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14晚:川普會同意格雷厄姆通話要求的重建共和黨嗎?沙特將不顧拜登政府對胡塞武裝認定

文字整理:茅屎坑 sdblack kimkim(文沙) 戰友長江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14/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緬甸斷網部署軍隊,緬甸戰友直接壹手信息發布;川普會同意格雷厄姆通話要求的重建共和黨嗎?沙特將不顧拜登政府對胡塞武裝認定

 

視頻



文字

 

路德: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艾冠談,今天是2021年2月14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30啊,這個今天是初三,咱們美國時間是2月14日啊,我們首先來看啊,這個緬甸斷網部署軍隊,咱們這裏有緬甸的戰友。發布了壹手的信息啊,我們來看看到底什麽情況,啊,這裏頭有些資訊可以給大家分享,看看到底緬甸的現狀到底怎麽回事,這是第壹;第二,就是川普和格雷共和黨的這個參議院的壹個大佬叫做格林格雷厄姆啊通話要重建共和黨,這意味著什麽啊?首先我們待會用這個話題來揭開來進行咱們今天的節目的第1個啊,最後我們來看看沙特,將不顧拜登政府對胡塞武裝的認定,什麽認定呢?就是取消了認定就非恐怖組織,然後將繼續對胡塞武裝認定為恐怖組織,除了沙特以外還有很多其他國家都還會繼續認定胡塞武裝為恐怖組織。好,這裏面這個和拜登政府啊,這首次的這個在這個美國的這個同盟上產生了分歧,這是壹個大事啊。好,首先讓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博博士好。

博博士:大家好啊,今天分享啊,就是航空那個要要註意,今天耶·······同意有兩·····,壹個是這個俄羅斯的·······

路德:博博士,博博士妳的那個信號很差,那個妳去重啟壹下,讓這個艾麗女士先分享,妳待會進來壹下啊。重新這個

艾麗:好的,我的聲音還可以吧,(路德:對)我們看今天最新的消息啊,就是這個緬甸的很多的城市這個坦克裝甲車已經進城了啊,今天是剛剛的消息在這個亞洲時間是早上,所以呢這個局勢呢可能還會升級,然後待會我們在節目中詳細的跟大家來溝通這個緬甸的事情,這個可見呢這可能是壹種小型的也這個這個演示呢,其實也是中共在我們看到這個聯合國對緬甸的這個事情封網也好,對他進行嚴重的譴責說他沒有人權。事實上中共國這個圍墻和封網,甚至比封網還要嚴重的這樣的圍墻,這個高的防火墻的事情呢也沒有得到世界更多的這個關註和譴責,其實我們看這個才是問題啊;另外呢,關於啊這個胡塞武裝,大家要知道,再補充壹點消息就是待會在節目中詳細說,其實在也門是共產主義在中東地區或者往歐洲輸出的,在中東地區的最大的大本營也門要知道是由也門共產黨啊也門社會黨等等是多年搞這個共產主義運動的這個大基地啊,南北分割就是共產黨搞的就是北京政權輸出的革命在也門,所以呢,這些所有的事情,這些邪惡的力量都和共產主義離不開,好,我就分享這壹條,謝謝。

路德:好,這個冠博士分享壹下。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第1條要說的是這個川普總統呢,他的壹位辯護律師在參議院彈劾案中的辯護律師,那麽他的位於郊區的住宅遭到塗鴉破壞,那麽這個是有人在他的家裏的車道上噴上了紅色的叛徒的這個字樣,而且他在這個接受采訪的時候說他家裏就遭到了襲擊,窗戶被打破被塗鴉那麽到處是被噴的很難聽的臟話,還收到了將近100個死亡威脅,所以這就是川普總統的這個辯護律師的壹個壹個待遇;那麽另外壹個和這個相關的消息呢是這個有壹位好萊塢女演員,她叫吉娜.卡拉諾娜是壹個這個演配角的女演員,那麽她之前是因為支持川普總統被這個迪士尼宣布不再合作,那麽也不再屬於這個星球大戰系列,那麽他最近發聲明表示將與保守派網站每日連線合作開發制作電影項目,所以這兩個新聞結合起來看就可以看到美國它現在這種形勢是我們是肉眼可見的,正在往著社會主義的這種方向走,正在往這個這個以黑治國的這種方式的路上走,雖然說呢這條路如果真走到像中共那樣的話,還有很長的路,但是呢這個方向已經是這樣了,所以說這就是為什麽這個川普總統的回歸他的這種民意的力量重建共和黨將是這個對於美國的未來是至關重要的;那麽第3個要說的是英國的國會委員會,那麽有壹個專門負責國防的這個委員會,那他在今天就說,應該要這個禁止中共對英國國防供應鏈的投資,因為他對於英國的國家安全產生了這個非常大的威脅,那麽他當時還這個報告呢,還舉了幾個例子呢,例子就是大概是英國國防工業領域公司被中共收購的這種例子來說明這個問題,所以現在在美國之後呢,英國對於中共的壹系列這樣的政策出現這個種族滅絕將要在這個在議會討論啊,這樣這個最高大法庭的審判這樣的事情,到現在的這種中共禁止中共投資國防供應鏈,所以這個全球弱共的這個態勢已經是形成了,這是之前4年推動的壹個不可逆轉的壹個結果,特別是在病毒的壓力下是更加不可逆轉,好的路德。

路德:好,這個嗯,博博士分享壹下。

博博士:現在聲音怎麽樣?

路德:妳再多說幾句,先試壹下。

博博士:大家分享了兩條,第壹條,晚上會有兩·······航天發射········得11點左右,壹個這個Space X·········60分,可同時啊,還有壹場·····在這個俄羅斯聯盟在···········這個發射壹次,國際空間站·········這個任務,這是第二··;在同壹時間······美國東部時間······希望天氣配合·····

路德:好,博博士妳聲音還是斷斷續續啊,妳看看,妳可以不用視頻的方式用這個直接撥打電話的方式加進來啊,啊,

博博士:行,先關了。

路德:妳先處理壹下,待會再說啊。

路德:這個咱們這裏我們有個Jimmy Y,Jimmy Y說祝所有真情真意的人幸福快樂啊!今天是情人節在美國,謝謝阿,這個Jimmy Y。好,我們這個緬甸啊,緬甸,妳看這2月14日,部署,斷網部署軍隊2月14日,今天法新社仰光站消息稱,繼上周末斷網未能平息民眾怒火之後,緬甸目前再次出現斷網現象,並且在各地部署軍隊嚴密戒備反抗。早些時候安全部隊為了驅散該國北部的遊行示威而開火,暫不清楚是橡膠子彈還是真正子彈,根據這壹消息,緬甸軍政府最近加強力度,試圖平息要求昂山素季回歸的人群的湧動,本次斷網不久這之前,社交媒體上直播畫面顯出軍用車輛和市民正在通過緬甸的壹些區域,網絡安全與互聯網管理監督組織NetBlocks指出,來自緬甸政府的斷網指令幾乎讓緬甸全境掉線,法新社指出在緬甸克欽邦的首都密之那,人們擔心流傳的消息,擔心電網會被掐斷,因此聚集起來,為了阻止人們聚集軍隊朝··曾朝眾人發催淚瓦斯,之後開火,壹名現場記者表示暫時不清楚警察開火用的是橡膠的還是真正子彈,當地媒體表示,現場沖沖突當中至少有5名記者被捕。發布的壹些照片顯示有壹些人受傷,對此美國、英國和歐盟使館聯合發出壹份聲明,呼籲緬甸安全部隊不要啊不要對平民誤傷阿,聯合聲明指出三方呼籲緬甸安全部隊不要向示威者使用暴力,示威者正在抗議他們的合法政府遭到推翻,聯合國緬甸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湯姆安德魯斯表示軍政府強化管制,正是其“絕望的體現,相當於朝自己的人民宣戰”,他在推特上寫道,當心妳們將被追責啊。緬甸的這個事啊,這個妳看這是,這是新加坡的這個報紙,緬甸多市軍車動員,美使館稱仰光有“軍事行動”啊這個,這都是壹些媒體的報道啊。咱們這兒咧,我們要給大家展示的是咱們緬甸的戰友啊,緬甸的戰友發給我的,發給我的信息啊,現在已經很長時間沒聯系上了,應該是已經被斷網了啊,斷網之前發的信息,我截屏給大家看壹下啊,截屏給大家看壹下。他說多謝路德先生,感恩啊,感謝,經過當地民眾的無畏無懼的抗爭,網絡沒有斷,民眾說了如果斷網就把皎漂石油管道給炸了,嚇的共匪和軍政府勾兌,沒敢斷網,我剛聽說明天早上1:00~9:00斷網啊,到現在為止,聯系我的這個戰友壹直,因為他這個是昨天啊呃···今天早上發的,緬甸的這個時間正好都是斷的啊,果真斷網了,軍政府壞的釋放大約2萬多名罪犯出來,指示這指揮這些罪犯禍壞居民禍害居民,昨天晚上半夜民眾輪流值班,手持大木棒,有的放火,有的拿刀,砍人,有的警察也出來禍害民眾,帶頭搗亂,跟共匪完全壹樣的下三濫模式,國內好多人不敢出去,在微信圈裏講,就在緬甸的華人啊,很多人不敢出去,不要參與政治啊,說家裏買好物資藏起來就可以了,路上全是遊行的隊伍,我就是不怕,每天我都開車出去,路上行人整齊有序,路邊的小商販都支持遊行隊伍,非常團結友愛,我出去也會向他們伸出三個手指頭代表自由、民主、和平,多謝路德先生百忙中回復信息,這裏的華僑有好多是親共的,也有好多是反共的,反獨裁的。這個大家看到沒有,這就是咱們這個爆料革命啊的這種影響力看到緬甸的戰友發布的壹手的消息,這個艾麗女士妳看什麽感覺啊?艾麗。

