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15晚:納瓦羅明確離職前嘗試建立總統委員會調查病毒來源真相;奎伊博士稱贊閆博士誠實勇敢

文字整理:茅屎坑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15/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川普有沒有可能競選眾議院議長?納瓦羅明確離職前嘗試建立總統委員會調查病毒來源真相;奎伊博士稱贊閆博士誠實勇敢;皮特打雜客和王林發郵件被公開,揭露替中共站臺;

 

視頻



文字

路德: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艾冠談,今天是2021年2月15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30啊,我們今天來看這個首先啊,這個班農先生在節目裏頭啊,建議川普總統競選這個眾議院啊,競選眾議院議長啊,我們待會來分析下,這個,到底有沒有這個可能啊,這個有什麼好處啊?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啊?這是即叫共和黨明確了說將來用強硬對中共的強硬來贏回國會和白宮,看看到底是怎麼說的啊,然後還有這個納瓦羅啊,在節目裏頭明確說,離職前曾嘗試建立總統委員會來調查病毒來源真相,這我們之前跟大家節目中說過的,現在又壹次驗證啊,其中閆博士就在其中,因為這是班農先生明確發給,後來大家知道在司法部被阻止了,這是我們之前說過的,又壹次被驗證啊,皮特達紮克和王林發的郵件被公開,揭露啊他替中共站臺,皮特達紮克。好,接下來讓我們的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其他的相關資訊,博博士好。

博博士:好的,大家好,今天給大家分享兩條新聞軍事方面的新聞啊,第1條就是啊,大家都知道我們剛剛跟大家說的,這個菲律賓要對中國新的這個海岸警衛隊法律啊要要產生這個回應對吧,昨天給大家啊,提前跟大家分享了,就是說菲律賓就是說如果因為中共國它的這個新的這個海岸警衛隊的這個法律啊,是說在他的這個九段線那個他所謂的這個宣稱領海範圍之內是這個海警是有權開槍開槍的啊,如果他們認為合適的情況下。而菲律賓就是當··昨天就是說如果中共的海警開槍,菲律賓將強硬回擊啊,然後今天就是日本,日本對這個,因為大家要知道去年整個壹年以來就是中共的這個海警的這個船啊,大型海警船啊,這個數量劇增啊,1000噸級以上的海警船大概從六十幾艘,現在已經有了大概130艘了,所以說這個時候他經常是在釣魚島和尖閣諸島這個附近進行這個騷擾啊,然後這個時候如果新的法律開始說北京的這個海警,就是說中共的這個海警船可以直接開槍的話,那日本要怎麼辦?現在日本已經考慮修正它的立法,要對這個立法對對中共國的這個立法作出適當的這個反應。所以說可見中共國周邊的這個啊海上的這個爭端摩擦的這個這個擦槍走火的可能性現在是越來越大,幾乎已經到了這種臨界點了,所以說我們是看是南海還是在東海和臺海這個區域會先出現這個擦槍走火的事情,我覺得這只是壹個時間問題,可能很快就會出現,這是壹;第二給大家分享壹條北約的消息啊,北約的新的這個啊五架這個全球鷹組成的這個北約的新的這個啊地面監控啊分隊啊已經正式形成作戰能力啊,這壹個是非常重要,就是說它是由全球鷹五架全球鷹組成的這個基地在西西裏島的這樣的壹個就是對地偵察的這樣的壹個分隊,可以24小時全天候的監視整個南歐和東歐地區的這個這個所有的這個友軍和敵區戰場形勢。所以說從這個上面來看的話,北約對於這個俄羅斯和土耳其這些地方的地區的這個監視程度和這個信息的收集的這個,啊,就是密度和這個呃····質量來說的話都會都將會有質的提高,所以我們也壹直跟大家講,北約現在要在這個整個的這個新的情報收集方面要更上壹層樓,這就是他的其中的壹個比較大的壹個步驟啊,已經成··形成了作戰能力了,好,路德。

路德:好,墨博士·····噢··不···這個艾麗女士分享壹下。

艾麗:好的,我們看今天關於冠狀病毒的這個中共病毒的變種的病例呢這個現在又在泰國也首····也已經出現了第壹例,新增,泰國星期壹新增143起的這個中共病例,然後2起死亡,並且在隔···隔離的這個檢疫當中發現了男子來自南非的這個變種病毒的病例,那麼就說這個病毒呢也是此前到過非洲,然後呢就這個感染人了到過非洲,然後呢就是是壹名患病者,那麼現在呢就是看出來了這個整個的這個變種病毒呢已經幾乎可以講是遍布了這個呃··除了非洲,呃··除了歐洲以外,亞洲也很多國家都已經全部都有了,那麼接這個下來感染度會更加的強,所以這壹點呢也提醒大家在這個相關地區的人呢壹定要註意。那另外呢,就是關於新年的旅遊經濟在中共國的新年的旅遊經濟到處都爆,特別是很多地方,除了我們講到的這個湖北省,湖北省永遠是被關註的啊在現在,那麼也是人口大省,交通大省,所有的中轉的大省,這個時候呢就是,然後湖北的日報星期壹星期五已經報出來就是這個湖北省這個旅遊經濟又很好啊,也就是說現在完全無視去年在這個整個湖北的這個死亡的人數這麼多人在祭典家庭死亡的時候,還依然拿這個喪事當喜事來報,到處報他的旅遊的這個增加了多少萬次的這個收入,整個湖北省收入1672萬的這樣的人收這個這樣的壹個經濟,然後依然去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來提振這個經濟接待的這個這個經濟發展的這樣的壹個勢頭,而後全世界的推廣,嗯,這壹點呢是非常讓人發指的啊,好,就說到這點,謝謝。

路德:好,這個冠博士。

冠博士:好,大家好,這個今天第1條是荷蘭的安全部門呢表示說這個荷蘭的經濟受到中共和俄羅斯的數字間諜的這個威脅,那麼中共的威脅尤其大,那這是荷蘭的主流媒體金融日報報道的,他說這荷蘭安全部門每天都可以抓到來自中共和俄羅斯的黑客呢,它是侵入這公司和大學電腦、飲用水、供應銀行,電信、能源網絡等等這樣的網絡,那麼荷蘭的這種經濟王冠上的所有寶石,也就是荷蘭經濟的支柱和龍頭等等,包括海事部門航空太空旅行,AI量子技術全部都是處於被中共的這樣的威脅,所以說現在這個是荷蘭的現在這種內部的這個情報與安全總局、情報與安全局這些部門都在提醒這個所有的人中共對於荷蘭的這樣的壹個威脅,那麼第2個要說的是這個澳洲總理呢,這個莫裏森最近表示說澳洲的維州與中共國簽訂的有爭議的壹帶壹路,那麼對於澳洲沒有任何好處可能在幾周內被廢除,所以這個是因為是維州擅自與中共在2018年簽的1.5萬億美元的壹帶壹路協議,那背後肯定是有深厚的藍金黃,但是現任的這個澳洲總理,他對中共是非常強硬的,所以這個問題在接下來幾周可能會繼續發酵,這個壹帶壹路協議可能會被取消;那麼第3個這個新聞呢也是關於這個中共偷取技術的,不過這個是在韓國,那麼這個是日經新聞引入韓國國家引述韓國國家情報院向國會遞交的報告,那麼這報告就說,截至2019年這過去的5年間,韓國這些查獲的技術泄密案67%是泄密到中共國安這設計也是半導體、顯示器,造船等韓國企業的優勢領域,所以說中共中共他這個偷技術呢,像荷蘭也好,韓國也好,美國也好,每個國家他都偷妳的這個支柱和這龍頭產業為自己用,那麼這裏面呢就提到了這個三星的例子,雖然說三星這個對於技術外泄的這個查的是非常嚴重,但是中共他有很多辦法去繞開這個規則,比如說利用這個前任員工和現任員工,那舉個例子就是15年到16年的時候,三星工程師有很多跳到這個京東方那麼京東方工廠有很多是韓國人,所以說就從這個辦法去這個拿韓國的技術。那麼還有包括這個韓國的這個三星供應商成立空殼公司,將其偷竊的商業機密出售給中共的4家廠商,所以這個也是看到了,中共的同樣的辦法,這種用藍金黃軍民融合偷技術,它是在全世界都在做,好的路德。

