,因為他把美國整個的社會全部轉變,這是很偉大的意義。所以核心的啊,你像如果說這4年,說實話,這就已經奠定了完全翻不了盤,最後也只能跟著這個去走,那你就可以,在這4年有多厲害;但是如果說又被慢慢翻盤了,那再來4年,8年把它搞定那也足夠了。但是現在至少他翻不了盤,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啊,可以看到,哪怕布林肯說沒有產生結果,什麼結果?我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結果,但是前面那句話,“至少路線是正確的”,除非他這句話說我將會更加強硬,會對中共短期內產生更強的結果。那你做出來。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37:06)

路德先生說法讓我突然有一種感覺,就是說,川普總統在任的時候,他沒有完成第二次的選舉,實際上他是兩個方面出現了問題。就是說一個方面實際上他的政治的戰略是對了,它的戰略就是讓美國開始跟中共脫鉤並開始,並開始正視中共的敵對,就是開始跟中共,這在戰略上他是獲勝了。但另一方面,他其實是在戰術上失敗了,也就是說他最後的戰術等方面沒有充分的估計足中共與民主黨的這個威力,導致了大片的陣地失守,也就是說他這4年是戰略成功和戰術失敗。那麼現在反過來以後,他就要補足戰術上的失敗,特別是這次川普總統的提出,蓬佩奧這個幾個政策的提出,其實都是戰術上的反擊。如果在未來的4年,如果戰術上仍然能推進和對中共的戰鬥取得勝利的話,那麼整體上他的戰術和戰略這8年幾乎上就是可以達到一個路德先生所說的一個政治家的概念,就是一個戰術戰略同時成功的一個方針。那麼現在的問題就是說在戰術上是不是能扳回這個劣勢?這個拜登政府能不能守住跟中共的底線,現在是一個叫做拉鋸戰的過程。好的路德。

路德(00:38:41)

你看,咱們剛才說政客、政治家這個區別,是不是?這川普要在任他才可以轉變。那咱們文貴先生啥權利沒有,啥公權力沒有,是不是?2017年振臂一呼,最終影響整個美國的全面轉變,那比政治家還要,真的!

愛因斯坦一樣,25歲就一年,他一年做的事情影響整個人類,所​​以文貴先生2017年做的事,我跟你說真的是絕對會影響整個人類。他以後什麼事都不用做,他就那一年所做的事他已經撤底轉變改變了這個世界。這就我說,這中共最完美的掘墓人。這個概念,哪怕他以後啥都不做,就那2017年振臂一揮,他實際上已經改變了整個世界,已經改變了這個世界的軌蹟的走向。之前是絕對親共的,美國政府也是這樣,哪有啥這個概念,概念都沒有的。但文貴先生站出來,2017年,以一己之力徹底扭轉。你這個無論什麼啊,現在其實就在檢驗這4年夯實的能不能,你中共再怎麼,連總統都是你的啊,拜登,你看你能不能翻得了?如果你都翻不了,我跟你說,那真的是太偉大了。

就跟當年那個愛因斯坦25歲就發了幾篇論文,然後在這後面幾十年,人類才發現,原來你那一年做的事情整個把整個地球都轉變了,把人類都改變了。所以文貴先生2017年所做的就…。所以任何攻擊文貴先生的根本不值一提,他就那一年所做的事情,永遠啊,包括這些什麼,包括川普總統他們都抵不上。為什麼?因為川普總統再怎麼的他還是總統,別人啥都不是他都敢站出來,你想想,是不是?那什麼別人甚麼國務卿的,畢竟還是國務卿,還有一個公權力。他啥都不是。

所以這就是當時愛因斯坦偉大就偉大在這裡,他啥都不是,只是一個技術員,他又不是什麼這個大學的著名的物理學家,啥都不是,他就可以影響世界。所以說啊,這在政治家之上一個更大的…,我覺得,什麼詞啊,是不是啊?因為它遠超過,所以這是人類文明的這種關鍵時刻的製定者。所以說啊,這是很重要的很重要,大家想想,是不是這麼回事?安紅,你覺得?

