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69 – 2/2)中共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疫情就是一場超限生物戰爭

標題簡述:
2020年6月19日
郭文貴先生說:“下周開始新中國聯邦將進入新時期。超限戰就是用美國人,美國人的錢和科技幹掉美國。我們要做的就是讓美國人明白超限戰是如何進行的。過去三年我們積累的信用已經讓美國人明白了這一點!同時要讓美國人知道,新中國聯邦絕對不是美國的威脅,共產黨才是。所到之處我必須告訴別人,共產黨不代表中國人!”
2020年10月8日
戰鬥室采訪閆博士:
1、我想介紹一下這個新概念——超限生化武器。它遠超傳統意義上的生化武器,來自於中共國軍科醫學研究院,即中共國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
2、只要有中共軍方的病毒骨架, 也就是舟山蝙蝠冠狀病毒, 他們可以輕易在實驗室制造出SARS-CoV-2。並且,這是一場大規模、有組織的造假行為,涉及了整個科學界以及同行評審的期刊,他們幫助了中國共產黨。
3、最後我想告訴大家的是: 這是一個生化武器, 而且是一個現代化的超限生化武器。所以大家要明白,我們現在正遭受超限生化戰的荼毒,超限生物戰已經攻陷了整個世界。

2020年9月5日2路德訪談
閆博士曾曝光,制造病毒只需要100萬人民幣,一個實驗室,三個人就能對全世界展開一場生化武器戰爭。到目前有已經80萬人喪命,2600萬人感染。現在揭露中共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4,如果2017年文貴先生揭露真相,可能自己和家人都被滅了,蒼天有眼,力量外的力量護航。

2020年10月8日
閆麗夢博士發表第二篇中共病毒學術報告—指出中共病毒為超限生物武器

閆麗夢博士於美國東部時間10月8日上午公開發表了長達33頁的題為《SARS-CoV-2是一種超限生物武器-事實真相隱藏在大規模有組織科學造假的背後》(SARS -CoV-2 Is an Unrestricted Bioweapon: A Truth Revealed through Uncovering a Large-Scale, Organized Scientific Fraud)的學術報告,直言中共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

文章論證了RATG13、RmYN02等中共所謂的蝙蝠冠狀病毒貌似與SARS-COV-2病毒(即中共病毒)具有較高的基因序列同源性,但實則是掩人耳目的騙局。作者通過深入分析數據和文獻,證明了這些所謂的新型動物冠狀病毒不存在於自然界中,它們的基因序列是捏造的。文章還批駁了莫江礦工感染的冠狀病毒的假相。這些捏造出的病毒假相使自然來源理論毫無根據,還加強了第一篇學術報告的斷言,即中共病毒是實驗室的產物。

報告認為這場科學欺詐的規模和協調性標志著學術研究和公共衛生領域的腐敗程度。由於這種腐敗,科學界的聲譽和全球社會的福祉都受到了損害。中共病毒符合解放軍規定的生物武器標準,但其影響遠遠超出了典型生物武器的設想。有記錄顯示,這種武器化病原體的釋放應該是有意而非偶然的。因此,報告將中共病毒定義為一種超限生物武器,目前的大流行實則是超限生物戰的結果。

報告最後提出國際社會應采取實際行動:應對涉嫌的政府和個人進行調查,要求中共交出病毒原始數據,交代所有隱藏的病毒真相。國際社會應調查捏造假相、實施科學欺詐的學術腐敗行為,並追究對人類野蠻進行生物攻擊的罪責,同時也要追究世界衛生組織、相關期刊、資助機構等組織的責任。

2020年10月8日
閆博士第二篇論文(英語):
SARS-CoV-2是一種超限戰生物武器:通過揭露大規模的、有組織的科學欺詐行為,揭示了真相: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YBVFXaTVbDt

2020年10月8日
戰鬥室采訪閆博士:
1、我想介紹一下這個新概念——超限生化武器。它遠超傳統意義上的生化武器,來自於中共國軍科醫學研究院,即中共國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

2、只要有中共軍方的病毒骨架, 也就是舟山蝙蝠冠狀病毒, 他們可以輕易在實驗室制造出SARS-CoV-2, 並且,這是一場大規模、有組織的造假行為, 涉及了整個科學界以及同行評審的期刊,他們幫助了中國共產黨。