路德:好,我們看啊今天班農先生在節目裏頭說啊,這個建議啊川普總統競選眾議院的議長啊,眾議院的議長,大家知道眾議院的議員是兩年選壹次,2020年要重新全部選壹次,但眾議院的議員啊是比較容易選的,因為只要50萬,50萬壹個選區出壹個議員啊,但是眾議院的議員是終身啊,妳只要能選,壹輩子活到老、死到多少呃····就是活到多少歲,妳都依然可以競選,沒有退休這壹說啊,所以只要50萬這個選區妳搞定,基本上妳就很容易獲得,並且這個議長這個位子是什麼?妳只要是在這個相應的,比如說共和黨或者是民主黨,妳的影響力足夠,妳只要控制了啊這個妳的多數成為主要的啊這這個大多數這個黨的話,妳就會成為議長,而議長也是終身的,因為妳只要第壹,壹個條件,妳只要成為議員啊眾議員又成為議長並且兩年選壹次,是不是,然後但是國會的權力就很大啊,國會權力很大,為什麼呢?因為這個現在國會有很多專業委員會,而這專業委員會現在把這個白宮的權力逐步分走了,很多什麼情報委員會啊等等啊各種委員會大家也知道啊,是不是,然後關鍵這個議長可以任命這個專業委員會啊,所以呢,這個班農說啊建議這個川普總統2022年可以去現去競選議長玩壹把是吧,2024年再去競選總統,再回去總統,這兩年之內說啊對這個拜登進行彈劾,就跟這個佩羅西壹樣壹樣的,然後他的女兒去競選這個參議院,他女兒還有他兒子,是吧,競選,因為他在佛羅裏達嘛,佛羅裏達競選參議院議長噢··議員,然後又把參議院拿回去,共和黨說要贏回國會和白宮,2022年再競選參議院,參議院如果共和黨拿下,然後他的女兒這伊萬卡如果又可以做參議院的多數黨領袖的話,等於說參眾兩院先給妳控制住,然後等到2024年他再去競選總統是吧,然後競選總統同時他讓他的這個媳婦就是Eric Trump,然後接任這位議長接任議長,然後他回去競選總統,等於說這個國會兩院,基本上都是他家人了啊,這條路這個班農先生提,班農先生說的啊,這個博博士妳怎麼看啊?

博博士:我覺得這個民主黨聽了要尿褲子了這個,這招實在太狠了這個,因為大家要知道這個啊選總統啊,是全國選,知道吧,就是說全國各州的老百姓都要投妳的票,妳才能夠當成總統,(路德:對)是不是?而參議院的這個議員啊,就這本州的老百姓投妳,妳就可以當參議院的參議院議員,而眾議院議員就更簡單,只要這個本選區的50萬選民的有壹半以上投妳的票,妳就可以當眾議院議員啊,所以說在這個呢大家要知道當選眾議院議員的門檻其實是很低的啊,因為川普比方說川普總統他在那個馬阿拉戈的那個他所註冊的那個啊選區然後參選眾院議員的話幾乎毫無懸念可以等拿到這個眾議院議員的位置啊,就是當本選區眾議院議員,然後他就可以去眾議院參加,就說競選這個呃······就是呃····共和黨的這個啊····就是就是領領袖,也就是如果是眾參就是眾議院他的這個啊共和黨人數占多的話他就可以就是說競選成功眾議院的議長啊(路德:對)眾議院議長的話,那大家就知道眾議院權力是非常大的,第壹,就像路德剛才說的眾議院的所有的專業委員會的成員都是要由眾議院議長來指定和通過的啊,這是壹;第二就是說眾院議長其實是次於僅次於總統和副總統之後的第三順位的總統職位的這個接班人啊,所以說從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看到眾院議長的位置其實是非常重要,這就是為什麼佩洛西這麼囂張的這個原因啊。她就是說她可以利用他自己的這個黨派裏面的這個優勢,能夠在眾議院幾乎操縱所有的眾議院的這個議題,這是壹個非常非常厲害的壹個角色啊,其實她在有些方面,它的這個作用其實比這個總統還要厲害,尤其是在立法方面,而川普總統的這樣壹招來另辟蹊徑的話,重返這個這個啊這個政治圈這其實是壹個非常好的壹招,而且他只要是在本選區的50萬選民裏面拿到這個啊過半的多數就可以了,所以說門檻是非常低的,所以說我覺得這其實是壹個很好的壹招,我覺得這個這個民主黨聽著這要瘋掉了,以後每次那個眾議院開會的時候都有川普坐在坐在那兒聽的話,估計他們每個人都會都會嚇得腿肚子都都發抖啊,所以說這個真的是非常非常靈的壹招,我覺得就從這壹方面來看的話,川普總統他對這個建制派和對這個Deep state這個的這個反攻啊,絕對不會停止,路德。

路德:這有個網友說啊,這個投票機的問題,這個投票機不影響眾議院的選舉,因為眾議院50萬選區,他現在他這個投票機不是每個州每個地方都在用,是有些州像喬治亞州(博博士:對),那個叫密西根州啊,那個那幾個搖擺州是在用啊,但是別的州妳像佛羅裏達州他就沒用啊,有些州他就沒用,像德州沒有用,所以說這個投票機的問題在2022年可能不會存在了,因為有有些州啊就可能不會用了啊,像搖擺州,現在有爭議的搖擺州,因為他都是什麼?都是共和黨,這個眾議院說了算啊,共和黨當地的這個呃··立法機構說了算,所以他們可以否掉這個,所以但是在民主黨的區那100%是用的啊,那毫無疑問,那妳說白了妳就別指望去把民主黨的什麼席位拿下來,妳就別指望了,民主黨肯定是的,所以在眾議院的選選區裏頭2022年基本上是不可能啊,參議院也不可能,參議院也很影響很少啊,在共和黨的這個選區裏頭,在2022年的大選總統大選會不會再出現這個情況?我告訴大家啊,這個是要監票,所以說這就川普總統到底會不會自己組織壹個黨,重新打?還是說啊,還是用共和黨那原班人馬,那原班人馬川普總統無法控制的話,是不是?那基本上那妳老人啊,這個共和黨已經被買通的壹些建制派的人都玩陰的,他也沒法,如果他自己打造壹個黨,打造政黨,來在那些關鍵的選區,關鍵的比如費城啊這些地方,因為在2020年基本上妳知道了,整個費城就是那兩三個投票點是最關鍵的,剩下的都是共和黨的地盤,他也做不了手腳,因為剩下都是農村區域嘛,是不是,只有那費城幾個大城市,密西根州啊等等啊這些州基本上都是這個概念,所以說啊,監督起來是比較容易的啊,所以核心的在2022年,我相信啊,我相信吃了2020年的虧,2022年應該很難啊,所以不存在投··,基本上2022年不會存在投票機的問題啊,這個,特別是在共和黨的選區裏頭,這個艾麗女士分享壹下剛才說這個關於阿川普總統競選,這個眾議院議長這事,妳怎麼看?

艾麗:對,眾議院議長如果,這是非常奇招啊,這個確實大家想到這個順位呢,眾議院議長非常重要,我們看看這4年裏面,佩洛西的這個表演啊,大家就看到她其實其實現在通過尤其是最後的壹次大選啊,就最近的這 2020年的這個大選我們可以看到整個的最後的這個權利的回歸啊,最終出現爭議的時候都是在立法會啊,就是在這個上下議院啊,在議院裏邊那個產生的最終的投票來決定啊最終的走向,所以我們看到這個,如果他來去選眾議院議長,這個太厲害了,他從順位上講也是非常靠前的,另外呢,他也不存在這個被彈劾的問題了啊,誰也沒法,就是不···大家都去彈劾總統,但是議長他的這個位置就非常的重要,非常重要,所以我覺得這是個奇招,而且馬上就可以回歸,如果他能夠,他的這個,剛才講門檻低,對吧,他只要到他的選區選他進了眾議院,然後他就可以去選議長,那麼這個時候呢,我們看到就是共和黨,之前說過共和黨其實在參眾兩院,如果他能把這個眾議院拿回來大多數票的話呢,其實它是非常非常有利的壹個監督,而且如果他能夠去選這個眾議院議長的話,如果他坐在這個位子上,大家想壹想,那那不管誰來當總統,出的這些啊出的這些政策以及這個政策的方向對錯等等都會有巨大的壓力,如果他想這個搞任何的這個可以講出賣美國人利益的話呢,都會面臨巨大的壓力,所以我覺得這壹點他今天說出來或者是說他如果真的去朝這個方向去做的話就已經是對民主黨非常大的壹個壓力了,我覺得這是壹件非常好的這個做法,非常好的招,然後呢,他可以有幾個人同時,就像剛才講的可以去,都去競選,多少人,他們他的家人剛才講都是在競選可以競選議長,那麼另外呢,同時它還可以在2022年的時候呢,去競選這個啊這個總統的中期選舉,所以我覺得這兩招配合著打也確實是壹個好招,路德。