安紅(00:41:32)

還真的一時半會兒找不出這個詞,在三維空間裡也不太好找這個詞,但是如果是再高一個緯度的話,我想可能一定是真的可以驗證文貴先生是有使命的。而且他的這個個人經歷可以說用很傳奇這兩個字來說,或者說傳奇,格外傳奇一點也不為過。因為真正我們可能要很多年以後回看的時候才能一一捋清,就像這個愛因斯坦寫的那4篇文章一樣,要多少年以後才能看,呃,那時候怎麼怎麼的。

但是最最重要的這一年,包括文貴先生的視頻談到這個滅白計劃,大家聽了都有點這個五雷轟頂的感覺,其實文貴先生在2017年就已經提到了,他談到3F時其實就已經談到了,所以真正的就說,為什麼班農先生在節目裡屢屢談到說,如果是2017年我們就可以堅信,相信文貴先生MILES GUO的爆料的話,那美國早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可是為什麼要走這麼一個周折呢,就是那時候真能說出來的話,很多人都不相信,真的不相信。

就像我們119曝光這個人傳人、大爆發,對不對?實驗室產生。那當時做節目不也是,這個還真的不是100%有什麼把握,那一年多過來了,是因為我們可以把所有的現實跟當時那5條能夠得到一一的驗證,能對應上,我們才知道。那現在我們做的每一步包括未來做的,一定能夠最終驗證文貴先生2017年最開始出來爆料,以他所說的一切。現在我還偶爾回去隨意挑一些文貴先生的一些視頻,其實他很多視頻早就說了,那時候沒有聽懂,或者說我們還沒有看到驗證,那17、18、19年一直都是這樣子。

所以真真正正這個,我還想不出一個真正確切的詞彙來形容,但是這是天選之子或者是真正老天爺選擇的,這個上帝概率在這裡面。

第二想說一下這個,川普總統這一邊步步為營,這個每日往前拱一個小卒子,更何況可能不是攻卒子,是出車、架炮、飛象,然後跳馬,讓拜登也招架不住。拜登稍稍有點權衡不力,就一定會被他自己的做法把自己給弄下來了,都不需要再用蓬佩奧先生和川普總統再去做任何事情,美國的民意就直接可以把它;更何況他自己所在的民主黨也要正視一個現實,就是說疫情如此之嚴峻,依舊美國人還在死,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既然已經前國務卿宣布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這些證據,美國人、美國的高層他們都應該最終會知道,那美國的人民最終也會知道,所以誰在這個地方想螳臂當車,真的一定會被歷史車輪碾死了。謝謝路德。

路德(00:44:37)

大家知道那個愛因斯坦25歲發表那幾篇論文,後來別人都覺得他是穿越過來的,知道吧安紅?他就不是乾這玩意兒,從來沒搞過這玩意兒,只是看了別人幾篇論文,然後他就…,別人就覺得這人不一般,絕對不是當代人,肯定是未來人,穿越告訴你人類有這麼一個玩意兒,提前多少年告訴,然後讓美國最後變成原子彈,贏得了這場人類文明最大的一場較量;是不是?

文貴先生也是一樣在那個時刻,有人留言說先知,是吧,或者是像摩西一樣,這個遠比政治家要要厲害多了,要偉大多了。為什麼?因為你政治家畢竟還是在位,你有這個公權力,別人說白了是不在位,他可以做出這個,我告訴大家不一樣啊,你說是不是這回事嘛?咱們閆博士也是一樣。所以你就知道在這裡頭,你看現在啊,不管你中共怎麼去搞定布林肯搞定拜登,但是川普的對華政策立場他轉變不了,那川普總統的對華政策力量,不就是來自於班農嗎?班農不就是來自於文貴先生嗎?

你去看看川普2016年競選的時候,根本從來沒說是要反共啊,從來不提,只是說貿易貿易,要貿易平衡,別的沒提。但是2017年之後他所有的逐步的轉變,最後夯實到現在,這絕對是夯實的,我告訴大家啊,是不是?可能川普總統都沒想到怎麼會夯實,怎麼會能夠夯實,他自己都沒意識到,我告訴你絕對的啊。為什麼呢?他自己都沒意識到原來他最大的民意的來源是因為反共,所以他有民意。他自己都沒意識到,現在他總算意識到了,這真的是有點穿越回來的人告訴你你得這樣走,我覺得有這種感覺。