3、最後我想告訴大家的是: 這是一個生化武器, 而且是一個現代化的超限生化武器。所以大家要明白,我們現在正遭受超限生化戰的荼毒,超限生物戰已經攻陷了整個世界。

2020年10月24日2路德訪談
路德:這個CNN是吧,做的這些這種節目啊這種攻擊其實一點意義都沒有,最終是歷史來定義啊,是不是啊?那你說中央電視台比CNN的聲音更大是不是、更猛14億人都在聽,而當年希特勒,那個戈佩爾,那不比CNN厲害,但最終是歷史來定位,而這這幾個人他請的這幾個專家,在119疫情爆發的時候,他們去哪裏有有誰能夠提前說啊,這個會大爆發。

你們所謂的專家,咱們閆博士在那時候就說大爆發,全世界我看只有閆博士一個人說會大爆發啊,是不是?人傳人是不是也是第1個說啊,很多人說他們有的人知道,但是光大爆發這一個概念,到現在到那個時候62例的時候有誰敢這樣說,都驗證了這幫專家去哪裏了?是不是這幫專家啊?有一個站出來提早說了,沒有一個。任何都是驗證,這是第一。第二時間最終來驗證,第三歷史最終來驗證,這才是最關鍵的。閆博士,關於這個話題,你最後在跟我們觀眾們分享一下啊。

閆博士:我有好多話想說,從哪裏說起呢,要不就先從這個119.當時驗證的說起吧,那個時候人傳人是其實專家們這個整個圈裏的這些專家們高層的這些是有都有知道的,因為畢竟那個時候上報到疾控的這些案例在高層來講啊,我說的是很高層的那些人當中他們是知道的,但是他們不敢說,而是有人站出來代表政府說這個不會人傳人,那個時候其它的疾控的呀相關的專家還在私底下笑,但是他們知道這個人他說的是假的,他們認為他會被打臉,可是他們也知道他們自己不敢站出來說,因為中共不允許你說、所有的事情一切都要聽指令,從最開始這個事情那個這個新冠肺炎發生,到它的診斷到它的這個傳播模式,到它是否會引起更大的傳播這個危害,全部每一個細節都是由中共在把握的,也就是說中共在背後已經做好了一張很大的網。

就像我報告裏面提出的那些人參與作惡的,他們一點都不無辜,就算他們每個人不知道這個全圖,他們也知道他們自己在做的什麽,而且他們知道他們在做的事情絕對是有問題的,因為從政策到步驟到後面造假那就更加明顯了,他們參與了其中,然後他們沈默,他們助紂為虐。這個事情是非常可惡也非常可悲的,但是就是這樣的人,他們被中共用作科學的中堅力量,在軍事科學方面在普通的科學方面,在我們這個民事方面,他全部都是中流砥柱,然後由他們去教育下面的學生。去影響周圍的大眾,以一個專家的身份去忽悠所有的人,這是一件,就是我覺得我覺得這件事情在我親身經歷之前的時候我是很難相信的,因為我對於這當中的很多人之前還是很尊重的,對我不不評價他的人品,至少在學術方面我認為。

他這個人是有能力,比如說很明顯就是像那個嘛馬力克裴偉士還有我的老板廖攀,我跟他們的私人合作其實是很愉快,而且他們也確實就是在給我提供一個成長的空間,我在這裏學到了很多東西,但是當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被他們的行為完全的震驚到了,然後我就發現原來這些人不只是膽小,他們還有貪念,他們還有著作惡的心 ,像馬力克就是很明顯的反社會人格,但這個事情我是背後有很多其他的證據支持的,只是現在不方便在媒體上講,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他是一個很明顯的反社會人格,然後他又同時具備頂尖的醫術和學術經驗,他具備頂級的資源,中共從SARS之後就給他鋪路,鋪出一張遍灑全世界,從WHO到NIH到CDC到歐洲到整個頂尖雜志到美國科學院的外籍院士,一張巨大的人脈網。