路德:對,配合著打啊,因為在這裏頭啊,這個剛才說啊,呃,眾議院的議長實際上是權力很大的,它是影響整個華盛頓,說白了,這個Deep state妳要清理的話就得從眾議院開始啊,參議院也得清理,是不是?妳看現在白宮總統的權力已經被分得很,就分的基本上啊沒有了,是不是?所以說啊,妳議長很少有對眾議院議長的媒體的攻擊啊什麼什麼,是不是?壹般都是對總統的,這就是問題之所在。好,這個我們看共和黨擬打對中共強硬派贏回國會和白宮,這個共和黨,這個是誰說的啊?國會山報道啊,國會兩黨都把中共視為美國最嚴重的國家安全威脅,而參眾兩院的共和黨議員則指責拜登所挑選的人和所實施的政策呢未能達到與美國抗衡的程度,對中共強硬態度被視為壹種勝選策略,中共被廣泛視為在多個方面對美國構成潛在危險,所以共和黨前眾議院共和黨助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前通訊主任道格.海耶告訴國會山,對共和黨人來說中共是壹個非常安全的進攻目標,而對於民主黨人來說也是如此,妳不會因為反共而受到懲罰,所以共和黨人現在準備利用反共啊,當然了這個對中共的強硬派已經回國會和白宮啊,這個結合阿川普總統剛才這個,妳是怎麼看啊?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因為這個中共嘛壹直都是在利用美國的兩黨政治這種鐘擺效應,那他在之前呢,確實也是這個壹直在運作這個民主黨去反川普,那麼在這壹點這4年的中共做的還是算是可以的,但是現在這種情況,那麼共和黨他現在失去了對參議院眾議院的這樣的壹個控制,他當然也失去了總統的這樣的職位,所以他在這接下來的過程中壹定要想辦法翻過來,如果他要翻過來的話,他是在政治上要打什麼牌?所以現在翻來覆去只有滅共這壹張牌可以打,因為川普總統4年他積累的這個巨大的民意很大壹部分就是因為爆料革命推動的這種滅共政策,因為確實美國人的利益就是被中共搶走的,那麼川普總統讓美國優先,讓美國再次為偉大,那就是滅共,這兩個事就根本就無法分開的,所以現在的情況,如果說共和黨人失去了川普總統這壹塊民意的支持,他是絕對不可能維持下去的,所以他在爭取川普總統的力量,爭取川普總統的民意,所以說如果川普總統最後和共和黨達成壹致的話,那麼最後的結果壹定是這個MAGA帶著這個共和黨往這個滅共的方向走,所以呢,這幾股美國的這幾股政治力量,這個川普先生的MAGA、蓬佩奧先生的西點幫還有這些共和黨建制派,那他自己為了利益也要拉著這三··這三股力量壹起拉著這個民主黨往這個方向走,當然民主黨它現在看起來是有點想跪下的意思,但是呢,對於這個共和黨的巨大的拉力,他必須在美國內部也作出妥協,那麼另外壹點呢在這裏面,如··,之前川普總統當總統的時候,很多人是因為反對川普總統而反對川普總統的壹切,這裏面就包括這種反共滅共的政策,那麼現在川普總統不是這個總統了,雖然說滅共的這壹股勢力失去了國家這個政策國家的這個總統的權力,但是呢,當這個滅共的這種氛圍,他現在集合了這個共和黨所有包括建制派的力量,他為了自己也要滅共的時候,那麼這樣的這股力量也許可以團結更多的人,所以從這壹點來看呢,也未必是壹個這個特別特別大的壞事,所以說接下來在這樣的情況下呢,這種推動的拉力還是比較大的,那麼根據這個內容我們可以看到,接下來就是這裏面提到了這個共和黨提到了這個,比如說病毒追責的事情,比如說這個新疆人權的問題,所以還是當妳病毒和這種族滅絕兩件事情卡在這個民主黨的脖子上的時候,那當妳共和黨作為壹個最大力量監督的時候,我想民主黨他也不會說和中共走得太近,所以這個就是力量的牽扯,那麼說回川普總統當議長這件事,我覺得確實是壹個這個真的是非常好的壹個提議,因為其實這裏面最重要的是如果妳共和黨建制派要支持川普總統,要爭取川普總統的民意,那作為川普總統來說,我肯定要跟妳談,那怎麼談呢?我覺得其中的壹個砝碼壹個籌碼就是那妳能不能支持?妳如果共和黨壹致的支持我川普總統去選議長的話,那麼我就可以和妳共和黨合作,我覺得這是壹個不錯的談判籌碼,因為這個中期選舉,2022年的中期選舉呢根據這個現在這種情況,那麼共和黨它壹定是可以把盤翻過來的,這這個眾議院的選舉其實各幾位剛才也都說過了。那麼壹旦,川普總統選上是100%的,那如果說共和黨取得了多數在這個眾議院,那如果共和黨多數內部達成了壹致說就要選川普當這個議長的話,那麼川普是壹定會當上議長的,而川普當上議長這個權力實際上就很大了,那美國的這三權分立搞來搞去,那麼議長的這種權力,我們從之前的佩洛西就可以看出來,幾乎相當於半個總統這樣的壹個地位的,它控制著各種委員會,要控制,可以控制這個推動各種提案啊包括政府的預算等等,所以說壹旦這個形成的話,那接下來川普總統當眾議院的院長,在2022年到2024年將對於這個民主黨的政策是壹個巨大的壓力,而我想另外壹個方面來說,川普總統當議長也是共··對於共和黨最大程度發揮川普總統的政治影響力為共和黨服務,我想也是從利益上這幾個也是壹致的,所以說我覺得這個是壹個比較好的提議,而川普總統當了兩年議長之後,他就順著這個政治影響力在2024年的時候再次競選總統也就是順理成章的壹件事情了,所以說這個美國的鐘擺效應現在是這個川普總統和共和黨開始利用這個鐘擺效應去反共滅共去這個奪回影響力的時候了,好的路德。

路德:博博士美國是當總統可以當幾屆啊?

博博士:兩屆。

路德:但是如果中間斷了壹下,只能連續當兩屆,是不是啊?

博博士:對,總共壹個人只能當兩屆,對。

路德:不,不,總共是只能連續當兩屆,還是總共,這中間斷了壹下啊,那··

博博士:總共只能當兩屆,應該是總共只能當兩屆,就算說妳就算是妳中間斷了的話,也只能當兩屆啊,這個是這個是這樣的,但是這裏面大家壹定要搞清楚壹點啊,就是說美國是政治,政治這個樣子,參議院和眾議院代表的階層是不同的啊,參議院代表的是精英階層,就是說當參議院的這個參議員的每個州只有兩人,對吧,(路德:嗯,對)不管州大州小都只有兩人,這兩人壹般都是代表著各州的精英階層,就這個州的非富即貴的這樣的人,知道吧,是參議院,而眾議院都是草根,妳看到像那個AOC對吧,著名的這個眾議員,(路德:對對對,對)這個九巴的巴特德對吧,還有很多的眾議員都是從草根出身的,就是從平民裏面出來的,而眾議員裏面的,這個凱文凱文麥卡錫就是共和黨的眾議院領袖就是少··眾議院少數派領袖對吧,就是凱文麥卡錫是共和黨的這個眾議院的這個領袖,他是比較支持川普總統的啊,就是說現在照片上面的的這位,他是比較支持川普總統的,所以說在這個裏面,而眾議院大部分是由草根階層組成,這就這就意味著川普總統所代表的這種這個平民主義的這個草根階層的這個民意將會獲得更大的伸展,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因為大家要知道,真正的這個Deep state很多人都是在參議院的,比方說妳看像那個叫什麼啊麥康奈爾,是吧,在高層勾兌跟中共勾兌,就是家族跟中共那麼多關系,都大部分的人都是參議院的在這裏面啊,所以說從眾議院的這個草根出手的話,我覺得這是壹個另辟蹊徑的這樣的壹個做法,而凱文麥卡錫他作為這個眾議院的這個民主黨領袖,他壹·····呃··不是···共和黨領袖,他壹直很支持川普,這也是川普如果是在2022年競選眾議院議長的壹個非常好的壹個支持啊,壹個環境在裏面,因為他是可以,他在這個眾議院已經很多年,在眾議院的這共和黨裏面有非常高的這個人氣,由他如果是川普總統選上了這個某個選區的眾議員,然後由凱文麥卡錫在跟他配合進行這個讓川普總統去當眾議院議長來說的話,這是對於整個眾議院的這個局勢來說是壹個非常大的壹個轉變啊,所以說這個是壹個非常,怎麼說,另辟蹊徑的壹個的壹個做法,而且眾議院的這個議長議員是沒有這個任期限制的,想做壹直做下去,像佩羅西從那個已經做了有30··快30年的這個這個眾議院議員了吧,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到,這將會是非常有意思的壹招,而且我我覺得有壹點,還有壹點就是說,班農先生把這個拋出來是要看民主黨的反應,知道吧,從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因為如果真的是要做這招的話,現在講出來的話呢,有點嫌過早,但是如果民主黨知道川普那種想幹這個事情的話,那他們後面想調整的這個策略就不可能在這兩年之內把這個國家往左走,走的太狠,知道吧,因為他們也想在2022年的時候保持這個眾議院的多數,如果是他能夠保住眾議院多數的話,就算川普總統進入眾議院,他也沒有辦法當眾議院議長,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也是對於這個後面兩年拜登施政的壹個壹個套鎖,知道吧,就把他套住不讓他往左傾太厲害,如果他在在他的兩年任期裏面把往左,其實因為參議院眾議院都是民主黨這個多數嘛,他如果按照這個把這個美國的這個立法和美國的這個政策搞得太左的話,兩年以後絕對反彈,共和黨壹定會占領眾議院,而川普又當眾議院議長,那真是,對於民主黨來說真的是壹個晴天霹靂啊,大災難啊。所以說,這個也是是對於這個整個的這個民主黨的這個總統和民主黨的這個議會來說的壹個壹個警告啊,路德。

