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實驗室內有可進行人工病毒傳代實驗的秘密蝙蝠籠

新聞來源:Daily Mail《每日郵報》| 作者:Glen Owen & Jake Ryan| 發佈時間:2021年2月13日

翻譯/簡評:helloworld |校對:SilverSpurs7 |審核:萬人往|Page:小雨

簡評:

世衛組織發表了荒謬的調查結果,引發了科學界對其敷衍和作為政治噱頭的指責和反擊。而新的證據也被爆出,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了“蝙蝠養殖籠”的專利,而且也明確提到用人工方式讓蝙蝠感染病毒,這種行為就叫做“人工傳代”。

中共進行生物武器製造的手段極其隱蔽,經手的當事人甚至可能對參與毫不知情。但是,正因如此,科研人員等可以毫無愧疚、正大光明地發表所有研究成果,而這些成果都將成為溯源路上所遺留的各種蛛絲馬跡。這次曝光的“人工傳代”,即是隱藏病毒實驗室痕蹟的重要步驟,也是世衛組織“盡責”調查應查明而未查明的部分之一。世衛組織的拙劣表演不僅自砸了招牌,還激起全世界各國科學家和頂尖專家發聲和質疑,從而讓真相能夠更快地浮出水面。

原文翻譯:

揭露:武漢實驗室內的秘密蝙蝠籠,研究人員計劃在那裡繁殖動物用於病毒實驗——儘管世衛組織“調查”新冠肺炎起源小組的英國科學家予以否認

  • 在病毒擴散前數月,實驗室獲得了活蝙蝠飼養籠專利
  • 世衛組織為北京當局說法背書,稱實驗室的洩漏“不太可能”
  • 專利稱:“能夠在人工條件下健康生長和繁殖”

處於對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疑點中心的中共國實驗室,在病毒開始傳播前幾個月,獲得了一項可存放活實驗用蝙蝠的飼養籠子的專利。

這一消息在世界衛生組織(WHO)上週為北京背書之後被曝光。而世衛組織稱該研究所發生洩露“極不可能”,同時認為病毒通過冷凍肉進入中國的理論值得研究。

世衛組織中共國調查小組成員包括英國出生的動物學家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他的組織“生態健康聯盟”與武漢實驗室的科學家一起,研究蝙蝠傳播病毒已有15年之久。他堅決否認研究人員飼養實驗用哺乳動物。

不過,《星期日郵報》已經確定,武漢病毒研究所(WIV)在2018年6月申請了“蝙蝠飼養籠”的專利,該專利將讓蝙蝠“能夠在人工條件下健康生長和繁殖”。

本報記者看到,這項專利已於2019年1月獲得批准,而11個月後,北京當局報導了距該所僅幾里之遙的武漢首例病毒病例爆發。

處於對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疑點中心的中共國實驗室,在病毒開始傳播前幾個月,獲得了一項可存放實驗用活蝙蝠的籠子的專利。圖為研究人員戴著丁腈橡膠手套處理蝙蝠。

該研究所2020年10月16日申請的另一項專利,涉及“野生蝙蝠的人工繁殖方法”。

該專利討論了非典病毒(SARS-CoV)從蝙蝠到人類和其他動物的跨物種傳播,並稱:“自然或人為感染病毒的蝙蝠沒有明顯的臨床症狀,其機制尚不明確。”

該專利明確指出,該方法可進行用於科學實驗的蝙蝠繁殖。“本發明旨在提供一種野生捕食者蝙蝠的人工繁殖方法,其目的是克服現有技術中的缺陷,並將野生捕食者蝙蝠進行人工馴化、繁殖、傳代、建立人工繁殖群體,從而為科學研究提供一種全新的實驗動物模型。”

針對研究人員是否飼養活蝙蝠的問題,達扎克先生在去年4月發布的推文寫道:“研究人員沒有飼養蝙蝠,也不去殺死它們。”

“採樣後,所有蝙蝠均被放回棲息洞穴。這是一種保護措施,在疾病保護方面,這比殺死它們或試圖將它們在實驗室飼養要安全得多。”

去年12月,他似乎重複了這一說法,稱與他合作了15年的實驗室(比如武漢的實驗室),“裡面沒有活的或死掉的蝙蝠。任何地方都沒有證據表明發生了這種情況。”

中共國政府為該研究所披上了秘密的外衣,這使我們很難確定這些專利在多大程度上被轉換為實踐。但網上關於該實驗室工作的記錄也稱,研究人員能夠使用12個蝙蝠籠,以及12個雪貂籠子。

上週,達扎克先生因他與武漢實驗室研究和資金方面的聯繫而面臨激烈的批評。他還反咬了美國情報部門,而美國國務院此前引述該部門情報,指出實驗室洩露是病毒的“最可信”來源。

達扎克先生是世衛組織調查小組的成員。該小組對中共國政府試圖推卸病毒傳播的任何責任給予了支持。他們的調查結論基於對武漢病毒研究所工作人員的採訪,而該所與中共國軍隊關係密切。