你們設想一下這樣的人處於一個核心的位置,和中共和這些生物武器的人在一起作惡,我們的世界會變成什麽樣,你們說當我見到那個情況的時候,我能不站出來嗎?我沒有辦法想象下面會怎樣,盡管我站出來之後還是被他們後面的後續舉動每一步都震驚了,因為我覺得我每次在推動真相前進的時候,他們都應該開始收手了,他們都應該回頭了,外界應該有力來幫助我們推動這個真相的揭示,但是沒有,相反我看到的是我們爆料革命,在背後一步一步努力的去推動它前行,有郭先生有無數的戰友,有班農先生有Foxnews的這些站在我們這邊的人被我們影響的人,在努力推動它的前行,然後我也是慢慢慢慢才意識到這是一場真正的激烈的戰鬥,這並不僅僅是一個揭露真相被消失的問題,而是說我們從最開始的生物戰到現在每個人就處在戰場的核心,我們爆料革命是核心。

因為除了我們以外,中共幾乎沒有對手,所以我們現在每個人必須要認清形勢,這麽巨大的邪惡在我們的眼前,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努力的去讓身邊的人了解真相,不管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不管他之前有多麽的被蒙蔽,只要這個人還有人性,我們就可以用真相去喚醒他的人性,我們一點一點去推動,我們不要怕犧牲。這只是這只是一個傳播真相的過程,絕大多數人並不會面臨像我們之前的那些犧牲了的同胞那樣,被非常非常這個極端的危險,因為我們只是在網上或者線下去傳播這些消息的時候,整個的這個過程相對來講還是比較安全的,只要註意好保護你的隱私就可以,但是我們的每一份力真的真的非常的重要,然後我還想說的是呢,我一直想說的一點就是有很多偽類,他們在網上除了混淆視聽。

除了沒有邏輯之外,他們還在竭盡所能的挑撥離間,因為他們知道爆料革命團聚在一起的時候,這股力量是勢不可擋的,所以他們不停的在分化,在挑撥,他們有偽裝成戰友,然後再退出的,像之前的什麽熊博士啊,螃蟹啊,然後啊。趙博士呀,還有其他的一些人,他們希望通過路德這個平台或者通過在網上啊,這個混入戰友群當中,然後來贏取信任之後再反水來分化我們大家,還有的人呢,他非常陰險,他會因為我們路德社在揭露病毒真相之後大家可能意識到這個事情當中。揭示病毒真相這件事情是一個照妖鏡可以照出真和假,所以有相當一部分偽類他們采取了一個策略,非常明顯的就是他們打著這病毒真相,da z閆博士名號同時去打擊路德去打擊郭先生,這是非常惡劣的影響行為,我希望所有的戰友們,當你們看到這樣的形容,這樣的人出現的時候,不管他把我閆麗夢舉的多高,不管它把病毒真相這件事舉的多高,請你們認定這就是偽類,因為沒有路德社我的聲音傳播不出來,沒有戰友我的聲音傳播不出去,沒有郭先生沒有爆料革命在背後支持,我這個人現在就是不存在的。