所以大家知道愛因斯坦就在那一年,他奠定了所有很多這個奇蹟年;就文貴先生2017年絕對奠定了奇蹟。愛因斯坦他是聖人嗎?不是聖人,他是完人嗎?他不是完人,是不是?大家去看他後來支持共產主義,愛因斯坦在晚年說支持蘇聯的共產主義,他抨擊美國的這個叫做保守派。他在後期腦子是有點是很白左的,知道吧?但是並不妨礙他就那一年在這一方面他做出的奇蹟,突然上帝有個光,敢於做這一切就已經足夠了。

你要求這個燈塔的概念,它只是燈塔,燈塔並沒說包你吃,包你穿,包你過上好日子。不可能,明白不?美國是自由的燈塔,美國從來沒有說,來到美國保證你個個富得流油,他有這樣說嗎?是不是?他是自由的燈塔。他沒說我們是共產主義社會,人人來到美國就是按需分配。自由意志,什麼叫自由的燈塔,就你看到它你就有信心,你就有希望,人類的希望就來自那個很弱的一個光,因為你在大海上看到那個光的時候我告訴你很近啊,馬上我們就可以靠陸地了,這是一種希望。我告訴你,這種希望才是人類最有價值的東西;而不是當你在船上你看不到燈塔,但是那個船長說,繼續劃,劃到前面,保證讓大家過上共產主義日子。你覺得哪個會更給你信心?那時候說什麼劃到前面我們大家馬上就有肉吃,一看就是忽悠洗腦的;但是當你看到燈塔的時候,原來發現這個燈塔的概念比這個更重要,意義更重大。所以中共他就是靠這個,沒有燈塔沒有希望,然後天天給大家就是虛幻的承諾,各個過上按勞分配,按需分配的生活,實際上最終讓大家走上了深淵。

墨博士(00:49:25)

路德先生說的對,中共最怕的就是老百姓直起腰和抬起頭看前方,所以說要想盡一切辦法就是要打彎老百姓的腰,按一下老百姓的頭,讓老百姓只能低頭看著眼前的地方,只要能看著眼前一口飯能苟活下去就是他們的目的。所以說如果能在他們的前方立起一個燈塔,讓他們直起腰來我相信中國人和中華民族還是有希望的。這個就像文貴先生在2017年甚至15年的時候,在中共和美國在最佳蜜月期的時候投下了一顆種子,一個反共的種子,一個讓美國和中共開始疏遠的種子。當時我相信誰都不會想像到5年以後,中共中美之間的關係能達到這個地步,就有點像那種三國時期劉備聽到諸葛亮隆中對的時候,他也不會相信他會成為這個三國鼎立之一一樣,所以說這個時候誰有更遠的戰略眼光和謀略眼光,誰就有可能得到最後的勝利。

大家可以看到5年以後整個反共的力量壯大了多少,中共又弱了多少,這就說明哪一個地方更吸引人,哪一個地方更有魅力,其實很多聰明人都慢慢的站了出來,這是最大的地方,包括中國人,包括外國人,特別是美國人,你看看開始了解中共惡行的美國人現在又多了多少,美國的科學家現在敢站出來反對病毒來自天然的又多出了多少?反對疫苗反對中共這個病毒宣傳的有多少?這就是反共的力量,只要知道真相總會有人站直了跟上了。好的路德。

路德(00:51:27)

所以告訴大家1月20號之後,不僅僅是對川普總統政策的一個檢驗,更重要是對爆料革命這4年的一個重要檢驗,是吧?就是川普總統都不在位了,你還能影響多少?至少到現在來看依然沒人敢翻這個盤,拜登也不敢翻盤,哪怕拜登跟習近平關係鐵成這樣,穿一條褲子了,是不是?都有對方的各種把柄,到現在為止他依然不敢翻盤。並且川普和蓬佩奧他們所有的這一切影響力越來越大,這就看到了這個的重要性,這個基石已經建立起來了,反共滅共在國際戰場的這個基石建立了。

未来我告诉大家谁都翻不了盘,无论谁上去,哪怕习近平来做美国总统估计也都翻不了,因为这就是对政治的影响力啊。然后我们看北约国防部长会议将就中俄威胁进行广泛讨论,北约首场国防部长会议有30个成员国,重要的议题就是共同应对中共国的安全挑战。这个官员在回答媒体有关提问时说,在过去两年里北约在中国问题上已经展开了一些良好的工作,但需要为形成新的战略思想作出更多努力,他说由于地缘政治的变迁,北约需要确保将中国视为下一步工作的重点,这个好像咱们之前都已经跟大家说过,是不是啊,所以说大家看到没有,因为北约它从来不是针对中共国的,它都是针对前苏联俄罗斯的,现在把中国放进来具体落实,之前实际上已经进行讨论了。这一次相当于拜登政府上台以后也已经无法影响了。可以说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已经无法被影响了,因为北约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他跟政治没关,等于说新的拜登政府上台,北约照样对中共国的危险进行这种进一步的讨论,你就知道哪怕你换了拜登政府,但是在北约这块啊,也已经被川普政府和蓬佩奥夯实了。你想去影响北约已经不可能。安红你怎么看?