本報去年披露,世衛組織允許中共國對參與調查的科學家進行審查,同時還任命達扎克先生為十人小組的成員。儘管這位英國慈善機構負責人對武漢實驗室蝙蝠病毒研究提供了資助,但此前已因安全原因已經停止了。

該專利討論了非典病毒(SARS-CoV)從蝙蝠到人類和其他動物的跨物種傳播。圖為大馬蹄蝠

蝙蝠籠專利中包含了有關餵養、飲水和繁殖條件的詳細細節,稱這些動物“根據需要進行捕捉,並……在採集[所需樣本]或暫時飼養[一段時間]後釋放”。

2019年11月,當美國情報部門指出該實驗室可能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之際,武漢實驗室申請了一項專利,描述了一項用於治療在生物安全實驗室中處理病原性病毒時遭受的傷害的設備。

申請該專利的研究人員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工作了十多年,其中包括一位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科學家。

這種專門的止血帶裝置,設計用於纏繞在病毒學實驗室事故中出血者的手指上,似乎是幾百項公開專利中唯一一項與治療傷害有關的專利。

開源情報顧問查爾斯•斯莫爾(Charles Small)研究了該病毒的起源並發現了專利。他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山洞中捕捉野生蝙蝠,並在他們的專利籠子裡繁殖它們,作為科學實驗的動物模型。他們提到用人工方式讓蝙蝠感染病毒。”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專利方法,將在每天餵食時間處理非典相關冠狀病毒的蝙蝠,而這存在冠狀病毒外溢的風險。”

武漢病毒研究所還宣布了雪貂和兔子的籠子。

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智囊團執行董事艾倫•門多薩(Alan Mendoza)表示:“世衛組織應全面說明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蝙蝠和蝙蝠冠狀病毒實驗。隨著這場疫情的蔓延,越來越多的人不幸喪生,而對中共國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的質疑不斷加深。”

“越來越明顯的是,世衛組織的調查與目的不符。我們需要中共坦白,告訴我們新冠肺炎來源的真相。”

中共國大使館沒有對武漢病毒研究所上的活蝙蝠實驗發表評論。昨晚,中共國大使館表示:“越來越多的國際報導表明,2019年下半年,該病毒和疫情在世界多地爆發,這說明世衛組織對其他國家和地區進行類似考察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達扎克先生昨天拒絕置評。

全球專家譴責官方調查是“把戲”

生物安全和傳染病權威專家告訴《星期日郵報》,世衛組織對疫情來源的調查是安撫中共國的“把戲”。

他們說,上週的初步調查結果不是尋求真相,而是一個政治噱頭,其目的是幫助急於脫罪的北京政府。

科學家們指責聯合國機構對武漢可能發生的實驗室洩漏事件的擔憂置之不理,推崇“奇談怪論”,認為新冠肺炎起源於中共國境外,並可能通過冷凍食品進口到武漢市。

Bruno Canard 布魯諾•卡納德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結構病毒學家和研究主管。

印度Agharkar研究所的微生物學家Monali Rahalkar,過去八個月來一直在調查新冠肺炎的起源。

“世衛組織的調查是偽裝。如此多的利益衝突和混淆視聽,就好像你要求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伊朗總統)領導對伊朗核計劃進行的國際檢查一樣。世衛組織正在自毀信譽。”

Richard Ebright 理查德•埃布賴特

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安全專家兼化學生物學教授。

“這場考察訪問是一個騙局。它沒有可信度。它的成員心甘情願地(至少在一個案例中,主動地)參與了造謠。其預定的、預設的目的是提出作為政治圖謀幌子的建議,即病毒來源於中共國境外……並通過國際旅行或國際運輸的冷凍食品到達武漢。沒有認真的人會認為,國際運輸的冷凍食品是病毒如何到達武漢的合理解釋。”

David Relman 大衛•雷爾曼

加利福尼亞州斯坦福大學生物安全專家兼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

“如果你所標榜的權威信息是由那些將因揭露這些證據而失去一切的人所提供的,這與通過嗅探測試相去甚遠。”

Filippa Lentzos 菲利帕•倫佐斯

倫敦國王學院戰爭研究系和全球衛生與社會醫學系生物安全專家。

“考察團的信息顯然是政治性的而非科學性的,並且與北京當局的可能來源於中共國境外說法非常吻合。他們沒有提供任何可靠證據,證明為什麼他們不認為實驗室洩露家說應繼續深究,或有什麼更有可能的其他解釋。”

Colin Butler 科林•巴特勒

前世衛組織顧問,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流行病學家。

“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小說可能已提供對實驗室洩漏理論的否定。”

“反對這種假設的證據似乎可以歸結為:’我們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度過了三個小時,我們與那裡的人們進行了​​交談,我們認為他們是誠實和能幹的。當他們說病毒沒有洩漏時,我們相信了他們。”