2020年12月6日
完全低估了共產黨的這個險、惡,這種撒旦的這種本質,人類將付出代價。錢是怎麽了?錢是讓你生存在社會上一小部分的力量而已,你再資本主義你也不能代替上天萬佛萬神吶!現在所以大家要為此付出代價!這種大義和人類的這種互相的猜疑、傲慢,貪嗔癡慢疑,癡慢疑現在是對病毒最高興的,遇到癡者、慢者、疑者它就沖上去了一定有機會。我們這回我們的朱利安尼先生就有點什麽?太慢了,還低估了共產黨的這種壞。但是老人家從本性上,從人上,他是真是活著的聖人之子,聖人之子。哎,這路德先生說太好了啊,路德先生他是……他是著急啊,這是見過他的人都會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感染,見過他的人都會超級喜歡的,這就是我們的朱利安尼先生,他真是全人類的英雄,他絕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美國的英雄。
所以說,哎呀今天我們大家又經歷了一個驚天動地的事,我們等待著英雄凱旋而歸,在此我也希望所有的戰友們任何人,你像我們路德先生,我們科學家還有我們的博士團還有我們整個的戰友們走在前面的都要小心,你不知道共產黨對誰會下手,你不知道共產黨他敢對誰下手?而且是像川普總統和他一樣5000、8000的病毒,這種飽和式的攻擊呀誰受得了?5000到8000的病毒到你身體裏面去了,那相當於5000到8000個那種鉆地雷一樣在你血管裏嚓嚓嚓……5000到8000個你說誰受得了?你再強有多強?
你看,你看我這要給人家開會,你看我這趕快插血管,是吧?插鼻子,你們問問我插幾回了?這不是開玩笑的。哎呀,兄弟姐妹們!希望你們真能聽進去,這不是娛樂,這不只是爆料,這是戰爭!每個人都在戰爭之中,每個人!這個戰場是在全球的,他不分高低,不分笨還有智慧,你只有小心不小心。這是文貴算是求你們了,為了家人,為了我們的事業,我們這次要贏一定要贏共產黨這場化武大病毒,我們的科學家講的叫“超限生物戰”!這是一場超限生物戰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它已經開始了!
兄弟姐妹們萬萬要小心,我今天本來要亂聊好多事兒呢,很多事兒要跟你們聊,但是因為朱利安尼先生,說實話我也不敢說呀,昨天晚上你們看我一晚上不睡覺我在幹嘛呢?我不能說呀,人家官方不公布我能說嗎?這事必須得保住啊,現在很多話我還是不能說。
朱利安尼先生一直吃羥氯喹,但是被放毒,還有到室外不戴口罩,大量病毒接觸,或者手直接接觸,羥氯喹就不管用了。口罩不要戴在鼻子下面,不要洗,那都沒用。就是醫用口罩,摘下扔了,洗手。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出去一定戴口罩。

2020年12月22日閆麗夢推特Clip on War Room:

  • If CCP throw a nuclear bomb to your country, you know it’s a war. But when CCP released #COVID19 virus to make huge damage, people are arguing whether it is a bioweapon
  • Disinformation from scientific authorities make it worse https://twitter.com/drlimengyan1/status/1341466478667821056?s=21

2021年1月1日1路德訪談
這就是我們之前說的這個中國人的巨嬰思維,很多人實際上慢慢的就是真正的就是要自己做主,這才是最關鍵。我們再回到納瓦羅這裏,你看這裏當時納瓦羅的備忘錄寫道:在美國土壤上全面爆發冠狀病毒的情況下,缺乏免疫保護和現有的治療方法或疫苗,將使美國人無法防禦。看到沒有,這就是我們之前一直說的,這就打擊你的叫做醫療資源,這就是超限戰生物武器的一個重要特點,讓你的醫療資源。實際上當時中共有第二輪的攻擊,就是把所有的防護用品口罩全部買走,這就叫第二輪攻擊。說缺乏保護增加了冠狀病毒演變為全球全面流行風險,危機數百萬美國人的生命,但是當納瓦羅在私人廠發出緊急口吻時,在公共場合卻造成影響。

2021年1月19日
去年119是爆料革命滅共的911
郭先生提到路德訪談在爆料革命當中,奠基了最重要的滅共的基石。去年的119是新中國聯邦對共產黨的滅共行動的911,不僅拯救人類,還給世界帶來了希望。
在人類的歷史上任何一場戰爭,能提前一分鐘告訴你真相,就能改變戰爭的結果,就能拯救無數的人命。爆料革命的路德訪談、閆博士是全球首次向世界發出警告,病毒是人傳人,會大擴散,是中共的實驗室的生物武器,墨博士最早提出羥氯喹可以救命。直到現在,很多戰友都被羥氯喹和科學家救了命。
從來沒有一個不為錢、不為名、不為利、也不是什麽組織,也不是黨派的,不讓你付一分錢的,有這麽大的一個拯救人類的大行動,我們做到了。感謝路德先生、英雄科學家、無數個背後提供料的,還有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默默付出的兄弟姐妹們,都永遠不忘1月19。而共產黨的瘋狂,都讓他付出百倍萬倍的代價。中共一定死在病毒上,一定死在新中國聯邦手裏。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gogogo4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等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郭爆料串珠(169 – 1/2)中共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疫情就是一場超限生物戰爭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