路德:這個美國總統只能噢··無論連不連任只能兩次,是不是啊,還是說連任兩次,不連任的話··

博博士:應該是應該是壹生只能壹生只能任兩次,因為以前是在這個羅斯福以後好像出了壹個修正案,好像就是把這個給定下來了,嗯。

路德:好,我們在看啊,妳看納瓦羅今天在戰鬥室妳看他說,中共病毒開始肆虐美國之後啊,我在白宮參與壹個會議,看到沒有?並且我在會議中輸了,當時我是建議要成立壹個總統委員會來調查中共病毒的來源和起因,在推動的過程中,我學習了我們之前有多少委員會以及他們是如何成立的?有壹些是國會成立有壹些是總統下令成立的啊。這是我在節目中說的,妳看啊,那天,還有壹個更重要的,我得給大家說壹下啊,這班農先生,班農先生這個兩個禮拜之前就給閆博士發信息,知道吧啊,要說啊,他建議川普總統壹定要成立壹個調查病毒的壹個叫做總統委員會啊,看到沒有啊?1月21號咱在節目裏提到的,又被驗證了,啊,當然了,這中間這個納瓦羅說什麼問題什麼原因被否掉的,就是啊,這裏頭大家知道啊,這個閆博士就在裏面什麼被什麼否,就是被司法部啊,這些之前說過的啊,納瓦羅說的,是不是?咱們說的驗證了,這這裏頭這個艾麗女士妳怎麼看啊?

艾麗:是啊這個因為我們說總統特別的總統委員會來調查病毒的來源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這件事情就像說,那個蓬佩奧先生說的這個把它定為反人類罪,新疆反人類罪,它只是壹個名號,但是如果壹旦成立這個病毒委員會啊,特別總統委員會調查病毒的起源,把這些科學家包括閆博士作為這樣的壹個啊可以講這樣的壹個證人或者是這樣的壹個參與者、壹個科學家的參與者,那麼說實在的就是為所有的未來給全世界做反人類罪的這個徹底在證據上釘死。所以這個特別總統委員會非常非常的關鍵,這就等於是壹個認證機構。那麼就是給所有的犯罪現場做最後的認定,作最後的認定,這樣來給這個認證了以後呢,然後妳交到哪個國家去審判,交到聯合國也好,交到哪個國家以後,它都是具有極強的這樣的壹個證據的作用,就是這個就是板上釘釘把中共定死,所以最後能夠拿掉這事。我我可以講就是在這個之前不是文貴先生包括路德也說有大料這個肯定有行動,這個行動多麼的重要,就直接把中共定死,所以這也是說這個在大選前後的這個拉鋸戰,到底他們在黑暗是黑暗當中幹了些什麼?這個其實就是可見壹斑,當然還有其他的,但是這壹件事情在納瓦羅先生已經爆出來被人否掉了,被什麼人否掉了,怎麼否掉的?這些都不得而知,但是它裏邊有很強的這個角力,有很多的人,但是這壹次過去以後相信啊,包括納瓦羅先生,包括班農先生,川普先生都已經能夠看到這個深層的力量是什麼樣?所以我覺得啊就是見招拆招吧,看到這些他們動作,所以接下來對付他們的招也壹定會更加的出其不意,好,路德。

路德:啊,大家看到沒有,通過納瓦羅這個,我們就可以看到很多事情,跟什麼東西有關?跟咱們之前說班農建議川普競選眾議院議長有關系,大家知道川普總統現在他在白宮做的時候,冠博士妳說他最缺什麼啊,?最缺的就是人,是不是啊?最缺人,他對很多啊共和黨內部的人他不了解,知道吧阿,但是他在白宮裏頭四年,說白了搞得把他搞得精疲力盡,每天根本沒時間,靜不下心來去建隊伍,挖掘人,這個妳要挖掘人基本上他就是兩個梯度嘛,壹個參議院,壹個參議員壹個眾議員,壹般妳從參議員裏頭來了壹個人除非讓他做副總統啊,壹般讓他給妳做個什麼或者做相應的什麼這個部部長什麼,別人會做,CIA局長啊這種,但是妳說讓他去做妳內閣壹般參議院他不會,參議員啊,因為他是6年,妳內閣4年,說不定分分鐘就下去了,但是眾議院裏面的議員,妳所以妳看白宮提拔人,基本上都是從眾議員裏頭,眾議員院裏面啊,基本上就相當於儲備幹部,說白了白宮提拔的儲備幹部,現在那個梅多斯包括蓬佩奧都是眾議員出來的,直接提到CIA局長,對吧,梅多斯直接提到幕僚長,就眾議員就川普對眾議員不了解,知道吧啊,這裏頭不了解,如果在這裏面啊,對眾議員了解更深,並且各個專業委員會他把它安排好,那妳想想,接下來是什麼樣的影響力,就是妳做起事來就更方便更快捷,妳看現在搞的這個委員會總統委員會,他也說了有兩個,國會可以去成立,是吧,白宮去可以成立,妳川普總統在白宮妳想搞個這,發現這麼麻煩,都搞不定,那白宮,是吧?有的在國會反而很簡單,因為國會說實話國會有的時候比較獨裁,我告真告訴大家,佩羅西在國會當議長,妳就知道有多獨裁,那個芳芳說白了跟這個這個這個(博博士:對)他手下的人都搞成這樣了,(路德:對)照樣的,這就叫獨裁,為什麼?因為妳代表老百姓,怎麼抨擊妳,妳都不用擔心,我只要50萬選區選我就行了,不要看媒體的,這就是國會的議員啊,眾議員,他頂了壹個相當壹個鐵帽子王,所以他他有有這個條件,所以啊這個大家實際上記的都看到原來現在這個國會這麼重要,妳國會也可以成立總統委員會,國會也可以做很多事情,做起來反而更方便,更快捷,這裏頭如果會操作的話,這個冠博士妳怎麼看?包括這個納瓦羅啊要成立總統委員會調查中共病毒來源這個,驗證了我們之前所說的閆博士本來是在這個總統委員會裏面的名單的啊,後來被否掉了。

冠博士:是,是的,這個實際上,之前這爆料革命路德社說過這個事情,那也這個其中也就說明了爆料革命的對於這個之前川普總統政府的影響力,那麼可以通過這個納瓦羅先生和班農先生等等這幾條線來去這個讓美國內部去認識到中共的威脅並且實施付出最後的這樣的行動,那如果這個病毒真相委員會成立的話,那麼閆博士絕對是最適合作為這個調查的這個人了,因為閆博士是最早的這個爆料者,閆博士是證人,本身就是證人,有最早的情報證據,那兩份報告是充足的科學證據。所以這幾條加起來呢都可以使得美國人把這病毒真相弄清楚,實際上這件事情上,我們說壹方面是確實是滅共,另壹方面,它不僅僅是滅共,而是說真真正正讓美國人讓全世界明白這個病毒真相,它這裏面病毒正在殺了這麼多人,如果妳這美國這次就讓他們過去的話,人民被蒙在鼓裏的話,那以後的話那壹定是被中共更多的類似的辦法生吞活剝,所以說這件事情雖然說最後沒有搞成1月20號的事情有些可惜,但是接下來這病毒真相的事情他還是會繼續推進的,那麼我覺得2022年的這個中期選舉會是壹個這個壹個時間點,如果說這個共和黨他把眾議院拿回來,那川普總統真的當了這個議長的話,那麼他可以在國會來去運作這個委員會,那麼國會的好處就是他可以把這種共和黨的組織力加強,因為妳作為總統的話,畢竟各方各面妳受到各種各樣的監督,在美國啊民意都是不相信政府的。那麼壹般來說監督政府的人就是正義的,那麼國會議長呢他就是這樣的壹個位置,所以如果說這個川普總統或者是共和黨內有真正影響力的人,堅決滅共的人去當了國會的這個議長的話,那麼國會成立這病毒委員會,國會在這個滅共的事情上清理這個深層沼澤地的中共鱷魚,我覺得這個對於接下來的過程中都是非常好的,如果說川普總統經過這兩年,那在後面2024還要競選總統的話,那在這兩年的經驗裏面對國會運作模式的了解,也可以使他後面在這個施政的路上更好的這種排除被出賣的這種情況,那就像這個司法部之前的事情,那巴爾開壹始都是說是這堅決滅共的,結果到最後關鍵時刻去把這些這個川普總統啊這個滅共的力量出賣了,所以在接下來的這樣的壹個過程中,那麼川普總統更好的了解這個華盛頓的生態之後,那在這壹點上也會做的非常好的,因為畢竟這個滅共這件事情上,如果說妳把全身的身家都壓上了,最後被自己人出賣的話,那最後有可能也是把全家的這個身家都搭上,這個確實是很危險的,所以說在這個時候那麼了解這個眾議院的這個政治生態就顯得非常重要,好的,路德。

