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货币体系的探索(一)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普彤人

校对 上传 小鸥

筆者在前一系列文中對中共邪惡的數字集權貨幣體系進行了討論。在此系列文中,將著重討論世界對新時代貨幣體系的需求及展望。

初探中共數字集權貨幣體系(一)

初探中共數字集權貨幣體系(二)

初探中共數字集權貨幣體系(三)

图片来自 intermarketandmore.finanza.com

一、去中心化體系

面對中共數字集權貨幣體系的惡意傾銷,中共國內部和自由世界的財富都切實感受到了威脅。建設安全的新時代貨幣體系的內在需求也顯得越來越迫切。

筆者認為,單純討論貨幣體係是沒有意義的,必須結合國家戰略、經濟體制、法治狀況綜合評判。只有在中共的邪惡制度下,才有可能催生它的集權數字貨幣體系。相對應的,只有在能夠自給自足並且法製完善的自由市場體制下,去中心化的區塊鏈貨幣體系才能破土而出,茁壯成長。

當今世界以國家信用為基礎的主權貨幣體系,是少數精英與資本家族在過去幾百年資本主義社會持續發展過程中逐漸建立起來的,與其配套的法律制度,政治體系,特別是背後精英的利益分配鏈條已經充分磨合,即便不再適用於未來人類的發展需要,現階段也具有強大的慣性,而成為產生去中心化貨幣體系這一新生事物的阻力。

對於中共體制內財富的擁有者而言,除傳統貨幣體系外,最安全的財富儲存方式就是尋找一個去中心化的區塊鏈貨幣生態。可惜的是,人們夢想中那個去中心化的、穩定的、擁有自給自足生態系統的數字貨幣體系尚未出現。這就是以比特幣為代表的區塊鏈準貨幣產品價格沖天的重要原因之一,其背後是全球財富擁有者對中共的迷茫以及對世界對未來經濟信心的崩塌。

在這個歷史的關鍵岔路口上,任何人或組織如能夠率先突破枷鎖,建立起穩定、受人信任的去中心化數字貨幣體系,必將對所有追求安全的財富產生不可阻擋的虹吸效應,如果時機恰當甚至可以反過來將中共的寄生吸血體系直接抽乾。

二、穩定與錨定

對於一個貨幣體係而言,如何配合自身的經濟生態維持幣值的穩定,如何執行其貨幣政策是永恆的議題。

單純的本位制貨幣是不穩定的。一種貨幣一旦錨定某一個實物例如黃金,那麼如果在一段時間內對外產生持續性的逆差,一定會導致黃金儲備的外流影響貨幣自身的錨定能力,進而引發其持有者拋售貨幣轉而購買黃金,而這個市場行為又加劇了貨幣的流通量過剩與黃金儲備不足的鴻溝,最終使得其幣值與錨定物被迫脫鉤——即金本位崩潰。

從目前的經濟形式來看,基於信用的穩定貨幣制度也是不可持續的。如果貨幣以國家或央行的信用作為錨定,那麼由於資本的逐利性,實際控制國家機器或央行的集團勢力將不可避免地引導其不斷貶值以刺激經濟並獲取利益。儘管資本主義世界規律性的經濟危機會定期將泡沫擠出,但長期看,貨幣貶值的趨勢並沒有改變。

最終,基於信用的穩定貨幣制度的經濟體將不可避免地陷入“比誰更爛”的模式。只不過,底子差一點的經濟體貶值得更快,實際是在收割其內部人民的財富;而底子好一點的國家,其貶值速度相對更慢,從而吸引其他經濟體的財富向自己匯聚,實際是在收割其他經濟體的財富。當貨幣政策不再有能力撫慰越來越劇烈的貧富差距的時候,體系最後陷入崩潰。

從這個角度看中共國嚴格的外匯管制策略正是對內貶值收割老百姓財富,對外保持穩定,同時阻止民間財富外流的一種“長期的”臨時手段,這種策略大大加速了民間財富向少數黨魁家族聚集,同時迅速而劇烈的貧富差異也使得中共國的內部維穩成本居高不下。

那麼能否有一種貨幣體系,既可以維持兌換能力的穩定性,又可以保持對實物價值——特別是黃金——的兌付能力呢?可惜的是,從過去的行情來看,以主流主權貨幣計價的黃金價格的波動很大,且長期價格背離趨勢也很明顯,單一貨幣幣種沒有辦法同時錨定兩者。

三、優勢與劣勢

中共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其體量之大本足以支撐起一個完整的經濟生態。但它奉行一切以權力為中心的社會主義制度,當內部人民的血汗不足以供養當權者的貪婪時,它必然將觸手伸向國際。在中共數字集權貨幣體系的加持下,它具備了以下優勢:

1,擁有海量低人權、低收入的勞工體系,可產生價格低廉的低端商品對外傾銷;而自由世界為了確保勞工的基本人權,無法獲得與中共國抗衡的成本優勢。中共國從低端產業切入,挾持整個產業鏈。

2,在龐大人口基數基礎上,擁有不可忽視的高消費精英群體,其消費能力,在中共體系內的裙帶關係網絡所牽動的經濟利益對自由世界的資本家形成難以抗拒的誘惑。

3,高度集中且不透明的貨幣體系,對外即可以一國之力打擊對手,也可以方便地幫助所謂的朋友藏匿財富,洗白資金。

以上優勢,全部建立在自由世界與中共國開放交流和貿易基礎上。資本的逐利本性以及人類自身的貪婪又是自由世界與其脫鉤最大的阻礙。

而中共這個制度的劣勢則主要來自於其內部激烈的權鬥導致的財富外逃,政權震盪,以及外部對其一旦脫鉤所引發的經濟鏈條斷裂造成的體系崩塌。

我們所嚮往的去中心化貨幣體系應該充分考慮如何避免被中共國數字集權貨幣體系所滲透,如何充分發揮法治、自由市場的優勢去抵消中共國數字集權貨幣體系的擠壓。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温哥华扬帆农场枫叶组 Himalaya Sailing Farm Toronto(CA)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2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