安红(00:54:26)

其實我們節目中談過關於北約哈,北約有30個國家,涉及的國家地區應該是在210個以上,那麼它的整個佔全世界的兵力總和我要沒記錯的話佔72%以上。雖然國家數量並不多,30個,但是整個這個軍事力量是要占到70%以上,所以蓬佩奧先生之前頻繁往返,曾經做過很多功不可沒的工作,那麼應該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未來,我們會逐漸看到這種影響,就是說一切剛剛開始,一切正在開始。那麼我們已經看到了這個世界正義力量是如何集結的,就是說哪怕之前在北約內部可能個別國家與國家之間還有紛爭,但是現實讓每一個北約成員國都能看到這個中共的威脅有多大,那麼當時有北約華約嘛,華約解散了,那麼中共一直以為自己掌握了所謂的社會主義陣營和共產主義陣營,中共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是社會主義陣營的老大,那他用一帶一路的方式也聚集了一波自己這個兄弟姐妹們,但那些國家每個都在一帶一路中丟失了自己的軍事港口,國家實力,經濟被中共這一帶一路拖垮的,這些國家都是有苦難言。那麼北約在這個時候起到了非常強的作用,也讓我們看到了另外一個燈塔,這個燈塔都是一串一串連起來的,那麼我個人是非常的相信,這個一切都在行動中,針對中共的最終的圍堵已經開始,集結號已經吹響,而且亦步亦趨是層層深入會把中共逼到一個真的是百般無奈,沒有任何可以進退維谷的那麼地步,那個時候中共就真正玩蛋了。

墨博士(00:56:25)

記得小時候印象最深的就是華約和北約的對抗,也就是當時美國為首的北約對抗蘇聯爲首的那個華約,這裡面最大的厲害就是雙方總是會有很強的軍事目的和防衛任務,就是非常擔心對方對其進行各種打擊,而且雙方都是有很強的軍事力量。但是這次的情況卻很奇怪的是,自從蘇聯跟華約解體以後,其實北約的性質變了很多,甚至很多時候其實只是一個維護的作用,但是這次出來的時候,特別是大家注意到,他把中共的地位放得靠前,也就是說北約現在把中共國為首的與俄羅斯的聯盟做為一個新的華約在審視,這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說在軍事上,在這種危險上已經中共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其實在華約的時候北約根本看不上中國,中國祇是蘇聯的一個小老弟,根本不是主要的,但是這次中共在北約的眼裡的威脅度已經超過了俄羅斯,甚至以中共為首的一個新的聯盟在成立,這個成立是對整個北約的威脅,也就是說這裡面很可能包括我們說的病毒戰的威脅,因為這裡面所有的北約國家全部受到了重大的損失,很可能北約的情報中有這個病毒戰生物戰的信息在裡面,所以這次會議我覺得對中共是個非常不好的消息,因為中共在全世界的這種侵略行為,開始讓各個國家警惕起來了。

路德(00:58:29)

你看北約他是超越聯合國也超越各個國家的,就說這個北約的這一個組織裡頭,就是每年每個國家定期交錢交到北約,他有自己定期的武裝力量常規軍隊以及擁有大量核武器,就這個核武器是他們自己可以用的,不需要到美國總統同意,等於說在美國總統之外的一個,所以說是美國之外的僅次於美國的,全世界在西方的最大的一個軍事力量,有常規武器和核武器。北約的約定就是你各個成員國有多少軍隊是北約直接可以調用的,多少核武器它是直接部防的,有多少錢是直接可以用的,不需要找你國會批准。美國的國會和各國的國會對北約是沒有製約的,北約內部這幾十個成員國在軍事這塊約定開個會就可以了啊。