路德:所以呀,大家知道這個,這個我們今天上午啊說的壹個重要的信息啊,大家記不記得?就是說理論高度,而這個理論高度,什麼理論高度?最終是要落實到立法的話,就是超限生物武器戰的防治如何定義、如何反擊的、如何定義對方是對妳了進行了啊現代式現代戰爭啊,我們未來就是5.0版本的戰爭的這個超限生物武器生物戰的這樣的立法是國會在做,然後再到參議院簽字,總統反對,沒問題,妳只要這個重新再給他反制,這個立法照樣通過,妳看川普總統前幾個不都這樣嗎?是不是?簽了法案, 沒問題,我照樣給妳那個啊,給妳通過,壹點事都沒有,這就是什麼?需要在這裏推動,妳如果不在國會妳控制,我告訴妳滅共,妳基本上沒效果,除非啊這個國會說白了確實川普總統自己自己的人就是咱們反共滅共的勢力完全控制的,是不是?之前川普總統17 18年那時候國會是誰控制眾議院?是共和黨控制,那個叫保羅萊恩的,是吧,保羅萊恩根本不跟川普站在壹起,後來退休了嘛,(博博士:對),他退休了,(博博士:對)是把這個眾議院院給讓、丟的,丟了以後就退休了,是不是?所以說,他裏頭很大的責任很大的義務啊在這裏頭,就有很大的權力。因為在眾議院,妳像那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納爾,妳也是老流氓,妳也看看,他就是妳壹個議員,妳在國會妳敢怒不敢言,妳別人議長他可以搞妳,知道吧,博博士啊,是不是啊?(博博士:對)妳壹個小議員算啥?他議長(博博士:對)通過幕僚長天天搞妳,取消妳這個委員會資格,然後妳的妳的妳的法啊,妳妳提的議案,在國會根本不討論,不經過討論,永遠不被討論,甚至讓別人排擠妳,來對妳進行攻擊啊,壹堆人聯合壹堆人來對妳個人進行攻擊,妳之前不是有壹個叫什麼格林那個女的不就那個議員不就被攻擊嗎?是不是啊?這就是眾議院現在的生態,眾議院的生態大家看見沒有,這就是他們的戰略高度真的很高,很多人啊說什麼啊川普競選眾議院議長好像很丟人壹樣,我覺得這真的是啊,這是壹步妙棋,可以說是班農這個到底是啊這個國師就是不壹樣,妳不把國會的生態轉變過來,妳,妳跟中共打,妳根本過不了,我們現在做理論體系,超限生物武器的功與防,未來成為未來戰爭論5.0版本的新型戰略理論基礎,最終都要把它變成立法,變成啊立法之後的軍事,包括情報,軍事的妳的依據情報的依據和情報的理論依據,軍事情報理論依據,立法的這個重要的依據,對所有東西都要有人推動,妳不推動,妳說白了妳還是壹張廢紙,就像這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在德國沒人搭理,覺得妳是胡扯,是不是,德國的這個獨裁體系。美國有人搭理美國有人搭理,所以美國就把它變成了原子彈,是不是啊?最終贏得了二戰,最關鍵的,那德國這個體系妳這種人活不下去,所以政治庇護到了美國偷渡到美國是吧啊,壹樣的啊,所以大家妳就知道這這裏頭啊這個眾議院真的是很重要,很多人覺得眾議院不重要,眾議院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啊,這個麥卡錫搞了幾次,又給了他壹次機會他也沒搞定,是不是?那還是妳可能在某些方面確實啊,要麼能力不濟,要麼反正各方面,還有那個這個魅力不足啊,等等,是不是,就相當於這個妳在中共體系裏的妳扶不起啊,可能是,川普總統親自出馬。川普總統現在的這個人啊,妳看這個納瓦羅離開了照樣還在和川普總統在壹起,妳就知道,川普總統他由於他是壹個有錢的億萬富翁,就他的白宮的團隊,他走了他不會散架,他依然會跟著他開工資啊,是不是辦公室?所有的待遇照樣和白宮壹樣,那這幫人他所有的團隊就沒散啊,是不是博博士啊,妳的隊伍沒散,這是關鍵的啊,妳像納瓦羅。

博博士:對,這壹點其實也是非常非常有意思,就是說很多那個總統對吧,都是卸任了以後都做的事,比如說搞壹個總統圖書館對吧,然後捐點書啊什麼東西,然後就開始退休了,然後該幹嘛幹嘛到處去演講啊幹這種事情,而川普總統他沒有搞壹個川普總統圖書館,而開了是壹個川普總統辦公室啊,這個就這個就厲害了,為什麼,他有辦公室就有他的Staff知道嗎,就是他的幕僚長這些他都是有的,所以說這些東西就是說他把他整個的這個幕僚自己要把他養起來,這樣的話他就是說完全是壹個像影子政府壹樣的壹樣的壹個機構,就是他對於很多的時政這些東西時政都會有都會有相應的影響,以及有都會有相應的判斷,而且這個裏面大家要知道,川普他有壹個非常好的壹個優勢,就是說他自己有非常雄厚的經濟實力來幹這個事情。以前總統像奧巴馬那幾個人就是壹個以前就是個混窮的嘛,是吧,然後被這個拉成總統是吧,克林頓他自己也沒錢,對吧,小布什那不用說,小布什家裏有錢是吧,是不壹樣的對吧,所以說川普總統他是壹個非常有實力幹這個事情的人這是壹啊,第二就是說就像路德剛才說的壹樣,這個眾議院是培養這個啊官員的,就是白宮官員的壹個非常好的壹個搖籃啊,但是參議院壹般不會,參議院我剛才說的,參議院都是非富即貴的,他壹般這些人都是不會去去去累死累活的,搞壹個什麼什麼各個這個部門的這個政府職員,又出力又又出力又不討好的活,但是眾議院的這個議員很多都願意比方說我們的大家都很熟悉的蓬佩奧國務卿,他以前就是壹個眾議院的議員,然後被選入了這個情報委員會,對吧,在情報也會幹得非常出色,然後才當了被川普總統抓升成CIA的這個director對吧,然後從CIA director考察結果非常優秀,然後升到這個國務卿啊,所以說可以看見這個裏面,他是這麼壹步壹步上來的,所以說川普總統他的壹個問題就是說2016年的時候,他可以說是壹個政治素人,在那個時候,他整個華盛頓他幾乎誰也不認識啊,是吧?他找人的很多東西都是別人別人推薦給他對吧,有的時候別人推薦的靠譜那倒罷倒罷了,但是很多時候他推薦的不靠譜啊,那就麻煩了是吧,妳看那個司法部長換了幾個沒有壹個靠譜的,到最後還被巴爾給賣了是吧,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川普總統,如果他在2022年真的去競選眾議院的議長的話,那他可以培養壹個多好的壹個梯隊啊,是嗎?到2024年,不管是他當總統去選總統還是他的這個梯隊裏面的別人去選總統的話,都沒問題。我覺得是共和黨和川普他他們的這些個略團應對這個民主黨的這個搞法的壹個堅決的壹個回擊,為什麼?民主黨就這麼搞的嘛,是吧,他就說他整個的人都是那麼壹撥人裏面出來的,不管妳是誰當總統誰當議長,什麼權力總在這堆人手裏是不是,而共和黨他們壹直來說的話在各個方面的時候,在在搞組織這個方面,我們壹直跟大家講,共和黨在搞組織這個方面啊比民主黨差很多很多,因為民主黨有很多中共的影子,他們的組織他們的就是說政黨生活,他們的這些會議,他們的這些凝聚力都是共和黨不能比的啊,就是,但是這個時候只要是川普總統比方他是競選眾議院議員,然後競選眾議院議長,然後然後有很多的這個共和黨的這些優秀的這些議員,就眾議員和各個地方來的這些眾議員團結在他的周圍,對吧,然後在2024年再進入這個奪取白宮,然後再進入政府的話,這就會是壹個非常好的壹個底子,因為已經共事了好幾年了嗎,妳能幹什麼妳是誰妳的妳的基礎在什麼地方,妳有什麼能力,妳有什麼人脈都很清楚嗎,因為川普總統妳要知道,他2016年當了總統以後,我覺得那個感覺是像天上掉下來的,其實其實按照這個準備來說川普總統其實當時沒有準備好,他的人脈他絕對都是欠缺的,但是民主黨氣急敗壞要在4年內把川普總統給搞死,然後再踏上壹只腳,現在好把川普總統給弄下去了,但是踏上壹只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這壹步做不到啊,所以說川普總統還會再回擊的,而這個時候就是從眾議院從培養他自己的班子從培養他自己的梯隊開始啊,這才是真正的搞政治的方法,所以說我們來看到川普總統他和他的團隊在這個裏面也是壹個逐漸成熟的壹個過程啊,這這是要這是要知道的,因為川普總統他雖然是壹個政治外來戶,政治素人,他像壹股清流壹樣,對吧,混到這就到了這個這個這個DC裏面給人耳目壹新,但是這個問題是DC這這個遊戲它有它的遊戲規則,妳不按它的遊戲規則玩的話,就會招致現在這個樣子,妳要真正的要能夠打入到他們那些人裏面去,利用他們的遊戲規則把他們給弄死,這才是唯壹的能夠把這個DC的這個情況,把這個華盛頓這個政治生態給翻轉過來的壹個壹個壹個辦法啊,路德。

路德:妳看這個230是不是也是重點,病毒這個都得國會認定啊,大家記住啊,國會,所以川普總統競選議長這個啊,成為議長推動在國會推動很多事情並且建立隊伍,說白了把國會的生態圈徹底扭轉,第壹太需要了,意義太重大了,是不是,所以啊,我們之前說過啊,我們今天早上說過這個這個超限生物武器的理論認定最終要推動國會的,這都需要去做,這都需要。230的取消這都需要國會,妳光競選總統沒用現在,妳必須得把國會拿下,國會拿下,妳如果指望別人,別人又背叛妳,那還不如自己上,這個艾麗女士妳說呢?