艾麗:應該應該看到這個,就是說緬甸人民,大家要知道緬甸人民跟中國人民壹樣,他也經歷了這種這個軍政府經歷了很多年阿戰爭,所以但是他們好歹是這個民意上是經歷的要走向希望走向民主,有這樣的機會,但是大家看到這個這壹點啊,這個就是民眾當民眾的信息能夠被發出來,當民眾對信息的刪除和這個打壓沒有像中共這麽邪惡的時候,老百姓是能夠得到相對的相應的這個相對的對稱的信息的時候,他的反應他的這個民眾的反應,特別是緬甸是佛教國家,它非常的祥和的這樣的壹個,他是佛教佛教徒是世界上最沒有鬥爭性,就是最安和的這個和睦的壹個群體,那他們看大家互相支持在路上,但是妳做的太過分了,當他們知道了這個信息的時候是壹定會反抗的;另外最後壹點就說,他說如果民眾的發聲,如果妳們敢斷網,如果想捂住像中共在中國那樣捂住百姓的眼睛的話,他們就會去炸了這個油氣管道,知道,這才是他們的命根子,看到了嗎?(路德:皎漂,皎漂石油管道),對,對,就說這條油管道我們之前壹直在講,這是中共重要的命脈,就是要從緬甸的這個碼頭卸了貨,然後地下挖通道壹直挖到海南,然後壹直到了貴州,送到各個煉油廠去煉油的,這才是中共最怕的,所以這壹點就是有震懾力,有效率、有效用的,這我覺得這個是非常好的這樣的壹個壹個消息啊,很振奮人心,路德。

路德:好,這個冠博士妳怎麽看?

冠博士:這消息出來之後呢,我看的就是說這個和就是中共的這種鎮壓維穩的模式給搬到緬甸了,那當時兩年前啊,這壹年半以前香港返送中的運動時候發生了什麽呢?(路德:對)那中共是找了這個白衣人,拿著大砍刀就當地的流氓黑幫,甚至是福建幫這個大陸去的這些黑幫,去到香港,妳是壹個這個和平遊行的,妳沒有暴亂,那我就給妳創造暴亂,我拿刀砍妳,那妳反擊不反擊,妳要壹反擊我就說妳是主動攻擊,然後警察就上,所以這就是這種模式,他慢慢的也是這個在搬到這個緬甸了,那麽緬甸人民在這個時候呢,他確實就像這個這位戰友發來信息說他們是有壹定的這個民心的呢,那大家都在這個壹致的,有的這個輪流值班啊等等,這個和香港反送中運動當時是有壹些這個相似的程度的,那麽中共這件事情在緬甸的本質實際上就是用壹個這個顛覆的方式去造成了壹場事實上的政變,那麽雖然說這個昂山素季和軍政府它都是這種親共,但是畢竟昂山素季他親共的程度沒有軍政府那麽高,就像文貴先生說的她沒有把緬甸這個壹些自然的東西全部賣給中共,那麽另外壹方面呢昂山素季她畢竟也是有這個民主的或者說她是有壹個民主的標簽呢,在緬甸人民心中是有這麽壹個這樣的意思的,所以緬甸民眾對於這種政變是不認的,特別是是中共後面指使的這場政變他是不認的,所以現在就出現了這樣的壹種全面上街的這個情況,那麽之前也有報道說,中共他現在已經這個搬下來技術啊,設備啊,開始要幫緬甸軍政府進行斷網了,那緬甸人民之前也去到過這個中共的這樣的大使館的這個附近進行抗議,所以這個事情就明顯體現出了中共它的傳播共產主義的速度是多麽的快,那如果說這緬甸的事情已經到這地步了,下壹步肯定就是開槍殺人找借口,然後就全抓起來像香港壹樣,如果說這時候美國和西方在緬甸的事情再不管的話,那接下來那中共就是會把這東南亞壹個壹個國家全部變成緬甸,如果妳這政府不聽我的,我就在妳國家搞政變,然後去做這樣的事情,所以說呢現在這情況世界和中共真的到了這種共產主義和這種資本主義也好或者民主自由也好,這種這個體系之中快到這種妳死我活的這樣的程度了,好的,路德。

路德:這裏有網友說啊,聽到緬甸也有和妳聯系,真心的謝謝妳,路德。爆料影響著世界啊,妳看啊,這絕對的這個這個皎漂石油管道,什麽叫皎漂石油管道?是中緬油氣管道是連接中國西南地區和緬甸的原油及天然氣輸送管道全長793公裏起點為若開邦的皎漂設有6站場6座站場工藝設備,在緬甸境內途經,若開邦、馬奎省、曼德勒省啊,撣邦,經南坎進入中國瑞麗。2013年7月開始向中國輸氣。這個很長的啊,這個妳看咱們戰友他們說,緬甸人說啊就把妳這個皎漂石油管道給炸了,嚇的共匪和軍政府勾兌,但是最終啊軍政府用這個邪招又出來了,2萬多名罪犯出來就跟當時香港壹模壹樣啊,晚上這禍害居民是不是,這個晚上,妳看他們這個晚上半夜民眾輪流值班,手持大木棒,警察出來啊,有的放火,有的拿刀砍人啊,這些這些罪犯啊,然後這個手持大木棒,有的放火,有的拿刀砍人,禍害民眾啊,帶頭搗亂跟共匪壹樣的下三濫模式,這是啊這是第1張啊,我們還有還有壹頁啊,他說今天早上壹個多年的所謂朋友把我刪除了,我這,我就問這,我這人就必須問個明白,我問他為什麽刪除我,他講了,我們是三觀不壹致,發現我反祖國恨共產黨,妳看在緬甸全世界各地都有這種啊這種五毛這種真的是啊被洗腦了五毛,他說他是準備成立商會想,他想做會長,他說他與當地軍政府有生意往來,更與央企合作的緊密,已經有大部分國內來的央企及商人不跟我做生意了,哪怕是小生意,他們是既得利益者,我和我的親人已經在這裏出名了反共,他們說因為我反共都互相轉告,不要跟我做生意,所以我已經兩年多沒做生意,沒生意做了,他們就差真的舉報給大使館了,去年是因為疫情生意更難做了,我的家人工作也受到了同樣的影響,因為在海外華僑群裏講真話,宣傳爆料革命群裏的人都出奇的團結攻擊我平時還都有生意往來的人,突然翻臉不認人,他說我覺得好奇怪。妳看這就是什麽,這些所謂的阿華僑這些群都是滲透到緬甸的啊這個,就是跟我們當時做節目那個尹隊長說,早在4月份就他的同事就已經被派到香港去了,滲透進去,這些都是提前進行的滲透,這個艾麗女士妳怎麽看?