“我過於簡化了,但這個結論建立在薄弱的證據上。由於彼得•達扎克[英國科學家]在武漢的工作和友誼,有如此明顯的利益衝突。加入團隊時,世衛組織將他納入團隊的舉動,嚴重地自毀聲譽。”

Jacques Van Helden 雅克•範•海爾登

法國馬賽(Marseille)艾克斯-馬賽大學(Aix-Marseille Université)生物信息學教授。

“世衛組織專家小組的結論是,實驗室假說極不可能,不會進一步研究,但未提供任何科學論據。我們必須不斷探索每一種情況,以證據為基礎,不帶偏見,同時避免猜測和政治劫持。”

Monali Rahalkar 莫納利•拉哈卡

莫納利•拉哈卡

印度阿加爾卡爾研究所(Agharkar Research Institute)的微生物學家,在過去的八個月裡一直在調查新冠肺炎的起源。

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排除實驗室洩漏假說是沒有道理的。爆發始於武漢。這個城市擁有武漢病毒研究所和另外兩個進行冠狀病毒研究的中心。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從中國南方的一個煤礦(其中的礦工患上了一種神秘的呼吸道疾病)收集了與中共病毒(Sars-Cov-2,導致新冠肺炎Covid-19的病毒)的已知最具親緣關係的病毒以及其他病毒。

Nikolai Petrovsky 尼古拉•彼得羅夫斯基

尼古拉•彼得羅夫斯基

阿德萊德(Adelaide)弗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醫學教授,冠狀病毒疫苗研發者。

“這份初步報告超出了許多人的預期,他們強調了中共國政府提出的兩個關鍵主張,但又受到其他方面的挑戰:疫情的病毒源可能在中共國境外,以及通過冷凍食品傳播到中共國的可能性。”

“病毒通過冷凍食品帶入中共國的說法充其量不過是一種幻想,看起來只是一個煙幕。真正獨立的調查仍然很有必要。”

Raina Macintyre 瑞娜•麥金太爾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柯比研究所(Kirby Institute)傳染病專家和生物安全研究計劃負責人。

“該團隊沒有揭示任何實質性的新情況。該病毒可能是在自然界中出現的,但是實驗室事故也是一種可能性,因為生物安全4級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研究蝙蝠冠狀病毒,包括2012年發現在礦工中爆發的病毒。它們沒有提供否定實驗室洩漏理論的任何證據。”

Rossana Segreto 羅薩娜•塞格雷托

羅薩娜•塞格雷托

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大學(University of Innsbruck)的微生物學家,並撰寫了研究病毒可能被基因操縱的論文。

“世衛組織團隊在全世界媒體面前否定了實驗室的洩露事件,之後又說所有的假設都需要進一步研究,似乎並沒有認真行事。”

“中共病毒(Sars-Cov-2)的結構表明,該病毒可能是人為產生的。目前仍然沒有科學驗證的證據證明這種病原體是自然形成的,但人為錯誤引起的實驗室事故是大流行起源的可能性卻被排除了。”

“這是一個過失。之前有多個實驗室事故的例子,而全世界有幾十個實驗室正在用可能引發大流行的變異病原體進行實驗。這讓我們所有人都處於危險之中。”

Jamie Metzl 傑米•梅茨

傑米•梅茨

醫療保健和技術專家,世衛組織人類基因組編輯諮詢委員會成員。

“聲明宣布實驗室意外洩漏的可能性不值得進一步調查,這令我感到震驚。儘管尚未發現證據表明新冠肺炎像委員會認為的那樣,來自野生動物之間的傳播或冷凍食品,但大量證據表明,意外洩漏是可能的來源。”

“我們迫切需要一個不受中共國當局管理的無限制法證調查。”

Alina Chan艾琳娜

麻省理工學院布羅德研究所(Boar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學家。

“這次調查達到了中共國的目的,精確提供了它想要的結果,因為世衛組織在排除實驗室洩露的同時,還說出諸如調查冷凍食品傳播的必要性,以及該病毒來自另一個國家的建議。這感覺就像一場表演。世衛組織已經表明,它對中共國這樣一個強硬國家沒有任何籌碼。”

Rasmus Nielsen 拉斯穆斯•尼爾森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計算生物學教授。

“這種情況下,任何負責任的科學家都不該對起源做出強烈的主張。3月,中共國研究人員被禁止調查,其他研究人員也無法獲得樣本和數據。據我從發布的聲明中了解,用於排除實驗室洩露的唯一證據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表面的高安全標準。這是一個非常軟弱的聲明,其更具政治性而非科學性。”

Michael Lin 邁克爾•林

加州斯坦福大學神經生物學和生物工程副教授。

“通過冷凍食品傳播的想法在理論上是可行的,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已知案例發生。敷衍了事的調查,包括向中共國官員和科學家提問,遠不足以平息對實驗室洩漏的擔憂。”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