艾麗:沒錯,就是說嗯,因為之前講的這個國會的就是眾議院的少數派領袖麥卡錫,其實在幾次的這個通過這些議案啊,都顯示出就是還是不足,另外呢就是我們講的最終的妳要打死中共,全部都在立法上,妳如果這個法案通不過妳就沒有執行力,妳總統簽了壹樣給妳給妳彈回去是吧,壹樣給妳否決掉,所以這個立法會而且在重要的在憲法裏規定重大問題無法裁決的時候,還是以眾議院為主啊,就是以立法會為主,為什麼?因為眾議院它代表的是民眾,所以他這壹點又歸到美國的憲法的基礎上,就是說這個政府是由人民來領導,所以妳這個時候,真正的把人民領導的回到了這個基礎上,回到了立法的這個推動上,我覺得這壹點是確實是奇招啊,就是這個特別厲害,如果真是能夠在這裏面,另外還培養隊伍,另外川普總統人家是當總統接下來就是賣書賣演講啊去掙錢了。
他是當總統就之前就有錢是吧?當總統不是為了掙錢,人家壹年就領壹塊錢的這個工資,接下來這就是說有實力,他有這樣的經濟實力,他現在也有開始,經過這4年也有了壹個班底,可以講誰是人心向背看得非常清楚,那麼就把這個班底原封不動的留下來繼續再做下壹部分,因為因為革命很長啊,這個任務很艱巨啊,這個只幹了壹半可以講,幹了壹半兒那後半部分妳擺平了這些事情,妳把這個沼澤地亮給大家看後半部分是要幹什麼,是要把沼澤地裏的生態改變,然後再通過立法來幹倒真正的敵人。我覺得這兩步後邊還沒有做,所以川普總統發自內心和他的團隊,包括我們爆料革命都看得很清楚的,絕對不會放棄,那接下來就是要後面兩步,那當妳現在離開了,如果妳離開了這個立法的中心,妳離開了這個政治的圈子以後,妳就很難再進去,所以絕對不能停,所以川普總統接下來去競選這個議員啊這個議長以及在培養更多的共和黨或者是他的支持者,做進這個議員在各個選區作議員,我覺得這是回到了真正的根本上,就是在這個點上絕對不能輸,只有妳掌握了大多數的話語權,或者是說民眾的代表權更多的掌握在妳這個就是和妳壹條心,所以我覺得那後半部分的事情,我剛才講到川普總統第二任期沒有完成的計劃要做的事情才可以把它行之有效的啊最快的速度把它完成。好的,路德。

路德:對,有人說川普當了議長還會享受總統安保待遇嗎?前總統加議長等於雙重的啊,他不管當啥總統的安保待遇依然存在,然後再加上本身議長有的,他不可能說因為當了議長妳總統就沒了前總統的,都有的,所以說啊這裏是壹個。然後我們再看啊,妳看這是奎伊博士啊,今天發推啊,他說感謝都是閆博士,看見沒有啊,奎伊啊,感謝妳的支持並感謝妳的勇氣,誠實,看見沒有誠實,所以奎伊博士啊那天這個非常有影響力的這個論文是不是,大家看是不是屬於咱們的戰友啊,然後閆博士給他回應啊,這是壹,這個是閆博士今天發布的啊。這個Peter Daszak在2020年的時候,然後壹個內容豐富的電子郵件,他說石正麗蝙蝠女人石正麗的功能獲得者,巴力克他們與林發啊,王林發啊,應該隱藏在柳葉刀啊的這個什麼他們的聲明什麼聲明呢,就自然起源的後面由他來推動,這不就是心裏有鬼嗎?是不是啊?這裏頭,這是誰發這誰發的,這也是奎伊博士找到的啊這個郵件,這個郵件裏頭就是Peter Daszak當時在推動啊,這樣壹個聲明說這來自自然妳看、這個聲明這是我們當時做節目說過,2月19號說啊,全世界二十幾個科學家說這個來自自然,在柳葉刀發布的這就是Peter Daszak當時他組織的啊,替中共來組織的,裏頭還專門說王林發啊,這個石正麗啊,馬裏奧巴力克應該隱藏啊,不要讓他們出來,這裏等於他們有鬼啊,心虛,所以避嫌,這裏頭大家看了沒有,郵件曝光都說明了壹切,這些都已經被挖掘出來了,奎伊博士對閆博士的這個回應,這個冠博士怎麼看?

冠博士:嗯,是的,首先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奎伊博士他是真真正正,是看到了閆博士這些爆料、看到了閆博士的這些論文,那麼它的這個對於這些內容都是非常認可的,那麼實際上現在這全世界有良心的這個科學家都對這個WHO的事情都對中共這個關於有策略性的關於這是戰爭行為的,去掩蓋這病毒的來源和這個事實的這樣的事情,因為如果我們去看這個Peter Daszak他和這王林發之間的對話,實際上這個妳就可以把中共的整個壹套的病毒戰略上升到壹個戰爭的層面,因為他們這個壹開始出來就是已經是組織好了這個中共的人去有策略性的進行媒體宣傳和掩蓋,因為首先就是這個實際上這郵件我們上次說過壹次的,2月6號的時候,當時這個根本是病毒的很多序列還沒有出來,妳的這個很多的論文也都沒有出來,妳怎麼確定那個時候就是自然的,就要去弄這麼壹個文章去組織這麼多人去簽字,所以這個明顯就是宣傳戰的壹部分,而他這裏面這樣的這個話呢還是比較有策略的,就是說誰應該簽誰不應該簽,那如果妳和中共走得太近了再簽的話,那妳這不是明顯的這個還是起反作用,所以這些他們都考慮到了,但是最後不管他們最後的策略是如何,那結果最後Peter Daszak他還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參與到了這個WHO去中共國調研的去中共國查疫情真相的這樣的過程中,那麼還是這個接受了媒體的采訪,為中共洗地,所以這個就可以看出他中共現在真的是對於WHO的調查,即使是被藍金黃非常嚴重的這個組織,他還是要真的要拿這個自己信任最深的人去做這樣的事情,那麼這樣的後果也就導致了這個WHO的報告,包括這個病毒,現在網絡上這個流傳的很多各種各樣的這種解釋方法,都不被美國和世界民眾去認可,所以病毒這件事情上呢,目前說拜登政府他還在拖時間,他還不太敢碰,因為他知道,如果壹碰這個問題,那麼它壹定是面臨著這個民意巨大的反噬,因為誰都繞不開閆博士的這個兩篇報告和揭露真相,那另外壹點來說呢,之前我們看的那篇這個國會山的報道已經非常明確的說出來了,那麼共和黨在接下來的這種策略中,在這種兩黨政治鉗制這個民主黨的過程中,病毒真相將是最有力的武器,或者這裏面都不壹定有之壹了,它就是最有力的武器,因為病毒真相向中共追責,可以給他們帶來巨大的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所以僅從這個利益的角度出發,他們都是不可能讓美國現任政府把這壹塊病毒真相去放掉的,所以說呢,這個民意加上利益,最後使得這個厄這個事情最終壹定被揭露出來,而且這個當這就是這個路德早晨也說過了,這個壹定是最後要上升到壹個戰爭的層面,因為實際上戰爭的本質就是通過這種傳統上說通過武力的方法達到對對方政權啊經濟啊錢啊土地啊等等的控制權,那麼現在中共做的事,只不過他沒有用武力,但他所有的目的所有的戰術戰法都是壹樣的,所以這就是超限戰的這種戰爭的壹個嶄新的定義,那麼這個從這個郵件裏可以看出來,好的,路德。

路德:這奎博士啊,之前我們說了他在1月13號發布的這個論文啊,這個說這個99.8%是來自於這個實驗室,這是妳看他的網站世界知名的科學家啊企業家,他的企業現在在納斯達克上市,他發明的這個藥救了8000多萬人全世界啊,他的專利是被稱為全世界啊前幾位的啊,它巨大的專利,他所獲得的榮譽影響力非常大,這個人啊,妳看照樣閆博士那個。所以妳看,咱們啊跟大家說啊,閆博士啊,怎麼怎麼影響力啊怎麼,很多人妳看這不都驗證了嗎?是不是?這就是爆料革命啊,咱們的巨大的實力,就文貴先生說奎因博士絕對咱們的戰友啊,之前壹直對閆博士的報告非常可以說非常敬仰啊,非常支持。他說,美國人說妳是個honesty,這可不是隨便亂說的,博博士,他在他這個他在癌癥藥物界就是壹個江湖大佬,就跟那個Gallo壹樣的那種,冠博士妳說是不是比Gallo在艾滋病界應該也也差不多吧牛逼吧應該,還要更牛些啊,冠博士啊?

