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英喜聯歡I解讀春晚穿的英倫范兒紅上裝來歷和設計意圖

編輯整理:

喜馬拉雅大使館SCELF (文正)

法國巴黎七星農場:楓丹白露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2月12日大年初一客串英喜春節大聯歡,在這次大聯歡中郭先生談到了他辛醜看春晚的那件英倫范兒紅色上裝,談到了Fashion,談到了宗教等內容,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談到的不同側重點逐一上傳。

以下為第一部分——解讀春晚穿的英倫范兒紅上裝來歷和設計意圖

20210212 英喜 2021春節大聯歡(五)時間點45:40——

大衛先生:來了嗎?看一下啊,哈哈,七哥進來了,好,哇!七哥的畫面進來了啊,戰友們,咱們把這個連接趕緊推一推啊,正好文貴先生來了,哇,七哥穿一個新衣服啊,咱們一會讓七哥給我們說說G-Fashion最新的這些產品給咱們介紹介紹,過年聊聊Fashion。

小狐狸:從肉眼看應該是真絲緞面兒。

大衛先生:太棒了,太棒了。

郭文貴先生:現在可以了嗎?聽到我的聲音了嗎?

大衛先生:非常好,七哥,聽到您的聲音了。戰友們看到您的最新的G-Fashion的服裝了,大家非常興奮等待您給我們講。

郭文貴先生:兄弟,麥克風清不清楚?

大衛先生:不錯,可以!

郭文貴先生:你要聽清楚,有時候它這個麥克風可能會掉,它不是麥克風,你看現在是不是我的麥克風?是這個發出的聲音嗎?

大衛先生:是的,再離您臉這邊再近一點,稍稍小一點。

郭文貴先生:現在怎麼樣?現在怎麼樣?

大衛先生:好!可以了。小狐狸啊你們幾個女主播待會可以,大年初一了逮到七哥了,你們可以有些問題也可以問問文貴先生啊。

小狐狸:終於有機會了,是嗎?

大衛先生:卓瑪姐你別給我這麼個鏡頭,你給女主播出來,是吧?跟七哥採訪一下。我這形象也不好啊,給咱英喜丟臉啊。OK,他得坐那兒聊。咱們公告那邊可以推一下啊,就說文貴先生現在作客英喜,歡迎大家來看一下、來參與。

郭文貴先生:聲音怎麼樣?聲音怎麼樣?兄弟們?姐妹們?

大衛先生:好了,現在好了!七哥,大家都看著您最新的衣服呢,非常興奮,都給咱介紹介紹。

郭文貴先生:我這剛剛我上去一換,穿的是那個金色的紅色的。我要馬上要做那個G-club的年會的演習,就是說這個提前說,趕快上來了。好,大衛兄弟,還有所有的我們戰鷹團的兄弟姐妹們,新年好!向你們拜年了。

大衛先生:謝謝文貴先生,謝謝七哥,謝謝!

郭文貴先生:這角度可以麼?角度。

大衛先生:可以,咱們還有幾位女主播等著您,等了很久了,很激動,都想聽您聊聊Fashion。

郭文貴先生:你這塊兒女戰友多?女戰友多是吧,兄弟?