所以說啊這個北約在這個會議裡頭明確說了,他說應對中共國,中共正在大規模投資研發新武器,從北極到非洲,並通過投資我們的基礎設施,距離我們越來越近。所以說在這個北約的這個會議,以前主要是針對俄羅斯,現在不僅僅俄羅斯,要把中共國也放進去,這個我們之前說了,他這種轉變本身就是不一般的,川普政府4年內,把它轉變成主要應對中共國的這種威脅。

北約他們這個防務的條約,說各締約國同意對北美之一或數個締約國之武裝攻擊,應視為對帝約國全體的攻擊,因此締約國同意如此種武裝攻擊發生,每一締約國按照聯合國憲章第51條所承認的單獨和集體視為權利之行使,應單獨並會同其他締約國採取視為必要之行動,包括武力之使用,協助被攻擊之一國或數國已恢復並北大西洋區域之安全,此等武裝攻擊,因此而採取一切措施,均應立即呈報聯合國安理會,安理會理事國採取恢復並維持國際和平安全是必要措施,此項措施應集中製,所以就是它的這個有一個重要的條件,就是任何一個締約國,有30多個國家,只要認定了這個是生物武器攻擊,只要這個國家說我被生物攻擊了,北約就得一起上,30多個國家,你中共能搞定嗎?那咱們爆料革命就搞不定你幾個,咱們只要的這個理論所有的東西出來以後,30多個國家,任何一個它都可以那個,明白吧,所以這是很關鍵的一點,所以說這這裡頭中共你想買通30多個國家,不可能!因為你要知道一點,他不可能把30多個國家兩黨全部買通,把他科學界全部買通,那是不可能的。你像意大利,雖然說現在這個意大利總理,又被他們運作成這個薩爾維尼,沒有組閣成,有沒有讓他上。但是又讓那個人,他肯定乾不了多久了,大家去看啊,什麼歐洲央行的行長做那個,幹不了多久的,大家去看啊,最終一定又是回到薩爾維尼這裡,薩爾維尼都已經承認了閆博士,這就是我們之前已經埋下了一個,中共知道,所以把意大利總理又給運作走了,他知道薩爾維尼只要一上,任何一個締約國說這就是生物武器,那就結束了,北約就聯合一起上了,不需要投票的,因為說了任何一個被攻擊,網絡攻擊也算,武裝攻擊也算,生活的都算,所以這薩爾維尼他們就怕,知道吧,他們現在堵著每一個國家,生怕知道有一個國家是反共的、右翼的,只要按照咱們接下來閆博士說了將會出一個重要的理論性的東西,讓他們在基礎理論上給他們去運作的,中共就結束了,安紅看明白沒有?

安紅(1:04:19)

很振奮的消息啊,我們總是覺得有些事情這個似乎好像老天爺把我們忘了,其實每一個步驟都在做,我們可以想像一下,當時或者回憶一下追溯一下,當時前國務卿蓬佩奧先生飛的時候,今天飛這個國家或者是幾個國家一起訪問的時候,其實就在做這件事情。那麼這裡面要各個國家之間達成共識。第二,要有充分的理由能夠說服這30個國家。第三,這3-個國家還得按時間交錢,該做什麼做什麼,一切照舊。第四,這30個國家最終是要達成一致,一旦中共的這個鐵鎚證據被曝光於天下的時候,那他們應該下手就下手。第五,這個30個締約國之間是這樣的啊,就是說不需要再彼此發什麼聲明,就是只要有一個國家被襲擊,只要有一個國家開始反擊的話,那其他29個國家都可以一起不宣而戰。

所以真正中共我估計呀,咱們這個節目做,還有包括今天蓬佩奧先生說的這個抵制冬奧會本身就一定要中共又開始惶惶終日不可睡不著覺了,在那邊是晚上這邊是白天的節目上,就有可能已經能看到中共的一些槍點或一些文章來應對,但是真正無論中共怎麼樣狡猾的去對付這些,他也無法改變他這個人類公敵的這麼一個名號,他也無法改變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這兩塊給他釘在歷史的柱子上雕牌,他也無法最終徹底扭轉世界的力量,哪怕他曾經誤以為他自己就幾乎差不多要把整個世界都要吞噬,但是最終沒有任何他能夠這個操縱地球或者繼續控制地球的餘地。好,謝謝路德。

路德(01:06:01)

墨博士分析一下。

墨博士(1:06:08)