冠博士:他是工業界的,所以不好直接比較,但是如果說就這麼類比的話,我覺得應該是差不多的,這樣。

路德:對,那妳說中共5毛出面說什麼撒謊,啊,這個很多這個砸郭的壹些什麼小自媒體天天說閆博士什麼Liar,妳還包括什麼哈佛什麼什麼Gallo什麼麻省理工,還有這個什麼叫啥啊那些做的這些東西,妳看別人都說妳是honesty和勇氣,這種評價在美國這兩個是應該是這個誠實和勇敢這兩個是在美國他們的這種很高的壹個評價,是不是可以說是啊,這個博博士。

博博士:對,這是壹個很高的壹個評價,而且大家有沒有註意到這樣的壹個現象,支持閆博士的,支持閆博士的同意閆博士說法的都能夠擺事實講道理,給數據給論證啊,反對閆博士的說閆博士啊是班農的這個這個這個嗯就是派系的人是極右對吧?是怎麼樣然後各種各樣的這個人身攻擊對吧?偷渡的是吧,要身份是吧,從來就沒有說擺事實講道理,妳要是說閆博士的兩篇的報告裏面的哪句話講的不對,哪句話是瞎扯的,哪句話沒有根據妳拿出來辯嗎是吧,所以說從這裏面就就非常非常能夠說出能夠說明問題啊,同意閆博士的都是讓妳看,這是我們的數據對吧?有百分之多少的可能又有什麼樣的這個數學模型來進行解釋的對吧?妳反對的妳也來壹個這個嘛是不是?所以說可見誰說的是真的,誰說是假的誰有有道理有整個這個整個的這個邏輯在裏面、誰是理屈詞窮,還要在那裏狡辯啊,看得非常非常的清楚啊在這個裏面,所以說我是相信啊,隨著這個時間的這個慢慢的往後推移啊,而且川普總統也有新的這個策略開始出來了以後,我覺得這個美國的這個媒體和政治的這個方向將會有壹些的這個變化啊,從這個時候就能夠看出來閆麗夢博士她的這個支持她的人,以及用很多別的這個方式去驗證她的說法的人將會越來越多,為什麼?因為這些東西是真的這是事實,這是從事實的分析所得來的,所以說這些東西用另外的方法,比方說呢都是事實對吧?我們比如說我們就說當時那個愛因斯坦的那個就是相對論裏面就說這個時間的問題,對吧,愛因斯坦就是用這個我是用物理方式我計算出來的是怎麼怎麼樣,好,到了198幾年這個GPS衛星上天以後真的是發現速度快的時候時間就會變對吧,這個就是當時這個GPS上面的那個那個原子鐘和地面的這種原子鐘就是有有就是有壹個時間差是吧,就就是驗證了這個當時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的時間理論是完全正確的,而且計算的這個方式和實驗出來的都是對的,妳像當時的那個叫什麼那個啊楊振寧和李政道的那個宇宙不守恒,對吧?吳健雄的這個實驗結果我就完全證明了這個宇宙不守恒嗎?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只要是真理,只要講的是事實,都是有多於壹種方式去進行驗證的啊,就是說妳不是說壹家之言,閆麗夢博士說啊,我是從這個什麼他們的這個整個的這個骨架啊什麼這些整個的裏面這個我是從病毒學的方式推出來的,而這個奎伊博士他是用另外壹種方式進行建模的這種方式推出來的,而且比方說我們以後比方說這件事解密了以後就會有從比方說中共內部的壹些資料的方式驗證這個問題,對吧,都是可以驗證的,而反對的人他完全就是理屈詞窮,沒有任何的這個能夠站得住腳的這個論點和論據去攻擊閆博士,所以說這些人他都是有著居心叵測他們的這個出發點、他們的目的,他們甚至他們背後的勢力都是懷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哦,路德。

路德:妳想想那個妳像奎伊博士他這個評論他就是說白了就是對閆博士的報告完全贊同支持,是不是啊?裏面兩份報告,honest誠實啊,如果說妳這個報告是撒謊胡扯,他會這樣說嗎?是不是?勇敢,那啥意思?就是妳的勇氣,知道,這個東西妳在科學界敢說出這個話出來妳就了不得了,大家要知道啊這個我們今天說的,因為在生物學界現在對這個東西說白了,超限生物武器的這個定義,沒有理論上的東西,沒有理論上的東西他們就不敢啊,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去說這些東西,否則妳就叫政治不正確,是不是。妳就違反了政治正確說妳是陰謀論,這個必須得做出來,這就是咱們啊可以說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啊這個團隊的最重要的現在當前的使命,因為他們這些老外啊第壹他對中共的這些東西他不了解,是吧,中共的這些理論他不了解,第二是吧,這種這方面的啊這方面的確實確實有壹點什麼呢妳敢,敢於為天下先,敢於對這些啊已經形成體系形成理論基礎的東西妳敢去挑戰,就像愛因斯坦挑戰牛頓三大定律,剛開始別人可能把他當瘋子,是不是?牛頓那可是200多年被稱為相當於啊這個物理界絕對當做聖經的啊,這三大定律是聖經壹樣的存在的記住啊,並且牛頓那是上帝壹樣存在的啊,可以說在這個物理學界,妳居然說啊推翻三大定律,妳這不胡扯嗎?是不是啊?這200多年都已經證明了,妳這個剛推出來的東西還沒證明妳就敢推翻啊,妳想想那得有多大的勇氣,多大勇氣,妳得冒多大的可以說這個科學界,妳找不到工作,是不是,那愛因斯坦壹樣的面臨找不到工作,大家可以去讀讀啊,妳在德國被人陷害,在主流科學界把妳放在壹邊,妳永遠進不去,是不是啊,妳的生活可能都覺得妳這完全不是科學家,妳這完全是胡扯的,妳是為了出名啊沽名釣譽,別人這樣說妳陰謀論,說沽名釣譽完全妳這為了出名啥都不要啊,臉不要了,到這個地步,愛因斯坦。妳千萬別以為,壹個偉大的理論的存在,都是很容易就可以獲得的,不可能我告訴大家啊,包括量子量子理論,現代物理學的兩大理論就是愛因斯坦奠定的,壹大理論就是時間相對論是不是?第2大理論就是智能工程式智能方程式,就是是啊就是智能那個叫做方程式,這兩大理論都比別人,還有量子理論,也是在這個基礎上,所以說,這就是什麼,這就是要妳真正的在這方面妳要妳敢於成為那個妳就去挑戰妳敢於去挑戰,這就是勇氣,這就是勇氣啊,是不是,妳敢於啊面對這所有的對妳的質疑,嗯,妳想想。妳這所有的質疑,有的人可能精神都崩潰去,絕對的啊,告訴大家是不是,因為妳提的東西妳是挑戰的幾百年別人認定的東西啊,妳現在超限生物武器挑戰的是共產黨,這麼龐大的龐然大物,挑戰的是科學界,是不是?啊,這病毒的這種認定方式,挑戰的是啊整個人性,他們覺得哎這人不會這樣做,是不是,還挑戰的是整個法律界,立法界,戰爭理論界,這所有的東西都要面臨,冠博士妳覺得這多大的,多大的事啊,正是因為沒有這些理論的建立是沒有這個概念,老外就沒這個概念,他就不相信人會共產黨會這麼邪惡,就跟那個班農先生壹樣,去年1月23號他絕對不相信,我第壹那時候我就跟他說,我說這個這就是中共來自於軍事研究所,他說不可能怎麼回事啊,妳們我他說我班農在美國已經被認為很極端了啊,妳們千萬不要被美國認為比我還極端,他說我在美國已經很麻煩了,妳們再這樣,他覺得我我們是極端,明白嗎?那閆博士剛出來,甚至還有的人想把她打成精神病,精神有問題,是不是?所以呀,大家看看,冠博士說兩句,妳覺得。

