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組織調查團成員竟是廣東省疾控中心的顧問

新聞來源:《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 作者:NATALIE WINTERS | 發佈時間:2021年2月15日

翻譯/簡評:Dreamer文童| 校對:感恩| 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KOOPMAN’S BIO 庫普曼斯的簡歷

簡評:

世界衛生組織代表團於1月14日抵達中國武漢,進行新冠病毒溯源調查,歷經近一個月時間,其中包括十四天的隔離期。此次世衛組織的調查從一開始就受到各方質疑,被認為不過是為中共洗地的作秀而已,主要原因如下:第一,距離發現武漢首例確診病例已經超過一年時間,包括華南海鮮市場等關鍵場所已經被多次消毒處理,發現有用證據的可能性極低;第二,世衛組織一直與中共有良好的關係,在疫情初期與中共配合掩蓋真相;第三,此次代表團主要成員皮特·達扎克與石正麗等其他中共國病毒專家有著很好的私人友誼;第四,據媒體報導,此次調查之行完全由中共單方面安排,世衛組織調查員與外界人員完全隔離;第五,世衛組織調查組僅僅對此次疫情爆發的關鍵地點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了三個小時的視察,據推測根本未進入實驗室。

此外,中共還拒絕向世衛組織提供早期病例的原始數據。儘管如此,世衛組織調查組還是得出結論,實驗室洩露引發疫情“極為不可能”。這看似荒謬的鬧劇其實是有原因的。除了已經爆出的達扎克與中共有密切關係,《國家脈動》本篇報導又爆出另一位世衛組織調查員與中共有著同樣的密切關係,那就是荷蘭病毒學家馬里昂·庫普曼斯。身為廣東疾控中心顧問,並且多項研究受到中共國官方資助的庫普曼斯,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或許,這不是最後一個被爆出來與中共有利益關係的世衛組織調查員。

來自英喜莊園海報組

原文翻譯:

獨家:世衛組織新冠病毒“調查員”是接受中共研究資助的中共國疾控中心顧問

《國家脈動》透露,馬里昂·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是最近世界衛生組織在中共國調查新冠病毒起源的代表團成員之一,她曾擔任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顧問,並撰寫由中共國政府支持資助的研究報告。

世界衛生組織(WHO)代表團的結論是,該病毒“極不可能”來自中共實驗室,儘管報告顯示中共國拒絕分享新冠病毒早期的所有相關數據。

但庫普曼斯與中共的關係,與世衛組織研究員同事皮特·達扎克(Peter Daszak)(與中共)的關係相似,讓人質疑該團隊研究結果的有效性。

世界衛生組織一份名為“科學諮詢小組成員”的文件包含庫普曼斯的職業簡歷,其中顯示她曾擔任“中國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科學諮詢委員會成員”。

作為中國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科學顧問委員會成員,她為該地區新發傳染病檢測實驗室能力建設提供建議,並正在進行合作研究,試圖揭示在該地區動物生產鏈中病毒的突發和傳播。

庫普曼斯還在自己的領英(LinkedIn)上列出了所屬機構。

此外,庫普曼斯撰寫的科研論文和期刊文章得到中共的資助。

2020年7月的一份研究——探索利用基因組流行病學追溯廣東高致病性A/H7N9流感的起源,是“由中共國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資助的”。

“我們感謝參與縱向監測的廣東省21個合作實驗室。”摘要補充道。

根據一份摘要顯示,2017年另一項以寨卡病毒為重點的研究也由廣東省政府資助和執行:

我們感謝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江門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所有相關實驗室和管理人員對後續調查的貢獻。本研究得到廣東省科技計劃A和國家重點發展計劃的資助。

另一項由庫普曼斯領導的2014年與廣東省疾控中心研究人員一起完成的關於A型流感(H7N9)的研究“得到了中共國公共衛生部十二五重大項目的支持”。庫普曼斯還撰寫了一系列由官方的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資助的研究報告,包括關於諾如病毒、輪狀病毒、鈣調磷酸酶和遷移的報告。

最新披露的消息肯定會迫使此前讚譽調查組的建制派媒體的進一步改變意見。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