艾麗:在東南亞的滲透呢可不只是緬甸,但是他講出了壹個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說通過斷妳的經濟脈命脈啊,就像我們早上路透社不是還講嗎,妳只要反共的演員妳都幾年得不到演出,在香港反共的演員妳也拿不到(路德:對)生意,沒有,他已經下了死命令,然後妳的廣告妳如果妳反共的妳的廣告妳別想在中國刊登啊,就是大的品牌,那這就是說他就用經濟來威脅妳,用生意來威脅妳,讓大家都孤立妳,這就是中共最擅長幹的,剛才講了壹個中共最擅長幹的是什麽?就是他要破壞妳的團結怎麽辦呢?就像當年8964每壹次搞活動不都是這樣嗎?專門派進去的這種沙子摻到妳的那個裏頭去,然後挑動或者是打著妳的名義把罪犯放出來,然後打半場,最後說是緬甸民眾變成了暴徒,然後就抓妳,這為什麽?因為槍在他們的手裏,因為話語權在這些這個啊官方的手裏,所以他們就可以這樣的勾結,用媒體和這個這種邪惡的作案方法就是摻沙子把它打到妳中間去,那現在講到的這個這個就是最重要的,其實說實在的很多人如果妳不是公開的反共去弄,可能他還不會這麽嚴格,因為妳是公開的反共,因為妳公開的講述共產黨的這些邪惡的事情宣傳,那麽它就會瞄準妳,然後大使館會派任務,所有的這些商會其實都是共匪的這個海外滲透機構,他們就會聯合起來給妳放入黑名單,讓大家都要註意啊,這個人不能跟他做生意,如果妳的生意繞不開了,我這個當然還是另外像文貴先生這樣,妳就繞不開的他的,他就比如說生意做得很大,在某壹個行業裏幾乎是非常大的,那麽他們就要跟妳勾兌,如果繞得開妳或者妳很小,那麽他們就要不是拉攏妳直接打擊妳,把妳打擊到逼妳到沒有路可走,就是這樣他就兩條路可走,壹個就是妳跟他勾兌或者妳,他跪下來他給妳跪下來跟妳勾兌或者是他們就把妳壹棒子打死,讓妳沒有生意做,沒有飯吃,就是這樣的,這就是中共的邪惡,問題是這個邪惡已經不簡簡單單是跟美國,是跟這些東南亞的國家,大家壹定要知道,東南亞是中共最大的海外第壹大的這個世界最大的這個制造廠,是中共壹定要拿下來的,是中共的影響圈,如果在東南亞都是被像緬甸這樣被被它這個滲透被他拿下的話,那這就是非常可怕了,緬甸就是壹個練兵場應該講,是中共的要在東南亞所有的國家實行同等無差別對待的壹個練兵場,那麽如果他能把緬甸拿下,那麽他就能把任何壹個東南亞的國家拿下,同樣的方法,如法炮制,所以這個才是可怕的。真是非常棒,他能講出,而且他是跟,因為做很多生意,因為妳想的都是跟中國有關系的或者賣掉中國···或者從中國進口的壹些東西,總之如果妳還拿著中國護照的話,就會存在這個問題,所以我們的戰友真的還要保護好自己,路德。

路德:好,冠博士怎麽看啊,這個咱們戰友的發發布的這個信息啊。

冠博士:是,我們這個就可以看到中共他的這種藍金黃滲透呢,它通過這種經濟利益去綁架這個當地的華人華僑,當然有壹些是他自己滲透進去的間諜,那從經濟利益在配合著他這個洗腦宣傳,那麽當壹個人他的這種利益是這個建立在中共這種生態圈的基礎上的話,那麽他的這種意識形態就非常自然的接受了這個中共這壹套呢,更何況呢,嗯,壹般來說這華人華僑都是在這個中共的毛屎坑長大的,都是接受他那壹套教育去到國外的,所以當妳這個有了錢的時候,那壹套東西就更加難這個去反洗腦了。所以這件事情也可以看得出來,那麽這個中共對於這種海外的這種意識形態利益綁架的滲透是很嚴重;但另外壹方面呢,我們這爆料革命在每壹個國家緬甸東南亞這些國家都有我們的戰友,(路德:戰友)實際上大家可能覺得說這些華人華僑的群好像這個我們壹位戰友發發言,其他人都合起來反對他,但實際上這些群裏面呢其實大家都加過群,大部分人都不說話的,特別是明白的人,他都不說話的,說話的幾個人壹般都是帶節奏的帶任務,他把每壹個群去這個做成這樣的壹個氛圍,所以所以我相信啊這個在緬甸我們這爆料革命的戰友絕對是也是有很多的。那麽這中共他布的這些人在緬甸壹方面是經濟的利益綁架,另壹方面當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那中共的這些人也可以為中共收集當地的情報,那麽和他們的這種緬甸人的這種利益夥伴啊裏應外合去把這個最後人民的這種東西都給出賣掉,就是和香港壹樣嘛,混在這抗爭者當中,那麽人民的什麽計劃,比如說炸油氣管道這件事情,可能在很多時候在計劃的時候,那中共就提早得知,提早防範,最後就未必能成功,所以說在這種在現在這種科技和中共滲透的情況下,這種平民運動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勝利是非常非常難的,所以說這個對於這個西方國家也是是壹個巨大的考驗,那妳到底管不管,妳不管的話,東南亞其他國家不說,那臺灣中共最想拿下的這個地方,它也可以用類似的形式,那臺灣的這個內鬼(路德:對)臺灣的這個和中共做生意的,臺灣,中共在臺灣布的線,絕對壹點都不少,所以說這緬甸的事情,所有的亞洲國家都可以拿來做壹個例子,看看自己的未來到底是不是這樣,如果妳不站起來反共的話,那自己的未來壹定是這樣,妳不給中共跪下,就是這樣,好的,路德。

路德:好,我們看啊,今兒看這個格雷厄姆啊就是我們前幾天說的參議員,他說將會和川普總統通電話,那今天已經電話已經通完了,說正在和川普總統商談啊下壹步共和黨的行動,川普總統說要重建共和黨,以便在2020年中期選舉為共和黨重新奪回眾議院和參議院啊,重建共和黨。然後在這裏阿,格雷拉厄姆是怎麽說的?他說川普已經準備好繼續前進重建共和黨,並且對2022年感到興奮啊,在接受福克斯的節目采訪時說啊,他還表示將會在下周前往佛羅裏達和川普會面,格雷厄姆強調沒有川普和川普強大的人氣基礎共和黨無法重現,他稱這是壹個川普+的公式,就互相阿雙贏阿,川普和共和黨,他說我說總統先生這場MAGA運動需要繼續,我們需要團結這個黨,川普+是2022年啊共和黨奪回國會的路,格雷拉厄姆說,川普對壹些人很生氣,但我理解這壹點。對哪些人生氣啊?艾麗女士妳覺得啊,他說如果沒有川普我們就無法做到這壹點,所以他已經準備好出發了,我也準備好與他合作,這個我們先說到這兒啊,這個艾麗女士,妳怎麽看阿,格雷拉厄姆說的這些,川普總統的這種影響力啊。

艾麗:對,是啊,這個川普,首先川普總統是這個壹股不可,他的支持者和他現在的影響力以及他的對共共和黨,不是像4年以前或者更早以前是川普總統依靠共產黨,他從民主黨跳到共和黨,現在完全是共和黨的這些所有的支持率和投票人基本上都是沖著川普來的。所以這個我們昨天已經分析了,就是說川普的這個影響力非常大,但是,我們剛才講到了,就是說他如果,如果說格雷厄姆要拉住他要這個重新的再建共和黨,就是等於,等於這個黨內的革新嘛,黨內重新革新把之前這些做壞事的人或是說藏在暗地裏的人也許要對他們這個位置進行變更,那麽或者是說另外有壹些人當然之前表現的很不好,譬如說這個,那關鍵時刻啊,這個重要這個參議院的議長啊,我們我覺得肯定這個都是有問題的啊,之前都是在很多關鍵問題上可能沒有支持,在最後的時刻沒有支持川普,那麽這些呢,嗯都是在這壹次的大的大選當中呢已經徹底暴露出來的壹些人;另外呢,還有就是這個制度,他到底選民的選票的制度,這些關鍵崗位上的人或者是這些監票人可能都在那兒做了很多年了,這壹個縣啊,壹個市啊,各個縣各個市的這些這些已有的人,那怎麽樣進行更新換屆呢還是怎麽樣?我覺得肯定他們有很多要討論的,有很多地方不如意的,在這壹次大選中表現出來的,特別是這這個這個這過去的壹年表現出來的,我覺得可能川普都會有很多的意見,要不然他就自己組黨,那麽現在格雷厄姆要拉住他的話,那肯定就是要進行黨內的革新,我覺得這是壹個必然的壹個動作。但是他這個明顯的放出來都說裏邊有壹些人是不滿意的哦,那麽就是我想這個建制派裏面怎麽處理好,如果格雷厄姆處理不好建制派的話,我相信川普總統可能還有真有可能跟他談崩,就是說各自建黨,也許更有對未來的選舉更有好處,好,路德。