這裡讓我想到,就是說我們在談論這個對中國的病毒戰的時候,一直希望是美國為主要的打擊和領袖,現在美國這種情況並不一定要走在前沿。這個時候北約的這個國防的這個會議就會有一個問題出來,就是說只要是30個國家裡面有一個國家,有勇氣或者有東西能確認或者拿到充分的證據,證明中共攻擊了並使用的病毒武器或者其他生物武器的話,那麼美國就不得不被動的進行參與北約的防禦和反擊。也就是說這30個國家裡面,只要有一個國家秉承的這個東西,願意起來帶領這個東西,把中國的東西公佈的話,美國即使拜登再任,他也不得不參與,對中國的打擊和防禦政策,這個時候就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東西了。而如果一旦所有的北約國參加,整個單個國家都不可能跟中共再次勾兌退縮,那麼這個時候中共就很危險,對中共就有一個問題,他有可能可能遠交近攻的方式去拉攏和分化西方。但是現在北約的存在,如果其中對於一個國家下手,很可能面對的是整個北約,這對中共的抑制和震懾力也是足夠的,這時候就要看具體的事態的發展。好的路德。

路德(1:08:02)

是啊,所以大家知道這個30個國家北約締約國,集體防禦是北約的憲章最重要的一點,所以你說美國拜登做總統沒問題,在北約30個國家隨便一個,中共不就結束了嗎?所以北約很關鍵,所以你說啊,中共可以這裡收買那裡收買,他不可能做到30個國家都收買,總有一個,所以你看英國現在站出來反共反得多那個,約翰遜,大家看到沒有啊,雖然說意大利,過不了多久意大利這個總理又下台了,薩爾維尼上,他轉了閆博士的推的,明確說這個生物武器那個。你要知道這一點,這個只要他作為總理,他只要簽個字,這件東西就那個了。是不是?中共說路德你不要提前說意大利的事,就是你們這些網友啊,你覺得中共的這些智庫比咱們水平還會那個麼,我們想到中共會想不到嗎?我們說的是給大家信心,告訴大家,是不是?

所以中共他想無非就是拆分北約,讓他的集體防禦這個第5條起不到作用,但是美國建立的這個北約的,不可能像以前什麼戰國時期大家面和心不和,不是這回事!你那個時候是什麼幾千年前玩的事,你現在還能放到國際戰場上,你。

所以這這幫人啊,這還是回到那個幾千年的刻舟求劍的思維,來想著我遠交近攻,那是胡扯,根本都不管用!因為北約和那個不一樣,知道吧,和之前的六國的不一樣,我告訴大家。所以說這裡麵包括種族滅絕的認定,這才幾多少天,1月19號,蓬佩奧別忘了1月15號專門說了,離任的時候,那兩份聲明不說的很清楚嘛,武漢實驗室和中共的軍方秘密的研究各種,聲明寫的很清楚,是吧?他把這個情報直接分享給這個五眼聯盟,澳洲現任總理絕對是反共的,他只要寫個結論,北約它照樣那個,照樣他必須得這樣去乾了。知道吧?除了加拿大咱們先不指望,那英國你看現在多積極,還有這麼多國家啊。

所以說啊這裡頭事實的真相的這個認定,北約它有北約的規則,北約的規則是超越每個國家的國會啊,什麼法律啊,這是另外一個規則啊,這個規則是軍事規則,軍事規則的話,他就可以不需要民意,所以911當時沒人承認是基地組織幹的,基地組織沒承認,但是北約說就是基地干的,就直接一起上,一起群毆對阿富汗進行討伐,大家看見沒有這就是一個信號,所以這個病毒的來源真相的事情,大家記住,別以為120之後中共就贏了,根本就沒贏!因為這個基礎都已經夯實了,接下來回頭等咱們爆料革命閆博士再出一點東西咱就知道,巨大的翻轉啊。就是什麼意思?就是你的理論基礎的東西一旦出來,政客就基於這個,他就可以去幹事了,這個很關鍵啊,這個很關鍵,為什麼?就相當於原子彈研發,羅斯福他是個政客,他也不懂什麼,一個原子還可以產生炸彈,巨大的能量。(安紅你這裡有噪音,我把你靜音了。)但是你所有的做決定的依據就在這裡,只要有這個依據,很多事情就很好辦了,很快啊,大家記住啊。

安紅,分享一下。

安紅(1:13:01)

