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中共才能打破《動物莊園》的極權魔咒(下)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文雪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trident7.com

(上)、(中)兩部分,精選了部分動物莊園發生的事件來對比中共的統治,揭示共產主義的本質。此外,在這(下)部我們繼續,很多精彩細節值得深挖,值得我們警醒,值得我們深思。
也許有人會說如果後來掌權的不是拿破侖,而是雪球,小說的發展方向和最後的結局也許會好很多,我對此並不抱幻想。在小說最開始的部分,拿破侖和雪球最初的目的也是想要擺脫莊主瓊斯的壓迫,拿破侖有了權力後開始變得殘忍暴戾、欺騙群眾、以黑治莊(培養武裝力量狗威嚇動物)、打破七誡等等;而雪球有權力的時候,面對牛奶和蘋果分配給豬的時候也沒有異議。雪球和拿破侖的立場是壹致的,關於風車的作用也是有欺瞞的,對莊園的管理也是官僚形式主義做派,對於動物們的犧牲也是覺得理所當然應該為集體奉獻,可以預見無論是誰掌權最後的結局都是壹樣的。
決定事情發展方向的不是某個人,而是這個極權專政獨裁的共產主義體制。在這個體制下,沒有對權力的監督;在這種體制下,權力成了作惡的工具;在這個體制下,彼此終將陷入權利傾軋的惡性循環。在小說的結尾處“動物們的目光從人轉到豬,又從豬轉到人,再從人轉到豬;現在,已經不可能分清哪張臉是豬的,哪張臉是人的了”,豬全部打破七誡,變成了他們自己的仇敵,是否會讓妳我想起那個傳說“屠龍少年變成了龍”?
權力可以讓人沈醉,讓人腐敗,讓人暴戾。基辛格曾經說過權力是最好的春藥,基辛格在中共與美國之間扮演的角色就是小說中的“皮條客”,非常享受中共極權帶給他的利益,誤導了整個美國和世界對中共的認識。有科學研究稱權力會傷害大腦,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中刊登了壹篇題為“權力導致大腦損傷(Power causes brain damage)”的文章,作者傑裏·尤西姆(Jerry Useem )援引壹系列心理學、神經科學的新研究指出,權力的副作用不只是令人迷醉、致人腐敗,還可能帶來大腦損傷。
該文章提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學教授達徹·凱爾特納(Dacher Keltner)在縱跨20年的研究中發現,沈浸在權力感中的受試者,會表現出壹種類似於創傷性腦損傷的癥狀:沖動性增強,風險意識減弱,而且很重要的壹點是換位思考能力降低。
麥克馬斯特大學的神經科學家Sukhvinder Obhi在對大腦的研究中也有相類似的發現。在對有權和無權的大腦進行經顱磁刺激時,他發現權力損害了壹種特定的神經過程——“鏡像反映(mirroring)”。這壹發現也為凱爾特納提出的“權力悖論(power paradox)”提供了神經學基礎,他認為“人壹旦擁有權力,就會失去某些最初獲得權力時所必須的能力。”
這些研究讓我想起了路德社2020年12月的系列報道。習總加速師——習天線寶寶患腦瘤,曾經多次手術,在2020年12月末又做了腦瘤手術。這些看來無意中又驗證了上面科學家的結論“大腦損傷”,並且習的沖動性增強,壹直以加速著稱。這種權力帶來的腦損傷在西方民主國家也存在,但是民主國家領導者的權力不是無限權力,且有任職期限。而中共國的權力是獨裁,並且習總加速師把權力的期限改成了無限期。可見習總的腦瘤不是無緣無故的,是中共極權專政的產物。
以上的論述是關於權力對掌權者的影響。除此之外,權力對普通民眾也有很深的影響,這使我想起了關於權力服從實驗。服從權威實驗是1961年耶魯大學心理學助理教授斯坦利·米爾格蘭姆(Stanley Milgram)做的心理學實驗。該實驗證明了人類有壹種服從權威命令的天性,在某些情景下,人們會背叛自己壹直以來遵守的道德規範,聽從權威人士去傷害無辜的人。另外,在電影《浪潮》中進行的獨裁實驗,也是因為學生對賴納老師的絕對服從,只用了5天便滑向了獨裁的深淵。普通民眾對於獨裁統治真的壹點責任也沒有嗎?顯然不是,普通群眾某種程度上縱容了極權專政,或者說獨裁統治者利用了人在群體中的人性弱點和人性心理。關於這點,勒龐在《烏合之眾》中做過精致的描述。
寫了這麽多權力對人的影響,並不是想批判權力本身,我們批判的是權力作為人性的致命弱點之壹被共產主義利用了,同時作為人性致命弱點的金錢/資本和男女/性也被共產主義利用了。
中共利用人性的這三樣最致命的弱點,以藍金黃和3F為手段,在全世界範圍內滲透。我們看到中共通過滲透美國的教育來傳播邪惡的共產主義,中共通過滲透美國的主流媒體和社交網絡來控制信息的傳播、左右事實真相並通過言論審查來破壞言論自由,中共通過滲透美國的經濟和金融來牽制並搞弱美國,中共通過滲透美國的司法和國會來破壞美國的法制,中共通過滲透科學和技術領域來偷盜美國的技術和掩蓋中共犯下的罪惡,最終中共通過操控美國的大選得以控制美國的民主制度。
中共的最終目的是通過美國來操控全世界,通過顛覆美國的立國之本——基督文明,來實現共產主義也就是中共對全世界的統治。中共和邪惡集團所說的大重啟,就是消滅私有制,消滅基督文明。事實上,共產主義的野心從創立之初就已經昭然若揭。有人曾經問馬克思活著的目標是什麽,那時他就說,推翻上帝,摧毀資本主義。
我們看到並體嘗到人性的悲哀,如何呼喚人性的回歸和改變?如何實現人類的大覺醒、認識到共產主義是人類的公敵並徹底消滅共產主義?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並不是,共產主義最想推翻的就是基督文明,這也是共產主義壹直在天主教、基督教滲透的原因。事實上共產主義最害怕的也是基督文明,也就是信仰,所以回歸信仰,通過信仰來改變人性也是消滅共產主義的最有力法寶。上帝正是通過拯救人,通過人的認罪悔改、脫去敗壞而得到潔凈,最終人性回歸而得勝撒旦,到那時魔鬼撒旦的頭子中共大紅龍也就無機可乘了。消滅中共才能打破共產主義的極權魔咒。
恢復以信仰為基礎的資本主義,不再是資本主導壹切。文明是壹個進步的過程,資本主義也需要完善,民主不是壹個結果,民主壹直在進程中。

參考鏈接:

1. 故事情节出自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

2. 对奥威尔话语的引用出自《动物庄园》乌克兰译本的序中

3. 对马克思的话语引用出自《赤裸的共产党》(The Naked Communist)

4. 基辛格话语引用的参考链接:

https://www.goodreads.com/quotes/59866-power-is-the-ultimate-aphrodisiac

5. 《大西洋月刊》中权力对大脑的损伤参考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7/07/power-causes-brain-damage/528711/

6. 路德社关于习近平患脑瘤报道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1Bw2zvMhz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MUxRkC1zqk

7. 米尔格兰姆实验参考链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lgram_experiment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