路德:好,這是啊,我們來分析壹下啊,這個格雷厄姆啊他代表共和黨代表共和黨啊這個建制派去試探川普總統的口風啊,就打了個電話,說接下來還會繼續去往佛羅裏達和川普總統會面,妳就知道這裏頭,這裏頭啊,並且他在媒體上先宣布啊,川普總統什麽呢?是要重建共和黨。其實就是意思說啊,要打消啊,似乎在傳遞壹個信息川普總統不會再自己組建新黨,但他又說啊,這東西,共和黨離不開川普總統,這是第壹;第二,並且說MAGA這個運動也離不開,就共和黨離不開MAGA,叫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這個運動,而這這幾點信息啊,似乎想傳遞壹個啊,這個川普就是不會再組建新黨,穩住,他意思就是用這種方式來穩住川普,共和黨可以讓妳來重建啊,給妳這個權利讓妳來重建共和黨,但核心是共和黨這些大佬會不會讓川普啊去重建啊,是不是?冠博士,妳覺得呢啊?

冠博士:共和黨這些大佬我覺得他們是有可能是假裝讓川普總統重建,然後借川普總統民意起來之後,最後再把川普總統賣了,因為共和黨現在這情況,(路德:對,對)它,我們說妳作為壹個選民來說呢,妳當妳選舉的時候,妳就基本上就兩個方面的問題,壹個就是妳自己的情懷就是意識形態,所謂的就是社會正義,第2個就是妳自己的利益。那民主黨呢,妳就說情懷這壹塊現在是基本上整個美國是百分之八九十甚至是這個90以上是被民主黨這種意識形態控制的。如果妳去看美國的這個教育系統,就是哈佛、耶魯這些大學常青藤系統,還有這些美國學區好的這些這個小學中學這樣的地方,基本上他們的意識形態全部都是這個民主黨控制的這種平等啊社會主義啊這樣的,美國的年輕人,特別是這些這受過教育的年輕人基本上都是這個很大程度上都是反川普,那麽接受民主黨這壹套的,所以共和黨如果說他還是建制派那壹套的話,他在這情懷上已經輸了,那他如何從利益上能擊敗這個民主黨呢?因為建制派和民主黨它自己本身也是壹個圈子的的,所以妳這個搞來搞去的話也不是特也不是在利益上也不壹定比民主黨就能拿出什麽新的東西,但是川普總統實際上就是說目前是從這個人民的利益角度,美國優先給中產階級帶來利益,然後呢,去這個積累民意,積累民意到這壹定程度之後,它現在有了壹個MAGA,當T他有了MAGA以後,他就可以從這個意識形態上去和民主黨這個意識形態來扳扳手腕了,就是我通過這種讓美國優先要揭露出這個腐敗的事實啊,包括中共對美國滲透反共等等這壹系列的去把這個民主黨化的這個特別好的烏托邦式的意識形態給破局,那這個是這個是共和黨必須要做的壹件事情,所以說在現在這個時刻就像這個格雷厄姆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說這個是川普家的公式,就是共和黨妳沒了川普總統這些惠民的政策以及這民意意識形態,妳根本就無法和民主黨競爭,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不管怎麽樣,他壹定是要爭取川普總統和共和黨壹起的,那麽現在問題就是說,他如果說他因為他現在不是執政黨嘛,他是在下面的黨,所以他在下面的時候他沒有政策,他隨便可以說,我說啊,上來會這樣做那樣做,他但他在這個過程中就可以利用川普總統,但是如果說他這個共和黨真正翻過來以後呢,那像麥康奈爾這些人像這建制派的壹些這些老油條,在最後的時刻會不會再次把這川普總統踢掉,出賣,那麽這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說呢這個對川普總統來說,如果說他和共和黨合作的話必須是他,我覺得他會有壹些條件,那麽能給他壹定的這種影響力和空間,讓他去重塑這個共和黨,好的,路德。

路德:這個我們現在,就是說啊這個艾麗女士妳覺得共和黨之前之前的大佬會不會主動讓川普總統去重建啊,有沒有這個影響力川普總統去重建這個黨啊,因為大家知道,這個壹個組織,是不是,妳要讓位,這是很難的,是不是,艾麗女士啊。

艾麗:對,是的,大家知道這個建制派他是最主要的在黨內的利益啊,我們看特別是小布什啊,布什家族這個以及整個的這這個建制派以及我們看參議院的這個啊這個麥康奈爾啊等等這些建制派最重要的他們是什麽?他們是利益。壹定要看到這是利益,如果妳川普總統上來妳做的這些事情,就是說影響了他們的,就是利益,我覺得這是壹個力量的,利益和力量的較量,就是建制派,但是大家看到妳是為了黨,還是為了妳的最終的妳通過這個黨最終保住妳們的位置,然後在某些政策上能夠保護這個這些建制派的這個背後大佬的利益,我覺得這個是壹個很關鍵的考量和較量的點。那麽川普總統上來以後呢,因為他是政治素人,他和這些人是特別是共和黨的建制派,其實這個最大的阻力我們看,在大選中和大選前這幾年裏,壹直最大的阻力,其實除了民主黨的意識形態以外,還有很大的壹部分來自共和黨內,所以我們看到這壹塊兒才是問題,就說他們願意讓川普總統重組嗎?那麽川普總統如果重組的話,要那肯定要談條件,妳要做到什麽,妳能夠就是妳要做什麽,妳會不會影響我們的利益,妳如果要換人的話,如果沒有了這些利益集團代言人在這個黨內的話那麽這個他們可能就是認為自己不安全了,失去話語權了,但是如果不把這些重要位置的人換掉的話,可能川普總統也不會加進來,為什麽?因為這些人在關鍵的時刻,他可能沒有對這個整個的推動有好處,對所有的法案的推動和真正川普要幹的事情的推動沒有法,可能這些人就是最大的沼澤地,那麽這個時候他沼澤地不改變性質或者不做變更的話,或者認為他的人代表人必須得坐在那個位置上,那就成了這個犄角的形式就是真正的是成了矛盾,所以我覺得這塊是非常大的事情,就是說有沒有這種談判的可能性或者是壹個利益交換的可能性,如果川普總統真的是把談判的藝術運用到這個和建制派的談判上,如果能談贏的話,我真的覺得是很了不起的壹件事情,當然這是壹個很好的是維護了美國的政黨的傳統,否則的話從川普這裏就要打破美國政黨的平衡,不是兩黨而是三分天下呀,所以這個就是過去幾百年來啊,最起碼是從林肯的時候成立的這個共和黨到現在就要被打破,那麽我覺得當然被打破壹定是壹個趨勢永遠的事情,他壹旦舊了,壹旦成就了他就要面臨被打破這壹這是壹個事物發展的規律,那麽在是否在這壹次被打破還是以後被打破,那就要看川普總統願不願意跟他們談判的籌碼,真的,但是這個背後還有壹個什麽力呢,就是中共的力量壹定不要忘了,這建制派後面還有壹大派的中共力量,就是說中共如果這壹次在這個時間足夠長的裏邊能夠和拜登以及建制派裏面達成更多的交易的話,那我覺得這個事情就很難了,路德。

路德:大家知道真正啊這個大選,川普總統為什麽呢?就是被共和黨啊這些人出賣了,這個文貴先生直播說的很清楚,我們說為什麽1000%?文貴先生誰說1000%的,班農說的,之前就說朱利安尼也這樣說的,別人都這樣說,為什麽?包括每壹步我們其實都知道怎麽回事,就是在關鍵的那壹步的時候,壹個個出賣啊,壹個個被出賣,我告訴大家啊,是不是,這裏頭都是共和黨的這些人,無論是麥康納爾,還是彭斯啊,還是等等壹系列,實際上包括到120那天,其實都有些很多策劃最後也被出賣了,我告訴大家,今天其實可以跟大家透露那麽壹點點,但是我們還是不能說,畢竟沒發生,沒發生,沒辦法,妳出賣了妳沒,妳很多事沒證據的,但是這裏頭私底下是有壹些啊承諾的。所以,所以川普總統很憋屈啊,絕對的,就是這所有的事情大家就可以看到這個,這次格雷這個格雷厄姆之前,大家知道啊,在那個大選之前也是到見了這個川普總統,表面上支持後來反過來是反川,就是在1月6號也是反川普的啊,現在他說,因為他知道,麥康納爾去川普肯定不可能答應的,百分,搭理的都不會搭理,所以讓這個格雷厄姆去,但這格麥卡錫之前的那是絕對支持川普總統啊,大家知道啊,說白了妳換個名字有啥區別,有啥,沒什麽概沒什麽區別,換個名字,是不是?但是核心就是誰掌控,這是最關鍵的,是不是?妳到底這個MAGA的這個川普總統是被妳用還是說川普總統說了算,如果妳共和黨是川普總統說了算,啪···全部的,整個體系全部改革、全部變化,那沒問題,但如果說,妳這個川普的MAGA是被共和黨還是被這幫什麽什麽共和黨這些大佬啊利用,再次出賣,我跟妳說川普總統肯定不會答應。所以這這這壹次啊這個這個牌,真正的掌控在川普總統手上,大家知道。這個這個風水輪流轉啊,這個冠博士妳怎麽看?