這個是很振奮的消息啊,就說,以前打仗也不因為一個城一個池丟失,而最終算成敗,因為在一個大盤的這個廣而蓋之的這麼一個大而全的戰爭裡,局部的這個城池的丟失,並不影響最終的這種勝負。我們看到了,現在這種格局恰恰是把拜登逼到了一個很難的境地,二難境地,而且拜登一舉一動最終都有可能給川普總統,但是我還是願意叫他川普總統啊,給川普先生給他造成非常好的結點。同時呢,你這個非關政治,無關兩黨,真正病毒這個疫情的原因,最終也會讓美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徹底警醒。那麼這一場辯絕裡面,誰贏誰勝誰輸誰負,真的還沒有完全接近,但是大勢已去,我們其實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北約佔70%以上的兵力,就算你中共耍無賴,最終他要幹壞事的話,哪一個國家會允許他這樣做,美國的確還沒有戰爭5.0版本的這種宏觀構架和這種理論體系,但是一旦能夠補充進去,有我們有閆博士,有我們的這些博士軍團和我們這些情報,由我們爆料革命來補充的話,那麼美國也會非常快的。就像二戰當時航母不夠,但是後來劈了啪啦一年多的時間一下就建起來一樣,所以真正我們可以看到這一場戰役,第一人類這一波有史以來可能從來沒有發生過,同時也是這一波最最艱苦的一場戰役勝利。正義最終一定能夠戰勝邪魔。第二想說的是,我們已經能從這個條分縷析的這個分析中,看到整個世界格局其實在變化,拜登如果一意孤行繼續武力大潮大勢,同時違背國家價值觀,他一定最終會被端掉!

好,謝謝路德。

路德(1:15:11)

是啊,這個中共現在為什麼,你看現在具體的事情上,就對閆博士它要不斷的(攻擊)?對文貴先生那是2017年2018年是吧?2019年連續的,因為在文貴先生這個,剛才說的,已經徹底它們已經輸掉了。就是對文貴先生的圍剿因為就是已經形成了,就是無法翻轉了,是不是?剛才說了,是吧?整個的轉向就是因為文貴先生2017年,這就是你看這中共還是這個嗅覺還是很靈敏的,當時又是孫立軍又是劉彥平,因為它知道文貴先生他能起到這個作用;所以對閆博士,它現在為什麼又是哈佛又是麻省,又是這個叫做霍普金斯又是南華早報啊,又是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是不是?又是五毛啊,畫漫畫!它知道,它知道閆博士如果不圍剿成功的話,一定是中共最後這個三個門啊,三門啊,最後一道大門一定是給它全部滅了。它心裡很清楚!文貴先生開啟這道滅共大門,閆博士這個一定是給它徹底給它滅了,這個它們心裡很清楚,中共心裡很清楚。

因為你要知道,中共到這個地步,你要知道它絕對的啊,它們哪怕神神叨叨的,什麼東西它都知道誰誰誰是它們最大的那個,我告訴你,知道嗎,明白不?就像這個美國那個有個電影叫什麼這個“穿越回來的人”,這個穿越回來的壞人它也知道,明白嗎?它有穿越回來的好人也有穿越回了壞人,知道它要滅這個穿越回來的好人。一樣的概念啊。所以這裡頭它知道。所以你看,對閆博士的圍剿,因為對文貴先生的圍剿已經失敗了。

這個結局就是你看,現在拜登上來也沒法翻盤,北約它也沒法翻盤,是不是?但現在它知道要圍剿閆博士,圍剿閆博士,讓閆博士的信譽掃地,什麼什麼,讓別人不敢相信,然後讓閆博士成為什麼陰謀論,然後最後那30個國家哪個國家用的時候,它就會在媒體上又在叫​​冤、喊冤,知道吧?但是沒用!墨博士。

墨博士(01:17:25)

對的,現在的話有一個問題就是說,現在全世界開始對中共都有所提防了,特別是在病毒上面,隨著我們閆博士,實際上我覺得閆博士其實第一戰基本上應該是已經是大獲全勝了( 路德:對!絕對的) ,第一篇論文。所以說現在的問題就是它們仍然是做這個東西是在想拖延,就是包括世衛組織啊這些做丑劇的這些事情它在拖延。因為中共現在就是也把自己架在了一個兩難的境地,首先它們的主動出擊和病毒戰已經獲得了成功,問題是現在它們要不要擴大戰果。第二點是要不要回去。所以說這裡面中共內部是非常非常的爭論,包括它的內部分裂已經達到一個極點。那麼這個時候習如果出擊,北約現在已經有所提防,包括美國也對他不是完全信任,如果出擊有可能全盤皆輸;但是如果收縮呢,有可能習在內部的這個威脅又會爆炸,所以說這對中共也是一個非常兩難的境地。