冠博士:我覺得這個確實美國它的這樣的壹個文明體系發展到比較高的時候,特別是這個繼承了這基督天主文明2000年這樣延續下來的壹個系統,那麼又是在這個系統上又改進,又這個變好作為的這樣的現有的這樣壹個體系,它對於壹些這個低級文明的東西,像共產主義這些東西它的了解是不夠的,那麼共產主義它實際上壹直就在講的,就是這種滲透啊,分而擊破這種的方式,因為他在之前是納粹的例子,在之前蘇聯的例子也可以看到,如果說它這樣壹個邪惡體制去用傳統的這種戰爭的定義去和這壹種美國這樣的西方國家去拼實力的話,它是拼不過的,所以中共它這種邪惡就壹直在研究如何在我實力不夠的時候通過超限戰的辦法去顛覆美國,那麼如何去把這種戰爭的東西去革新。實際上如果我們去看這戰爭的歷史,實際上戰爭的定義的每壹次革新都是這種邪惡的力量它想出這個新的戰爭的辦法,然後讓人們意識到原來戰爭還可以用這個化學武器,原來戰爭還可以用壹些生物武器這樣的事情,那中共之前的那本書,看那本教材的說的就非常明確,第3次世界大戰壹定是生物戰,所以這個也是中共這麼長時間以來的這樣的壹個計劃,那麼如果按照這個傳統的這個戰爭的定義呢,定義的這裏面的核心就是壹個武力,那麼它說沒有這個那麼如果說沒有這種武力的,沒有戰爭的情況下就是和平,但中共恰恰就在中間鉆了壹個空子說,那我就讓妳這個和平的定義,在妳定義的和平的條件下,那麼產生出壹種新的戰法叫超限戰,那麼去讓妳不知道我對妳提起了戰爭,那最後還能達到戰爭的效果,就事實上控制妳的政治經濟和領土完整這樣的壹種情況,那麼我們說作為這閆博士爆料革命從最早提出了這個中共病毒來自中共實驗室是生化武器的這個本質,首先從科學上就驗證了他是來自實驗室,那麼接下來的這種情況中,實際上就是讓美國人明白妳的這個除了是來自實驗室,那實際上這個生化武器也不是妳傳統中的是武力的生化武器,而是壹種來改變妳政治,悄無聲息配合媒體宣傳戰,顛覆妳這政治體系的這樣的壹種這樣的壹種武器,所以說接下來的過程中也就是爆料革命從這個科學上升到戰略理論,這就是敢為天下先,那麼把妳的這個中共的真正的核心說出來,然後把妳真正的對策說出來,這個也是實際上讓西方文明覺醒,讓西方文明去反擊,最後達到拯救人類的這樣的壹個效果,因為這是共產主義,這樣搞的話人類肯定結束了,所以必須在這個時候,當它放出這個生化病毒武器的時候,把它結束這是最好的機會或者是這個最後壹次的機會,好的,路德。

路德:妳看這個奎伊博士剛剛又回了閆博士的推特妳看啊,剛才5分鐘啊,這個6分鐘之前他說,閆麗夢博士令人驚訝的是您壹年前的發現現在才被確認,200萬人以上的死亡啊,所以說啊,這個妳看壹年前這個咱們119的節目妳說艾麗女士,妳以為這些科學家老外讀不懂中文,實際上都傳遍了主流的科學界,這個級別的都已經知道了,妳說是不是啊?艾麗女士妳看看啊,都知道壹年前閆博士因為他這個推送通過路德節目啊揭露的這壹切啊,艾麗女士妳看看 ,所以,對,妳說。

艾麗:就是說可可以看到,就是說過去壹年來的這個發酵第壹就是有幾點啊,像奎伊博士,他非常具有代表性,大家看到嗎,支持閆博士的都不是在爆料革命這兒拿錢的,咱們沒有給他壹分錢讓他來支持,這是壹個起碼的,那對方那邊能夠有數的,所有的這些科學界的大佬們也好,包括那個Gallo也好,都是在中共呢有真實的這個利益啊,而且是大利益小利益各種利益。妳最後就是能喝上茅臺酒都是好事兒,還有壹個跪著舔的上趕著的這這些科學家們,在這個裏邊都看出來他們是在勾兌,而且是在聯合,就是他們就是壹個工作組可以講,是互相配合的這樣的壹個做法,這是第壹,那麼真正的支持閆博士的和宣傳的大家看看閆博士的論文下載了多少,上百萬啊,上百萬級的下載,那麼在這個像路德社的這個宣傳,因為我們的翅膀,我們的戰友們的傳播可以講真的是傳到了,所有的這個鋪天蓋地壹次壹次的講壹次壹次講,很多人已經關註到了,那麼真正的就像奎伊博士講到的,妳有發現真理的天才,妳有發現這個真理的眼睛,妳還得有把真理說出來的勇氣,這個第2個要遠遠的難於第1件事情啊,所以我覺得他講出來的都是非常關鍵的,作為壹個科學家,為什麼那麼多科學家都能夠看出來這個問題,但是卻沒有站出來,就是他們只是自己知道,為什麼?因為這都涉及到他們的生命安全,他的職業安全和他的這個呃,就是所有的壹切啊,就是他的名和利吧,可以講,所以我覺得就是說奎伊博士講到的這壹點,其實很多很多人都已經知道,而且奎伊博士還有壹個特點和這個就是我們比較和其他的不壹樣的,他的地位,他的這個癌癥藥藥物呢,就是救了就是他制出的藥,他的發明制出的藥救了8000萬人,他是壹個制藥或者是說壹個工業實實在在這個社會上救人的這樣的壹個人,他是非常清楚的,而且他不缺錢最重要的就是這壹點,他不缺錢,他不會因為缺少了和妳中共的勾兌和制藥,我就會影響我的生意,因為他已經做出這麼大的巨大的成就,他不在乎妳就像郝海東壹樣,我已經壹生有這麼大的成就,這時候我要憑著真理來說事情,妳要去為真理發聲,這個奎伊博士也是同樣的,所以他絕不是壹個普通的科研人員,它是壹個工業制造或者制藥業的壹個大佬,他是非常有成就的人,通過他的科學,我們知道這個西方的它的科學家,然後變成了產業的時候變成了產值救了人以後他就是壹個大的這個企業家了,那麼這個時候呢,就是他站出來是代表了這樣的壹個人,就像川普總統他自己已經是壹個企業家了,他這個時候來從政絕不是為了來攫取所謂的名和利啊,他是為了真正的像把政治回歸到政治本原的意義,代表人民的這樣的去發聲的這樣的壹個政府的嗯,這個回歸的這樣的壹個態度壹樣的,那到底其實我覺得在整個的閆博士的爆料過程當中,就是我們推動病毒真相的這個過程中,可以看到震醒的都是這樣,有良知有正義,而且是有錢有地位的人,所以我相信後邊會有更多的人站出來,真正的秉持公義啊,就是不畏懼中共的這樣的威脅的人,那麼他們都是真正的有成就的人或者是說這個世界的這個行業裏的頂級的人才或者是人物。路德。

路德:對,是的啊,所以大家知道啊,這個所有的真相未來壹個個啊都會全面出來的,接下來這個妳就可以看到啊,這個爆料革命文貴先生發起的這個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影響力多大啊,所以這些東西是吹出來的嘛,是不是啊?博博士,最後總結分享壹下。

博博士:好的嗯,因為今天我們今天出了壹個消息,就是說有班農先生在節目裏面說,說班農建議這個川普競選眾議院院長,這是壹個另辟蹊徑的,然後讓川普總統重返這個政壇的這樣壹個壹個壹個方式,而且這個方式的這個效果將會是跟直接競選總統是極其不壹樣的啊,會在這個眾議院然後產生非常巨大的影響,因為大家要知道眾議院院長的這個角色其實是非常非常重要,這個位置是非常非常關鍵的,而且對於美國的立法和美國的這個眾議院的各個啊,就是專業委員會都是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的,所以這招非常厲害,而且大家要註意如果是真是川普總統啊要選擇這個啊,這條路的話啊,那川普所在的選區這個房子的房價肯定會暴漲啊,因為大家要知道那個選區將會是2022年整個美國最熱的這個眾議院議員的選區啊,所以說大家可以看到到時會有壹出政治好戲上演啊,這是壹。第二就是說阿奎伊博士就是力挺這個閆博士啊,大家也要知道奎伊博士他自己是利用了另外的壹個方式經過分析來得出了這個這個啊,就是武漢病毒的這個就是實驗室制造的這樣的這個結論啊,而且這個裏面他對於閆博士的這個勇氣閆博士這個專業精神以及閆博士對於這個事實真相的執著哦,贊譽有加,所以說我們可以看到真正的就是站在真相這壹邊的它都是有科學的論據和科學的方法來驗證這樣的這個結果的,而在這裏攻擊閆博士,在那裏企圖隱藏真相企圖混淆視聽的都是進行各種人身攻擊以及各種政治上面的這個迫害啊,所以說可見誰真誰假誰高誰低,壹眼就能看得非常清楚的。路德。好,謝謝博博士,謝謝艾麗女士,謝謝冠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千萬別忘了點贊啊,點贊點贊,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himalaya.[email protected] 2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