冠博士:是的,因為現在川普總統絕對的主動權,因為如果妳共和黨離開了川普總統這壹塊民意的話,那妳這個黨就基本結束了,沒有再任何和民主黨在叫板的這個資本了,所以說現在這些共和黨的建制派他肯定會擺出壹個要妥協的這樣的態度來去和川普總統談,那至於他們到底心裏這個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那就是不知道了,那麽畢竟政客嘛,最後全部都是要講利益的,所以說川普總統之前他是政治素人,但是在4年的這個過程中,特別是11月3號之後120這壹段時間,他已經完完全全不但摸清了,而且深刻感受到了這個政治沼澤地裏面的遊戲規則和這種到底誰可以信任、誰不可以信任、誰是最後出賣他、誰最後背叛他的?所以說現在這情況,我覺得川普總統他也許會在接下來這個過程中他會做壹些測試,比如說呢,現在這個就拿彈劾這事情來說,那麽共和黨內部有7個共和黨的參議員是同意彈劾川普總統的,所以妳在這件事情上我覺得他就會做壹個測試,那如果說妳要是想讓我川普總統回來共和黨的話,那如果說妳承諾給我壹定的這種,妳說是權力也好影響力也好或者話事權也好,那麽這7個人是不是妳,就不管怎麽樣,妳是不是有共和黨的有些人應該出來表態去譴責壹下他們或者說做壹些實質的行動啊,那麽確實也是,現在比如說這個北卡的這個共和黨的主席呢就在這個聲明中就說了這個北卡的壹個共和黨參議員說這個,呃,投定罪川普是令人震驚和失望的,比如說像這樣的表態這樣的行動能不能做出來呢,那能不能表壹個態?我覺得這個也是比較值得觀望的,但是無論如何我相信,川普總統現在他手上有巨大籌碼,因為他不著急嘛,他自己也不是政客,他自己也有壹個巨大的產業,他是億萬富翁,所以他不論無論作為他自己的利益來說,他就算不參與政治他也可以活得很好,但是那幫建制派的政客們如果沒了川普總統的民意,他們的這個這種政治生涯,往接下來的這個運,這個就非常非常難走了;那麽另外壹點呢,就是如果說川普總統這次回到這個共和黨的話,那麽我相信有很多共和黨內年輕的這議員、年輕的力量都是會跟著川普總統走的,那麽從這種年輕的力量自下而上,對於這個老的建制派會不會形成壹種壓力,我覺得也是值得觀望的,但是無論如何我覺得這次川普總統他應該是會比較小心的來做這個決定,好的,路德。

路德:妳看,格雷厄姆在福克斯還這樣說,他說拉拉川普,拉拉川普是阿川普的兒子的啊就是他女這個媳婦啊,將會阿取代這個參議員現任這個北卡的參議員他的席位啊,明年他就會退休,叫Burr,我的朋友叫Richard Burr,剛剛說了說,嗯,明年北卡他壹旦退休,他就會將這個位置讓給讓給,只要她願意的話,將會讓給這個參議員啊,這個Richard Burr是拉拉川普,拉拉川普就拉拉裏特朗普,是Eric Trump川普,川普的兒子啊,Eric Trump川普的這個妻子啊,她是是川普真實新聞更新的制作人和主持人,她是壹個主持人,看到沒有,這個她壹直生活在北卡羅來納州啊,出生於北卡羅來納州,所以他可以參加北卡羅來納州的這個參議員的競選,所以這個川普總統的這個家族也大,說是,這個女這個媳婦搞壹個參議員,這個川普的大女兒,伊萬卡也準備競選這個佛羅裏達的參議員,然後他兒子這裏搞個參議員,兩個兒子嗎?搞個參議員,兩個兒子還有兩個媳婦又搞參議員,那整個家族不得了呀,艾麗女士,影響力啊,

艾麗女士:因為小川普兩個川普嗎Eric川普,還有壹個joun,這個整個的他是都在這壹次大選當中,我們看得很清楚啊,這個他的他的媳婦也是叫拉若川普也是很很大的壹個就是幫他拉選票的這樣的壹個在這次選舉中,他們整個家族出動,但是我覺得這些動作都是嗯,應該講都是對川普的壹個拉攏的動作,壹定要看到這是壹個拉攏的動作,他當了參議員,嗯,對他們對他的支持,希望他能夠重回到這個共和黨,因為他們全部都是共和黨,就壹直以來這個小川普都在說共和黨人應該雄起是吧,應該站起來反抗,但事實上很多人沒有出這個聲音,他遠遠不如民主黨那麽齊心同進退啊,在這次彈劾中還出現了這7個人,大家看到這個就是說共和黨的這個士氣,它本身的這個代表的這個之前的意義我們都分析過,他現在能不能夠聚攏到壹起,大家合力而幹,這個事情真的還不好說,所以他現在就是說說當然勞瑞川普可能更大的程度上就說在這壹年中現在就開始行動,要把這些很多的議員退換掉或者替換掉,首當其沖的就是他的加家族啊,像這個包括伊萬卡都已經開始出來競選,要當佛羅裏達州的這個議員是吧,這些都是這個動作我覺得都是壹些動作,可能更有可能就是他們把他拉進到這個共和黨的這些議員眾議員參議員,嗯,做這些member,但事實上。最終的這個動作怎麽樣,我覺得就是還取決於這些老的建制派的人能不能真的轉換思想,不在最後壹刻背叛他們,或者說這些人代表的勢力能不能低頭,還是壹個大問題啊,我覺得這個才是這個川普應該在這次談判中的這個壹個比較大的關註點和他有希望就是說跟這些人達成壹致,而這些人不支持他,我覺得他接下來可能真的還不壹定說能夠走下去多遠,還是說建立它的maga,那麽他現在就已經在倒計時在數在急速的動作,因為巨大的民意在川普這邊,在川普家族,他們都在,非常的妳看到。妳壹直到他輸掉都從來沒有低過頭啊,我覺得這壹點是非常清晰的這樣的壹個信號就是川普不會低頭,那麽接下來他的媒體公司,他的這個自己的發聲的平臺,就像將來可能會和gtv這樣啊,就是gtv和gnews這樣的這樣的大的平臺,將來都會顯現出來那麽這些巨大的民意的支持下總要有壹個發聲的平臺和真正的,當他動作起來的時候,我覺得就是民意的真正的熱身開始了啊,好的,

路德:我們接著看啊,沙特阿沙特阿拉伯聯合國代表說沙特將繼續將不再組織社會恐怖分子啊,這個也門胡塞武裝盡管美國決定解除。對該組織的恐怖組織定義根據這個沙特啊,這在聯合國代表說他們將繼續認定啊,這個可見啊,這個這是首次啊,這個首次,我們可以看這個拜登的這個外交政策裏頭,啊,這個他們的盟國沙特跟美國絕對的啊盟國,他們有壹個巨大的分歧啊,這個分歧可以說啊,應該是對拜登政府應該是有壹個重要的壹個影響巨大的影響,這個冠博士妳怎麽看胡塞武裝呢?