大衛先生:對,我發現咱們爆料革命的這個各個農場、各個平臺,女戰友貢獻最大,女戰友最勇敢沖在最前面。

郭文貴先生:那我們這中國男人實在是汗顏呐,實在是汗顏。

大衛先生:謝謝文貴先生,戰友們想聽聽您說一下咱們G-Fashion最新上線的這些這個服裝,非常棒!尤其那個紅色的,就是那種軍裝的感覺。我剛才給戰友們簡單介紹,有點兒英國的那個喬治時代,那個皇家軍人的那種英倫范兒。所以,請您給我們說一說,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好,謝謝啊,大衛兄弟,謝謝我們所有的這個美女戰友們。咱們戰鷹團的真是出品都是很不一樣的,所以你們問Fashion的時候,所以說是有資格的。就是出來的你們所有的這東西出來都是不一樣的。非常非常地棒!那麼,特別是讓我感觸的,就是你們對這個整個平面啊,整個的在作品的比例上非常非常地棒。特別是大衛兄弟最早出來搞戰鷹團的時候,也就是那個九指妖說你是特務,說你回國是假、老爺子過世是假、你是真正員警。就那個時候,你“咵”出了戰鷹團戰鬥機那個照片,欸,你讓我當時感受到,一個是咱們政事小哥,一個是你這兒,我覺得這個做的東西是不一樣。就是九指妖那東西,我都公開說就是土得掉渣你知道麼?後來有很多棒的戰友去了就是給她改了改門面,那真叫土啊,真是一種那種老母雞在土裡邊兒撲棱出來的那種感覺,渾身的塵埃抖落不掉的那種。那麼你說到今天,總結那件衣服呢,其實你說的很對的。這件衣服的真正的這個開始,有很多(人穿過)。有誰穿過呢?貓王穿過,這個Michael Jackson改版過,包括Keith也穿過,包括那個原來那鄉村另外一個,也叫這個,叫那個Michael Jackson的,一個鄉村音樂(家)也,他也老用,只是一個不同。那麼它來源於真正的是英國威廉姆,威廉姆國王,當時他穿的,登基的時候穿的。也在西班牙,西班牙皇國時期,包括葡萄牙大帝國時期,國王就職的衣服。這件衣服為什麼這個,它形成了這幾個扣子,包括這個領子這塊兒這個扣子,那麼包括徽章,這個徽章你看得出來,都是那個真絲的拿手編出來的,而且這東西值基本上百分之九十都是印度產品,因為印度的勞工和做絲比較好。然後呢,現在部分是來自於中國。那麼這個衣服的經典之處它來源於,它是一個整個時間和歷史的沿承。中國的中山裝啊,很多人沒有注意到,中山裝的所有的祖宗就是這件衣服。中山裝的祖宗就是這件衣服,包括蘇聯共產黨時期,還有納(粹)希特勒,所有的軍裝,希特勒的軍裝。所有的軍裝,包括史達林時期,幾乎全來源於這裡。所以,這件衣服是亦正亦邪。所以搞服裝設計的人呢,把它變成了軍綠色,包括二戰時期的色,還有這個女裝,男裝,它都在詮釋著一個,它就是兩開氣,後開氣,肩部、領扣,幾個扣子,有做20個扣子,有做十幾個扣子的;還有這個袖口的,這個差距。而咱們這塊兒是用了信仰之星,信仰之星是一個一個拿手摳出來的,那個扣子,這不是開玩笑的啊。那麼,咱這個料子呢,要做得非常非常好,就是它,它比較垂,是單開氣。咱把它更時尚化,事實上是我們想說的事情,在時尚界我們非常自信地向西方說,就是說中國人要做服裝的,沒有不做長袍的;外國人要做時裝,沒有不做這件衣服的。那麼,這件衣服是可正可邪,可以變成軍裝,殺人去;也可以變成一個非常棒的藝術裝,唱歌給別人聽;同時它也表達了當時威廉姆王,國王當時在大英帝國的時候,他說過一句很精彩的話,說當這個權力,所有人都認為你這個權力對每個人都造成傷害的時候,實際上你的權力,你已經是等待著死亡,只是時間的問題。不管就像那個誰啊,那個邱吉爾說的,(還)是誰是托爾斯泰說的,不管黑夜有多長,總有一天會有不知道的人和原因,會給你帶來一個突然的改變和火光,就讓你徹底地看到了希望和看到了勝利。這件衣服呢,我們是讓世界上時尚界非常清楚的,就是展示了一個我們對時尚的理解。那麼更重要的是價格,這個價格一般來講,你看所有出這個價衣服的,不是你copy的,原創的出來的,一定都在2000、3000、5000、8000、9000美金。我最起碼有五六件類似這樣的衣服,沒有一件低於一萬美金的。像我在愛馬仕每隔兩三年就來一款,每隔兩三年就來一款。Stefano Ricci出一款都在兩萬美金以上。我還有一個鱷魚的夾克是在30萬美元。那麼這個,這個衣服品質絕對是一個在5000美金以上的品色,它的扣子、信仰之星,它的內襯還有外面,包括它開衩,男女實際上都可以穿。我覺得這件衣服是非常有意思的,包括特別是肩部這個地方和這個地方,這兩個是G-Forever的徽章是我們的。然後這整個的扣子非常得漂亮,八九百、一千來塊錢。這個成本大概多少錢呢?成本大概就是,沒有不算人工,一分(不算),不算任何管理費,什麼(都不算),買來的材料,大概4個yard嘛;然後加上扣子,一個扣子最起碼是咱要買多了大概18美金,買少了最起碼是40美金一個。那你想想,這個基本上就直接成本,就沒算管理費。為什麼?就是讓G-Fashion(能給到更多戰友)。你看用G-Club就更便宜了,那就太便宜了。說老實話,如果這玩意兒能收藏的話,一定買多少件收藏都行!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