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和中共式宣傳

撰稿:戰友

圖片來自網絡截圖

筆者不甚了解印度和印度文化,但對中共的宣傳深有感觸,之前已看過這部電影,也並未有多大感觸,但聽了文貴先生直播,再回頭想想影片的點點滴滴,有另壹番感觸。

影片的主角從壹個社會的底層爬到了擁有自己事業的富人。中間的蛻變就是殺了他的老板並搶走了他的錢財,之後開設了自己的公司(白虎)而進入了富人階層。影片完全可以設計成通過主角自己的努力有了資金再開設自己公司,為什麽要通過這麽極端的手段得到人生第壹桶金,更何況影片對主角的刻畫並不是兇暴的壹類人,那麽這壹幕的設置就值得思考,筆者認為壹方面在告訴印度底層人民,靠自己能力無法翻身,或許捷徑能博得人生轉機,這種宣傳和影片(摔跤吧爸爸)完全不同,並非是壹部勵誌的電影,恰恰是壹部對社會不滿的影片。另壹方面讓我想到了中共的建政和煽動老百姓鬥地主,背後的邏輯是壹樣的,就是正常渠道我翻不了身,但可以偷可以搶,中共政權就是竊取而得,打倒地主自己就成為了地主。第三方面,主角的老板對主角還算是可以,甚至當他是朋友,不然也不會冒雨幫主角修車,但為什麽會被主角殺害,這裏隱喻主角的老板就是深刻影響印度的西方白人,就是在告訴印度底層老百姓只有消滅了西方白人才能翻身。影片對我另外壹個感觸就是反差,主角家庭狀況和主角老板的家庭狀況的對比,印度農村和城市的對比,這種差距不是壹點點,而是幾代人的差距。就像文貴先生形容的壹邊是地獄壹邊是天堂,中共就很擅長用這個反差來形容中共國經濟迅速發展,比如在同壹個地點三十年前和現在的對比,給人壹種強烈的視覺沖擊。

中共的宣傳,無論是大陸影視還是教育,對人性往往會選擇閉口不談,比如白虎影片主角殺人後對自我認知的改變,和自我的反思和折磨都沒怎麽描述,而對主角得到財富後描述得淋漓盡致。中共就是這樣的邏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集體的利益大於個體,個體的人性得服從於集體的利益。中共戰狼式的宣傳就是故意突出壹方面,而對此產生的副作用閉口不談。滅白是多麽險惡的用意,潛移默化地植入了種族仇恨,主角說“這個世界屬於棕皮膚人和黃皮膚人的,其他人交給神靈來拯救“這難道和印度四大種姓有區別麽?只不過壹個用皮膚來劃分壹個用種姓來劃分。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審核:MG3 編輯:MG1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