冠博士:胡塞武裝它確實是這個恐怖組織啊,它之前幹的這些事情。也絕對對於沙特來說是把這個沙特給打疼了,那麽妳說這個在美國呢,嗯,在美國列定它為恐怖組織,之前這個之前呢,實際上沙特,阿聯酋巴林和以色列都已經明確表示這個胡塞武裝是恐怖主義組織啊,所以這裏面既有這個以色列。那也有這個阿拉伯世界的這些國家,那麽川普總統,他在4年中這政績很重要的壹部分就是這個中東的和平,讓這個以色列和這個阿聯酋等等國家簽訂了這種協議,那麽這就相當於是在中東建立起了美國自己的中東的國際秩序。那麽胡塞武裝的背後呢,它實際上是伊朗支持的,伊朗支持也就是那背後是中共,那麽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拜登壹上來就給胡塞武裝松綁,所以這個實際上又是賣了壹個抓手給中共,那當這些事情在這個伊朗的這種控制下,在中東再出現很大的問題是,那麽這個拜登又可以再和這個盟友啊和中共坐下來談了,說這個問題很大,那我們談壹談怎麽辦?是不是要重新回到伊朗核協議,是不是要再重新回到以前,這表面上國際合作說自己家互相勾兌的這種模式,但是呢這個這壹次可以看到沙特他沒有說是。是繼續把胡塞武裝列為恐怖組織,所以說呢,這就是我覺得這是壹個信號在中東呢,如果說拜登在繼續這樣走下去,那麽美國會慢慢的失去對於中東的這個控制力和影響力,那麽如果說中東這些地方它不聽美國的,那妳的這種國際能源秩序這些壹系列的國際秩序它只有是走向中共,因為畢竟沒有美國就是中共,這就是兩個世界上最大的兩個這個國家,所以說這種情況下再繼續下去的話,那麽壹定會引起美國內部的這種反彈,因為美國絕對不可以,這個丟了中東,

路德:這個事情啊大家知道,這個對胡塞武裝的恐怖定義恐怖組織定義的壹個重要的信任,妳知道這個中東現在基本上走向了和平,因為中東的問題的來源就來自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現在是以色列,其實就是以色列,就是10次十字軍東征也都是耶路撒冷跟阿拉伯啊,所有的穆斯林在中間,所以現在以色列跟阿聯酋跟沙特都要建交了,等等壹系列的聯合建交了,在這種情況下,等於說美國就可以騰出中東這個火藥桶來集中對準中共,這是川普總統啊,它的壹個最重要的布局啊,就是。可以說這是在國際地緣政治上的最重要的布局,妳以色列如果能騰出手不去對付沙特,埃及,他周邊的這些穆斯林國家,以色列去對付壹個伊朗,綽綽有余了,輕輕松松,但他最擔心的,當妳對著伊朗來說。妳背後埃及啊什麽,對他來,大家知道當時以色列建國之後的7日戰爭啊,大家都知道阿拉伯國家聯合,突然某壹天對以色列發動進攻,但是以色列依然打贏了,是吧,這就所以說要騰出手啊,這就是為什麽說,這幾十年中共發展黃金級水平,壹個最重要的就是源自中東的亂局,美國拉攏拉攏中共啊,然後在這個過程中,在這和他們壹起啊,打恐怖分子,打恐怖癥,恐怖主義戰爭,所以中共跟美國啊,在這個過程中可以說賺得盆滿缽滿。各種關系要搞定啊,藍金黃的滲透全部做到了這壹點,這個川普的整個團隊,他的右翼啊,就是川普團隊的這壹幫,對中國很了解的債,完全很清晰的知道,滅中共妳必須得把中東給他們撫平,所以先走了壹步棋。就以色列和這些國家建交啊,是不是?並且在這期之前先把美國的大使館直接搬到了在哪裏耶路撒冷,這是壹個重要信號,然後接下來跟沙特是不是傻子當時出現那個叫做卡瓦羅的那個叫什麽,分屍的事情,他們都沒找他們算數。傻得不得不妥協,阿聯酋妥協的結果,建立了這種和平關系,大使級的這種互設可以說幾十年啊,難得的中的和平即將來臨之際啊,最後就差這個胡塞武裝,胡塞武裝是伊朗支持的。最終把胡塞武裝認定為恐怖分子,最終大家壹起正因為胡塞武裝說白了就是壹個很小的,也只在也門這個地區啊,影響力不大,但是啊,是不是妳把它取消取消了呢,這些啊,伊朗就是合法的可以支持胡塞武裝,等於說。很多人就可以合法去加入胡塞武裝,那他的危害就很大,危害大的結果就是中東的火藥桶要點燃,點燃中東火藥桶,又騰不出手了,就以色列就騰不出手來了是不是去滅伊朗,美國就沒法騰出手去印太地區來控制掌控,來對中共,這是所有的地緣政治啊,最核心的最關鍵所以這個拜登壹上臺為什麽要取消胡塞武裝?說白了就是就是幫中國啊,在中東繼續點火,讓這個火繼續讓美國無法同時。因為美國是可以同時在兩個地方打戰爭啊,但是無法同時有三個地方,現在三大地方,壹個是俄羅斯,這個北約地區,第2個中東地區,第三就是南海地區啊,南海等著亞洲的臺海都是屬於。壹個地區就跟中共,就妳無法做三場大戰的時候,同時去贏三場的時候,他只能選兩場中東,給妳火藥桶壹點,俄羅斯再弄壹下,又放過中共去了,這就是他們要幹的事,然後這病毒慢慢的給妳天天發,是不是這邊讓妳騰不出手來?北朝鮮天天嚇唬嚇唬,是吧,韓國對日本,妳要繼續跟中國跪,然後妳想想,妳再搞個十幾二十年中共就來了,什麽20252035美國,啥東西都給妳偷走了,美國直接給妳控制了這個愛麗女士妳怎麽看?

艾麗女士:嗯,我覺得陸德分析的挺對的,就是說中東地區的和平是大事啊,但妳要看到在川普總統的任下幾次啊,包括之前的國防部長的辭職,小胡子還記得嗎?當時吵起來都是因為伊朗伊拉克要對他們動武,川普總統堅決不同意動武,包括說如果派無人機去殺人,去殺都會死多少平民,要去炸的話死多少平民,全部全部停止了,不需要無辜的平民死亡,那麽在幾次以這種挑釁包括派了無人機把這個沙特的煉油廠都給點擊了,都給點著了,就是為了引起希望美能夠出兵沙特,出兵去打伊朗,出兵去打伊拉克,這些這些暗算都沒有得逞幾次,那麽最終的也在中東地區的就說最大的Isis這些這個培養起來的在奧巴馬時期培養起來,這個恐怖主義也已經被消除掉了,就說張壹切的和平,當壹切的潮水退去。這個時候所有的作惡的背後的影子已經跳出了,最大的惡魔,就是中共這個這個這個影子或者這個標桿已經露出來了,那就是集中所有的火力要去打中共,包括他在南海,它在臺海整個第壹島鏈,所有的這些布局,要去拆除它的這些時候呢,那現在如果說重新。把胡塞運動定為不是這可不要忘了,1月10號這個剛剛這個國務卿蓬佩奧先生把它定為這個恐怖組織,結果過了壹個月零16天啊,壹個月06天,就已經把它拆除掉了,已經把它拆除了,那這個就是等於培養壹股恐怖分子在也門,這個也門培養的非常的這個具有厄中共的特點啊,這這壹波胡賽的所謂的信仰青年,全部都是這個,這是在也門北部阿在也門的北部地區培養出來的胡塞武裝,那他就是這個,而且在2011年伊始,14年15年都進行了大部分的這個動作,要知道他沒有什麽水平胡塞武裝非常容易就把它消除掉壹些,所有的技術和支持來自於伊朗,伊朗來自於中共,就這麽點事兒,所有用的無人機去放爆炸的都是什麽大江啊,我們之前都講過博博士,就說就都是這樣的非常低級的這種技術就可以給妳搞亂啊,而且大家都知道它其實帶來了,這沙特是最主要的,因為它這個地方呢,不要忘記這個地方,為什麽能暴亂?因為這個交界處和也門的交界處和這個阿曼的交界處這個地方呢,是沙特的石油產區?

路德: 我問下妳啊,艾麗去過也門吧,那個也門他是壹個什麽樣的政府什麽情況啊,跟我們大家說壹下好吧,也門的情況啊那邊經濟怎麽樣啊?