所以說未來的時候會出現一個很大的問題:中共國內和國外的形勢會交替出現,但是最大的問題就是老百姓和國內的戰友會出現很大的這個壓迫和這個殘害,這個是沒有辦法,因為已經到了這個頂點。所以說中共的態度現在是一個非常非常關鍵的,如果它想快速解決的話,它一定是出擊;但是如果它能像什麼龜縮起來,很可能會苟延殘喘一段時間,但是最後也都不是我們想看到的。我們希望是北約和西方國家率先清醒過來。

好的路德。

路德(01:19:19)

你看全世界開始討論實驗室來源,就把這個當做一個選項,這就是119的成功。到現在,安紅是不是啊?如果沒有119,說白了這個選項都不放進去,你什麼時候把SARS當做這個選項,沒有吧,SARS,是不是?就是人的概念裡頭都沒放進去,是不是?然後第一時間說是果子狸啊,全世界就認可是果子狸;然後石正麗第一時間是什麼中華什麼蝙蝠啊,什麼雲南蝙蝠,全世界就認定了。這就是啊,這就是你119這個這個重要的閆博士傳遞這個信息,而現在,這就到現在,中共知道,再繼續下去那100%那就是中共,一定是這個事實就會揭露出來啊,所有的後面還有一系列的,絕對大家告訴大家,一系列的。所以中共害怕,怕就怕在這裡,絕對的大家知道啊,怕就怕在這裡。文貴先生啊,你想如果沒有文貴先生2017年打開這個滅共的大門,讓全世界所有的力量匯聚在一起,你就…… 中共如果就算2020年干了這事兒,也沒有119,也不可能有119這個節目,咱們也不可能有路德社路德時評,是不是啊?也不可能閆博士也不可能站出來,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這就是真的是一連串,那真的是天意,我告訴大家絕對是天意,是不是?就像那個愛因斯坦那個當年那個出來,別人就“怎麼回事”?1905年你就能把這個東西給想出來?!因為它是假設嘛,說白了純粹假設,他那個幾篇論文都是這樣,居然都可以,就像那霍金你都沒去過宇宙,你還能把黑洞給想出來,我天哪,太厲害了。所以這些東西啊這些東西,大家知道啊,很多事情,事實啊,這種東西它都冥冥中它都有這種天意!所以這就是信號,很多這種那種信號其實已經傳遞給我們了,這就看大家怎麼去取捨,在這種時候還傻乎乎的天天去親共,還天天投資大陸,那腦子進水,還信那些五毛的話,是不是,信那些砸郭的話,那真的是腦子進水了!因為那些人有啥?他給你能展現出任何他說對了一個東西嗎,是不是?他有任何東西能影響這個?沒有!是不是啊?所以說啊,這裡頭這個,今天我們要說的未來大家走著瞧啊。好,今天我們節目就到結束,謝謝。安紅最後總結分享一下啊,安紅。

安紅(01:22:05)

旗幟鮮明!蓬佩奧先生已經說得最清楚不過了:吹響集結號,就是說號召全世界抵制北京的冬奧會,這是一個鮮明的集結號,就是號召,讓大家能夠真正的意識到這個滅共的號角已經吹響;第二個,北約國防部長召開會議商量如何對付中共,那我們就可以看到非常清晰的一面,佔世界上70%以上的軍事力量開始要商量如何,說白了就是收拾它,只是在表面新聞上我們看的是它來商量,但真正蓬佩奧先生之前做的所有的工作,都在發生效果;第三,病毒的真相永遠是我們爆料革命和我們閆博士真正這個上帝概率給全世界人民的福祉和福音,我個人一直認為這一定是有一個大概率,這個概率真的是這多少年出一次,但是我們有幸趕上,那個整個地球上這波人類還真的有可能能大多數人能夠活下來,是因為我們掌握了主動,我們掌握了真相,我們可以徹底扭轉撒旦在地球上的肆意妄為!好,謝謝路德。

路德(01:23:15)好,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到此結束,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