艾麗女士:南也門,在40年就有共產黨啊,所謂的馬列主義啊,學馬列主義思潮,他這個是這個。南也門然後北也門南北也門搞動亂,就是中共在裏邊搗亂啊,要知道共產主義思潮就是到了也門,他就是想控制紅海口,他壹定要控制這些地方,是很早的時候就布局40年代50年代,他搞這個東西所以也門從來只要有共產主義的地方就沒有平靜,大家互相打,其是背後的始作俑者就是共產黨,就告訴,所以這個也門從來資源很豐富的人口也比較多,人口是多過阿曼的,然後最重要的為什麽在後來培養了這個北也門的這個胡塞武裝呢,就是因為他在北也門的這個交界的地方啊,和沙特和阿曼交界的地方,這是壹個大的石油產區,大家要知道這個。是本身它就是阿拉伯人就很亂啊,這個地區都都很,阿拉伯人自己分遜尼派和什葉派,只要遜尼派大家統統壹個簡單的壹個概念跟大家講就是掌權的都是遜尼派,然後有石油有錢的都是什葉派,這樣壹個簡單的分析就能分出來,這壹派,在這個地方是什葉派,那麽妳他什葉派在沙特這個或者也門這些主要的這個有錢人的這些,他們都是很討厭亂的,但是他們就是通過可以講這種勢力的滲透滲透,就是通過搞亂在當地搞軍火,搞得民不聊生,或者搞得妳很沖突,妳需要這個地方非常穩定,妳進行石油生產,然後但是他就給妳搞亂。沙特非常不滿意的,就是壹直在動亂當中,它其實它的物產和它的地理位置和它的海產和中非常重要,但是它就是壹直在亂啊,就是說在這個亂的當中,希望能夠鉗制整個的中東的和平,就不讓妳和平,在不讓妳和平的過程中就牽制了美國的利益,要知道壹旦把這個紅海口把握住,全世界人民都控制妳,把馬六甲海峽把握住,把臺灣海峽把握住,這個世界就是中共的,所以妳想壹想這是多麽重要的事情,所以也門不能和平就通過也門的不和平,使得美國牽制他的力量,中共在走回老路,就像當年炸了911大樓給了中共10年的快速發展時機,這是中國的大戰略肯定的啊,所以在這壹次當中,拜登不管是出於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配合了中共的,這樣他們把這個取消掉以後,其實就是等於在這兒再繼續把這個,還沒有什麽勢力的,沒有什麽技術的胡塞武裝可以繼續武裝它,讓它變得有勢力有力量,然後能夠變出壹個新的恐怖isis,然後呢。還牽扯美國的精力和這個歐洲的精力,因為這個地方離歐洲很近呀,大家知道這個地方的水產都是賣到巴黎賣到瑞士的啊,這個這個阿拉伯海的魚是非常好吃的,所以整個的就是說我覺得他都是對歐洲和美國的影響是遠遠大於對這個就是牽扯到牽扯他們的精力,因為這個地方還是石油產區啊。如果壹旦石油產區下來,對沙特是極大的打擊,也就連帶打擊美國。中共也就是利用也門來牽制沙特。因為每桶油都和美國掛鉤。這都是中共的戰略。

路德:它這個金槍魚和沙丁魚很有名。亞丁灣,大衛說過中共想方設法要控制亞丁灣。亞丁灣的對面就是肯尼亞,再控制也門,兩邊壹掐,亞丁灣就是他們說了算。再加上伊朗,那完了,中共控制全世界。沙特阿拉伯站出來明顯反對拜登的做法,沙特和他們是鄰居關系。胡塞武裝主要在北也門。這個他們沙特最有發言權,說也門到底是不是啊?這個胡塞武裝到底是不是?有沒有作惡,他們都沒說妳這個遠隔萬裏的啊,這個美國說他不是,如果說沙特沒認定妳美國認定那就是美國胡扯嘛,是不是啊?最基本的邏輯,所以這個拜登啊,這這這壹步棋啊,妳覺得這個從這個政治角度啊對美國的內部的政治角度,為什麽剛才說了他為什麽要這樣做?就是想幫助中共把這個亞丁灣啊,把中東的局勢從新啊矛盾激化。
成為壹個熱點啊,讓美國抽不開身啊,以色列抽不開身,但這種做法的話,冠博士妳覺得在美國內部會引起什麽樣的壹個啊,這個政治內部會引起什麽,特別是背後的力量啊,會引進壹個什麽樣的反應,

冠博士:我絕對會讓這個沼澤地的主人越來越看清楚了,拜登。現在正在走向把美國送給中共這樣的壹個地步啊,因為這個拜登他之前壹直在說美國和中共是這個戰略競爭,那麽既然是戰略競爭的話,我們有對抗,比如說貿易問題知識產權的問題,那麽我們也要有合作,合作是我承認妳壞,我承認妳實力強大,無法達到妳在壹起。結合的地方向國際啊,疫情啊,地球的問題我們要合作,所以說呢,如果說按照這個思路走下去的話,拜登他給中共輸送利益的話,他必須在想這個合作的這些點,我怎麽去給他給中共增加,所以說呢,他直接對於中國貿易的知識產權這部分他不敢放得太松,但是像這些事情。比如說這個北朝鮮的問題,拜登它政府之間已經開始說了,我們很關註北朝鮮這核問題,那麽即將這個又變成我們的重點,比如說中東的問題,也門的這個武裝,壹取消的話,那麽他就給妳這個繼續把中東的火點起來,那北朝鮮點壹個中點壹個那這兩個又是兩個可以合作的地方。那當這兩個合作可以地方大家坐下來談的時候,無論是己方會談的桌子底下的交易,就可以繼續進行了,那麽如果是這樣的話,拜登在給這個美國內部給民眾講的時候,他也可以說這個是壹些小的犧牲,但是為了大的和平,但實際上它是符合了就是這種中共先讓中共進兩步。然後中共退壹步,總的來說中國還是進了壹步,但是拜登他可以對全世界對美國人說,我把中共逼退了壹步,所以他們這種玩法就是這樣的,壹種積極的玩法,那麽作為沼澤的主人說,我相信他們看得都很清楚啊,那麽現在特別是文貴先生已經把中共的這個戰略說出來了,馬六甲海峽臺灣海峽壹掐,現在這個也門的這個亞丁灣也掐住了,那麽這整個的亞洲中中共就說了算了,中共說了算馬上就推廣數字貨幣,妳拿住亞洲拿住南美之後就威脅美國歐洲,那當妳這數字貨幣已經形成氣候的時候,最後就是沼澤地主人像美聯儲的股東啊,這些人他們的美元體系。絕對是要被中共打破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拜登他做的事情,如果美國民眾看不懂沼澤地主人不會看不懂,那沼澤地主人在逼得不行的時候壹定會出手把這個拜登換掉,如果說真正走到把他們打疼的那壹步,這個事壹定會發生的,那麽壹旦拜登被換掉的話,那接下來無論是誰他必須要。這個收拾中共,必須要弱共反共,所以說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拜登他繼續這樣的政策的話,那麽我們就可以說拜登他算是個副總加速師了,但是無論接下來他的政策怎麽樣,我們還可以在這個繼續觀察,

路德:是的啊這個,所以啊我。這個冠博士我覺得分析的啊,很對啊,就是拜登的這個做法壹定會讓妳要知道蓬佩奧他對也門的這個認定壹定是這個,猶太人他肯定很開心的啊,這個以色列肯定很開心的啊,這個沙特肯定很開心的,在周邊的這些國家啊,這個中東的妳沙特開心了。
那以色列他就開心啊,是不是這所以它其實都是以色列和沙特,還有阿聯酋建交的壹個最重要的,應該是當時壹個談判的壹個籌碼重要的啊,現在妳把這個平衡點給他拔掉了的沙特那就面臨著也門的這個胡賽武裝的,並且妳這全面的騷擾,但是從2015年開始,沙特周邊的和也門交界的城市啊,就被胡塞武裝,經常騷擾,經常有壹句說白了,就跟以前匈奴壹樣啊,騷擾壹下,跑店裏去搶搶東西啊等等,然後呢。現在並且這個還專門啊說了啊,我們看啊,這個專門說了,把這個就是拜登政府表示將停止美國對沙特支持的軍事行動的支持,大家記壹下,什麽猴賽斯施加壓力,或者在將殺之。市政府從首都上了趕下臺,控制了也門北部就是將繼續向上也沒時間,但停止美國對沙特支持的軍事行動的支持,後面是繼續施壓施加壓力,那很簡單,我們已經進行了嚴正譴責,那也叫施加壓力,是不是啊?誰說我沒有紙,所以這個支持何詩佳這兩個不同的概念,佐利雅德指控伊朗向胡塞提供武器和訓練,所以說啊這個妳如果說啊,純粹這個沙特去面對,這胡塞武裝的應該問題不大,但是這伊朗在背後支持著,背後又是中共,是不是在沙特那絕對是士單力薄的她知道沙特這個國家純粹就是富得流油啊,也是很腐,基本上老百姓那屬於,這個沒有任何的上進心也不會,這個從是在軍事上啊,基本上能力是很弱的壹個國家基本上都是美國支持的。美國不支持,說實話沙特基本上沒任何做,就指望他們的軍事行動,那沒什麽沒什麽效果的,所以這這啊,這個拜登政府的這壹系列舉動,像沙特啊現在面臨著巨大的,可以說是威脅和壓力,未來拜登政府啊,就是這種做法,明顯就是壹定會被驗證是幫助啊伊朗幫助中共整個中東局勢啊,變成重新點燃中東這個火藥桶,愛麗女士妳怎麽看?

艾麗女士:好這個嗯,博博士也在這裏,剛才想發言是關於也門的,

博博士:壹定要說啊,是也門的也門的,胡塞武裝背後就是伊朗。伊朗背後是中共。但是大家要知道這個,因為妳認證了他是壹個恐怖組織,以後妳就不能任何國際公司就不能賣武器給他們知道吧,所以說所有的這些,他的這個進入這個啊,就是胡塞武裝地區的船都會被都會被別人說美國軍艦或者沙特軍艦進行這個這個攔截啊檢驗啊這些東西,但是如果妳認為,如果取消了這個。
嗯,這個恐怖組織這個定義的話,它就是說很多東西就是合法了,我們可以看到前壹段時間被截獲的,從這個伊朗運往這個胡塞武裝的這些武器都是中國造的,比方說中共這個c801c802,反火箭導彈啊,火箭啊這些東西都是中共的貨啊,然而這個時候把沙特就擺在壹個非常非常尷尬的壹個地位,就是說如果美國支持沙特的話,那沙特就是美國的鐵桿盟友,但是如果美國不支持沙特的話,沙特就會倒向中共啊,沙特和中共在在長期的勾兌裏面已經是非常非常的這個,這個生了當年很早以前保利公司啊,在在在沙特幹的那那幾票大的啊,甚至包括核武器裏面啊。大家都已經有所傳聞,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嗯,拜登取消這個胡塞的定義啊,其實不僅僅單單只是針對胡塞,而是他是說要把川普在整個中東所營造的和平的這個範圍和平的氛圍把它給毀掉,知道嗎?就是所以說妳,但是只要沙特壹旦轉向中共的話,那整個中東立刻又會又會回到那個以前的那種這個腥風血雨的這個時代啊,所以說從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這壹招真的是非常非常之狠啊,然後呢,整個的比方說這邊中東又亂了營了,那這個時候美國為了為了自己在中東的利益的話,他又必須把別人的兵力從這個印太又往回撤,這個時候又要給中共喘息的時間,其實他這個動作的意思就是說想給中國制造壹些更多的喘息的時間啊,因為在川普總統的這個正確的這種外交政策的情況下,中東已經快被很快就要被美國搞成鐵板壹塊了啊,伊朗和這個伊朗已經是就是強弩之末,妳看把這個叫什麽蘇萊曼尼把妳幹掉了,伊朗也也沒敢怎麽樣啊是吧,所以說從這個妳可以看出來,拜登在做的事情,雖然只是壹個小小的胡塞武裝啊,但是它這個裏面想是為伊朗所支持的力量松綁,甚至要把沙特的這個嗯,這個啊資源所取消,然後讓沙特倒向中共這個裏面所所所走的這些題後面的這個含義啊。讓人不寒而栗,而且大家不要忘了這個也門的對岸,穿過這個曼德海峽對岸就是吉布提啊,是兵家必爭之地,吉布提現已經是中共最大的海外軍事基地啊,這些東西都已經在建了,所以說只要沙特倒向中共的話,那整個中東就是中共的壹,就沒有什麽好話可以說了,就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這壹招其實非常的陰。雖然說只是壹個很小的壹個壹個壹個壹個認定,但是他其後的背後的意義非常之陰險,所以說這個時候大家壹定要看清楚,絕對不能讓他得逞啊,

路德:那妳覺得美國美國這個辦政府這種操作的,美國這些啊這些力量會怎麽看,
博博士:沙特拒絕按照拜登要求的話,這就是壹個非常好的壹個現象。為什麽沙特他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當然是想和比方說這個以色列啊這些國家關系正常化,但是沙特和伊朗的關系是那種不共戴天的關系啊,這個是是就是說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敵我矛盾這樣的關系啊,所以說從這個裏面美國在其中斡旋的話,讓沙特啊約旦啊這些國家和。這個嗯,這個啊以色列關系正常化,這是壹個中東是非常大的壹個事情,都有人給這個川普總統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嗎?這個絕對是可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這個資質的,這樣的,這個大的這個和平的這個方向這個進步啊,但是拜登現在就想把這個事情慢慢的慢慢的往回去了,他現在又不敢壹下子把他給撤了,很多他就向他要。在這個事情上面慢慢的往回走,同時配合中共的,在這個不在這個區域的這個實力的進壹步增加啊,所以說,所以說我覺得它這個裏面是在和中共進行打配合的這樣的壹個行為啊,

路德:好的冠博士就分享壹下

冠博士:最後啊最後好的這個今天我們說了有幾件事情啊,第1件就是這個緬甸的事情,也有戰友發布過來的信息,那麽緬甸確實是我們看到緬甸的軍政府,他現在的手法對付人民和這個香港反中運動,當時中共是壹模壹樣的,那麽就是通過中共當時找的黑社會找的是流氓的,緬甸是把這個罪犯放出來這個招。騷擾去這個攻擊民眾,所以現在這種緬甸在中共的這種控制下造成的這種鎮壓呢,已經到了壹個這個非常高的地步,那麽局勢緊張,接下來西方的態度就比較關鍵,如果西方不管的話,那相當於是東南亞這東盟這壹塊基本上就是送給中共了,那麽其他的國家。他看到這種情況,如果不聽中共作對,那麽自己也是這樣的壹種情況,所以在所以說厄緬甸的事情讓這些,臺灣和其他國家讓美國都是看,更加看清楚中共的這樣的本質和,這個控制全世界的這樣的野心,那麽第2個我們說到這個川普總統和格雷厄姆談論重建共和黨的事情啊,實際上,格雷厄姆呢,它是釋放了壹些比較友善的信號,他說共和黨繼續往下走,必須是壹個公式川普加什麽什麽意思就必須有川普才能有共和黨,因為確實是共和黨作為壹個這個黨來說,他如果沒有川普總統的話,川普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占據有利位置。但是另壹方面,共和黨建制派會不會利用川普民意,繼續玩弄川普,最後當他們掌握實權,實力夠強的時候最後再出賣川普總統或者說是個在和這個原來的這種體系去勾兌,所以這個我覺得是接下來川普總統和共和黨之間談判的壹個重點,那麽相信川普總統在經過這4年的事情,特別是10月3號到1月20號之後的事情,那麽對於這個政治生態的沼澤地將會有壹個深的和更加謹慎的認識。最後壹件事就是拜登取消胡塞武裝定義,但是沙特沒有聽,實際上這裏面各位都講到了就是中共就是拜登,想給中共再解套,因為也門背後是這個伊朗,伊朗,背後是中共,那麽當也門的這個恐怖,胡塞武裝恐怖組織被取消的時候,那麽中東的這個火藥桶將會繼續被點燃,那麽這樣壹旦點燃的話,拜登政府它視為戰略競爭對手的中共之間的。合作又可以多了壹個合作的點,當多了壹個合作點的時候這個勾兌的空間也就變大了,但是另壹方面來說呢,當拜登如果說給中共這樣繼續壹個壹個松綁配合中共這種控制全世界能源通道,控制東南亞中東推廣數字貨幣,這樣勢必會威脅到美國沼澤地主人的利益,而習近平政權看到美國的這種態度,他也只會繼續加速的去控制全世界,所以在這樣的壹種情況下,那麽如果拜登繼續這個路線走下去,那壹定是它是這個副總加速師的這樣壹個待遇,而美國內部也會起變化,所以在接下來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那麽拜登政府會是繼續還是在巨大壓力下再往回收壹點,

路德:謝謝冠博士,謝謝博博士,謝謝艾麗女士。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